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四章:教訓芙美人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一時沒能搶救上,結果芙美人的衣服就被這地面狠狠親了一口,再被扶起來,整個人都只剩下狼狽。 一直受驚嚇的永成郡主和冬兒看著芙美人這般狼狽,都忍不住笑出聲,先是放寬了心,後面卻是覺得狠狠的出了一口...

芙美人一走進隔離帶就快速向中間的屋子走去。

永城郡主和冬兒一咬牙也跟著向前走,雖然知道已經無可挽回,但是兩個人還是希望出現奇,比如說芙美人最後害怕被傳染了病症,自行退開。

而芙美人走到屋子的門口,伺候的宮女便快速上前將門打開,永城郡主和冬兒聽著門吱呀一聲打開,都忍不住閉上眼睛。

屋子不大,門一打開,裡面的情況也一目了然,再沒有還轉的餘地,畢竟她們心底都知道這屋中沒有人存在。

就在兩個人都等著芙美人開口之時,卻久久不見芙美人開口,兩個人不禁睜開眼睛,便見芙美人一臉活見鬼的表情站在將將踏進門檻的位置:「你……你怎麼可能會在這裡?」

「芙美人如此關心我這個當堂姐的,我又怎麼能讓三堂妹失望,不在果親王府呢?」

兩個人心中不解,正要快步上前,便聽到一個熟悉的不能熟悉的聲音響起,兩個人面上同時一呆,隨機忍不住激動的快步走到房門前。

冬兒看到屋中靜坐桌旁的女子,更是死死捂住自己的嘴,將要溢出的哽咽聲捂在嘴裡。

永城郡主也是滿臉震驚,即便是深吸了一口氣,還是不能平復自己激動的情緒,一直沒有消息的人,這會竟然,竟然就在這屋中,還是這最關鍵的時刻。

永城郡主的心就如同坐了摩天輪一般,眼看著似乎掉下去了。這會竟然又升起來了。

被永城郡主派去布置這裡的丫鬟這會和柳蓉都在這屋子中,看著永城郡主也是滿臉欣喜。她被派來布置這個隔離帶的時候,便遇上急急忙忙,又偷偷摸摸帶著柳蓉快步進入院子的劉老,這才有機會直接將柳蓉帶到這隔離帶中。

之前屋外的一切,她都看在眼中,聽到芙美人過分的話,甚至忍不住想要開口,還是柳三姑娘阻止,她才一直沉默。

至於本來應該在海津鎮的柳蓉。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果親王府。就要從那日下午遇到董護衛開始說了,柳蓉到底放心不了京城的情況,於是同上官煜分開各自做事,上官煜處理海津鎮遺留的事情。而她直接讓董護衛的人送她連夜趕回來。這才正好趕上。

柳蓉一邊看著芙美人開口。一邊淡淡的起身,一旁永城郡主的貼身丫鬟趕忙上前扶著,做出柳蓉病重的模樣。這是在芙美人進來前,柳蓉早便吩咐下來的事情。

柳蓉讓小丫鬟扶著,緩緩走向芙美人,但走個幾步就會晃一下,看著就如同病入膏肓。不過這屋子畢竟小,即便如此,不多會,柳蓉也已經走到芙美人身前兩米處。

柳蓉狠狠的咳嗽完,才虛弱的開口:「哎,我這病症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好,難得芙美人這般好心來看我,我都已經好久不見生人了,就擔心將病症傳染給人,不過芙美人這會既然已經到進了隔離帶了,我也就不需要擔心了,說不定該感染的都感染了,正好隨我進屋坐坐。」

柳蓉說著滿臉虛弱的伸手,就要拉芙美人。

芙美人這才想起來,永城郡主說的話,柳蓉病了,之前一直喊,卻不應,恐怕就是想騙她進隔離帶,好將這病症傳染給自己,再想到以前六姐兒生病,以為是天花的時候,柳蓉也弄出過這樣的所謂的隔離帶。

她依舊記得當時柳蓉說的話,說嚴重可能危及生命的傳染病,都需要這樣隔離的。

想到這裡,芙美人心中忍不住一緊,再看柳蓉伸過來的手,就如同看到洪水猛獸一般。

眼看著柳蓉的手越來越靠近,芙美人忍不住慌忙開口:「站住,不要再往我這邊走,不許再靠近我。」

「芙美人不要擔心,你既然都進了這個屋子了,這病肯定也感染了。」

「我最近病的嚴重,偏偏又是個會傳染,一不小心還可能要了性命的,都沒人陪著。真的是一個人悶壞了,正說缺一個人陪著呢,沒想到芙美人如此善解人意,竟然就過來,準備陪我了,我真是感動。」柳蓉說著做出滿臉感動的模樣:「除此之外,還要感謝聖上恩德,見臣病了,竟還讓妃嬪來看望。」

