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三十八章:陰差陽錯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那也要人家相信她會醫術才好,更何況她最擅長的醫術在這些環境都不適合,她真的看到個受傷問題的,給人開個刀,估計她也不用回京城了,在這裡就被人當異端了。 所以說起來,在京城,有那樣的背景,遇...

上官煜一行人卻是已經到得里正家中,而這個時候里正自然也已經在家中,只是待得上官煜詢問柳蓉一行人的事情,里正的眼珠子卻是直轉,也不知道是打得什麼壞主意。

當然,最後在上官煜那些將士微微露出的刀柄前慫了,一五一十的將自己知道的事情說了出去,也沒少了之前去陳氏家中堵的事情。

「說來真晦氣,去了一趟,連個人影也沒有,不然這可是白花花的銀子埃」里正說著那是一個心疼。

上官煜的將士卻是看著上官煜,等著自家將軍發令:「將軍,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上官煜聽到柳蓉跑了,卻是鬆一口氣,但緊接著卻是更加擔心,若是柳蓉這般逃走再被抓住,他自然也能知道,到時候柳蓉再想脫身就不容易,而他們想要救人,恐怕也比之前困難。

不過上官煜卻是沒有回答將士的話,只是對著里正說了一聲,要去唄燒的屋子看看,順帶著將周圍的情況都想了一遍,眉頭皺了一會,卻是立刻帶著人讓里正領路去陳氏家。

此刻柳蓉卻是早已經裝作陳氏同陳立一起走到村口,只是柳蓉到底和陳氏有些區別,村民們不時的看柳蓉一眼,陳立卻是趕忙開口:「娘,天晚了,我們走快些吧。」

說話間,快速的將柳蓉向外領,好不叫人發現。

和之前對柳蓉的態度不同,自從知道柳蓉給他母親看了病,還止了她母親的疼痛,陳立便對柳蓉感激的不行。

陳氏雖然瞞著陳立,但是陳立到底是知道自己母親有些疼痛的毛病,也一直催促自己的母親去看診,可是農家人,但凡能忍過去的,誰捨得去花看診的銀子。所以就這麼一直拖下來。

之前又聽那癥狀再嚴重可能會要性命,陳立對柳蓉就更加感激,這一路往外送,也就更加認真了,也靠著陳立的認真。柳蓉才沒露陷。

待得走得遠一些。周圍沒了村民,柳蓉才對著陳立開口:「你給我指個路,接下來就我自己走吧。」

畢竟不可能一直送下去。這會能送這麼多也是不錯了,所以柳蓉見沒人了,便對著陳立開口,說完這些,又囑咐了陳立一番,讓陳立一定要去鎮上抓藥,才轉身走。

她已經想好了,直接走回京的路,說不定立刻被人堵上。所以她要繞道行,繞道的話,就先去一趟海津鎮內,從另一個方向回京。

陳立對柳蓉心中感激,是目送柳蓉走遠了才回村子。

到得村口卻是恰恰遇到去了陳家離開,現在到得村口的上官煜一行人。

上官煜看到陳立。也是習慣性的又問了一下是否看到柳蓉這樣的女子的事情,陳立眉頭微微一皺,立刻搖頭。

搖完頭才裝模做樣的詢問:「你們怎麼到這樣的小村子里找人來了,我們這樣的村子是不會有你們說的這樣的女子的。」

上官煜沒有說話,只是眉頭皺著。自然也是想柳蓉究竟在什麼地方的問題,不過對於陳立這樣的鄉村少年也沒多注意。

倒是一旁的將士卻是擔心陳立是三皇爺的人留下打探消息的,對著陳立快速開口:「既然不知道就不要多問了。」

陳立看了一眼說話的人,才緩緩向前走,一邊走一邊回頭看向這一行人。

上官煜卻是這會才對著自己的幾個隨從開口:「再仔細查一下村子,若是查了一遍沒有線索……」上官煜對著其中一個人開口:「到時候,你便留下來繼續候著,其它人和我一起走,一起去海津鎮。」

若是柳蓉跑了,沒被抓住,必定要回京城。按照原路返回的話,自然會同董護衛帶著跟上的人遇上,所以他要去海津鎮,說起來,也是因為無論是離開,還是繞遠路,都是去海津鎮比較好。

