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四十六章:龍陽之癖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這麼站著也怪累的。 陳立面露不解,不過好在是個乖巧的,聽了上官煜的話直接熱情的上前請幾個人進來坐坐:幾位官爺請進。 幾個官差一看陳立走近,趕忙快速的揮手,彷彿擔心什麼噁心的東西粘在自己...

兩個將士這麼一想,雖然心底吶喊為什麼會出這樣的事情,但是第一反應還是立刻上前攔住陳立,由此可見,這兩個將士還是相當忠心的。

只是將士一開口,上官煜的臉就黑了,因為將士的第一句話說的是,既然你家媳婦都已經跟了我家將軍了,你就別想了,說吧,究竟多少銀子能解決掉這事情……

柳蓉本因為被上官煜抓了一爪子臉紅的事情糟心,這回聽將士說的話,卻是直接撲哧一聲笑起,同時也將糟心的事情都忘記了。

倒是陳立還沒反應過來,一臉的莫名其妙,完全搞不明白這將士說的究竟是什麼:什麼媳婦不媳婦的,快告訴我,他究竟是哪位將軍?

柳蓉見陳立這麼著急的想要知道上官煜的身份,也不覺得上官煜的身份有什麼好隱瞞的,便替兩個將士回話:他是鎮守嵐玉門關的上官將軍。

叫柳蓉沒想到的是,陳立聽到上官煜的身份,竟是撲通一聲對著上官煜跪下。

我是邢武軍陳校尉的侄子陳立,求大將軍看在我叔父為大夏捐軀的份上替陳家做主!陳立對著上官煜大聲說道。

兩個將士聽到陳立的話,第一反應就是完了,他們將軍喜歡的女子竟然還同他們軍隊有些關係,這可如何下手。

兩個人互看一眼,不然,一起勸勸大將軍,兔子不吃窩邊草,好姑娘世上多的是,這位姑娘就算了?

若是上官煜知道自己帶的手下這會的想法。估計得氣的內出血,好在兩個將士就是內心想著,互相眼色使著,就是誰也不敢上前勸說,若不然,上官煜估計會有手刃自己屬下的衝動。

不過這會上官煜聽到陳立德華,眉頭也是緊緊的皺起:你先將話說明白了。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陳立聽到上官煜的問話,面上一喜,趕忙將陳家敗落前前後後的原因,以及海津鎮通判設計他們陳家的具體事情全都說了一遍,繼而望著上官煜。

上官煜眉頭微微皺起。沒想到海津鎮的通判竟是這等人,可惜這樣的事情過去那麼久了,線索什麼的,恐怕做下這些事情的人都處理的差不多,想查出所有的事情,恐怕不好辦。

不過無論如何。只要做了壞事,肯定會留下痕,努力去查都肯定會有希望。但是這樣的事情一般都是文官去管,武官可是少有管這樣的事情的。

上官煜想了想,對著陳立開口:我會將這件事情上報,到時候找一個靠譜的官員過來審這件案子。你放心,只要你說的一切屬實,定會還你一個公道的。

陳立聽到上官煜的回答,心中不禁失望,如今都官官相護,真請旨派個官員下來,還真不一定就好。說不定就同流合污了,那他們陳家的慘案,就再也沒有翻開的日子了。

陳立想著,突然想起之前出現,要抓柳蓉的人就是海津鎮通判,不禁趕忙對著上官煜再次開口:還有,很有可能下令通緝柳姑娘的久是海津鎮通判。

柳蓉眉頭一皺,不等上官煜開口詢問,便對著陳立開口:你確定?

即便不能百分百的確定,也應該是十之**,之前那位吩咐林捕快立刻抓柳姑娘你的,就是海津鎮通判。陳立看著柳蓉快速說道:那通判如今執掌著海津鎮的所有事物,說不定這通判還會做出其他的事情繼續對付方柳姑娘你,這通判顯然是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柳蓉眉頭緊緊顰起來,若真如陳立說的,這通判真是對她發通緝令的主謀,現在又當著她的面對付過她,有了這樣的情況,一定不會放過她,說不定還會有什麼後手對付她。

正想著,外面便傳來嘈雜的聲音,凌亂間傳來搜查屋子裡是不是藏有女犯人的聲音。

柳蓉不禁看向上官煜,便見上官煜這會竟也看著自己,柳蓉不覺得又想到上官煜之前拉著自己手跑的事情,臉上微微發燙,擔心自己不自然,卻是逼著自己直視上官煜。

只是也只看了一會,便看向其他方向。

若真是海津鎮通判做的這些事情,那還真要好好的琢磨一下海津鎮通判了。上官煜面容依舊鎮定十分,但是說話的速度卻是比之前要快了幾分:你,現在立刻去海津鎮城門前等著,一旦看到董護衛帶著大隊人馬來了,立刻帶到這家客棧來。

