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四十三章:被認出身份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關天的大事,是可以亂作的嗎?」 屈大夫因為進來的角度並沒有看清柳蓉的模樣,只是因為聽到的事情,心中滿滿的怒氣,對著柳蓉的側面就開口。 衝動的衙役就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對著柳蓉冷笑:「...

衙役對著屈大夫點著頭應著是,快速的將圍觀的百姓分開,將屈大夫領上前。

那些看到屈大夫,有那認識屈大夫的人對著屈大夫開口:「屈大夫,您可來了,這病人都被那犯人女子給治壞了,如今是出的氣多,入的氣少了,您快看看吧。」

「是啊,本來只是臉色蒼白而已,後來就沒動靜了,看那樣子就要沒命了1

一個個看著屈大夫全是敬仰的眼光,這半年來屈大夫可是在海津鎮救了不少人,他們這些海津鎮的百姓不說感激屈大夫,可以說都是崇敬屈大夫。可以說,在海津鎮有不知道知縣是誰的,但是絕對沒有人不知道屈大夫是誰的。

屈大夫倒也是個好大夫,只是對著百姓點了點頭,便快步上前,只不過眉頭卻是皺的比之前緊,待得聽了這些圍觀百姓的話,面色也是越來越沉。

衙役們見屈大夫來,趕忙迎上前,全都是一臉恭敬的模樣。

屈大夫可是這海津鎮的名醫,誰平日沒個頭疼腦熱的時候,別人都能得罪,這屈大夫,可是萬萬不能得罪的。

當然,他們也是真心尊敬屈大夫。

「屈大夫,您可來了,您快看看我這兄弟,昏迷已經好一會了,到了現在是絲毫反應都沒有。」衝動的衙役看到屈大夫和其它衙役不同,而是快速迎上前,一邊迎上前,一邊開口。

說話之間,還瞪了一眼柳蓉,那模樣是恨不得將柳蓉瞪出個窟窿來:「你這害人精,現在我們海津鎮最好的大夫來了,若是屈大夫查出我兄弟有個好歹,我們是不會放過你的。」

本來後面還有些諱言穢語,不過有屈大夫在,這衝動的衙役也是不敢說,只是滿臉討好的笑容看著屈大夫。

屈大夫心中也不高興:「就是這人在這裡亂給人看診嗎?」

「姑娘,這看病救人的事情,可是大事,人命關天的大事,是可以亂作的嗎?」

屈大夫因為進來的角度並沒有看清柳蓉的模樣,只是因為聽到的事情,心中滿滿的怒氣,對著柳蓉的側面就開口。

衝動的衙役就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對著柳蓉冷笑:「聽到了嗎?這才是好大夫,你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女子竟然也敢假冒大夫,害我兄弟性命,我告訴你,你今日完了1

柳蓉雖然同那些衙役開口,但是到底是一直仔細注意著依舊躺在地上的病人的狀況,待得見病人的臉色從微微犯紫,到恢復正常,心中才舒出一口氣,只是正舒出一口氣,便聽這衙役如此開口,忍不住眉頭緊皺的轉頭看向那衙役。

「還敢這樣看我,看什麼看,難道不知道你自己就要倒霉了嗎?」衝動的衙役看著柳蓉怒氣沖沖的說完,立刻一臉小人嘴臉的樣子,滿臉討好笑容的看向屈大夫:「屈大夫,您說我說的是吧,您趕緊看診,我們是絕對不會放過這樣裝大夫害人的人的。」

只是衙役說了話后,以為屈大夫會立刻回話,或者立刻去給自家兄弟看診,可等了一會也不見屈大夫開口,不禁抬頭看向屈大夫。

只是這一看,便見屈大夫竟是愣愣的看著柳蓉。

卻說屈大夫本來還想說什麼,可柳蓉這一轉頭,露出面貌,卻是叫他瞬間頓住,只能獃獃的看著柳蓉,伸著手指指著柳蓉想要說話,一時之間卻說不出來,眼底卻全都是興奮。

這屈大夫可是認識柳蓉的,不僅認識柳蓉,或許對於他來說,除非柳蓉化成灰,否則他肯定能認出柳蓉,因為柳蓉之前還救過他一命。

他就是當初被叛軍捅傷,最後被宣告不治,卻被柳蓉救回來的那個屈大夫。

後來他可是幾次都想拜謝柳蓉,但是卻都沒機會,再後來柳蓉就變成了太醫了,再也沒有機會見了,可以說,柳蓉是他最崇拜的人,想不到,竟在這裡,竟然在他離開了京城,移居海津鎮后,竟然還能有機會遇到。

一時之間,屈大夫心中那種興奮,完全難以言表。

衝動衙役卻是沒看出屈大夫激動的表情,還以為屈大夫還在為病人被誤診的事情生氣:「屈大夫,不要為這騙子大夫生氣了,相信以屈大夫您的醫術,即便這病人被這女騙子給診治嚴重了,您也一定能救治的。」

