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三十二章:忽悠農家少年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而經過這麼多日的趕路,現在她們處的位置便是海津鎮了。 這些就是機會,只要抓到柳蓉,再帶回去見三皇爺,這就是將功贖罪! 如此一下決定,總管便放棄馬車,帶了一行人直接趕往海津鎮官府在的位置...

總管面色難看到極點,知道這次恐怕是被自己的這個下屬說准了,柳蓉怕是早就計劃好了一切,還利用了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辦法,讓他們找錯了方向。

因為只有他自己知道,三皇爺早就囑咐過他,這柳蓉聰慧非常,讓他小心看管。

只是他看柳蓉雖然長相精緻,但是到底只是及笄不久的女子,面上總是稚嫩一些的,怎麼看,都是再聰明也就那一點能耐,姜還是老的辣,於是他就沒有放在心上,哪裡想到竟是這般厲害,最後出了這樣的事情!

「總管,現在該怎麼辦?」小丫鬟心中緊張,忍不住對著總管開口詢問:「不然,不然我們回去找柳姑娘,說不定還能找到柳姑娘。」

「柳姑娘恐怕在我們離開了村子就后跑了,怎麼可能還給我們機會回去找,只是現在這樣回去,我們恐怕也要丟了性命。」接話的人不禁看向總管,希望總管有什麼辦法。

總管這會哪裡還有什麼辦法,但是他也不想就這麼讓這件事情失敗了,若不然,他回去也得不了好。

總管想了想,一咬牙,決定做一件事情,那便是見一下自己的一位遠房親戚——海津鎮的通判。

畢竟這裡離京城已經不少路了,這柳蓉想要逃回去也不是這麼簡單容易的,而經過這麼多日的趕路,現在她們處的位置便是海津鎮了。

這些就是機會,只要抓到柳蓉,再帶回去見三皇爺,這就是將功贖罪!

如此一下決定,總管便放棄馬車,帶了一行人直接趕往海津鎮官府在的位置。柳蓉要離開這裡回京,必定要經過海津鎮的關坎,只要他求了他那遠方親戚,將柳蓉攔住,這件事情也就解決了。

而就在轉日,海津鎮的許多公告欄上多了一張圖像,上面畫著一個妙容姣好的女子,上書逃走的犯人,懸賞一千兩銀子捉舀。

若是有看了這張圖像的人看到柳蓉,基本上能認出圖像上的人就是柳蓉。

柳蓉卻不知道這三皇爺的人竟然還能調動朝廷的人,當然,這也是因為三皇爺之前在京城叛亂,並沒有動了他早早埋在朝堂中的一些地方人物,只是現在這些都是重要的資源,不到關鍵的時刻,都不會動用。

這些人,可比柳蓉重要多了。

也是柳蓉運氣太好了,看護她的總管竟然是這些重要棋子中一顆的親戚,若不然還真就動用不了。

不過柳蓉這會卻是安靜的躲在屋中睡著了,再醒過來,已經是太陽曬屁股的時候了。而一般貧苦家庭,每日只用中午和晚上兩頓飯,卻是吃不起三頓的,這會也到了村子里的人要用飯的時候。

柳蓉呆的地方又是柴房,做飯自然是要用柴的,柳蓉不知道,這會有一個少年正往這柴房來,馬上就要發現她了。

上官煜雖然馬不停蹄,但是一行人終究是要休息的,畢竟趕了許久的路,再得到柳蓉的線索后,便整隊讓人在柳蓉留下字的村子休息,不過他自己還是有些擔心,於是便留下了董護衛,讓董護衛天亮趕路,自己則是帶了幾擅長追蹤的人繼續前行。

不過即便是這樣,離柳蓉的距離還是有一些遠,五天的行程,可不是這樣隨便趕上一整天就能跟上的,即便如此,他們也只要再趕上一天的路,便能到海津鎮了。

這邊一個模一個趕路救人的,京城這會卻也不安靜。

史醫士是被楊少閔的急智給哄過關了,只是史醫士走的第二天,院史便來了,還想看看柳蓉究竟是怎麼研製能預防天花的藥物的。

永城郡主一行人只覺得一陣頭大,她們怎麼知道,但是到底是要說柳蓉還在忙,這樣的事情沒辦法說,她們也不懂,但是柳蓉吩咐了,研製藥物的時候,必須絕對的安靜,任何人不能打擾。

