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八章:皇子打架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是一問三不住的情況時,左庭軒便感覺上官煜的腳步停下了,再一抬頭,便見大皇子站在不遠處,正好擋在他們去御書房必定經過的路上。 左庭軒微微一愣,這一愣的原因卻是因為大皇子看上官煜的眼神太複雜了,糅...

柳蓉同上官煜定親的事情一傳入宮中,宮中兩個最重要的人物的臉色瞬間都變了。

皇上沒有說話,一旁的李公公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是安靜的候著,就是之前安排掀了牌子的妃嬪,李公公都偷偷的讓小太監去通知,暫時不要過來陪著了。

不知道的人或許見皇上聽到柳蓉婚事的事情便沉下了臉,還以為皇上對柳蓉有意思,這個世上恐怕也就李公公對皇上的心理最是了解。

因為他是唯一一個將皇上的作為都看在眼中,就是當初安排芙美人的家人知道柳蓉不在果親王府的事情,他也是經手人,更是在之後好奇的詢問過皇上,既然對柳蓉如此忌諱,為何不直接處理了。

皇上的回答,是因為柳蓉是女子,一個女子即便再能幹,也不可能推翻一個皇朝自治,當然,前提條件是這樣的女子不能入宮成為妃嬪,所以皇上完全拒絕大皇子同柳蓉的接觸,他不喜歡自己的江山未來不是自己的子孫的,而變成一個女子的。

若是柳蓉知道皇上這個想法恐怕會無語,即便是將這個江山送她她也沒興趣,不說孤家寡人沒意思,每天累死累活,還都是應該的,完全沒有節假日休息日,何必呢,這絲毫都不符合現代打工人士的美好生活設想。

至於入宮,那就沒興趣了,誰願意到宮裡為了一個說帥也不一定帥,說好也不一定好的男人和一群女人搶,還要天天提心弔膽,擔心這個人陷害自己,擔心那個人對付自己,有了孩子更麻煩,還要努力的保護自己的孩子安全長大,免得一個不小心,因為各種不可能的情況沒掉。

只有腦門被驢踢了的女子,才會削尖腦門往這樣生活不安穩,未來沒有指望,天天要看人臉色的地方跑。

不過如今聽到柳蓉定親,不會同大皇子扯上關係,皇上的面色卻是更凝重,在皇上看來,柳蓉嫁給上官煜,比嫁給自己的兒子還要嚴重,握在手中的獅子頭不斷的摩擦,彷彿在猶豫著什麼事情。

李公公雖然很想裝死,不打擾皇上這會思考和發獃,以免被這件事情掃到,但是再過一會就是上官煜入宮為追查反賊之事拜見皇上的時候,為了皇上到時候的狀態比現在更黑,李公公還是開口提醒了一句:皇上,再有一個時辰,大將軍就要入宮覲見了。

趕緊調節情緒,免得被大將軍看出來。

皇上的眉頭皺了皺,好在最終沒發火,只是應了一下,但是明顯是依舊不好看。

如今狼古煙不穩,還不是動上官煜的時候,但若是不動,叫兩個人真的一起了,過個幾年恐怕比反賊三皇爺對朝廷的危害還要重。

究竟要不要動呢?

柳蓉如今守孝,這兩年想來沒有辦法成親,若真要動,在未過門之前,最好就是處理了。

這邊這位思考著如何對付柳蓉,另外那位卻是知道上官煜要入宮的事情后,直接在去外臣去御書房覲見皇上,必須經過的地方等著,等著上官煜出現。

大皇子的臉色陰晴不定,旁邊伺候的小太監苦著一張臉,自從大皇子得到柳蓉同上官煜定親的消息后,已經這般狀態兩個時辰,這都不可怕,最可怕的事情是只要他們一步小心弄出點動靜,就會被懲罰。

怎麼柳院判就定了大將軍呢,他們家的大皇子多好,若是同他們家的大皇子一起,以後肯定是專寵,榮華富貴享之不盡,這樣他們的日子也能好過一些,他只這兩個時辰,就已經被大皇子懲罰了六次了。

