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三十章:布局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隊的人回答,知道柳蓉一行人中途離開的事情了。 於是又按照馬車離開的路趕著,到得旁晚,竟是趕到了柳蓉第一晚夜宿的村落。 上官煜的人自然能看出馬車在這裡停留過,於是對著村民詢問:「可有見過...

永城郡主心中一緊,怎麼也沒想到史醫士這邊竟然處理砸了,沒說清楚怎麼回事,反倒是叫史醫士認為柳蓉出事了。

當然,柳蓉確實出事了,只是和史醫士認為的出事不同。

永城郡主不禁瞪著劉老,等著劉老回答史醫士的問題。

劉老也頭疼,平日里,他也只是混混日子,給病人看看診,自從有了聰明徒弟后,很多事情都不需要他多想了,所以一不小心,這腦子也有些生鏽了,這會突然碰到這樣的問題,還要想法子解決,劉老也頭大了。

但是再頭大,總不能一直這樣大眼瞪小眼,否則就真的要出事了。柳蓉被擄走的事情傳到皇帝那邊,可就不是現在的情況,劉老自然不希望柳蓉的事情再雪上加霜,可這會要他處理史醫士的問題,他也沒辦法。

於是最後便變成了劉老張了張嘴,啥也沒說出來,直接變成了吧唧嘴。

「究竟是怎麼了?」史醫士看著劉老的狀況卻是看不明白了,如果是病重,應該是急的不成才對,可這反應又不是。

「這……這事情還是讓永城郡主和史醫士你說吧。」劉老想了想,最終發現自己想不出來東西,又將這事情丟給永城郡主,永城郡主一呆,看著劉老就想咬死劉老,心底暗暗決定,柳蓉回來了,一定要求柳蓉把劉老這樣的便宜師傅丟了,真是一點事情都幫不上。

正當永城郡主恨恨的想著,史醫士已經看向永城郡主開口:「郡主?」

永城郡主面僵:「這……」

「還是讓楊少閔同史醫士說吧。」永城郡主目光掃過一旁的楊少閔,隨即開口說道。

楊少閔面上同樣一僵,但是看到永城郡主威脅的目光直接慫了,只得絞盡腦汁,他到底是在商場上混過來的,突然想到柳蓉之前在金鳳酒樓宣布的事情,趕忙開口:「柳姑娘其實並非病了。」

史醫士面露疑惑的看向楊少閔。

永城郡主和劉老面上則是瞬間難看,兩雙眼睛瞪著楊少閔,只差將楊少閔瞪出一個窟窿。

楊少閔心中也很受傷啊,他就是被眼前的人趕鴨子上架,這會還怪他,他心底只能哀嚎,大將軍,趕緊將柳蓉救回來吧,不然他就要被郡主給掛掉了。

心底哀嚎,但是面上還是要回答,楊少閔仔細斟酌著開口:「柳姑娘事實上在研究一個能夠預防天花的藥劑。」

「什麼1史醫士忍不住衝上前一把拽住楊少閔的衣服。

只這麼一句話,卻是將史醫士這麼個上了年紀的人打了興奮劑一般,拽著楊少閔直問,楊少閔哪裡知道柳蓉弄的有關醫藥的東西都怎麼樣,這會也不過為了矇混過關,收拾劉老和永城郡主留下的爛攤子。

永城郡主和劉老卻是眼睛一亮,這會算是找到隱瞞柳蓉失蹤主意了,劉老更是上前對著史醫士介紹自己了解的那一部分,如此算是將這件事情矇混過關。

只是這些人不知道,一個謊言往往會滾出另一個謊言,特別是對一個醫術好的人說一項無治的病症,有了可以預防的辦法。即便是千叮嚀萬囑咐不要外傳,也會滾出一個大雪球,叫她們完全承受不祝

金鳳酒樓里的人可以控制,那是因為這幫人如今都被管制了,可史醫士不會被管制,還會回到太醫院……

柳蓉卻不知道永城郡主一行人因為自己被帶走,將事情越折騰越大。

她這會卻是已經下定決心,將身邊的兩個丫鬟折騰的也差不多了,偷偷將放壞的東西憋著勁服下,不出半天,勁道便上來了。

馬車的人只能停頓下來,人有三急,總不能讓人憋死吧,更何況是柳蓉來了幾次后,臉色都泛白的這種。

只是如此一來,前不著村后不著店將護送柳蓉去三皇爺處的總管著急壞了,這可是三皇爺指明要儘力護送回去的人,這萬一中途在這個地方折了,豈不是就麻煩大了?