衝動衙役舔著臉,討好的對著屈大夫繼續開口:「您放心,為了給您安靜的環境給我兄弟看診,我這就將這女騙子弄走,讓她後悔到海津鎮來騙人,害我兄弟病症變嚴重。」

衝動衙役說著就要向柳蓉走過去。

所有圍觀的百姓看著這一幕,雖然覺得柳蓉得到任何懲罰都是理所當然,咎由自取,甚至希望官府懲罰柳蓉這樣不會給人治病的人,騙人說自己能治病,可這會看個衙役一副要上前直接捉柳蓉的狀態,還是忍不住都擔心起來。

說到底這姑娘年紀還不大,可不要太狠了才好。

陳立看著這一幕,卻是直接閉眼不敢再看了,他已經能想到柳蓉的結果了,他本來還想幫幫柳蓉,但是這會事情弄成這樣了,是什麼機會都沒有了。

上官煜眉頭微皺,但是一下子又鬆開了,他雖然有點擔心柳蓉,但是也只是有點,擔心的是擔心發生小概率事件,柳蓉沒將病人治好,至於大部分情況,他還是完全信任柳蓉。

卻說屈大夫看到衝動衙役雙手伸向柳蓉的動作才反應過來,趕忙大聲喝斥:「住手!你說誰是女騙子,這可是鼎鼎大名的柳大夫1

「這世上最好的大夫,可是太醫院的太醫!你連太醫也敢如此說話,你不想活了嗎?」

「還不快跟小柳大夫道歉1屈大夫對著衝動的衙役大聲喝斥:「再敢對小柳大夫不敬,以後整個海津鎮不會有一個大夫會給你們家看診。」

衙役被屈大夫喝斥的一愣一愣的,最後一句話更是嚇到了,瞬間後悔的無以加復,他怎麼就偏偏去惹這個柳大夫?這次麻煩恐怕大了。

屈大夫卻是完全不搭理衙役,柳蓉除了是他崇拜的人,還是他的救命恩人,和旁的狀況可是完全不同。

屈大夫也不管衙役被嚇到的模樣,快速走向柳蓉,一臉崇敬的看向柳蓉:「小柳大夫,您怎麼會在海津鎮,您這會不應該是在……」

柳蓉聽到這裡才反應過來,臉色一變。一旁默默圍觀的上官煜也是臉色一變。

柳蓉是完全沒想到這麼突然走出來的一個大夫,竟然認識自己,當然上官煜臉色大變的原因也是這點,柳蓉叫人認出來了,若是傳回京城,麻煩就大了。

他們這會可還隱瞞著柳蓉被人抓了的事情,柳蓉這麼出現在海津鎮,若是串講回去……

柳蓉雖然不知道京城一群人隱瞞她被擄走的消息,卻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傳出去會出大問題,趕忙上前打斷屈大夫:「這位大夫您說什麼呢,既然你這正經大夫到了,病人的情況就由你看吧,我便告辭了。」

柳蓉說著對著屈大夫作了一個揖,便要離開,準備趕快離開這是非之地。

屈大夫聽到柳蓉的話,不禁愣愣的看著柳蓉。

不對,他絕對不可能認錯小柳大夫,而在他提及小柳大夫時,小柳大夫眼中明顯露出訝異和緊張,難道是不希望自己的身份被人認出來?

也是,太醫可都是要在宮中給皇帝看診的,怎麼可能這麼自由的到海津鎮這麼遠的地方來,若是叫人知道恐怕會出什麼問題吧。

一定是因為這樣,小柳大夫才沒有說話就想走,還這般反應。

屈大夫雖然沒完全猜中,卻也相差不多了。

而屈大夫一想到這些,趕忙裝認錯開口:「瞧我這記性,可能是認錯人了,實在是不好意思。」

雖然這麼說著,屈大夫從各個方面對著柳蓉的態度表現出來的,全是恭敬。

柳蓉看著屈大夫的表情反應,心中只覺得無語問蒼天。這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是什麼?

而屈大夫即便是沒得到柳蓉回復,也是很高興。

甚至只看到柳蓉,屈大夫就已經放心了病人的狀況,於是只專註在柳蓉身上了,直接將平日里都十分重視的病人都給忘記了。

圍觀的百姓卻都是面面相覷,完全被這突然轉變又轉變的情況給弄愣住了,不過這會倒是沒人再說柳蓉的壞話了。

這會也全都忘了柳蓉之前被追捕的事實,看到柳蓉要離開,竟然還自發的給柳蓉空出一個走出去的位置。

而那些衙役看著柳蓉走了好一段路,才反應過來,柳蓉這是要跑,趕忙上前攔住柳蓉:「你不能走1

「你不能離開,你要隨我們去衙門1

「隨你們去衙門做什麼?我又不曾犯法,憑什麼跟你們去衙門!我不去1柳蓉眉頭一皺,面上從容。心底卻是頭大。

要知道,她這一折騰,自己也忘了自己這會是被人通緝的狀態,想著柳蓉看著不快開口:「況且我也沒治壞這衙役,你們沒有權利帶我去衙門。」

鋪頭卻是直接開口:「我之前就覺得你眼熟,一直忘了在哪裡見到過,現在想起來了,我們是在通告牌上看到過你,通告牌上有你的通緝令。」

「所以你必須跟我回去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