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三十四章:急性腸胃炎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倒是沒有。」 說話間,婦人有些害羞,似乎想說自己的病症,又不好意思說。 柳蓉卻是鬆一口氣,只要沒有這樣的癥狀,那開些要吃著,就有可能好,雖然這樣的病症不仔細注意,就可能反覆,但是總比沒...

人倒霉的時候,喝水都會塞牙縫,這說的或許就是柳蓉。

柳蓉好不容易說服叫立兒的少年幫忙,結果肚子卻是又疼了起來,柳蓉面上一僵,尷尬的不行,這絕對是她來到大夏后最狼狽的一次,但是人有三急,總不能憋死,只能紅著臉,厚著臉皮詢問了一下解決人生三急的地方。

少年皺了皺眉,還是帶著柳蓉去解決的地方,等到柳蓉一個人進去,面上卻是變得陰晴不定。

之前已經決定要幫柳蓉,卻在這會猶豫了。

真的要幫這個人嗎?或許直接將家中突然出現這麼一個陌生人說出去更好,別又像當初那樣是個陷阱,害了一家人。

如今這個家只剩下他和母親了,已經沒辦法再受什麼打擊了。

少年手不禁握緊,也許這偷跑進他家的人說的惡人沒那麼壞,他只要將對方交出去,就不會有什麼事情。

少年一咬牙,轉身就要向外走。

廚房中,讓少年出韌蝗皇峙踝鷗共浚面色也是瞬間發白,緊接著更是越來越白,隨著無血色的慘白,還滿頭大汗。

事實上她之前腹部就有些疼,只是還可以忍受,卻沒想到這會竟然是越來越疼,疼的她都已經完全沒有辦法忍受。

不過她不想叫自己的兒子知道,還是緩緩的向前,拿瓢子取水,只是走了幾步卻是被東西一絆,整個人直接摔到地上。

柳蓉也想哭,這腹瀉真是要人命,當初她就不該來真實的,裝個假的不就成了,何必力求真實呢,這會倒好把自己害成這樣子。

心底雖然這麼想,但是這會也沒辦法,如今能做的是,先將人生大事解決了,然後找個藥店開個房子,取葯熬藥吃藥,不然在這個衛生治療環境都糟糕的地方,萬一拖延久了,給弄嚴重了,到時候就該她哭了。

不過正差不多時,就聽到外面傳來「碰」的一聲,柳蓉皺了皺眉,還是趕忙弄好,便快步走了出去。

一出去,便發現少年已經沒有站在外面,柳蓉眉頭微微皺了皺,心底微微覺得不好。

想了一下,覺得快速離開或許會更好,不然說不定會有危險。這般想著,便要往外走,要走之時,卻聽一陣疼痛難忍的呻吟聲傳來。

柳蓉遲疑,想要走,卻覺得那聲音在耳邊越來越響,一咬牙還是向發出聲音的地方走去。

不一會,便到得聲音傳來的方向,卻沒想到發出聲音的地方竟是廚房,柳蓉想了想,側過頭看了一眼,便見之前沒發現她的婦人此刻正半趴在地上,勉強要爬起,那臉色慘白如紙。

柳蓉眉頭一皺,也顧不得被這婦人發現的情況,以及那少年不見了的情況,快步上前,想要扶起婦人。

婦人看到柳蓉,眼睛不禁睜大,露出驚恐:「你是什麼人,你不要過來。」

「夫人不要害怕,我是大夫,你現在的情況很不對,能告訴我,你現在你是哪裡不舒服嗎?」柳蓉看著婦人快速問道。

婦人看著眼前這個衣衫明顯詭異,裡面穿女裝,外面穿男裝也就罷了,頭髮還亂糟糟,看起來就像個瘋子一樣的……聲音,嗯女子。她實在沒有辦法相信對方說的話,忍不住對著外面喊了幾聲立兒,卻是完全不見有人應聲。

婦人看著柳蓉越來越近,面色越來越緊張,疼的位置也越來越疼。

柳蓉看著婦人的反應,心中也是無奈到極點,即便自己看著過於年輕,不像大夫,也不至於讓對方嚇成這樣吧。

不過到底是這個婦人的身體狀況重要,看這個婦人的狀況就是已經很嚴重,所以這會也顧不得婦人害怕的狀況,卻是快步上前扶起婦人。

這段時間進了太醫院,後來又一直在家中休養,不斷的學習中醫,最重要的是有中醫的名家指導,她如今的醫術可要比以前的好多了,雖然還是半桶水,但是大多數比較有名的癥狀,她已經熟悉了一些。

若是在現代,看到這婦人的狀況,第一反應自然是問清狀況,然後送去拍片子,既然到了古代,以後即便還以外科給人看診,也要面對沒有這些東西時候的狀況,特別是在皇宮,這一點就更重要了。

所以這些日子的休息,除了替永城郡主想辦法,柳蓉做的最多的就是想著如何將中醫和現代西醫結合,只是還沒完全想好怎麼做,就因為金鳳樓的事情,被三皇爺的人擄走,弄到現在。

