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四十五章:趁亂逃跑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沒想到反倒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上官煜拽著柳蓉一路跑,最後卻是跑回之前呆的客棧。 上官煜的兩個將士見上官煜拉著一個女子回到客棧,全都目瞪口呆:「將軍,這位夫人是?」 兩個將士卻是...

「要知道這女子可是重犯,寧可錯殺也不可放過。」通判看著林捕快繼續說道。

林捕快見通判來了,還說了這樣的話,不得不走向柳蓉,這個時候上官煜也快步上前,他的人還沒來,但是這個時候不帶柳蓉走,就來不及。

「慢著1

不等林捕快和上官煜靠近,柳蓉卻是再次開口。

所有人都不禁看向柳蓉。

柳蓉雖然不知道來人的身份,但是只這單單的一句話,她也知道,這次來的人是下通緝令通緝她的一伙人中的人,所以這一次已經沒有什麼辦法可想,以對方這最後一句話的風格,便可知道,對方對於名譽民意民心什麼的,顯然是不在意,所以在場的東西,沒有什麼可叫對方妥協的。

所以這一次柳蓉不打算浪費口水,但是有一件事情卻不能不做,不能不做的事情自然是關於那昏迷的衙役的事情。

柳蓉想著,卻是在所有人訝異的目光下,走到屈大夫跟前,開始詳細的囑咐病人的身體狀況,需要注意的那些問題。

通判聽到柳蓉說的話,知道柳蓉在囑咐屈大夫如何照顧昏迷的病人,眉頭不禁皺起,不等柳蓉多說,便再次開口:「林捕快,還不快點抓人,這麼拖延做什麼?」

通判既然幫自己的遠房親戚,自然是知道柳蓉身份的,所以這會可不願意柳蓉給人看診,說治病有關的東西,暴露身份。

要知道柳蓉的身份暴露出去,再在他手中失蹤,即便他有各種理由,到時候查下來,他都要倒霉,所以最好的辦法,是不讓柳蓉留下任何痕。

林捕快聽到通判的命令,眉頭皺起。面上吆喝了幾句。卻沒有立刻動手,畢竟如今柳蓉囑託的是他手下差役的病情,需要注意的事情。

時間一拖就長,最後是弄得通判臉都急鸀了,要直接讓自己身邊跟的人動手,林捕快才捉住柳蓉。

柳蓉也光棍,已經囑咐好屈大夫,病人有人處理善後了,柳蓉也就無所謂的讓林捕快控制。

「病人還需要柳大夫您埃」屈大夫忍不住想要上前阻止,想要攔住這些人帶柳蓉走。

柳蓉看出屈大夫的意思。對著屈大夫搖搖頭,這些人是鐵了心要帶她走。這些人做什麼也是沒用的:「你只要注意一會衙役醒過來后的狀況就好了,正好也像大家證明一下我並非騙子,說不定還能讓我京城的親人知道我在這裡遇到的事情。」

柳蓉這最後一句卻是有點暗示的意思,其實是希望屈大夫能聽明白其中的意思,把她的消息送到京城去,就算不這樣,今天的事情。能傳揚出去也好。到時候說不定京城的人也能因此得到消息。

正想著,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同柳蓉開了個玩笑,先是給柳蓉落井下石一下,後來又內疚,幫柳蓉一下,那昏迷的衙役竟在這個時候醒了,臉色看起來也比原來好多了。

圍觀的百姓聽了柳蓉對屈大夫說的那些話,這會看到病人醒了,終於確定了柳蓉是大夫。再看柳蓉危險的時候,竟然想的還是病人,還要將病人的病情先說清楚了,再跟通判走。

這樣的好人,怎麼能這麼被人帶走頂缸!

不知道誰說的第一句:「這姑娘既然不是你們通緝的人,有明顯的區別,為什麼還要抓著姑娘,這分明不對,官府怎麼能隨便抓一個無辜的人?」

「這分明就是想要舀這位好心的姑娘去頂缸,有了這第一次,說不定以後就第二次,下次說不定就是舀我們這些無辜的百姓頂缸,我們絕不能讓這麼好的大夫頂缸。」這一段話一下,卻是叫周圍圍觀的百姓都激動了起來,都忍不住跟著應聲。

「就是,這樣的好大夫,不能舀去頂缸!」

「我們得幫幫這位好心的大夫1

屈大夫一聽這樣的話,也立刻反應過來,一把拉住柳蓉,不叫林捕頭帶走。

而百姓們也不知道是誰帶起的,都往前走動,陳立也夾雜其中,滿臉興奮的往前走,不過興奮之餘,卻是看向上官煜,因為只有他看到之前的情況,注意到第一二句話都是上官煜喊的。