一旁的大宮女玲玉面色也難看,但是她不敢開口說話,之前她就覺得堂堂皇子為了一個女子在這裡攔截朝堂大臣不應該,也開口勸說過話,最終的結果卻是一句話,不想在我身邊呆了,就滾。

於是大宮女安靜了,再也不敢說話了,只能默默的當一下背景,但是心底又是狠狠的詛咒了一番柳蓉。

都是柳蓉,讓她家大皇子沒個大皇子的樣子,如今還做出如此失儀的事情。

當然,即便是這句話,大宮女也不敢當大皇子的面說,大皇子如今可是連柳院判的壞話都不願意聽,但凡有誰說柳院判不好的,位份高的,用習慣了的人,就是受懲罰,至於稍次的,那可就是直接打發走。

所以整個大皇子的寢宮,沒有人敢說柳蓉的壞話,就是說壞話,大家也是拐彎抹角的說,當然,最後的結果是,說壞話的人說了,聽了壞話的人卻沒意識到對方說的是壞話。

就在這個時候,上官煜從宮外匆匆的走入皇宮,經過應該經過的宮殿,就要前往御書房,他這次是到御書房報告調查反賊的事情,順便也是為了將這件事情告一段落,好回邊疆。

嵐玉門關還需要他鎮守,他雖然能離開兩三個月但是太久就不行了,特別是到了冬季,更是要回去了,狼古煙一旦到了冬季,牛羊就會死亡,儲存過冬的糧食根本不夠整個狼古煙百姓生活,這些牧民為了活命,就到嵐玉門關燒殺搶掠,所以他必須在這個時候在嵐玉門關,如此也能守護百姓,讓這些百姓少受一些苦楚。

左庭軒就是個打醬油的,上官煜入宮,他則是因為好奇柳蓉再海津鎮經歷的一切,又因為這段時間各種忙碌,沒時間去果親王府慰問了解情況,嗯,事實上是家裡的表妹雖然闊達,還是吃了一米米的醋,所以他這幾日為了家庭和諧,沒有到果親王府去。

當然,另一個原因也是因為柳蓉如今見外男不合適,到底是嫡母過世,雖然御史彈劾的事情,被一群瘋狂的百姓折騰的自己收回自己的話了,可也因此很多雙眼睛都看著柳蓉,這個時候,不允許柳蓉出真的問題,不然也會倒霉的。

特別是暴lu了柳蓉受那麼多人尊敬的時候,京城所有百姓維護柳蓉,比維護大夏朝廷都還努力,也就好在柳蓉是個女子,皇上還能忍受,若是別人,還是個有權勢的男子,恐怕已經想辦法處理了。

所以這個時候,還是要仔細注意柳蓉的狀況的,能不給柳蓉添加麻煩,就努力不添加麻煩。

而就在左庭軒很歡樂的陪著上官煜入宮,一路上各種詢問海津鎮的事情,上官煜都是一問三不住的情況時,左庭軒便感覺上官煜的腳步停下了,再一抬頭,便見大皇子站在不遠處,正好擋在他們去御書房必定經過的路上。

左庭軒微微一愣,這一愣的原因卻是因為大皇子看上官煜的眼神太複雜了,糅合了怨念、恨、嫉妒、多種情緒,當然最後一個爆出來的情緒卻是百分之百的怒火,於是左庭軒很有眼力勁的退後一目,將大皇子的目光直接讓給上官煜。

上官煜看到大皇子也是微微一愣,但還是快速給大皇子行禮,才開口:大皇子今日怎麼如此有雅興,竟到這裡來了,可是同微臣一樣,也是去見皇上?

