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六章:柳夫人去世了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則是繼續前行,只是這些人身後一直綴著上官煜的人,上官煜本來想順著這些人找到三皇爺的藏身之處,結果卻是這些人被人暗中都處理了。 當然,也不是沒有好的結果的,好的結果就是,順著這些處理的人,又處理...

自從芙美人留在果親王府後,永城郡主入宮的次數卻是增加了,偶爾也會同那些新晉的妃嬪有接觸的機會,字裡行間說的都是皇上對芙美人的不同,雖然那些妃嬪們嘴上不說,但是回去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不過一個個知道芙美人這病會生一陣子,又都心情好了起來,再後來還有人去果親王府打聽,當聽到芙美人精神不大正常了的時候,一個個都忍不住lu出笑臉,只要是精神不好,一個不懂得什麼時候,做什麼事情的女子,皇上即便再喜歡,為了面子肯定是會放下的,如此大家又放心了一些。

不過這些人每次聽到宮中往果親王府送葯的時候,面色便又忍不住沉下來,只想著待得芙美人回宮,被皇上遺忘的時候,好好的教訓教訓芙美人。

當然,對於芙美人精神不正常的事情,都是這些妃嬪娘家的人背後偷偷打聽出來的,而也有人好奇真假,當面向永城郡主打探芙美人狀況的,永城郡主一遇上這樣的問題,總是微笑搖頭,並說芙美人的狀況ting好的,只是面上偶爾會有些僵硬,這僵硬的意思自然要自己去猜了。

所有人閫罰看來這芙美人是真的瘋症了。

皇上倒是問過一次芙美人的狀況,聽芙美人因為被自己留在果親王養病,便精神不好了,日日哭泣了,皺了皺眉,便再也沒問了,只是讓養好了病,送回宮。

這也就造成芙美人兩個月後回宮,日子一日比一次差,皇宮是個奉高踩低的地方,當初得過寵招了後來得寵之人的眼睛的人,也就更倒霉了。最後甚至被逼成了真正的瘋子,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再過幾日,整個京城便安靜了,所有人也不知道有意無意的,都沒再提及芙美人。

與此同時,還有一件轟動京城的事情也將芙美人的事情掩蓋了,之前早就上報,說的柳蓉研究的防治天花的藥劑,終於出來了。

這東西一出,皇上都忍不住想,只是想到柳蓉因此感染了病症,終歸只是讓人去試驗一下,而沒有親自去看。待得試驗出了結果,用了天花疫苗的死囚同天花病人同房而住,從頭到尾都沒被感染,都沒有事情的時候,大筆一揮,說柳蓉為了天下百姓以身試藥,差點丟了性命,最終創出能防止天花,為天下百姓身體健康謀福的藥劑,於是一堆賞賜便源源不斷的送進了果親王府。

要知道歷代皇子皇孫里,可是有好多孩子,都是被這天花給要了性命的,有了這天花疫苗,至少以後就不會出現看皇子是否得過天花活下來,這一點選擇皇儲了。

要知道先皇可就是因為得過天花,而越過長子被選為皇儲登基的。

柳蓉本想將這藥用來撐自己即將要開啟的西醫院的,讓天花疫苗成為西醫院的一項特色,皇上如此一賞,卻是叫柳蓉有些不好意思了,想了想,柳蓉便弄了一個企劃案,讓左庭軒寫成奏章呈遞上去了。

所企劃的事情,便是官府在各地實行普及民眾打防天花疫苗的機會,好讓百姓真正的做到,不被這個傳染病繼續困擾。

當然,為了自己的大夏西醫院能夠更好,她也順便在左吐里,提了一下大夏西醫院的事情,建議選擇普及疫苗的大夫從大夏西醫院培養,並且從大夏西醫院裡眩

同時,柳蓉也讓人在同善堂附近盤了一處宅院,將牌匾一換,便寫上了大夏西醫院五個字,並且在門口另立一個大牌子,標註大夏西醫院都是做什麼的,有哪些日常擅長做的事情。

柳蓉後來想了想,終歸覺得完全的西醫院,即便是有天花疫苗撐著也太單薄了,最後模仿了現代,將大夏西醫院分為外科內科兩項,外科繼續研究外傷以及小規模手術,順便做全向全面的身體檢查,而內科則是同以往的中醫完全一致,給人看診治療。