柳蓉心底也心酸,她就是想弄出這樣的架勢,生個病,然後找機會開溜,誰想沒掌握好狀況,竟是直接將病情弄的比自己預計的嚴重上好幾倍,心底一個勁罵娘,卻也無奈。不過面上卻是不斷的使喚兩個丫鬟給自己準備東西。只叫兩個丫鬟認為柳蓉是假病,目的就是折騰她們。

甚至於護送柳蓉的總管為柳蓉的病情著急,想要找大夫,兩個丫鬟面上沒敢說,心底卻是一直再咒柳蓉,並認為柳蓉裝的。

不過也因為這一點,兩個丫鬟雖然不斷的給柳蓉準備東西,到底是沒那麼用心。而護送柳蓉的總管因為三皇爺的重視,不敢不重視柳蓉的狀況,一邊派人去找大夫,一邊向這最近的村落趕。

病人可容不得這樣周途顛簸。

卻說上官一行人的速度也挺快,竟是一路緊趕慢,到了柳蓉她們第一晚夜宿的村落。

當然,中途也走過冤枉路,不過到底是三路人馬,這麼不斷的尋找,總是將線索吃透了,就是一開始跟著老商隊走,後面也就著商隊的人回答,知道柳蓉一行人中途離開的事情了。

於是又按照馬車離開的路趕著,到得旁晚,竟是趕到了柳蓉第一晚夜宿的村落。

上官煜的人自然能看出馬車在這裡停留過,於是對著村民詢問:「可有見過一個看起來也就十三四歲的小姑娘,人比較機靈,坐著馬車跟著一些人路過的姑娘?」

村民也淳樸,一開始有些想不起來,待得上官煜的人仔細描繪了一下柳蓉的相貌,一行人便確定了柳蓉曾住過的地方。

上官煜一行人雖然心底確定這次追查到的一定是柳蓉,但是沒有確切的證據畢竟是可能再次入坑,更何況他們的時間也不多了,所以上官煜便派了自己的人將柳蓉住過的地方都仔細看了一看。

不過沒等上官煜對村民詢問完柳蓉的情況,以及柳蓉這一行人來后的情況,上官煜便被自己的屬下叫到了廚房裡。

不過當上官煜看到角落裡的一排字,瞬間無語了。

只見廚房擱置柴火的角落上寫了一串字,柳蓉到此一游。

他們找柳蓉可是找瘋了,再看柳蓉能有閑心寫這樣的字,可見狀態好的不行。上官煜氣了一陣后,覺得有些內傷,這內傷是想到自家妹紙的狀況,以及這段日子的性格改變后產生的。

因為就是這一串字,讓他想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妹妹,絕對是有被柳蓉帶壞的。

一旁的下屬看著上官煜不斷的變臉,一時都不敢說話,好一會才對著上官煜詢問:「將軍,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上官煜深吸一口氣:「繼續追,找人。」

柳蓉不知道自己特地留下,想給後人找她的線索弄的柳蓉到此一游,已經被上官煜看到了,且將上官煜看得有些內傷,不過估計知道了的話,會更高興。畢竟這樣也算是報了以前,上官煜利用她,將虎符放在她身上的事情。

不過這會隨著天色暗了,努力護衛,並且偷渡柳蓉離開的總管終於給柳蓉找了一間民宅,讓柳蓉休息。

柳蓉於是又開始了折磨丫鬟的狀態,兩個小丫鬟一聽柳蓉的吩咐,趕忙就出去做事,不過她們在這段時間的鍛煉中學會了一件事情,這件事就叫拖延。

因為她們發現,柳蓉雖然不斷的摧殘她們,卻似乎沒有什麼時間觀念,那便是她們東西晚一些取回來也不會生氣,於是為了避免太累,兩個人都會在外面耽擱一下。

而且這種耽擱的時間也越來越長,因為每次都發現柳蓉就是在屋中如同大爺一般的歇著,看到她們之後又繼續摧殘她們。

最後她們覺得,柳蓉壓根就是因為被擄走離開京城不開心,找她們發泄的,於是就更願意晚一些回來了。

這一次柳蓉讓兩個人都走了之後,深吸一口氣,站起身來。

自己將自己折騰生病後,這狀態確實不好,不過也因為這樣,也讓兩個丫鬟以及護送的一群人都對她的警戒線放低,卻也是一件好事。

因為這個樣子,她離開走幾步,不會那麼細的被盯梢,當然這樣也和值夜的人不多有關。但對柳蓉來說都是好事。

柳蓉一站起身子,卻並沒有立刻離開房間,而是看了看外面,確定兩個丫鬟是真的離開了,之後才走到床邊,拿出火摺子,一咬牙,將被子點燃了。

心底對著農戶道歉,決定若是逃離了,以後定讓人回來賠這被子以及房子毀壞的銀兩,而這會做好一切,柳蓉便偷偷向外走去。

這段時間,她已經知道這些人職業的習慣,交叉換崗的時候會有一個空隙,能容她逃走,不過她可不打算這麼逃跑。

柳蓉躲在房子后角,看著兩個夜值的人來回走動,目光卻看向自己之前躺的地方,一邊看著,還一邊默默數數。

卻是在柳蓉數了大約半支香時間,柳蓉原本呆的房間冒出煙來,看到煙,柳蓉嘴角不禁勾起。

沒等多久,便有走過的人看到屋子煙冒出來,心中一緊,忍不住趕忙大喊房子著火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