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五十章:教訓守城官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軍的,以及這被通緝的通緝犯。」 「大膽1聲音一厲! 守城官不禁回頭,只一回頭,臉色便變得難看,只見一隊將士不知道什麼時候,竟是到了城門前,而他們竟然一直沒發現。 柳蓉看到一行人...

上官煜不等這些人衝到跟前,直接主動上前,能當上大將軍的,武力值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只是幾下,就打倒一批。

守城官看著心底發緊,待得看到柳蓉和陳立這邊沒人,趕忙讓剩下的人都向柳蓉兩人沖,啃不動厲害的,拿軟柿子捏總是了,好歹分散一下注意力,說不定能趁亂傷了上官煜。

這算盤打的真真的好,也真真的管用,一群人刀起刀落砍向柳蓉和陳立,兩個人靠的近,這些人也顧不得抓活口了,雖然一旁的丫鬟很盡職,一見柳蓉危險就喊,就擔心柳蓉出事,但是這會已經動起了真格子,沒有強有力的人開口,大家已經不得什麼了。

上官煜畢竟是一個人打一群人,又分心看柳蓉這邊,到底是不神,還是受點小傷,也拼 小傷,靠近了柳蓉和陳立。

柳蓉見上官煜靠近,擋住了攻向自己的人,心中忍不住舒出一口氣,不過她也不是坐以待斃,就等著人救的人,趁著上官煜擋住這些人,便大聲喊起:「海津鎮通判同反賊勾結,謀害大夏嵐玉門關大將軍,海津鎮屯軍,守城官同流合污……」

柳蓉的話一出,守城官面色瞬間難看,實在是柳蓉的話太難聽了,這樣的話一旦傳出去,他之前想好的,處理這次謀害大將軍的辦法立馬就用不上了。

而且海津鎮害人的官員整體查下來,到時候恐怕要一窩端。

百姓們見打鬥本能的離的遠,但是聽到柳蓉說的話,卻是燃起濃濃的八卦之魂,還是靠近了一些,聽柳蓉說話。

守城官自然能清楚的看到這些情況,面色越來越難看。但是又不好開口直接命令人對柳蓉下手,畢竟他若是大聲下令,那就等於承認柳蓉說的話是真的了。但是不下令,情況恐怕也會越來越不好。

守城官這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情況。無論哪一個選擇都是死胡同,只將守城官氣的吐血。

而守衛們聽著柳蓉一句一句說的話,不自覺的動作變的遲疑,再沒之前的認真,和一鼓作氣,上官煜雖然受傷,士氣卻和那些動手的守衛不同。反倒是因為柳蓉的話,動作越來越順暢,行雲流水。一下子,又去了好幾個人。

守城官忍不下去。直接將所有人都派上前。

柳蓉看著一切,眉頭越皺越緊,只能拚命的大聲繼續說話:「謀害大將軍可是死罪,你們真的願意同你們的大人一起給自己一行人挖墳墓嗎?」

「死有重於泰山輕於鴻毛,為國捐軀那是重於泰山的死法。但如果是害死守衛邊疆,外人崇仰的大將軍呢?」

「這可就不是輕於鴻毛了,恐怕連鴻毛的邊邊都比不上。」

「你們將會成為罪人,成為反賊,成為賣國賊。到時候要賠上性命的,就不單單是你們自己,還有你們的親人,也許還有你們嗷嗷待哺的孩子,你們真的就想要這樣的結果嗎?」

柳蓉說到這裡,那些守衛一大半已經忍不住停下,忍不住看向守城官。

守城官面色難看到極點,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的將士,竟然會被一個女子幾句話給改變,連聽他的命令都忘記了。

在旁人看來這是不戰而屈人之兵,成為海津鎮的一則傳奇,無數女子都忍不住去苦練口才,希望有一日,也能做到柳蓉做到的事情,造成後來的海津鎮的女子都有一個特別大的特單,只要一聽她們說話,就能聽出來,那就是說話既潑辣,語速又特快,完全讓人沒有辯駁的機會。

上官煜輕鬆許多,也注意到柳蓉之前做的事情,眼底的欣賞又濃了一些。

大致是因為共患難的緣故,兩個人的關係似乎是比以前那種半敵對的關係要好了不少。多了一股默契,隨著一半的守衛停下,柳蓉的話停下,他卻是直接接上,對著還在動手的人開口:「你們確定還要繼續嗎?」

守城官聽到上官煜開口,心中就更擔心了,也顧不得多想,直接快速開口:「大家莫要叫這兩個巧令言辭的人騙了,叫她們跑了。」

「這女的是通緝犯,和通緝犯一起的人,又怎麼可能是大將軍。肯定是冒牌。」守城官越說越有信心:「你們還不快將人都抓起來,晚了,到時候可別怪我們治你們的罪。」

柳蓉見者守城官已經色厲內荏,不禁微微搖頭,正要再開口,便聽一個聲音突然響起。

「你們這是在說要抓誰?」

守城官也沒反應過來這說話的聲音陌生,直接開口回話:「自然是這假冒將軍的,以及這被通緝的通緝犯。」

「大膽1聲音一厲!