畢竟柳蓉一個人,只有走大道官路才能一路上比較安全,若不然,說不定會出事。

陳立聽到上官煜的話,腳步頓了頓,隨即往前走,不過這次卻是比之前走的快多了,一到家中便將這件事情對著自己的母親說了。

兩母子自然知道柳蓉這一路是躲避厲害的人追蹤,才這樣逃跑的。這會突然出現上官煜這一行人,看著都像勢力大的人,一時之間竟都覺得柳蓉躲的可能就是上官煜一行人。

母子兩人雖然對旁人冷漠了些,但是對恩人卻是用心,一想到可能是這樣,陳氏便吩咐陳立立刻去追柳蓉,讓柳蓉躲一躲,或者是直接帶著柳蓉走小路去海津鎮,如此也安全一些。

陳立遲疑。

「你擔心什麼,娘會在家裡好好等你的,只是你這一路上要小心,若真的出事了,到時候就想其它的辦法,即便是報官,也不千萬不要自己去涉險才是。」

「可是娘一個人在家中……」

「柳姑娘給我開的藥方雖然能從村裡的赤腳郎中那裡買上一些,但是大部分也要去大的城鎮買菜能買到,之前是沒想到,這會柳姑娘既然可能出事,你正好借著買葯也幫襯一下柳姑娘。」陳氏看著陳立認真的說道:「咱們陳家雖然敗落了,不好的人自然應該恨,好的人,也應該幫忙。」

「這才是陳家的家風。」陳氏看著陳立說道。

也難怪他們家會敗落,這世上雖然沒有說好人的日子不能越來越好,但到底想要是心該硬一些的時候就硬上一些的人,容易維持家世傳承,這樣的家風好是好,但不容易一直好。

特別是遇到過幫了豺狼害了自家的事情后。

陳立回來其實也有說一聲立刻去通知柳蓉躲一躲的意思,只是因為自己的母親讓自己見到柳蓉,就同柳蓉一起走的原因,才遲疑了,這會見陳氏這麼說,便快速的點了點頭:「娘要好好照顧自己,我去一趟海津鎮就立刻回來。」

陳立說完便離開了家,快速繞小路追柳蓉。

上官煜一行人在村子里又轉了轉,但是沒了馬車的痕,又沒其他的明顯的東西,又怎麼可能有什麼線索,結果自然是沒有結果。

柳蓉卻是一路向前走,陳氏的衣服給她其實要大上一些,不過也因為大上一些,卻是正好將她原來的穿著首飾能藏到衣服里,這樣也讓她鬆一口氣,畢竟她身上沒有銀兩,這樣兩眼摸黑的到海津鎮,也只能靠這些首飾了。

有人可能會說,靠醫術給人治病賺銀子回去埃

那也要人家相信她會醫術才好,更何況她最擅長的醫術在這些環境都不適合,她真的看到個受傷問題的,給人開個刀,估計她也不用回京城了,在這裡就被人當異端了。

所以說起來,在京城,有那樣的背景,遇上那些事情,然後一步步走到現在,都是運氣,但凡有個運氣不好,沒遇到這麼多信任她幫助她,且每次都沒救人失敗過,那她現在說不定就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了。

這樣的狀態在京城的時候感覺不大,出來自己一個人感覺就大了。

柳蓉一邊走,一邊思考可行的回京方式,一個人肯定是不靠譜的,倒是可以去海津鎮打聽打聽有沒有什麼商隊入京的,到時候就和離開京城一樣,這樣跟著商隊回去,一路上安全,還說不定神不知鬼不覺。

柳蓉想好回京城的辦法,卻是鬆一口氣。一路上看著周圍的風光,慢慢的向前走。

大抵是走了一個時辰,便聽到身後窸窣步子掃過草地樹枝的聲音,柳蓉心中微微一緊,不禁轉頭,便見旁邊草叢比較高的地方一直搖晃,晃動。

柳蓉不禁倒退幾步,不會是運氣這麼不好,遇到野獸了吧,早知道就早早的讓陳立指路官道了,即便那地方危險一些,很可能會被三皇爺的人抓住,也比這邊遇到野獸,被野獸吃了好。

柳蓉想著,目光緊緊盯著草叢,便見草叢不斷動,動的位置也是越來越靠近,最後竟是愣生生的鑽出一個人來,再看人的相貌,柳蓉不禁無語。

竟是之前她打了招呼,離開的陳立。

陳立卻是快步上前,拉她進草叢:「快躲起來先,我這是一路趕小路才追上你的,你走了,村子里就來了一群人,一直詢問你的行蹤,這會正追來,再慢,你可能就要被追上了1

陳立說的快速,走的也快速。

柳蓉反射性的跟著陳立走,她可不想這會被抓祝

卻也因為這樣,她是倒霉又倒霉的再次錯過了上官煜,就在她跟著陳立走進草叢,然後繞進鄉間近道,柳蓉之前呆的位置,三匹馬飛奔過,只一眼,就能看到最前頭的滿臉嚴肅的上官煜。

柳蓉一行人這邊錯過了又錯過,說來就是浪費了時間又浪費時間。

京城中,卻出現了另一件可能危及到柳蓉的事情。那便是柳夫人真的病重了,而為此已經入宮成了美人的柳芙也出了一趟宮,到文定侯府看柳夫人。

只是芙美人一到文定侯府看完了柳夫人便對著所有人問起了柳蓉。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