如此中西配合,形成一個好的規模。

華夏西醫院內科的第一任大夫自然是劉老了,為此原來同善堂的老闆差點沒同柳蓉急到跳腳,最後柳蓉大方的讓同善堂的員外參合一股后,那員外便開開心心的走了。不知道的人,肯定會以為這員外壓根不是為了劉老來,根本是為了西醫院參股的事情而來。

皇上知道了這件事情后,也讓大皇子參合了一腳,於是分走了三成,柳蓉又給了永成郡主一成,弄的最後,柳蓉自己也就自己佔了三成,其他的設定為研究獎勵,但凡對外科研究做出創新,以及有效的研究的,都可以從大夏西醫院特地留下的兩成股份里得到特別的獎勵。

這也造成後來外科治療手段百花齊放的結果,後世歷史學家一提及這件事情,便對柳蓉讚不絕口,直稱後代人口的非正常死亡率大大降低,整個大夏能繁榮到讓周邊都稱臣,以天朝稱之,柳蓉擁有不可磨滅的功勞。

當然,這都是很多很多年後的事情,至於這會,大夏西醫院還是一個簡陋到不能再簡陋的體檢機構。

大致是柳蓉的號召力確實不錯,才一開,便有許多杏林好手蜂擁而來,最後中醫明顯比西醫好太多太多,把養病的柳蓉差點沒愁壞,只擔心被喧賓奪主了。

而京城這麼忙碌起來,柳蓉稱病在家對著外面的事情遙控指揮的同時,也擔心海津鎮的情況,但是誰也沒在這個節骨眼提這茬。

因為相對於京城的順利,海津鎮那邊來的消息並不是很好。

除了一開始處理海津鎮通判的順利,之後查海津鎮通判同三皇爺的聯繫便斷了信息和證據,而為了柳蓉的安全,也為了之前的欺君之事不爆發,所以那邊不能用柳蓉作為證據去指證三皇爺的管家一行人,於是最終海津鎮通判只是被定成了流放。

至於三皇爺的管家那一行人,也被釋放,因為沒有證據證明他們做了什麼。

當然,這都是表面的結果,真正的結果是,上官煜將查出來的,海津鎮通判有所聯繫牽連,有些不正常的人,都暗中上呈,最後皇上下的密令是暗中處置了。

於是海津鎮通判在流放的路上便病逝了,而被放掉的管家一行人,則是繼續前行,只是這些人身後一直綴著上官煜的人,上官煜本來想順著這些人找到三皇爺的藏身之處,結果卻是這些人被人暗中都處理了。

當然,也不是沒有好的結果的,好的結果就是,順著這些處理的人,又處理了一批人,這一次的事情,雖然三皇爺得了拍賣的銀子,但是真正的實力卻是受損不少,短時間內再想有什麼動作,已經難了。

甚至於,除非大夏出現天災,亦或者內憂外患的狀況,三皇爺的人都沒什麼可能對大夏產生威脅了。

江南院中。

三皇爺聽著屬下說的事情,忍不住將所有的東西都摔了。

皇爺,這一切都是因為柳蓉才會這樣的,我看這個人根本就是我們的剋星,我看以後我們還是不要在再碰觸了。折損的人已經夠多了。

三皇爺沒有說話,眼睛變得更沉,手握拳捶在桌子上,嚇了說話的人一跳。

說話的人看了一眼三皇爺的表情,卻是微微鬆一口氣,只看如今的表情,便知道三皇爺至少短時間不會同柳蓉再直接出手了,他們必須狠狠的休養生息,但是這狠狠的休養生息,也代表著他們離他們想要的路,越來越遠,離他的皇帝夢也越來越遠。

