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三十七章:喬裝打扮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折騰這件事情。只有里正眉頭皺起,看了眼陳氏,見陳氏面無表情,看不出什麼,這才最後瞪了一眼陳立,對陳氏說了一句沒有就回去了,一群人才離開。 見人走了,陳立對著陳氏喊了一聲,陳氏卻是看了一眼自己的...

少年聽到村民的話眉頭一皺,他讓所有人動靜都小一點,為的就是不想讓自己的母親操心。而這會他的母親就在廚房裡,若是帶著這些人進去,不就背了自己的想法,他可不想這些人打擾他母親。

少年正想上前阻止,便見她母親從廚房中走了出來,看到外面一群人,似乎微微一呆,隨即眉頭皺起:「立兒,你這是做什麼,怎麼將里正大人都請來了?」

里正雖然算不上品級,但是這也是衙門安在民間,幫忙徵收稅的。

里正看到婦人卻是笑起:「陳家嫂子,我們這是來抓你家兒子說的,偷入你家的小賊的。陳家嫂子可有看到,看到了,我們將人抓了,你們家也就安全了。」

陳氏眉頭皺起:「什麼小賊?我怎麼不知道?」

陳氏說著看向自家兒子:「立兒,你這是做什麼,竟這般勞師動眾的,將里正都請來了,家裡真的遭小賊了,我怎麼不知道?」

陳立諾諾不語。

聽到陳氏如此說,里正幾個人面面相覷,待看到陳立這般表情,便覺得可能有些問題,甚至覺得這陳立恐怕是撒謊了,一時間只覺得無趣。

不過即便如此,丟失的人值那麼銀子,里正一群人還是有心想要仔細搜一下這院子,開口要再查查廚房。

陳氏面色瞬間沉下來:「你們這是什麼意思,你們若是沒事,我看還是回去吧,免得影響了農忙。」

「說起來,我們一會吃了飯,也要去農忙。沒時間再繼續耽擱。」陳氏冷冷的說道。

一群人也知道他們這話說的有點過分了,見陳氏這麼開口,也都決定回去,不繼續折騰這件事情。只有里正眉頭皺起,看了眼陳氏,見陳氏面無表情,看不出什麼,這才最後瞪了一眼陳立,對陳氏說了一句沒有就回去了,一群人才離開。

見人走了,陳立對著陳氏喊了一聲,陳氏卻是看了一眼自己的兒子,便向廚房走去,完全不搭理自己的兒子。

這卻叫陳立慌了,以為自己的母親生氣了,趕忙跟上前,可跟到廚房中,看到廚房裡站的人卻是目瞪口呆:「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柳蓉在廚房,而一行人在廚房外說的話,她自然都能聽到,她雖然知道自己救的婦人應該不會出賣自己,卻沒想到對方竟然反到是幫了自己。

正要開口感謝,便聽陳氏對著少年冷冷的開口:「這位小姐為什麼不能在這裡,她是我請的客人。」

陳氏說著面上一冷:「給我跪下。」

柳蓉一愣,沒想到自己救的這婦人突然這麼開口,不過可以明顯看出這一家人的家教難得的好,完全不像普通婦人,只見婦人一開口,那叫陳立的少年便跪了下去。

「即便以前遇到過壞人,也不代表這世上的其它人都不好,你可知道,你今日的行為,就差點害了一位好人?」

陳立不解的抬頭。

陳氏卻是看著自己的兒子認真的開口:「你可知道,娘剛剛疼的差點暈過去,便是這位姑娘救了我,若今日真叫這姑娘被人帶走了,我們就是忘恩負義1

「我們陳家可從來沒出過忘恩負義的人1陳氏幾句話說的鏗鏘有力。

陳氏說完便看向柳蓉道歉:「姑娘對不起。」

柳蓉卻是搖頭,到現在,她自然也能看出這一家不一般,若不然一般農家不能有這樣的教養,再聽這話,恐怕以前也是救過人,卻被自己救的人害了,這才一年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難怪這少年的反應和一般人的反應相差如此之大。

柳蓉雖然因為少年小小的鬱悶了一下,但是哪裡會怪對方。

怎麼說也是她私闖民宅,有錯再先,另外的,也是她的忽悠不成功,才差點把自己給折騰進去。

陳夫人卻沒有停止,而是看向自己的兒子:「還不快給這位姑娘道歉1

這陳立明顯是個孝子,一聽柳蓉幫了自己母親,面上立刻露出羞愧,趕忙對著柳蓉道歉。

這倒是將柳蓉弄的有些不好意思,她之前還危險過這孩子,忽悠過這孩子呢:「趕緊起來吧。這事情,我也有錯,我們便對錯都相抵了吧。」

柳蓉這般說了話,陳氏才讓陳立起來,之後自然也就知道柳蓉是逃出來的,至於柳蓉是什麼身份,柳蓉自然沒同陳氏二人說。

不過只是知道柳蓉是逃出來的,陳氏便已經忍不住擔心的開口:「姑娘,那接下來你要怎麼辦?若是不成,便在我家中住上一陣子,也算是躲上一陣子,到時候離開說不定會安全一些。」