大皇子看了上官煜好:不是要去見我父皇,而是特地到這裡來等你。

大皇子的話一出,上官煜和左庭軒都是一愣,兩個人面面相覷,上官煜更是自我思考了一下,雖然他同大皇子是堂兄弟,但是兩個人的關係真的還沒好到對方要在他去御書房,拜見皇上的路上專門等的程度。

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公布你同柳蓉定親的事情,還是沒有將彩禮送到文定侯府,沒有請來媒婆大張旗鼓的說親下定的時候,就這麼隨隨便便的將你們定親的事情宣揚出來,你可知道你這樣的行為對柳蓉的影響會有多大!大皇子看著上官煜快速的說道。

其實他現在最大的情緒應該是不甘,是吃醋,可是到得最後反射出來的話,卻全是擔心柳蓉狀況的,擔心柳蓉受到委屈的,即便是柳蓉同別的男子一起了,他還是擔心柳蓉從無數的細節上受委屈,而這會看到上官煜是完全爆發出來了。

大皇子的話一出,上官煜瞬間愣住:你說什麼呢,我同柳蓉定親?你是從什麼地方聽來的,根本沒有這件事情啊?

上官煜的話一出口,大皇子便上前直接給了上官煜一拳,上官煜面色一黑:大皇子,即便你是皇子,可不代表你可以隨便對微臣毫無道理的出手。

到底是堂兄弟,和一般大臣面對大皇子這樣的身份產生的恐懼不同,上官煜對大皇子除了君臣的狀態外,還有的就是面對一般人的平淡,這會被莫名其妙的打了這一拳,這是真的怒了。

一旁的左庭軒也瞬間愣了,完全沒想到自己入宮竟然還能看到這麼驚險刺ji的一幕,大皇子直接出手對大將軍動手,這可是天大的八卦。

至於柳蓉同上官煜定親的事情,也直接被左庭軒給忽略了,他一直同永成郡主一起,這段時間發生了那麼多時間,自然十分清楚,上官煜和柳蓉根本沒有什麼關係。

直到現在,兩個人還像這個世界上最平行的平行線一樣,雖然生活有交集,但是感情……這兩個人彼此平淡的狀態,讓人不忍目睹,這樣的兩人若是有可能走到一起,恐怕母豬也會上樹了。

這一刻,幾個人都忽略了這件事情傳遞出來的原因,和可能存在的潛在的威脅。

大皇子聽到上官煜的話,瞬間也怒了,能得到他一直想得到,卻也一直無法得到的女子,竟然在說了那樣的話后,還絲毫都沒有一點後悔,他是真的怒了,也不管上官煜黑了的臉,直接又是一拳。

這次上官煜也不示弱了,直接接住大皇子的拳頭,也不管對方大皇子的身份,竟是直接同大皇子打了起來。

大皇子哪裡是上官煜的對手,好歹是專業打手出身,這位可是在邊疆守了多年,每年都出戰,為邊疆百姓當打手的人,對付大皇子就是小意思,自然是在最初的攔住大皇子狀態后,將局面一下子都往自己這邊拉,不多久就給大皇子來了好幾拳。

好在理智還在,雖然下手,但是拳頭的力氣是有控制的,不然真有可能要了大皇子的性命。

但也因為這樣,大皇子也是越大越凶,打不過就亂打一氣,一時之間,兩個人竟是直接扭打在地上,直將一群圍觀的可憐群眾看得目瞪口呆,這可是大皇子和大將軍打架,整個大夏王朝,能比這兩個身份更高的,也就值有坐在寶座上的皇上了,這樣的場面,小太監和宮女哪裡見過。

別說小太監和宮女了,就是一旁的左庭軒都看呆了,就連他這麼弔兒郎當,什麼事情都見怪不怪的人,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更何況是一群沒見過什麼世面的太監宮女,於是就彷彿時間停頓了幾秒,被抽空了一般,一群人只獃獃的看著兩個人互相出手,看著兩個人變成獨眼國寶,伺候大皇子的大宮女才反應過來,趕忙喊人拉架。

