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三十九章:再次相遇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想讓你幫我去商行問問,海津鎮什麼時候有商隊去京城,到時候我也好想辦法跟著商隊離開。」 讓柳蓉訝異的是,陳立聽了柳蓉的話,竟是想也沒想就應下了。 這回倒是柳蓉疑惑了。 「我家曾被...

柳蓉沒回夫人是事實,柳芙知道了這件事情,本來就和柳蓉有仇,自然是將這件事情添油加醋的告訴皇上。

就這麼一件事情最後卻是越鬧越大,差點沒叫同柳蓉關係好的這些人全部被牽連。

這會卻說柳蓉同陳立一同去海津鎮,由於有陳立帶路,一道能繞近路,兩個人竟是只花了一個多時辰,就到了海津鎮。

海津鎮同京城完全不同,卻是京城去往南方的交通要塞,當然也屬於一個天然港口,若是這個大夏也會有一個像柳蓉原來存在的世界那樣的現代,估計會是一個大的港口,貿易不斷,而這會也就是一個聯通南北,對於大夏來說算是一個挺重要的鎮。

因為它扼住了所有入京的要道,也就是說,將來若是有外敵入侵,亦或者有人要叛亂造反,必定要經過海津鎮入京。

這也就讓海津鎮相對於其它一般的地方要繁華,在於大夏來說,它幾乎等同一個州府了,但又因為相對位置以及級別要小一些,也算個縣。一般資歷不足,想要往上快一些爬的,家的人,都會將人安排到這裡。

柳蓉卻是在看到街道的時候便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只要將首飾當掉,換一些銀子,然後打聽一下商隊一般停頓的位置,詢問一番,再找個客棧下腳就好。

而陳立將柳蓉送到海津鎮也鬆了一口氣,畢竟到了這裡,柳蓉也算安全了。

想來誰也不敢當街找人麻煩,更何況這裡有大的府衙,比村子的治安自然是好多了。

將柳蓉安全送到海津鎮,陳立難得到這裡來,自然是要去給她母親買一些需要用到的藥材,本來兩個人應該就此分開,只是一經問,才發現醫堂的方向和商隊停扎的地方是同一個方向,於是兩個人又通行了一段路。

只是叫柳蓉覺得有些奇怪的是,她這一路走過去,總覺得有幾個人仔細的盯著她,打量她,似乎在思考。

雖然她這一世長相不賴,但是這會她穿著農婦的裝束,頭髮盤的也偏成熟,臉上還叫一些東西蓋了蓋,和原來好的樣貌可是有些不像了,實在不應該叫人不時的仔細看才是。

卻說柳蓉臉上蓋的掩藏真面目的東西,早就被柳蓉的衣袖吸收了,這會柳蓉卻是露了本來的面目。

也是這一路緊趕慢趕,太累了,柳蓉不斷的冒汗,不時的用衣袖擦臉,才會這樣。

就這麼走了一段路,柳蓉終於有些受不了,忍不住對著一旁一起走的陳立詢問:「我的臉上是不是粘了什麼東西?」

陳立看著柳蓉,看了一會搖頭:「沒有埃」

「那這些人為什麼總是打量我。」柳蓉眉頭皺起,她真心不覺得是自己多疑了,因為這些人的目光太奇怪了。

陳立和柳蓉一起到的海津鎮,哪裡會知道這些人為什麼打量柳蓉,再加上兩人也並不是特別熟悉,也只是表面上的說了句你想多了。

直到兩個人如果海津鎮的告示牌前,看到告示牌上粘的一排畫像上的右邊最後一幅,兩個人才面色一變。

柳蓉嘴角更是直抽抽,她就說為什麼這麼多人都這樣注意她,她竟然是在海津鎮被通緝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說三皇爺在海津鎮有人?

所以在她逃了之後,猜到她必定會到海津鎮,於是弄出了這樣的通緝,她可不相信這世界上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她才過來,就出現這麼一副和她相像的畫像,這畫像上的懸賞還是一千兩銀子。

如果不是她日子從沒拮据過,若是她從一開始到大夏就很窮苦,說不定都會拿自己直接換這筆銀子,這絕對是讓無數父老鄉親心動的銀兩。

也不知道是誰畫的畫像,畫工還挺好,竟是有七分像她,恐怕也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看她。

就是這會,還有一些人對比著畫像看她,柳蓉心性的拽了陳立一起跑。

而就在柳蓉逃跑不久,一隊差役已經向這個方向走來。

一時間,路上的行人都亂了。

而一直追柳蓉的上官煜三個人也已經到了海津鎮,只是同柳蓉這麼有計劃的做事情不一樣,上官煜一行人一到海津鎮便到客棧開了房間。

他們這一路上追蹤柳蓉,可是一直都沒怎麼好休息,所以這會趕到了海津鎮,便快速到了客棧。

因為趕的比較急,一行人也就沒注意到海津鎮告示牌上柳蓉的畫像,若不然,上官煜恐怕就不能這麼安心的休息了。

就是這樣,一行人坐下叫了飯食,聽著客棧里的客人不斷議論紛紛的說突然逃出來的女犯人,竟然價值一千兩銀子的事情。

一千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一般的四口之家,十兩銀子可就能活上一年,還過的很是滋潤,如此想一想,這一千兩對百姓的概念。

這也是大家不斷議論這件事情,許多人關注的原因。

本身做這件事情的人,之所以會說這麼多的銀子,也是為了讓大家都注意這件事情,好叫柳蓉無所遁形,以免柳蓉逃走。

不過這一點,這些人也確實做到了。

上官煜一邊等著上酒菜,一邊聽著客人們對這件事情議論紛紛,眉頭微微皺著,卻也沒想到,這些人一齊討論的人,會是他一直要救的柳蓉。

他這會雖然聽著人們議論這件事情,心底卻是想著如果是自己,到了現在這個狀況,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回京。

想了想,上官煜搖頭。

他自然是直接上路回京,但是柳蓉卻不一樣,柳蓉是一個女子。

女子獨自上路,肯定不安全,說不定路上會遇到山賊。所以必定是找一些可以一起順路回京的人。

找這樣能順路的人的話……

必定是去商行!