柳蓉說完,對著芙美人更加熱情:「芙美人,快,快隨我進屋吧。」

芙美人看著柳蓉這一表現更確定自己之前的猜測,忍不住更慌張:「不要過來,我只是過來看看你罷了,不是要來陪你,你快離我遠點。」

芙美人一邊說,一邊慌亂的後退,一個不小心還被門檻絆倒,一旁的宮女倒是想搶救,卻也因為事出突然,一時沒能搶救上,結果芙美人的衣服就被這地面狠狠親了一口,再被扶起來,整個人都只剩下狼狽。

一直受驚嚇的永成郡主和冬兒看著芙美人這般狼狽,都忍不住笑出聲,先是放寬了心,後面卻是覺得狠狠的出了一口惡氣。

永成郡主輸出一口氣,便要帶著冬兒就要向前靠近柳蓉,卻見柳蓉對她們打了個眼色,不讓她們靠近。

一打完眼色后,柳蓉便滿臉擔憂的快步上前,扶芙美人,替芙美人拍衣服,衣服自然是越拍越臟,柳蓉根本沒有幫芙美人把衣服弄乾凈的意思,卻反倒是將臟污的地方拍的暈染開來,一邊拍還一邊開口:「芙美人,您怎麼這麼不小心。就算再姐妹情深,你也不用這般激動道絆倒,您的心,柳蓉領會的。」

「果然人到了宮中,受了皇上的熏陶便不一樣,不僅比以前更善良了,關心姐妹也比以前更認真了。」

而芙美人看著柳蓉的手碰自己一下,整個人便打一個顫。而柳蓉這會還滿臉關心,姐妹情深的模樣,芙美人更是如同吃飯不小心吃下一隻蒼蠅一樣,有苦難言。

柳蓉自然是將芙美人的反應都看在眼裡,嘴角淡淡的嘲弄,敢在她不在的時候動她的朋友,看來柳芙果然是忘了以往每次對她下手的教訓,就不知道這一次,柳芙還能不能像以前一樣逃過一劫。

「不過芙美人,即便你再姐妹情深關心柳蓉。也不該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之前還好,如今您還摔了一跤,又同我接觸了,還接觸了這麼長時間。恐怕這病症十有**被傳染了。當然。這會別人接床歡ㄒ不荒憒染。」

柳蓉這話里一出,那本來扶著芙美人的宮女一驚,手忍不住鬆了松。最後被芙美人瞪了一眼,才重新扶著芙美人。

柳蓉自然沒有錯過這個小互動,嘴角微微勾起:「而這病症要休養一個月,才能確定是否真的感染,病毒的潛伏期最少一個月,為了皇上的安危,您這一個月就是不願意同我關一起,關在果親王府,恐怕也不能侍寢了。」

「哎,真是可憐,好不容易被選上了,皇上還挺喜歡,卻要不能見聖上一個月,說不定一個月後,就被徹底的忘掉了。」

芙美人聽到柳蓉後面說的話,整個人一寒,忍不住滿頭大汗,顯然剛才她只顧著關心其他事情,壓根沒想到這茬。

而這會想到這一點,芙美人臉色越來越白,最後更是刷白:「你,你好狠毒的心。」

「芙美人過獎了,毒不過芙美人您。」柳蓉淡淡的回道。

看芙美人的表情,柳蓉便知道芙美人已經想到後面的問題了。

對於宮中的女子來說,可怕的事情是不被皇上看重,絲毫走不進皇上的眼,但還有比這個更可怕的事情,那便是進過皇上的眼,最後卻因為時間的原因在皇上的眼中消失,因為入過眼,便會有嫉妒,有過嫉妒,自然許多人都不會讓恢復冷清的你有好日子過。

而芙美人這次恐怕就要遇到這樣的情況。

哪個皇上不喜新厭舊,別說一個月不能出現,恐怕就是七日不出現,都要忘記,到時候其它入選的女子,自然不會再讓皇上有想起柳芙的機會……

柳蓉不再多做暗示,對著永成郡主開口:「郡主您既然不曾進這屋子,還請離這屋子遠些,免得也不小心同芙美人一樣被感染了。」

「順便去同皇上說一下眼下的情況,哎,芙美人都是為了我,才會這樣的,只是這會我也自身難保,恐怕無法一下子處理好芙美人的狀況,說不定要一起治療個兩個月才能成。」柳蓉這話一出,芙美人的臉色都快變成一張白紙了,柳蓉卻是不停頓,就彷彿要讓芙美人直接昏厥在地一般:「所以郡主,還請您將這些情況仔細同聖上呈明,相信聖上英明,會答應這件事情的。」