上官煜對著自己其中一個屬下吩咐道,待得那將士點頭應是,轉身離開,上官煜才看向另一個留下的屬下:你現在立刻查查海津鎮的知府究竟在做什麼,為什麼海津鎮的事情全由一個副職執掌,這件事情要查清楚了。

剩下的一個將士趕忙點頭:是,將軍,屬下一定將這件事情查清楚了。

如此卻是剩下上官煜、柳蓉、陳立三個人在客棧,而那些搜查的人的聲音卻是離柳蓉一行人越來越近。

上官煜已經伸手,準備拽住柳蓉帶柳蓉直接離開,卻在上官煜做這件事情之前,柳蓉開口:上官將軍,你這裡可有你穿的衣裳,先借我用一下。

上官煜挑眉。

他們既然抓的是女子,我變成男子,豈不是就好了。看上官煜不見自己回答,就沒有答應的意思的樣子,柳蓉不禁快速的對著上官煜開口。

上官煜聽了柳蓉的話,雖然還是微微皺眉,卻是快速的將包裹中的衣服取出,只看衣服一拿就基本上空了,可見上官煜身上只隨身攜帶了一套衣裳。

柳蓉快速的接過,也不脫外衣,直接套上,即便這樣,整個身子還是比衣裳小了很多,不過這會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只是隨意的將衣裳系起來,然後便是將頭髮直接弄散,弄成一把綁起。

將將弄完一切,外面便傳來的敲門聲,柳蓉深吸一口氣,對著陳立點頭示意,一邊小聲的開口,教陳立開門后說的話。

一旁的上官煜聽到柳蓉的話,面色卻是十分精彩。

外面敲門的聲音更大了,柳蓉對著陳立快速揮手,陳立點了點頭,便快步向外走去,一邊將門打開,一邊不耐煩的開口:催什麼催,不知道屋裡在辦事嗎?

繼而見出現的人是官差,卻彷彿被嚇到一般,立刻路出討好的表情,雖然陳立是村子里出來的,但是到底當初也是富家的大少爺,最後一點點淪落到如今,在聽柳蓉吩咐做事情上,卻是十分靈活。

門一打開,幾位官差看到屋中的情景,不禁微微一愣,只見屋中站了三個男子,其中一個衣裳有些凌亂,似乎不好意思的低著頭,兩隻手不斷的扭捏著,只弄的幾個官差一陣惡寒,隨即聽到陳立的話,就更怔愣了。

幾個官差不禁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能從對方眼中讀出對方的意思,而後卻是厭惡的對著陳立點頭。

上官煜看了一眼柳蓉,好一會才配合的開口:陳立,還不快請幾位差爺進來坐,歇會,這麼站著也怪累的。

陳立面露不解,不過好在是個乖巧的,聽了上官煜的話直接熱情的上前請幾個人進來坐坐:幾位官爺請進。

幾個官差一看陳立走近,趕忙快速的揮手,彷彿擔心什麼噁心的東西粘在自己身上一般:不了,不需要坐,這屋子裡也沒什麼東西,該看得我們都看完了,沒我們要找的女犯人。

官差說完話,立刻逃也似的離開了屋子,只留陳立目瞪口呆,滿臉不解看向柳蓉和上官煜詢問:這幾位官差真是奇怪,怎麼一進來表情就這麼古怪,最後竟然比我們慌張的逃走了。

上官煜雖然之前一直配合,但是官差走後,臉色瞬間暗下來,這會聽了陳立德詢問,面色變得更黑,直接看向柳蓉:你這些彎彎繞繞都是哪裡學的?你是不是去了什麼不該去的地方了?

可有對我妹妹說過,教過?上官煜說話間,眼睛能冒出火來,彷彿只要柳蓉應聲點頭,就要直接動手教訓柳蓉一般。

柳蓉忍不住翻白眼,之前不是也和她配合的很好,表演的很不錯,現在卻是一臉假清高的模樣。

只看剛才的行為,就知道對方也不是個純潔的,這樣的東西肯定接觸過,不然也不能配合的如此巧妙,一下子就理解了她的意思。

不過想到事情涉及永成郡主確實不好,是人都會擔心自己的妹妹被帶壞,柳蓉才在上官煜眼睛冒出火來之前,開口:想來永成郡主對你說過才是,我第一次到威北侯府差點出事,有人將我引向假山,好在我發現的早,當時找了個戲子頂替去假山,結果那戲子就遇到了當時被約到假山的公子……

後來那公子就有不好聽的傳聞傳出來,所以我也就知道什麼是龍陽癖好了。柳蓉看著上官煜解釋,嘆氣,她也是擔心上官煜會因為這樣的事情,真的直接隔絕了她同永成郡主的來往。

上官煜聽到柳蓉說的話,眉頭微微一皺,看向柳蓉的眼神微微憐惜一閃而過,面上卻依舊剛冷:你到底是姑娘,這樣的事情,以後不許再做了。

今天小安生日,謝謝朋友們的祝福,以及打賞,感謝。

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