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五十五章:收拾芙美人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4-03-04 00:42  |  字數:4770字

冬兒看著芙美人如同霜打的茄子一般,心底說不出的快意,讓你害我家小姐,讓你害我家小姐,現在倒霉了吧!該!柳蓉看著冬兒那模樣,便能猜出冬兒的想法,忍不住微微搖頭,眼底卻是寵溺。永城郡主卻是已經忍不住想要問柳蓉是怎麼回來的了,畢竟之前一直一點消息都沒有,突然在大家都絕望了的時候,出現了。

她想知道柳蓉這段日子過的怎麼樣,都經歷了什麼事情,這一路上又是怎麼回來的,為什麼柳蓉回來了,她哥哥卻沒回來。

好在永城郡主的意識還在,知道在這隔離的屋子裡不能開口詢問,因為還有芙美人在。不過這芙美人還真是有點慘淡,皇上回宮,竟是大部分宮女都帶走了,只給芙美人留下一個貼身伺候的宮女。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她們不需要費太大心思,只要將宮女控制好了,後面要怎麼對付芙美人都不是問題。、

卻說唯一留下伺候芙美人的宮女見芙美人一下子坐在地上,忍不住滿臉焦急,擔心柳蓉傳染的病症這會就發作了,一時間卻是圍著芙美人團團轉,想要靠前,又怕自己也被傳染。而芙美人被自己這個貼身宮女也氣的差點沒吐出一口血來,她是主子,即便她得了絕症,還是會叫人感染的絕症,作為奴才也必須好好恭敬伺候著。

狠狠瞪了一眼伺候的宮女,嚇的宮女趕忙將自己扶起來,又狠狠的掐了幾把宮女泄氣,芙美人才恢復厲害的模樣。她到底是皇上的妃嬪,即便級別不高,那也是,想來這些人再如何膽大妄為,也不敢真的動自己性命,這麼一想,芙美人又將自己的勁拿捏回來了。等著的。等我回宮,定讓你們生不如死。而就這麼一折騰,芙美人好一會才注意到屋子裡在的人的數量不對,多了兩個,這一看,竟是永城郡主和冬兒,想到柳蓉這身上的病症是傳染病,照理不該讓這兩個人進來才是,還站的離柳蓉如此之近,很容易被感染的位置。畢竟這兩個人都是柳蓉在意的人。芙美人眼睛眯起,只覺得哪裡不對。而且這不對勁的地方十分重要,也許關係著自己的命運。

突然,芙美人彷彿想到什麼一般,看著柳蓉眼神一變,忍不住瞪大:「你騙我,你根本沒有傳染病!」

「你這樣將我騙留下,究竟目的在什麼地方?」柳蓉挑眉。還不算笨,竟然反過味道來了。可惜,她不會承認這件事情的,她可不是那些書中的大反派,傻傻的將要做的事情都告訴別人,最後被人幹掉。

更何況,她們還有好長的一筆賬要慢慢算。柳蓉也不說話,只是示意永城郡主的丫鬟將芙美人的貼身宮女帶出去,那丫鬟也是個激靈的。卻是立刻大喊芙美人瘋了,竟然說出這樣胡言亂語的話來了,隨意又安慰了被掐了胳膊的宮女,將宮女哄著帶出去。芙美人見自己的宮女要被帶走,忍不住大喊,擔心貼身宮女被帶走了,就留下自己被人謀害,柳蓉卻完全不給芙美人這個機會,只說了一句芙美人的病症開始爆發了,病症需要安靜的環境看診,便將已經被芙美人掐胳膊嚇到的宮女遣出去。而那宮女也因為芙美人之前的表現,有點嚇到了,聽了柳蓉的話,竟是真的就跟著永城郡主的丫鬟快步走了。芙美人見屋中只剩下自己,這才忍不住害怕起來:「你們要做什麼,柳蓉,你別以為騙得了我,你肯定沒病,你之前騙我,你還騙了皇上,你這是欺君,我要立刻回宮,告訴皇上這件事情,讓皇上治你一個欺君殺頭之罪。」芙美人看著柳蓉大聲喊,希望這聲音能有人聽到。柳蓉聽到芙美人這些話,不禁有些無語,這就彷彿一個遇到強姦犯的美女,不斷的大喊救命,柳蓉不禁有些惡趣味:「你喊吧,隨便喊,相信我,就是你喊破喉嚨,這會也不會有人聽到的。」「哦,不對,不應該說不會有人聽到,應該說,即便是聽到,大家也只會裝作聽不到,因為——」柳蓉微微一頓,看得柳芙害怕起來,才開口:「芙美人感染病症後,沒有及時服藥,已經癔症了。」芙美人忍不住瞪大眼睛,完全沒想到柳蓉竟然會做當面指鹿為馬的事情,這和她以前認識的柳蓉似乎不大一樣了,以前柳蓉也會反抗,會出手,但是從不曾這般直接過。不知道為什麼,面對這樣的柳蓉,芙美人竟有些恐慌,似乎有一絲大事不妙的感覺,忍不住向後退幾步,借著拉開彼此的距離找一絲的安全感:「即便如此,過兩個月,我恢復健康,依舊可以回宮,到時候也可以對付你。」「我勸你還是好好待我,再如何,我也是後宮妃嬪,你若是傷害我,皇上定不會饒你。」芙美人看著柳蓉說道,但是這味道之中怎麼都透著一股子色厲內荏的味道,那細微的表情都透露著芙美人怕了。柳蓉卻是淡淡的嘲弄的看著芙美人:「芙美人您想多了,我們為什麼要傷害你,我們只要證明你癔症了便可,想必冷宮之中不缺一個房間給一位因得癔症被送入冷宮的妃嬪。」芙美人不禁緊張的手握雙拳,擔心這樣的事情真的發生,但是看著柳蓉依舊故作鎮定的開口:「笑話,宮中那麼多太醫,你怎麼可能做得到證明這一點。」

「你根本做不到,我也不相信你能做到。」「況且我只是染了重病,怎麼可能會直接變成另一個病症,你根本做不到!」芙美人忍不住喘著氣,心中不知道為什麼卻是緊張的要命。「芙美人恐怕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確實,這宮中確實有不少太醫,但似乎太醫院院判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