芙美人一聽柳蓉的話,臉色更白,直接大聲開口:「皇上是不會將我留在果親王府的,絕對不會,這不合規矩。」

說到最後,芙美人彷彿相信了自己的話,多了一點點的自信,臉色稍稍回復一些。

柳蓉卻是完全不搭理芙美人,而是看著永成郡主繼續開口:「若是皇上放心不下,也可以到隔離帶外看看芙美人,若是非常擔心,也可以將芙美人帶回宮中,只是太后和太妃年紀畢竟大了,萬一有個不小心的,恐怕會受不了。」

這一句話,卻是將芙美人心中最後一根稻草都壓斷了。

芙美人只剩下怨毒的目光狠狠的看著柳蓉:「我會告訴皇上,我會告訴皇上你陷害我的1

柳蓉毫不在意:「芙美人一直在聖上面前擔憂我,才過來看我,這會因為擔憂靠的太近才出的問題。」

「還是說,芙美人要讓皇上知道您就是一個虛情假意的人,之前說的話,其實都是假的?」

芙美人聽了柳蓉的話,再不敢開口。

柳蓉卻是催促永成郡主快些去呈明皇上這些事情。

事實上,柳蓉這一系列話,就是當著芙美人的面,吩咐永城郡主,告訴永城郡主怎麼讓皇上同意將芙美人留在果親王府讓她們好好繼續收拾,可芙美人明明知道所有情況,面對柳蓉的每一句話卻完全沒有還手的餘地。

冬兒一旁看得眼睛發亮,興奮的不行,她家小姐果然是最厲害的,她們都手足無措的事情,到小姐這裡就解決了,連皇上的妃嬪都能這麼狠狠的教訓嚇唬。真是太帥了!

這位小姑娘直接忘了之前驚險的情況。

卻說柳蓉不知道冬兒的想法,她這會從心底泛著怒意,雖然她面上一副平靜的模樣,可事實上,她還從來沒像今日這麼生氣過。

她不恨旁人因為各種原因對自己態度不好,卻最恨別人將這種恨放大輻射到自己身邊周圍的人身上,所以,她這一次,是絕不會叫芙美人好過的。

而永成郡主一聽柳蓉的話瞬間便明白了柳蓉的意思,趕忙對著柳蓉點頭,隨即歡歡喜喜的便走了。

永成郡主雖然心思簡單,但是到底是有皇族血脈的人,這些事情可是比一般人都要容易領會。當然,她也是被芙美人氣的厲害嚇的厲害了,這會有機會收拾芙美人,她可是已經摩拳擦掌,卯足了力氣。

不多久,皇上便被永成郡主說動,到得隔離帶外看望柳蓉和芙美人,芙美人雖然很想到前面一點,同皇上說話,想說柳蓉的壞話,卻沒有什麼可說,因為一旦說柳蓉,便會拖累自己。想求皇上帶自己回宮,卻敵不過柳蓉忠君報國的一席話。

柳蓉可是直接讓皇上十分擔心芙美人同柳蓉得的病症的嚴重性。

人都是自私的,一聽這病症嚴重,還是傳染的,說不定會要性命,還無葯可治,總是回第一時間擔心自己的身體。即便皇上對芙美人有很多的心,這會也只剩下在乎自己傘H詞橇開口叫芙美人上前都沒有,便對著公公開口起駕回宮了。

再加上柳蓉是太醫,最後竟然真就這麼荒謬的應了柳蓉的要求,讓芙美人留在果親王府,同柳蓉關在一起養玻

芙美人就這麼臉色難看的看著皇帝離開,完全沒想到自己這次來找柳蓉麻煩,結果竟是被控制在了果親王府,而且看樣子還是兩個月都不能見皇上,這麼久不在宮中,若是果親王府的人再狠點,讓不相干的男子靠近了自己……

再想到自己之前開口說的那幾句誅心,要直接毀掉果親王府以及柳蓉的話,也許柳蓉會直接放棄給自己治療,畢竟生病很可能會沒命,更何況是重症,即便柳蓉治壞了,皇上也不會多說什麼。

芙美人想到這裡卻是身子一軟,直接坐到了地上。未完待續。。

ps: 感謝ivy25和晴空森林投的粉紅票,四千一百章的大章節獻上,十二點的時候應該還會有一章,撒花,*^__^* 嘻嘻……

順便繼續求粉紅票,無論什麼票小安都要,謝謝撒。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