三皇爺想了想,對著下面的人吩咐了一件事情。

這零零總總的事情,似乎在一種很微妙的狀況下,維持了一種平衡。也讓柳蓉安靜了一陣子。

只是柳蓉心底一直留有一個疑問,這次事情發生到結局的疑問。

在關了柳芙不久,她便從柳芙嘴裡得了柳芙之所以會對付她,是因為得了她不在果親王府的消息,以及消息的來源。

柳蓉不放心,擔心自己一行人之前欺君的事情因為這樣的意外暴lu,忍不住讓左庭軒仔細的處理這件事情,結果卻發現,被抓的那些人的家人根本都不知道柳蓉被抓的事情。

因為被關起來的人都被警告過,所以大家一致都說,沒同家人說過。

更奇怪的是,事情發展到這個時候,上官煜都沒將琉璃配方的事情完全解決,卻誰也沒去掀琉璃配方拍賣會的事情,很多知道的人大多都沉默了。

最後柳蓉心中得出一個很可怕的結果,那便是皇上其實早就知道了所有事情,或者說,二太夫人派的人之所以運氣那麼好,就是因為有人特地派人散這個消息讓他們知道,芙美人不過是個棋子。

可憐這個棋子都不知道自己是棋子,還再最後失誤讓自己變成了棄子。

而皇上知道了這樣的事情,卻沉默,恐怕是還想用自己,覺得自己沒有任何勢力,比較好用,想毀掉也容易,而如今抓了這麼一個把柄,也就更放心讓自己留下來。

柳蓉想通這些事情,並沒有告訴任何人,這樣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多,擔心的越多,越容易出問題,還不若她一個人知道來的好。

因為一個人一旦心中有了一些情緒想法和變化,面上無論自覺還是不自覺的,都要透lu出來一些,相處做事,都不會有以前自然了的。

至於芙美人那裡,柳蓉還是微微透lu了一點,透lu的自然是她被當棄子的那部分,最後芙美人整個人都靜了,整個人從某方面來說,多了一絲絲神經質,雖然平日說話清醒,但是圍觀的話,真的讓人感覺她有一絲絲不正常了。

卻說京城因為是第一個實驗並普及天花疫苗的地方,整個京城的百姓都處於對柳蓉的感ji中,知道柳蓉生病了,還都一個個求佛,讓老天保佑柳蓉早日康復。

還有一件說糟糕有點糟糕的事情,那便是柳夫人去了。之所以說有點糟糕,那是因為柳夫人病重期間,柳蓉一直不曾回過家門,雖然面上有理由不去,但是柳蓉也享受了一次被古代言官彈劾一次的機會。

當然,那個開口彈劾柳蓉的言官很凄慘,自從這個言官朝堂上說了柳蓉,這件事情還傳出來之後,他們家裡上街買菜,都沒人賣給他們了,只弄的他們有銀子卻沒有飯吃,那些非賣身契的家丁,都說為了活命離開了。

最後這言官只得到果親王府前負荊請罪,讓所有百姓都看過去,才算完。

至於柳蓉想到這些日子發生的事情,終歸是覺得越接近權利中心,是非越多,於是借著柳夫人過逝需要守孝這件事情,對著皇上要求告老還鄉。

當然,這告老還鄉的奏章弄的皇上哭笑不得,太后太妃知道了這個,也是笑的不行。

不過太后看到這個,不知道為什麼,卻是心中鬆了許多。

不過願望是美好的,現實是骨幹的,最終結果自然是皇上讓柳蓉養好病,守完熱孝后,便回太醫院繼續做事情。

最後扯皮了許久的結果也就是再延長一段時間。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