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五十九章:左庭軒是個烏鴉嘴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4-03-08 00:26  |  字數:3340字

左庭軒將宮裡的消息傳到果親王府,所有人臉色都變了,都擔心的看著柳蓉和永城郡主。

對永城郡主畢竟不擔心,上官煜作為大將軍,又是大皇子的堂兄,血脈相連,雖然是君臣之別,到底還好說一些,可柳蓉這裡就不一般了。

大皇子和大將軍大打出手,原因卻是柳蓉,這就戲劇性了,不說這樣的事情傳將出去對柳蓉的名聲不好,柳蓉以後要選人家就難了,單單皇上那邊對柳蓉的看法就是一個十分大的問題。

柳蓉卻是依舊坐在那裡,也沒多說什麼。卻將一旁的冬兒急壞了,這大皇子和大將軍怎麼能這樣,不知道她家小姐如今是被人火上烤著的嗎?

之前因為嫡母去世的事情,就被御史彈劾,那是連御醫都不想讓她家小姐做了,如今又出這一則,這不是想她小姐更加不痛快嗎?

冬兒急的如同螞蟻在熱鍋上團團轉,再看柳蓉依舊淡淡的坐著,不由的火燒火燎:小姐,您得快些想想辦法,如今文定侯府就靠著您撐著,夫人也因為有您,如今的位置才能坐的穩當,若不然,連個子嗣都沒有,恐怕怎麼也不能當文定侯夫人的。

這樣難得的好日子,可不能沒了。

冬兒如今已經成為護衛她和她母親,如今應該說是柳鍾氏地位的狗tui子,一旦有什麼可能影響到這一點的,就著急的不行。

這世上的人,只有過過差日子的人,才會對過上好日子珍惜到極點,如今日子好了,地位也高了,冬兒是絕對不允許外人將這樣的好,給毀了的。

也因為這一點,當初御史彈劾柳蓉的時候,冬兒就在柳蓉身旁咒罵了半天,聽的柳蓉都受不了,說了句,才安靜下來,後來御史倒霉了,冬兒只差沒放炮竹慶祝了,直將永城郡主笑壞了。

永城郡主的面色也難看,怎麼也沒想到她兄長這麼性格穩重的人,竟能同大皇子打起來,就是打起來,這原因也不要是因為柳蓉啊,這豈不是害柳蓉嗎?

大家都知道皇上對柳蓉忌諱,如今整個京城的百姓都擁戴柳蓉,御史說柳蓉的不是,竟然都自發的不給御史家幹活,不賣東西給御史,弄的御史只能同柳蓉道歉。

柳蓉如今這種勢,已經不是對柳蓉有力,是即將要傷到柳蓉自己了,這會她哥再和大皇子打架,還是因為柳蓉,皇上會怎麼想。

永城郡主想著也忍不住著急起來,看著柳蓉平心靜氣的喝著茶,忍不住焦躁起來,這都什麼事情,大家都替柳蓉著急,可看柳蓉倒好,這模樣,竟是完全不著急的模樣,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柳蓉見一個個怒視自己,不禁無奈的搖頭:事情都發生了,這麼著急做什麼,左庭軒來了,說了這件事情,我們知道了,也就好了。

小姐,難道就不需要做些什麼嗎?這樣對我們很不利啊,我們必須做些什麼至少讓皇上知道,這樣的事情同您沒關係,還有就是大將軍的事情,您什麼時候同大將軍定的親事,怎麼我都不知道?冬兒疑huo的對著柳蓉詢問。

柳蓉直接無語,她有沒有定親,她這位貼身丫鬟都不知道了嗎?這丫鬟得當的多不稱職啊,她是不是應該換一換這丫鬟,免得以後她出了什麼事情她都不知道。

冬兒看著柳蓉的表情,就知道她這最近已經因為只能在家中遙控指揮外面的事情的小姐,已經開始惡趣味了,這樣的表情,肯定在想什麼不好的事情:小姐,這會真的是著緊的時候呢。

永城郡主也很好奇,怎麼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兄長和柳蓉定了親事,別人都知道了,更奇葩的事情是,連文定侯都承認了這件事情,簡直已經是駭人聽聞的事情了。

柳蓉翻個白眼: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婚事,恐怕連你哥上官煜也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又怎麼可能是存在的呢?

至於外面傳出這樣的事情,我估計是有人造謠,說不定是反賊那邊對上官煜這次查出那麼多的人,心中不甘,知道皇上忌諱我,就傳出這樣的東西,正好一箭雙鵰。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想了一下才再次開口:至於文定侯會承認,恐怕是見果親王府地位高,覺得挨上了,以後就平步青雲,在侯門世家之間就能抬起頭做人了,於是,果親王府就被犧牲了。

聽著柳蓉說到這裡,永城郡主都忍不住無語了:你竟然還有心說這些,現在被犧牲的是你好不好,這樣一亂傳,你以後真的就麻煩了。

我倒是ting想你做我嫂子的,可我哥那性格……永城郡主忍不住想到柳蓉第二次幫他們救董護衛,逼著柳蓉李軍令狀的事情……

雖然這次救柳蓉的事情有所改變,但是她擔心柳蓉介懷啊,這也就是文定侯說出這樣的話,若是果親王府的人應了這樣的話,她還真擔心柳蓉都不願意和她做朋友了,雖然她也想應是來著。

柳蓉看著永城郡主的表情,就知道永城郡主大致想什麼了:別想了,我和任何一個無能之人都可能,唯獨和你兄長不可能。

柳蓉認真的說道:不是嫌棄你兄長的性情,雖然確實也ting不好,但是到底這次救了我,對我有恩,過去的事情便相抵了。

一是我們性格不合適,二則是我們的身份不合適。

沒有一個皇帝會容許,一個能幫國家賺無數銀子,還擁有百姓聲望,能讓百姓將說她壞話的人給整的沒辦法,只能向她道歉的人,嫁給掌握槍杆子的人。

槍杆子?永城郡主疑huo。

就是手握軍隊權利。柳蓉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