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三百三十九章:再次相遇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4-02-19 09:09  |  字數:4028字

柳蓉沒回夫人是事實,柳芙知道了這件事情,本來就和柳蓉有仇,自然是將這件事情添油加醋的告訴皇上。

就這麼一件事情最後卻是越鬧越大,差點沒叫同柳蓉關係好的這些人全部被牽連。

這會卻說柳蓉同陳立一同去海津鎮,由於有陳立帶路,一道能繞近路,兩個人竟是只花了一個多時辰,就到了海津鎮。

海津鎮同京城完全不同,卻是京城去往南方的交通要塞,當然也屬於一個天然港口,若是這個大夏也會有一個像柳蓉原來存在的世界那樣的現代,估計會是一個大的港口,貿易不斷,而這會也就是一個聯通南北,對於大夏來說算是一個挺重要的鎮。

因為它扼住了所有入京的要道,也就是說,將來若是有外敵入侵,亦或者有人要叛亂造反,必定要經過海津鎮入京。

這也就讓海津鎮相對於其它一般的地方要繁華,在於大夏來說,它幾乎等同一個州府了,但又因為相對位置以及級別要小一些,也算個縣。一般資歷不足,想要往上快一些爬的,家的人,都會將人安排到這裡。

柳蓉卻是在看到街道的時候便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只要將首飾當掉,換一些銀子,然後打聽一下商隊一般停頓的位置,詢問一番,再找個客棧下腳就好。

而陳立將柳蓉送到海津鎮也鬆了一口氣,畢竟到了這裡,柳蓉也算安全了。

想來誰也不敢當街找人麻煩,更何況這裡有大的府衙,比村子的治安自然是好多了。

將柳蓉安全送到海津鎮,陳立難得到這裡來,自然是要去給她母親買一些需要用到的藥材,本來兩個人應該就此分開,只是一經問,才發現醫堂的方向和商隊停扎的地方是同一個方向,於是兩個人又通行了一段路。

只是叫柳蓉覺得有些奇怪的是,她這一路走過去,總覺得有幾個人仔細的盯著她,打量她,似乎在思考。

雖然她這一世長相不賴,但是這會她穿著農婦的裝束,頭髮盤的也偏成熟,臉上還叫一些東西蓋了蓋,和原來好的樣貌可是有些不像了,實在不應該叫人不時的仔細看才是。

卻說柳蓉臉上蓋的掩藏真面目的東西,早就被柳蓉的衣袖吸收了,這會柳蓉卻是露了本來的面目。

也是這一路緊趕慢趕,太累了,柳蓉不斷的冒汗,不時的用衣袖擦臉,才會這樣。

就這麼走了一段路,柳蓉終於有些受不了,忍不住對著一旁一起走的陳立詢問:「我的臉上是不是粘了什麼東西?」

陳立看著柳蓉,看了一會搖頭:「沒有啊。」

「那這些人為什麼總是打量我。」柳蓉眉頭皺起,她真心不覺得是自己多疑了,因為這些人的目光太奇怪了。

陳立和柳蓉一起到的海津鎮,哪裡會知道這些人為什麼打量柳蓉,再加上兩人也並不是特別熟悉,也只是表面上的說了句你想多了。

直到兩個人如果海津鎮的告示牌前,看到告示牌上粘的一排畫像上的右邊最後一幅,兩個人才面色一變。

柳蓉嘴角更是直抽抽,她就說為什麼這麼多人都這樣注意她,她竟然是在海津鎮被通緝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說三皇爺在海津鎮有人?

所以在她逃了之後,猜到她必定會到海津鎮,於是弄出了這樣的通緝,她可不相信這世界上能有這麼巧合的事情,她才過來,就出現這麼一副和她相像的畫像,這畫像上的懸賞還是一千兩銀子。

如果不是她日子從沒拮据過,若是她從一開始到大夏就很窮苦,說不定都會拿自己直接換這筆銀子,這絕對是讓無數父老鄉親心動的銀兩。

也不知道是誰畫的畫像,畫工還挺好,竟是有七分像她,恐怕也是因為這一點,所以才會有這麼多人看她。

就是這會,還有一些人對比著畫像看她,柳蓉心性的拽了陳立一起跑。

而就在柳蓉逃跑不久,一隊差役已經向這個方向走來。

一時間,路上的行人都亂了。

而一直追柳蓉的上官煜三個人也已經到了海津鎮,只是同柳蓉這麼有計劃的做事情不一樣,上官煜一行人一到海津鎮便到客棧開了房間。

他們這一路上追蹤柳蓉,可是一直都沒怎麼好休息,所以這會趕到了海津鎮,便快速到了客棧。

因為趕的比較急,一行人也就沒注意到海津鎮告示牌上柳蓉的畫像,若不然,上官煜恐怕就不能這麼安心的休息了。

就是這樣,一行人坐下叫了飯食,聽著客棧里的客人不斷議論紛紛的說突然逃出來的女犯人,竟然價值一千兩銀子的事情。

一千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一般的四口之家,十兩銀子可就能活上一年,還過的很是滋潤,如此想一想,這一千兩對百姓的概念。

這也是大家不斷議論這件事情,許多人關注的原因。

本身做這件事情的人,之所以會說這麼多的銀子,也是為了讓大家都注意這件事情,好叫柳蓉無所遁形,以免柳蓉逃走。

不過這一點,這些人也確實做到了。

上官煜一邊等著上酒菜,一邊聽著客人們對這件事情議論紛紛,眉頭微微皺著,卻也沒想到,這些人一齊討論的人,會是他一直要救的柳蓉。

他這會雖然聽著人們議論這件事情,心底卻是想著如果是自己,到了現在這個狀況,會用什麼樣的方式回京。

想了想,上官煜搖頭。

他自然是直接上路回京,但是柳蓉卻不一樣,柳蓉是一個女子。

女子獨自上路,肯定不安全,說不定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