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三十五章:頭疼的情況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柳蓉已經六天不曾見外人了,之前還說病了,是不是你們欺負柳蓉了?怕柳蓉說出來,所以將柳蓉藏起來了?」大皇子說著大步走進果親王府,一邊往院子的方向走,尋找柳蓉的蹤跡,一邊大聲喊:「柳蓉,出來吧,若是真有什...

京城果親王府

永城郡主滿臉僵硬的看著大皇子:「都說了,柳蓉在忙,大皇子您還是過幾天再來看吧。」

「我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見到柳蓉。」大皇子看著永城郡主一字一句的說道。

永城郡主想哭,心底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柳蓉你究竟什麼時候才能回來埃再這樣下去,她就快要瘋了。

只是想是這麼想,但也明白,並非是柳蓉自己不想回來,而是被三皇爺的人擄走,沒有辦法回來,如今也只能期待她哥哥將柳蓉救回來。

永城郡主卻是不知道柳蓉如今自己從三皇子的人的手中逃出來了,只是這會卻是面臨另一個可怕的事情。

卻說永城郡主想到期待自己的哥哥將柳蓉救回來,就忍不住開始不斷的怨念她的親哥哥上官煜。

好歹是大將軍,這一行人都離開有些時候了,可到現在,怎麼就不見有消息傳回來,無論是好是壞,好歹叫他們心底有個底也好。

追蹤是追蹤出去了,如今卻是叫人各種糾結。

說起來,她哥統領偌大的軍隊,都沒問題,怎麼救一個姑娘就用那麼長時間還沒結果。不會是沒用心吧。

想到自家親哥哥當初對柳蓉的態度,永城郡主也不禁升出一股子擔心來,只是還不等她擔心蔓延,她又被大皇子拉回現實。

「即便再忙也不可能一直不見人,我聽說柳蓉已經六天不曾見外人了,之前還說病了,是不是你們欺負柳蓉了?怕柳蓉說出來,所以將柳蓉藏起來了?」大皇子說著大步走進果親王府,一邊往院子的方向走,尋找柳蓉的蹤跡,一邊大聲喊:「柳蓉,出來吧,若是真有什麼事情,我都為你做主,我倒是誰敢欺負你1

只是喊了一會不見柳蓉的反應,大皇子眉頭越皺越深,又看向一直跟在自己身後的永城郡主:「我今日非要見柳蓉不可。」

「如果真叫我知道你們欺負柳蓉,即便是堂妹,我也不會放過你們。」

大皇子說著四處查找,他一聽柳蓉病了要繼續請假就開始著急,可惜一直沒機會出來看柳蓉,這會好不容易抽出時間,卻沒想到竟然連柳蓉的面都見不到。

無論如何,他都非柳蓉不可,不然他沒有辦法放心。

這段時間一直被安排各種課程,即便大皇子沒多想,可時間積累過了這麼久,他自然也知道他父皇不喜歡他同柳蓉靠近。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心裡希望嚮往的東西並非你想控制就能控制的。

他的心,就是嚮往著靠近柳蓉。

之於他,柳蓉就像沒有月亮的月空中的星星,閃爍著光芒。

他永遠都忘記不了,第一次見柳蓉,柳蓉救自己嬸嬸說的那些話,他多希望,有人為了保護自己,或者為了救自己說出同樣的話,放棄那麼重要的東西。

越是渴望,心底對柳蓉的在意就越是深,也就越希望維護住這麼一個存在。

柳蓉是他見過的,和他身邊所有出現過的女子最不相同的一個女子。不像他父皇宮中的那些女子,一個個汲汲營營,沒有感情,只有利益,一旦前路有人攔擋,就會出現各種上不了檯面的齷齪。

甚至於連一個孩子都不放過,永遠都沒有任何光明的一面,有的只是越來越深的臟污。

大皇子就著果親王府一間一間的翻找,永城郡主跟著想要阻止,卻完全沒有機會。能夠勸說的話已經說了很多,但是到得大皇子耳中都似乎是不好的言語,反倒是叫大皇子面上越加嚴肅,越努力的尋找柳蓉。

永城郡主看著這樣的大皇子,頭都快炸了,人都快瘋了,再這樣弄下去,真的就要將柳蓉消失的事情鬧大了。

永城郡主著急,大皇子也著急,他表現出來的對柳蓉的維護是越來越大,不為別的,只是因為焦急,忍不住想要告訴所有人,他無論如何都會給柳蓉撐腰,任何時候,任何情況,面對任何人。