這會哪裡拉的開,結果是上前一個被揍一個,看著架勢再繼續下去恐怕會出問題,大宮女擔心大將軍將大皇子打壞了,一著急,抬起裙擺丟開宮中規矩快步向御書房的方向跑,請皇上救命。

於是這件事情轟動了整個京城。當然,這事情的起因,自然也轟動了京城,柳蓉躺著也中了很多槍,那些喜歡大皇子的,mi上大將軍的閨中怨女一個個只差沒將柳蓉怨念壞了,這是要多大的本事,才讓兩個如此出色的男子大打出手。

柳蓉只能說,她壓根不知道原因,也是受害者,還是被殃及的受害者,她很無辜。

好在大宮女一跑,左庭軒終於反應過來了,快速的將兩個人拉開,到底是有武力值的大臣,比一群不靠譜的太監宮女可靠譜多了,直接快速的將兩個人分開了。

不過兩個分開的人可不管左庭軒,還要繼續上前動手,左庭軒再次上前,直接被兩個人同時揍了一拳,差點沒將左庭軒也弄怒了,上前上演三人全武行。

好在,這位理智還在,想到呆會皇上被請過來,可能會有的超級倒霉情況,他最終理智蘇醒,快速開口:你們要是想你們兩個人弄出來的亂七八糟的事情,連累到養病的柳蓉,你們就繼續打,反正大皇子的貼身宮女已經去御書房請皇上來了。

左庭軒這句話終於將兩個打的起勁都忘了自己身份的牲口的理智拉回來,兩個人都微微喘氣的看著對方,好一會,大皇子才開口:我可不許柳蓉受一絲一毫的委屈,若是你要娶柳蓉,就必須以最高的規格迎娶柳蓉,就是開始的定親,也要最好的才可以。

也因為大皇子的這句話,後來柳蓉成親的時候,卻是連當今皇后都及不上柳蓉的氣派,當然,這是后話。

卻說上官煜和左庭軒聽到這樣的話,就更疑huo了,最終還是左庭軒開口詢問事情,才從一旁的小太監口中,將完成的事情都了解了。

一聽完這件事情,上官煜和左庭軒的眉頭都忍不住皺起,好一會,上官煜才對著左庭軒快速開口:趁著皇上還沒來,你立刻去果親王府將事情通知柳蓉,這件事情恐怕不簡單。

他同柳蓉根本不曾定親,卻在柳蓉受全京城百姓崇敬的事情后,流出這樣的消息本身就是不正常的,最不正常的地方就是傳他和柳蓉定親,而不是別人同柳蓉定親。在他看來,能想到這樣的事情,並去傳的,只有一個人,一個可能。

柳蓉可是只在為了救他妹妹,以及在琉璃配方拍賣會上那一群人時,才開口說過這樣的話,雖然他覺得娶柳蓉也不是太糟糕的事情,但是這會這樣穿起來,太不懷好意,就彷彿要將他們一網打盡一般,所以這件事情必須快點讓柳蓉知道才行。

左庭軒一聽上官煜開口,這會也反應過來這件事情的不對勁,對著上官煜點頭,便快速向宮外走去,準備快些通知柳蓉。

他可是記得柳蓉說過,皇上的性情,恐怕是不會允許任何一個稍微有些權勢的人娶她的,如今傳出上官煜和她定親,這恐怕是一個最糟糕的情況,萬一聖上心底懷疑了,柳蓉再繼續在京城,恐怕就不安全了。

左庭軒想著腳步越來越快,因為這件事情要早點解決才好,如今卻是個死結,恐怕也只有柳蓉自己才有辦法解決這個東西,所以必須快些通知柳蓉,在事情沒爆發到不可收拾的狀態。

而這會看上官煜的表現,大皇子也感覺到了中間的不尋常,知道自家貼身宮女已經去通知他父皇,想到自己的行為也許會給柳蓉惹來麻煩,大皇子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就在大皇子打算同上官煜開口,想要掩飾一下這件事情的起因之時,不遠處,李公公已經領著一臉鐵青的皇上走近。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