無論如何,現在的情況對柳姑娘最有利。

也不知道林捕快是不是故意的,屈大夫一波弄,竟將柳蓉從林捕快的手中拉了出來,隨機林捕快竟是被人隔離了起來。

通判氣的跳腳,柳蓉卻是感覺手上一緊,一抬頭,看到上官煜,不禁驚訝的張著小嘴,一時反應不過來要說話。

她也想過京城會來人救她,卻怎麼也沒想到來的竟然會是上官煜。

事實上應該說,誰來,柳蓉都不驚訝,只有這上官煜來了,她驚訝,實在是當初給董護衛治病的時候,對上官煜的印象太差了。

而後面的一系列相處,也都叫柳蓉覺得,上官煜絕對是十分討厭她,才會做那些差點沒害她丟了小命的事情的。

沒想到上官煜竟然會來救她,不對,說不定這是要回邊疆,路過這裡看到了,面子上過不去,所以順便過來了。

柳蓉忍不住要開口說話,只是不等柳蓉開口,上官煜已經開口:「不要說話,快跟我走,我帶的人都還沒來,所以我們要趁亂逃離這裡。」

上官煜說著,拽著柳蓉的手就向外跑。

柳蓉被上官煜拉著,才反應過來自己的手在對方手上,這溫熱的感覺,即便是在這樣緊張的氣氛下,也叫柳蓉有些不好意思,這似乎還是她到古代后,第一次被一個男人拉著手……

柳蓉不知道為什麼,只覺得心中有些不對勁,大致是尷尬,隨即忍不住老臉一紅,繼而又是一陣惡寒。

臉紅是因為手被人拉了,雖然是這樣危急的時候,至於惡寒,自然是因為她竟然因為上官煜拽著她逃跑臉紅了,這簡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於是這樣的情況下,柳蓉反倒是忘記了周圍的驚險,一路專註的跟著上官煜逃跑。

通判看著眼前變得亂七八糟的情況,臉上不禁一黑,只不斷的下令:「快,快將百姓分開,立刻將那犯人抓祝」

見這樣的命令完全沒有用,他幾近看不到柳蓉的身影了,通判氣的直胸悶,到嘴的肉跑了,這感覺簡直是糟糕透頂。

一時之間,卻是兇狠的開口:「你們這群刁民,若是再這樣打擾公事,別怪我不客氣了1

只是這麼一折騰卻是晚了,將人全都疏散了,卻是已經完全找不到柳蓉的身影。

通判氣的直跳腳,最後只得將怒氣全都發泄到下屬們的身上。同時,心卻忍不住直跳,只覺得壞了,不禁下狠命令抓柳蓉,更是逼林捕頭,若是三日內不抓到柳蓉,讓林捕頭就不用在衙門繼續做了。

同時,還下令城門嚴守,不得放過任何一個可能是柳蓉的人通過。

也難怪通判如此著急,之前他沒有出頭還好說,這會他當著柳蓉的面出頭了,還說了哪有的話,若是叫柳蓉跑了,回了京城,再將今日的事情暴露出來,到時候順藤摸瓜查這件事情,他恐怕就要麻煩了。

不對,不是麻煩了,而是就要株連九族了。

暗中勾結反賊,這樣的罪責,可是沒有人能承受的了的。

想著這些,通判心中直後悔,他怎麼就這麼衝動,知道了柳蓉的消息,不派別人過來抓,竟是自己親自跑過來了呢。

卻說,這通判之所以會親自跑出來,卻是因為擔心別人辦壞了這件事情,叫柳蓉跑了,卻沒想到反倒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上官煜拽著柳蓉一路跑,最後卻是跑回之前呆的客棧。

上官煜的兩個將士見上官煜拉著一個女子回到客棧,全都目瞪口呆:「將軍,這位夫人是?」

兩個將士卻是不認得柳蓉,這會撿上官煜拉著個婦人回來,只覺得晴天霹靂。

將軍一直潔身自好,因為身處邊關不願拖累旁的姑娘,所以一直不曾娶親,怎麼今日一出手,口味就這麼重,竟然帶了一個已經成親過的婦人回來。

也難怪這兩個將士認錯,這個時代的女子,是否成親都體現在髮髻上,而柳蓉這次為了逃跑,恰恰讓陳氏給她喬裝打扮了一下,這才會出現被這兩個將士誤認為婦人的烏龍。

不過這片刻,兩個將士已經自動將錯誤全都放在柳蓉身上了,因為他們家將軍潔身自好,所以這次出問題,自然都是女方的錯了。

只是這般跑回來,不會是私奔吧……

正在這個時候,陳立也追進了客棧,他在之前的地方,就一直盯著上官煜,擔心上官煜對柳蓉不利,所以一直偷偷跟著,卻沒想到一進來,就聽到兩個將士管上官煜叫將軍,獃獃的看著上官煜:「你,你是將軍?」

兩個將士看到陳立,直接臉色僵硬,都道完了,捉姦的人來了。一旁自動腦補,完全1容陳立的反應當作嚇到了,順便1容陳立當作了柳蓉的相是來捉姦了卻是這會·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