好說歹說,又加上冬兒跟在柳蓉身邊,對於這藥物稍稍有所了解的,一旁說了幾句解釋,好歹是矇混過關,只是即便如此,也將幾個人累的滿頭大汗。

這會一行人,早就不是因為楊少閔想的辦法開心了,反倒是頭疼。

畢竟現在太醫院的高層人士都關心柳蓉研製的藥物了,這樣的事情可拖延不了太久,萬一到了攔不住的時候,柳蓉還沒有找回來,她們真的是要頭疼了。

雖然以永城郡主的身份,是不會太慘的,但是懲罰肯定是逃不了的,再加上皇上對柳蓉的重視,說不定地位不高的,還真有幾個人要倒大霉,所以如今只能做著像滾雪球一樣,會滾大的撒謊事業了。

這還不是糾結的,院史前一步走,柳蓉的二姐就過來說柳蓉的嫡母病重,要求柳蓉回去看看嫡母。

雖然柳蓉同柳夫人有怨,但是這個時代可是以孝治天下的,即便是有怨,柳蓉聽到這樣的消息,還是必須回去看上一看的。

面對柳茗,一行人自然不會像矇騙太醫院的院史那樣弄的複雜,不過也是說柳蓉身體不好,這會病著,還是傳染病,所以無法見人。

柳茗雖然還想說些什麼,但是到底是在皇宮中被大皇子嚇破了膽子,對柳蓉心中嫉妒,但更多的是害怕,所以聽了這些,心底覺得柳蓉無禮,面上還是對著永城郡主乖巧應聲。

柳茗經過皇宮裡,被大皇子差點直接趕出皇宮的事情后,整個性子都安靜下來了,若是以前,這會怕是已經開始罵人了,不過這次就是應了聲后,便回去了。

倒是冬兒卻是擔心鍾姨娘過來,但是再怎麼擔心也沒用,畢竟要來的,還是要來。

柳蓉病重,鍾姨娘作為母親又怎麼可能不來。

所以冬兒一邊期盼著鍾姨娘別來,另一方面卻是做好準備等鍾姨娘到果親王府,然後請罪。

這件事情對別人可以隱瞞欺騙,但是對鍾姨娘可是不能欺騙的,必須實話實說。

一行人便一直等著,只是這一直等著,卻是沒將鍾姨娘等來,卻是等來了另一個人到果親王府。

永城郡主看到來人,面色難看的不行,同時也僵硬著不知道如何說話才好。

「郡主,柳蓉呢?我聽說柳蓉身體不好,又繼續請了一個月的假,可是嚴重了,怎麼不請御醫過來看看呢?」永城郡主不說話,來人卻是心中擔心著,忍不住開口詢問了:「是不是有人舀著架子不過來給柳蓉看診,放心,有什麼事情都和我說,誰敢這樣,我就讓他滾出太醫院1

「別的事情我可能做不到,這件事情我還是能做到的。」

只看著說話方式,也知道,來人正是一直以來都對柳蓉十分之好的大皇子。

一旁的大宮女玲兒聽到大皇子的話,心底頭疼,但是面上依舊什麼話都不說。

不說這大宮女頭疼,永城郡主也頭疼。

太醫院的人來了說研製藥物,文定侯府的人來了說柳蓉病重無法回去看柳夫人,這會是大皇子,皇家的人來了,她該怎麼說?

大皇子若是要見人,即便是以她的身份想攔也還是攔不祝

卻是想什麼不好的,就來什麼。永城郡主正想著如果她是柳蓉的話,會如何斟酌著回答大皇子,然後能讓她自己失蹤的事情不被發現,大皇子的聲音便已經再次響起:「這些說了也就說了,還是先領我去看看柳蓉吧,我每日讀書,也有兩個月沒見柳蓉了。」

永城郡主聽到大皇子的話,不禁看向楊少閔,楊少閔自從之前說錯了話,引出後來那麼多事情,就再也不敢開口了。

永城郡主不禁看向劉老,劉老馬上抬頭數螞蟻,他可不知道怎麼辦這件事情好,如今也只能是他家寶貝徒弟回來了,才有辦法解決好這些事情。

永城郡主不禁哭喪著臉,這可怎麼辦才好,屋中沒一個靠譜的,即便她拚命的想,這些事情如果是柳蓉,在這裡碰上了會怎麼解決,也沒用埃

偏偏左庭軒這會也因為公事沒有在果親王府,如今只有她們幾個臭皮匠,該怎麼回答埃

大皇子見屋中的人全都沒說話,以為柳蓉是病重,怕是要不行了,所有人才會這般表情,面色瞬間難看到極點,但還是對著永城郡主努力緩和聲音詢問:「究竟是怎麼了,我說要去看柳蓉,你們怎麼都不說話,是不是柳蓉出什麼事情?」