柳蓉搖頭,她必須快些回去才好,這一路上肯定耽擱不起。畢竟以永城郡主一行人的性子,聽了三皇爺說的話,肯定會隱瞞她被擄走的事情。只為了這件事情不曝光,她也要快些回去才成。

陳氏見柳蓉堅持,想了想,開口:「這會你離開恐怕不容易。不然你換了我的衣裳,到時候遮一遮臉,跟著我兒子裝作農忙出村,出了村子后再自己走。」

「這便謝過陳夫人了。」柳蓉面上一喜,她也有點這個意思,這會陳氏先說了,卻是讓她送一口氣。

畢竟這樣做,說不定也會牽扯到這對母子,她還真不好意思給這對母子添這樣的麻煩。

既然說好了這件事情,柳蓉自然也囑咐了一下那些葯必須要吃,以及平日里吃的量和狀況,最後想了想,還是對著陳氏開口:「若是葯吃下了后,狀況還越來越嚴重,便秘,腹脹,便趕緊上路到京城。」

柳蓉微微一頓,看著陳氏說道:「到京城蓉府,找一位叫柳蓉的大夫,到時候她會給你看診的。」

這也是柳蓉擔心陳氏的狀況,給陳氏留一條退路,也是答謝陳氏的幫助。

卻說此時村口也來了幾個騎著馬的人,若是柳蓉在這裡,看到這幾個人,定能認出最前面的男子,因為這男子正是大將軍上官煜。

只是此時的上官煜顯得有些風塵僕僕,趕了那麼長時間的路,精神自然沒有之前的好,不過他卻沒有開口說進村休息,而是看向一旁帶的專門追蹤的人:「你可確定,那馬車進入了這村子?」

「是的,大人,那馬車確實進了這村子,而看樣子,馬車也並沒有離開。」擅長追蹤的人對著上官煜開口認真的說道。

另一個人則是快速下馬,就像村子里走去,只是一會便走了回來,對著上官煜開口:「將軍,看那馬車的痕是去了這村子的一戶人家,我剛剛去那裡,看到一間屋子燒了,也不知道是出了什麼事情。」

「問了村民,村民說是昨晚燒的,還說這屋子燒了后,那些借宿的人就離開了,只是將馬車卻留在了村裡,至於問乘著馬車來的人有沒有回來過,這些村民都說不知道。」

「我本想詢問一下那屋子的主人,卻不知道為什麼,屋子的主人竟是不在家。」

說話間,卻是彙報的人有些遲疑的詢問:「我們還要像每次進入馬車到過的村子一樣,去一趟這馬車裡的人住過的地方嗎?」

「畢竟這些人都已經離開了,將馬車都留下了,也許這些人是發現我們跟在後面追查,特地弄出這樣的事情來。」

上官煜眉頭微微皺起,看了一眼這村子,才對著手下詢問:「剩下離開的人是怎麼離開的,可還能查出痕?」

「這……」這樣的痕肯定很難查,畢竟這裡是荒郊的村子,人來人往的,沒有特別的痕,繼續追蹤肯定要比之前困難。

「那便進村吧,一道去那燒了屋子的院子看看,也許在那裡能查出一些消息。」說著,上官煜控制著馬向村子里走去。

那燒了屋子的房子也是明顯,正是村中央的一所看起來比旁的屋子要好上不止一兩倍的大院子。

畢竟是里正家,和一般農戶肯定不同一些,富裕程度便不一樣,若不然,也不會叫三皇爺的人選中,讓柳蓉休息。

而上官煜一行人要到里正家,這一路卻是恰恰會經過陳氏家的門口,只是當他們經過陳氏的家門時,陳家的房門都是緊緊閉著,不過即便不閉著,也無法引起這些人的注意,畢竟這村子里的人家房子房門大多數都是差不多的不起眼,陳家也不例外。

當上官煜一行人的馬經過陳氏的家時,柳蓉正換上陳氏的衣裳。

陳氏為了讓人忍不住柳蓉來,還將柳蓉的頭髮也換了方式,按照自己日常的習慣盤起來,倒是讓柳蓉整個人成熟了幾分,一眼看去,卻是不能一眼就認出來。

不過當陳氏將柳蓉的臉洗乾淨,看到柳蓉的相貌還是愣了愣,她也沒想到這遮了的相貌露出來,竟是如此清麗絕倫,只是這麼一看,反倒是有些擔心,便又想辦法給柳蓉的相貌稍稍掩飾了一下。

這也是擔心柳蓉一個女子上路遇到危險。

如此全部弄好,陳氏才讓自己的兒子陳立帶柳蓉離開。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