大皇子卻是已經開始不耐煩:「來人,給我搜果親王府1

「你想做什麼!果親王府沒做什麼不法的事情,即便是你大皇子,你也無權做這樣的事情1永城郡主一驚,不禁大聲開口。

她沒想到大皇子為了見柳蓉能做到這種程度,若是真的叫大皇子搜了果親王府,發現柳蓉不在,那一直以來對外說柳蓉在研究藥品的事情就穿幫了,到時候恐怕真的就大條了。

院史話里話外的意思,可都是給柳蓉這麼認真為研究治病的藥物努力,已經暗中向皇上求了賞,若是這件事情爆發出去,不僅柳蓉要倒霉,他們也要背負欺君之罪。

她能看出大皇子關心柳蓉,可關心也不是這麼關心的,鬧的這麼大。

大皇子身邊還跟著這麼多人,若是讓這些人知道柳蓉發生的情況,可就代表著讓皇帝發現,這可就和她們的初衷相反了。

永城郡主頭疼,左庭軒也頭疼,最後兩人相互看了一眼后,最終下定了決心。

一個人知道,總比許多人知道要好,而且一個關心柳蓉,會幫助柳蓉的人知道了,說不定還能幫上他們的忙。

最後還是永城郡主最先開口:「住手,大皇子,你若是繼續這樣下去,你會後悔的,而且柳蓉也會不高興的。」

跟著大皇子的大宮女聽到永城郡主的話,眉頭不禁皺起。

左庭軒眉頭也是微微皺了皺,便開口接下永城郡主的話,對著大皇子繼續說:「大皇子,您想見柳蓉也可以,只是只能您一個人去看。」

左庭軒的話一出,所有人大皇子帶的人都不禁看向左庭軒,左庭軒卻沒有停下來,這會為了柳蓉回來能平平安安,也必須這麼做:「柳蓉在研究藥物,所以必須要絕對的安靜。」

「如果叫人打擾,最後讓藥物沒能研究出來,到時候柳蓉就該不高興了。」左庭軒說著微微一頓,才看著大皇子繼續開口道:「大皇子您應該知道柳蓉對於給人治病看的多重。」

左庭軒說完只看著大皇子,什麼話都沒有再繼續說。

大皇子眉頭也微微皺起,他和柳蓉有所接觸,每次接觸都能感覺到柳蓉對生命的尊重,自然也知道左庭軒說的這一點是對的,柳蓉確實在乎能夠救病治人的東西,他若是真的打擾了,以柳蓉的性格,恐怕真的會一直不理他。

永城郡主見大皇子聽到左庭軒的話,腳步終於停下來,終於鬆一口氣。

再這樣搜查下去,她就要不淡定了,也沒有辦法淡定,因為再沒多少地方,就相當於整個果親王府都搜了,到時候看不到柳蓉,該如何交代,她都完全不知道了。

不過即便如此,永城郡主還是沒放下心來,因為大皇子還沒說自己的決定,是不是答應一個人去看柳蓉。

大皇子看了一眼左庭軒,又看了一眼永城郡主,最後又看了一眼自己身後跟著的人,最後對著身後跟著的人開口:「你們都在這裡等我吧,我同左大人一起看完柳院判就會回來。」

大宮女有心想要再說什麼,最終被大皇子一瞪,對著大皇子躬身點頭。

大皇子說完,便看著左庭軒,讓左庭軒帶路。

左庭軒不禁看向永城郡主。

果親王府如今快要被搜查完了,剩下沒搜查過的房間也都是離他們所在的位置不垣是這些地方都不適合帶大皇子去,因為這麼走下去,就會讓多的人猜測柳蓉不在府中了。

永城郡主想了想開口:「還是我帶著大皇子堂兄一起去吧,柳蓉在的地方由於比較需要安靜,所以呆在果親王府最安靜的地方。」

永城郡主說著便向前走。

左庭軒跟著永城郡主走了一段路,面上不禁露出驚訝,只看永城郡主帶的路,分明就是在往果親王府的暗閣去,就是當初柳蓉被帶去,給上官煜治病的地方。

永城郡主這也是沒辦法了,只有這樣比較隱秘的地方,才能減少外人的懷疑,這五日的擔心受怕,就是一直讓柳蓉照顧這的永城郡主這會,也學會了思考。

大皇子看著永城郡主帶的路,面上也不禁面露驚訝,因為永城郡主這會走的路是越來越偏。而再往前的地方,他竟是陌生,從來不曾來過。

永城郡主帶著大皇子到得上官煜當初養傷的地方才看著大皇子開口:「堂哥,你是見不到柳蓉了,至少這段時間是見不到。」

大皇子目光一凝:「什麼意思,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皇子雖然覺得不對,猜測了一些,卻沒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情況,如今卻是看著永城郡主,等著永城郡主回答他。

永城郡主深吸一口氣:「我們若是告訴你,你一定要保密,若不然柳蓉就可能有生命危險。」

大皇子一聽永城郡主的話,面色變的難看:「柳蓉究竟怎麼了1

永城郡主抬頭看向大皇子:「柳蓉被叛軍的人擄走了,如今下落不明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