倒是這一路上對付三皇爺的人,還有便是打發時間,卻是想出一些。

西醫很難從針狀上準確的判斷整體的情況,但是中醫卻能從脈相以及整體的身體反應,判斷病症的位置,再沒有先進手術器械配合的情況下,將中醫當做判斷病症位置的指南針,卻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柳蓉心中想著,也努力印證自己的想法,不顧婦人的緊張和狀況,將婦人安置到小椅子上,便將食指中指無名指放到婦人的手腕上,閉著眼睛感覺婦人的脈搏。

以前做外科,聽到中醫就頭疼,畢竟只是摸摸人的脈搏,怎麼可能發現人身體上的狀況,卻沒想到自己也會有這麼神神叨叨的一天。

也是這段日子,一直和劉老以及院史一行人學習,才發現把脈沒人想的那麼神秘,事實上也就四種基礎脈象結合癥狀判斷狀況。

而四種脈象則是涪沉、遲、數,這四種,浮是病在體表,沉是病在臟腑,遲脈體內有寒……

婦人看著柳蓉閉目給自己把脈,整個人的氣質似乎都變得不一樣起來,竟是不知不覺中安下心來,也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因為這股子認真,她竟有一些相信對方說的話,相信對方可能真的懂一些醫術。

柳蓉不知道婦人的變化,一邊把脈,又看了一眼婦人右手放的部位,只看一眼,便知道是腹部疼痛。

柳蓉想了想,讓婦人站直,也沒注意婦人的變化,竟是真的聽自己的吩咐,而是對著婦人的腹部輕輕一摁,婦人忍不住喊出聲。

「你平日是不是飯後就運動,吃東西時冷時熱?」柳蓉一邊檢查,一邊對著婦人詢問。

婦人忍著疼痛點頭,平常人家,吃飯後必定又要農忙,自然是吃了飯便運動,至於冷熱,她一有好的就省下給孩子吃了,自己自然是吃剩下的,又心疼柴火……

柳蓉皺眉,憑著一系列的狀況可以判斷婦人的病症,按照古代的病症來說,這個病叫腸癰,若是現代,則是腸胃炎,當然不嚴重的就是急性腸胃炎、急性闌尾炎,若是嚴重的話,就是慢性腸胃炎或者闌尾炎。

「疼痛之外,可有腹脹的情況?」柳蓉眉頭皺的能夾死一隻蒼蠅,若是有她現在說的癥狀的話,恐怕就是闌尾炎最嚴重的時候了,那就必須要做手術了。

這個地方,明顯不是能做手術的地方,不說沒有人配合,沒有她的手術刀,就是她現在處於逃難的時候,而闌尾炎手術最不好做的地方,就是闌尾很難分辨,這一系列的問題,也不可能做到在這個時候救人。

好在這個婦人的狀況,看起來還沒到最嚴重的樣子,柳蓉想著看著婦人,等著婦人回答。

婦人見柳蓉面上嚴肅的緊,這會也忘了擔心對方是壞人的問題,而是看著柳蓉回答:「雖然疼痛,腹脹倒是沒有。」

說話間,婦人有些害羞,似乎想說自己的病症,又不好意思說。

柳蓉卻是鬆一口氣,只要沒有這樣的癥狀,那開些要吃著,就有可能好,雖然這樣的病症不仔細注意,就可能反覆,但是總比沒有救要好。

想了想,柳蓉就想開藥,反射性的開口讓人拿紙筆,待得看得眼前的狀況,才反應過來自己在什麼地方,想了想,才看向婦人想要詢問有沒有可以記錄方子的東西。

這才注意到婦人面上明顯想繼續問,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狀態,不禁開口:「可是想問自己這幾日排便不是很順暢的問題?」

柳蓉看到婦人眼中的驚訝,便知道自己判斷正確了,不禁對著婦人開口安撫:「這都是你的病症引起的,待得吃了葯,到時候就會慢慢恢復的。」

婦人聽到吃藥,臉上難了難,卻是沉默。

柳蓉看婦人的反應,再看這屋中的情況,卻是開口:「不要擔心藥錢,你這病症不需要好葯,那些葯都是些便宜的,想來你家還是負擔的起的。」

柳蓉說著也不問婦人有沒有可以記藥方的東西,卻是走到一旁堆著留下沒燒完的木炭旁,撿起來,拿自己順來的外套寫下藥方。

寫完遞給婦人,對著婦人一臉安撫的笑容:「這些是藥方,到時候照著藥方取葯就好了。」

婦人心中感激的不行,這病症已經困了她許久,又沒有銀子看診,卻不想在家中就遇到這麼一位好心的大夫:「也不知道我家立兒哪裡去了,若不然可以和我一起好好感謝大夫您。」

她卻是不知道,她的兒子這會正將村裡最大的里正往家中帶,為的就是抓救她的這位大夫,也就是柳蓉。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