守城官不禁回頭,只一回頭,臉色便變得難看,只見一隊將士不知道什麼時候,竟是到了城門前,而他們竟然一直沒發現。

柳蓉看到一行人,面上卻是不禁露出一絲笑容。

上官煜看到一行人也是微微鬆一口氣,雖然不明顯,但是在微末之處還是能看出來的,只是嘴巴上卻是依舊嚴厲:「怎麼這會才趕到?」

董護衛一個翻身快速下馬,隨即對著上官煜單膝跪地:「稟將軍,一路上尋將軍的蹤跡,又仔細查看了幾個村子,所以耽擱了,還請將軍懲罰。」

隨著董護衛的動作,那些跟著的將士也都已經下馬,這會卻是同時對著上官煜如此開口。

只這麼幾樣,大家想也明白上官煜確實是大將軍,而之前壞心的守城官卻是一看到這一幕,就快速倒退,只倒退四五步,轉身就要離開,卻是被一直留意著此人的柳蓉叫住:「這位大人您這是想跑哪裡去呢?」

柳蓉這一開口,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禁看向守城官,那些守衛兵此刻也反應過來了,當然,看到守城官的反應,便知道這是要逃跑,一群守衛兵趕忙自發的將守城官圍起來。要知道,若是叫守城官跑了,上官發火,沒人接收怒火,最後倒霉的自然會是這些守衛兵,所以也因此,守衛兵反應過來后,第一時間控制守衛官。

守城官見逃不掉,撲通一下對著上官煜和柳蓉跪下:「兩位大人饒命啊,下官是豬油蒙了心,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求大人饒過下官一次,下官定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求饒命,求饒命……」

說到最後,守城官可以說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哭的好不傷心,可惜聽的人無動於衷。

兩個丫鬟看到這一幕,趕忙轉身逃跑,只是這會又怎麼可能跑的掉,不等這些守衛兵動手,之前被守衛兵追的快要哭的陳立已經主動上前將兩個丫鬟控制住,並且邀功的獻給上官煜,這般狗腿子的行為,看得柳蓉好不無語。

不過這麼一耽擱,卻也耽擱出事情來了,之前他們不想對海津鎮通判動手,那是因為沒有辦法證明上官煜的身份,當然,也是因為知道,即便是自爆身份,這些人為了活命會做出讓人想不出來的事情,最後反倒是叫他們陷入危險。

然而現在不會,董護衛的人已經到了,單單這一隊人馬在海津鎮保護她完全沒問題,而這會看這些守衛兵控制了守城官,且都熱忱的看向上官煜,便能知道,這些人也是可以用的了。

只是,一旦處理海津鎮的事情,就要拖延時間了,而京城如今的狀況怎麼樣了都不知道,萬一事情瞞不住了,就可怕了。

可另一面,海津鎮的事情若不立刻就處理的話,也許證據就會抹掉,以後在想要處理了海津鎮通判這顆毒瘤恐怕就難了。

到時候真的三皇爺休養生息好了,這裡可是能從關中直接入京的道路,到時候通判將這裡再掌握了,京城就危險了。而以三皇爺對她的態度,恐怕她再也不得安生了。

柳蓉不禁看向上官煜……

京城。

芙美人聽著太監說著宮外祖母傳來的消息,眼睛一亮,快步站起身上前幾步:「你是說,柳蓉其實壓根就沒有在果親王府,而是被人擄走了?」

小太監看到芙美人向自己走來不禁一呆,卻還是快速應聲:「外面的消息是這麼說的,據說是遇到了一個當初參加琉璃配方拍賣之人的家屬,才聽說的這件事情。」

小太監見芙美人十分喜歡聽到這些事情,不禁將事情說的更詳細:「還聽說,果親王府為了隱瞞這件事情,到現在還將那些去參加競拍琉璃配方的商賈關著呢1

「竟然還有這等事情。」芙美人只這片刻已經恢復平常模樣,只是說話之間,目光轉向了御書房的方向:「也不知道我那堂姐如今如何了,到底是姑娘家,如此被擄走了,看著發生的人竟然還將這件事情隱瞞了,實在是大大的不該,不行,為了柳蓉的安危,這件事情,我也要告訴皇上去。」

芙美人說著話向外走去,眼底之間卻是絲毫沒有擔心的模樣,卻是一副看笑話的模樣。

她可以說是文定侯府出來的,心眼最多的女子,自然不會看不出來果親王府同柳蓉交好,而如今會做這些事情,說不定也是為了柳蓉,她自然不會讓她們如意。

即便不能對付柳蓉,對付了果親王府,柳蓉也是少了一張大大的依靠!

芙美人想到這裡,嘴角勾起:「來人,起駕御書房1

ps:

本來說今天為十張粉紅票加更的,誰想今晚加班了,加的有些晚,再回來碼字就來不及了,所以這一章加更要先欠著了,明天後天正好周六周日,到時候補上。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