上官煜站起身來。

如果是一般女子,沒見過世面的,他肯定不會按照這樣的狀況去推測,因為那些人恐怕是連能找人一起趕路這樣的事情都不知道,所以也就不會有這樣的想法。

也就是柳蓉,他才會這麼認為。

這麼想著,上官煜就向外走去。

兩個隨從見上官煜突然站起身來,趕忙跟著站起,想要開口,卻是上官煜先開口:「你們就在這裡,我要去商行看看。」

隨從還想要開口,卻是被上官煜直接拒絕了。

說到底這兩個隨從不曾見過柳蓉,所以即便見到了也認不出來,與其浪費精力,還不如讓兩個人先在這裡休息,養精蓄銳,到時候也好很好的執行他命令。

將軍在可以的情況下,也是不會差遣疲兵的。

海津鎮衙門,劉通判一聽到柳蓉的消息,也是坐不住了,迅速派人去通知了一路看守著柳蓉的三皇子派來的總管。

兩人一碰面,便立刻說這件事情,最後知道有消息,人還沒抓到,甚至是直接吩咐了差役去挨家挨戶的查找柳蓉。

柳蓉雖然不知道上官煜也到了海津鎮,卻是因為告示牌知道自己的處境很危急。只得一路上往比較偏僻人少的地方走。

她必須想辦法,改改裝束掩飾一下,然後去一趟商行,以最快速的方式離開海津鎮,若不然說不定就夜長夢多。

到時候逃跑一次卻被人這麼抓回去了,豈不是就白跑了,到時候的狀況就更糟糕了。

陳立跟著柳蓉一起跑,卻是跟著柳蓉走到了一個偏僻的小衚衕里。

兩個人雖然這麼一直跑,但是方向到是都向商行的方向跑的,只是拐的有些遠,走的比較偏。

柳蓉停下來,就著衚衕口看了一眼,發現沒人跟著,也沒人注意,才鬆一口氣。

她這兩輩子加在一起,還是頭一次遇到這樣被通緝的事情,但是這會猜測什麼也都沒用,只能想辦法安全而已。

陳立見柳蓉停著喘氣,臉上儘是思考,不禁對著柳蓉詢問:「柳姑娘,可有什麼我幫的上忙的?」

柳蓉聽到陳立的詢問,才反應過來,自己身邊這會還跟著這樣一個人,對方既然能幫自己一路逃到這裡,自然也能幫忙,就算不能,她也打算賭一賭了:「你問的正好,你能幫我跑一趟商行嗎?」

「去商行?」陳立疑惑。

「說來,你可能不相信。畢竟這海津鎮竟然出現通緝我的告示。」

「事實上我家在京城,是被人擄來的,本來要帶我繼續往難走,只是半路跑出來了。所以這會,我要想辦法回京城,這樣我才能安全。」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著陳立:「但是我一個人這麼一路跑回京城顯然不安全,必須藉助商行回京城。」

「所以我想讓你幫我去商行問問,海津鎮什麼時候有商隊去京城,到時候我也好想辦法跟著商隊離開。」

讓柳蓉訝異的是,陳立聽了柳蓉的話,竟是想也沒想就應下了。

這回倒是柳蓉疑惑了。

「我家曾被人騙過,騙我們一家的人正是海津鎮的通判,其它事情我也許不信,但是海津鎮突然出現這樣的對女犯人的通緝令,看著就像是害人的,我反倒是相信柳姑娘說的。說不定就是通判收了銀子,才做的這樣的事情。」陳立說著微微一頓:「柳姑娘,你放心在這裡等著,我一定給你問好這些事情。」

陳立說著便走了。

柳蓉連喊都喊不及,她本還想說,讓陳立帶行她的一樣首飾去當鋪當掉,然後給她買一身男裝呢,這樣她說不定能騙過許多人的眼睛,也好更安全一些。

這會,她只能悶著頭在這個地方等著了,希望別突然出現一個看過告示牌懸賞的人出現,萬一認出來她,她就又頭疼了。

而陳立離開了柳蓉,便快步向商行走去,只是到底第一次去,所以路上還問了幾個人,才到達目的地。

上官煜也是這會到得商行。

古代的商行其實真正的商隊也並不是很多,也有許多行腳商人停著休息,這些地方也是為了這些人方便,所以閑雜的人還是挺多的。

上官煜卻是不斷的掃著四周,按照腳程來說,柳蓉如果是往海津鎮來了,也應該這個時候到海津鎮才對。所以仔細查看,說不定就能找到柳蓉。

上官煜想著四處仔細尋找,卻是在看到一個鄉村少年時,眉頭微微皺起,這個人他似乎在哪裡見過。

對了,就在之前柳蓉燒了屋子的村子里見過,他還問過對方有沒有見過柳蓉這樣的人,這個少年還回答沒有。

這少年怎麼這麼快就到海津鎮了?

這麼遠的距離,他騎馬也趕了許久,對方竟然能這麼快到這裡。

不對!

上官煜快步就向陳立走去!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