「你們快告訴我,若是柳蓉出事了,這樣的事情可不能不告訴我。」大皇子擔心的說著。

一旁的大宮女玲玉沒聽到大家回答柳蓉的事情,也和大皇子想到一塊去了,一開始是無限的開心,終於去了這麼大的一個心腹大患,大皇子依舊就能恢復正常了。

但是隨即,玲玉的表情就僵在那裡了,自然,會僵在那裡是因為看到自家主子的態度,如今這狀況,根本就是中了一種叫柳蓉的毒,還沒救了。

玲玉自然不能說自家主子,心底又將柳蓉恨了一遍,只叫處於一種微妙時刻的柳蓉,不斷打噴嚏。

大皇子逼永城郡主的事情先擱置一會再說,想也知道,這一次永城郡主是想躲也躲不過,必定會被大皇子逼著讓他見柳蓉一面不可,畢竟在大皇子的心中,柳蓉是一個無可蘀代的存在。

卻說柳蓉現在很尷尬,確實很尷尬,過來抱柴火的少年進了柴房,發現了柳蓉自然是一驚,剛要大喊小偷,柳蓉也被少年的動靜弄醒了,見少年要喊,趕忙開口打斷。

「你要是喊出來,叫外面要抓我的人知道我躲在你這裡,我就沒命了。」柳蓉一臉懇求的看著少年。

現代穿越的說法,這個時候,少年必定是看著柳蓉心軟,立馬不喊了,但是這也只是小說而已,真有個陌生人藏在你家裡,被你發現了,對方形容亂七八糟,穿的衣服裡外三層,裡面女人的衣裳,外面還套著有些眼熟的男人裝,你的第一反應是同情才怪。

於是少年還是要張口叫人,柳蓉見情況不對,趕忙換了一個說辭:「你別喊,你若是喊了,你們家也要倒霉1

少年一愣,心底糾結著要喊還是不喊。

柳蓉見這少年說軟話不成,還要說危險的狠話,擔心少年想歪地方,還是要喊,趕忙再次開口:「那些追我的人都是惡毒之人,若是認為了你家藏了我,一狠心,說不定會滅了你家滿門,我勸你現在還是安靜一些,就當我不在,否則恐怕你們家都麻煩了,我不想害到你們家。」

柳蓉說到最後,努力做出誠懇的模樣。

少年猶豫了好久,最後點了點頭,但是開口的時候,卻還是讓柳蓉趕緊離開,不要連累了他們家裡。

看著少年抱著柴離開,柳蓉才輸出一口氣,只看著少年的反應,如果她這樣貿貿然出去,亦或者被這少年說出去,說不定她真的會出事,畢竟這個村子里,一個少年都這般狀態,只能威脅,不能裝凄慘,可見若是一群村人知道她在這裡,恐怕她的後果會更可怕。

&nb

sp柳蓉想著,趕忙轉動腦子想離開這個地方的辦法,這個辦法不僅要保證她現在能離開這院子,還要保證這房主不發現她才可以。

畢竟她昨晚可是還燒了這個村子里的一戶人家,這會出去,被人認出來,說不定會有危險。若是三皇爺的人還在外面,就更頭疼了,一把就將她抓走了。

所以她必須想個十全十美的辦法才行,究竟怎麼辦才好呢,柳蓉忍不住有些頭脹,這頭一脹起來,肚子也忍不住疼起來,說起來昨晚身體出的問題還沒處理好。

柳蓉眉頭繃緊,一邊肚子疼,一邊仔細思考,最後想來想去,竟還是要那個取柴火做飯的少年幫忙才成。

柳蓉眼珠子一轉,為了自己的安全,還是去再忽悠一些那少年吧,畢竟得悄無聲息的離開才好,為了安全,也為了早一日回京。

最多以後回來再謝謝這裡的人,這會先忽悠人要緊。

柳蓉這麼想著,便悄悄的摸出屋子,向旁邊的廚房摸去。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