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五十三章:永城郡主絕望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4-03-03 00:55  |  字數:4092字

芙美人很高興,因為她特地懇求,終於有機會跟著皇上到果親王府,雖然這樣的事情不合規矩,但是求了好久,終於允許她親自跟著去。

她終於可以看看同柳蓉關係好的人倒霉的樣子了,以往文定侯府就是因為柳蓉同永城郡主一行人關係好,所以都向著柳蓉,她早就將柳蓉關係好的一起恨上了。終於,她可以看這些人倒霉了。

若是柳蓉知道芙美人的想法,一定會很鬱悶,因為這樣的事情還真是從來沒有發生過,老太夫人在的時候,她可從來沒向著她過,相比其他人,她占著一個庶字,老太夫人從來都是偏向柳璇、柳茗以及跟著柳璇身後的柳芙,也就是如今的芙美人才是。

當初芙美人在文定侯府之所以會出這麼多狀況,最後一再倒霉,都是因為柳芙自己做的過分了,但是人從來都不會記自己過分的地方,會記住的,只有別人不好的地方,亦或者說,即便自己有錯在先,但是這些錯的原因,都是那些人逼的。

而今,芙美人就是這種感覺,所以她跟著皇上的車架出宮,即便是以她如今城府比以前要多的多的現在,也難掩興奮的情緒。

只要想到以往幫助柳蓉的人會倒霉,柳蓉知道後會十分心痛,她心底的暢快就無以言喻,比服用了罌粟還要舒服。

終於,小太監上前說了一句果親王府到了,芙美人趕忙下馬車。跟著皇上進入果親王府,就在府邸門前,她還看到個眼熟的人,這個人化成灰她也會認得,因為同柳蓉有關的人她都會清晰的記得。

這個人是柳蓉的師傅,看著對方對著自己恭敬地行禮,還有面上的慌張,芙美人心中說不出的暢快,等著吧,現在是慌張。一會整個果親王府的人估計都要哭了。

她十分確信祖母傳入宮中的消息。若不如消息上說的,柳蓉不可能如此不知禮儀,不迴文定侯府的。

不一會,一行人便到得果親王府待客的廳堂。一行人對著皇帝請安。對著她請安。她還能看到永城郡主身旁,柳蓉的丫鬟冬兒蒼白的臉色,而看到冬兒的臉色。芙美人救更確定自己得到的消息的準確性了,面上的笑容越來越濃。

在皇帝喊了平身後,便對著一干人開口:「怎麼不見柳蓉呢,皇上這次是聽說柳院判身體不適,特地出宮來看柳院判的呢。」

冬兒的臉色順便更白。

永城郡主恭敬的對著皇上躬身低頭:「稟皇上,柳蓉最近因為研究預防天花的疫苗,身體感染了易傳染的病症,實在不適於面聖,擔心將病症傳染他人,為此柳蓉還特地將她呆的地方用布拉了隔離帶,我們一般都見不到。」

「就是吃飯,也都是丫鬟將食物放在隔離帶邊緣,柳蓉每次自己過來取食,所以實在不適合面聖,還請聖上見諒。」

芙美人聽到永城郡主的話微微一愣,便看向皇上,只見皇上面容些遲疑,不禁有些著急。

只聽永城郡主的話,她便更確定之前的猜測,這些話分明都是推脫,為的就是不讓她們去看柳蓉,她自然不會讓永城郡主如意,今日定要這些人倒霉,暴露欺君之事不可。

這般想著,手帕往眼角一放,眼睛便通紅一片:「沒想到三堂姐竟如此為天下百姓犧牲,為了讓百姓們能提前預防天花,竟讓自己也染了會傳染的病症,只為這一點,我也要去看看二堂姐不可。」

芙美人說著微微一頓,便對著皇上跪下:「皇上龍體重要,不宜去看柳院判,臣妾斗膽,懇請皇上同意臣妾親自前去看看二堂姐。」

永城郡主看到皇上遲疑,心中本是一喜,同時也輸出一口氣,這會突然聽到柳芙的話,面上不禁一僵,這樣的說法,可是他們昨晚一起研究了一夜,才想出來的辦法,卻沒想到竟來了芙美人這樣的陳咬金,竟這般開口,若是皇上同意了……

永城郡主趕忙看向皇上:「皇上,使不得。」

「芙美人玉體金貴怎能冒這樣的險,若是芙美人放心不下,待得柳蓉病好了,臣定讓柳蓉第一時間入宮給芙美人請安。」永城郡主說到最後看向芙美人誠懇的說道。

「這怎麼行,柳蓉這是為了國家百姓。不說我作為柳蓉的堂妹,理應關心,就說我是皇上後宮之人,對於這樣替國家百姓做出貢獻之人,我也應當替皇上分憂,好好當面關懷一下的。」芙美人說著便對著皇上跪下:「皇上,還請允許芙兒前去,就當是讓芙兒假公濟私一番,看看自己的堂姐,一聽說堂姐染病,芙兒在宮中便一直心中難安,日日擔憂,這次去看看堂姐安然的樣子,也好安心。」

芙美人說著對著皇上磕頭:「求皇上成全。」

皇上看著芙美人這般誠心,面上露出感動:「朕若是這樣還攔著你,恐怕就是朕不近人情了。」

皇上的話一下,即便一直鎮定的永城郡主,面色也忍不住微微白了白。

而就在這個時候,皇上卻是看向永城郡主:「郡主,你便帶芙美人去看看柳蓉吧,也好安了芙美人的心。」

芙美人聽到皇上的話,得意的看了一眼冬兒,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冬兒恰恰看著芙美人,這會看到芙美人嘴角的弧度,面色更加僵硬,心中的擔憂和害怕,已經被無限放大。

只覺得這次完了,自家小姐不在果親王府,其實已經被三皇爺擄走的事情,就要叫當今聖上知道了,這一次,不但永城郡主一行人完了,以小姐的本事,以及永城郡主一行人推出來的結果。皇上定會以小姐通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