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九章:新發現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的史醫士疑惑:「劉老,郡主今日這是怎麼了,之前一直看著老朽,這會怎麼又突然滿眼淚光,熱淚盈眶。」 劉老面上微微一僵,他自然不知道原因,他離永城郡主要遠一些,所以沒聽到楊少閔同永城郡主說的話。不...

京城城門前

正對城門的官道上,一行人圍著小痞子指的地方查探,不一會,上官煜派的斥候便順著馬車留下的隱約痕向一個方向前行,大致行了一里地,才騎馬回來,對著一直立在原地的上官煜報告。

「將軍,這馬車方向是往南的,應該是跟著一個大隊人馬,因為一路上有兩種車輪的痕,一種是淺一些,載人的車輪痕,而另一種則是粗一些,印痕重一些,明顯是運送貨物的馬車痕。且不止一輛,按照情況可以推測,將軍要查的這輛馬車,應該是在一個商隊中才是。」斥候看著上官煜仔細快速的說道。

上官煜眉頭皺起,如果按照這些人說的,豈不是和他之前查的沒有區別,他之前按著猜測查探,也是認為柳蓉是隨著商隊離開,可後來追蹤假商隊,馬車卻都消失了又是怎麼一回事?

上官煜想了想,對著斥候開口詢問:「你們是否能推出這輛馬車去的目的地是什麼地方?」

也許知道這輛馬車去的目的地,便能找出一直找不到柳蓉的答案。

想著,上官煜看著斥候,等待斥候回答。

斥候見上官煜如此重視,沒有立刻回答,而是仔細回想了一下,才對著上官煜回答:「如果屬下推斷的沒有錯,去的應該是海津鎮。」

上官煜眼皮一跳:「你確定這馬車去的是海津鎮,而不是新政?」

他當初查的假商隊走的可是新政,難道一直找不到柳蓉的原因就在這裡?

「是的,屬下確定,這兩者方向區別可大可小,屬下不會辨認錯的。」斥候見上官煜認真思考,看著上官煜認真的說道。

上官煜面上終於露出笑容。

楊少閔依舊一頭迷霧,這會看到上官煜面上露出笑容,不禁對著上官煜詢問:「大人,可是有什麼重大發現?」

「確實是重大發現,原來我們一直走的方向錯了,我們一直以為柳蓉是被那個假商隊帶走了,事實上柳蓉的馬車恐怕是被三皇爺的人安排跟著真商隊走了。」

「而我們卻一直在假商隊的事情上糾結,如今卻是錯過了找到柳蓉的最佳時機,不過即便如此,一切都還不算晚,只要現在快一些啟程,還是有希望救回柳蓉的。」

「三皇爺果然是個厲害的,真作假時,假作真,我們都差點被騙過去了,好在現在發現還不算晚,我們現在要做的,便是快些追上商隊,不過沿路都小心仔細查探。」

上官煜說著便對著屬下開口吩咐:「你們,分成三批,你們兩批分別隨著斥候都向南方前行,隨著車輪的痕向前查探,一路前往海津鎮方向,若是沿途發現馬車方向改了就換個方向。」

「剩下一批跟著我,我也親自跟著追蹤。」上官煜說著微微一頓,看向一臉焦急的楊少閔:「你回果親王府,將發現告訴郡主和庭軒,記得告訴郡主,在我回來前一定要穩住京城的情況,萬事多聽庭軒的。」

上官煜說完,也不等楊少閔開口,走到馬旁邊,一個翻身上馬,帶著一支隊伍便快速向前。

楊少閔看著上官煜親自追蹤,對柳蓉的安全反倒放心一些,但是對京城的狀況卻是更不放心了,他一直折騰琉璃的事情,自然也稍微知道一些柳蓉的情況,以及當初因為琉璃配方的問題,想到大將軍未來的問題,最後為了解決未來可能有的皇帝的猜測,弄出後來的獻出琉璃配方。

這會大將軍親自去救柳蓉,當今聖上對柳蓉又如此看重,到時候對果親王府恐怕也是一個可怕的負擔,只是這會看著大將軍遠去的背影,阻止的話也說不出口,畢竟果親王府也是受了柳蓉大恩的。

說起來,若是沒有外在的因素,這個世界上,能夠配的上柳蓉的男子,恐怕也只有大將軍這樣英勇,一直鎮守邊疆,將外藩打的落花流水的英雄人物了。

而能配上大將軍的女子,恐怕也只有像柳蓉這樣的奇女子,也許兩人一起到了邊疆,還能互相配合,將大夏的邊疆變得更加堅固。

楊少閔想著又不禁搖搖頭,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即便當今聖上對柳蓉的重視不是那麼大,大將軍未來的權勢發展的不會被這麼猜忌,恐怕也不可能。畢竟柳蓉對於京城叛亂時,蓉府發生的事情,記恨那麼深,恐怕是不對大將軍有想法。

至於大將軍,卻是完全看不出大將軍的想法。但是有這麼多事情在,這兩個人的可能性也不大。

如此想著,楊少閔不禁可惜,卻也沒辦法說什麼。畢竟現在不是感嘆的時候,回去將事情都說上一遍,將果親王府的人都安一下心才是關鍵。

卻說,柳蓉的追蹤上官煜有了眉目,他們卻不知道果親王府如今處於一種十分刺激的狀態之中。

永城郡主雖然緊拖慢拖,但是皇宮到果親王府再遠,再慢慢駛動馬車,兩者的距離是固定的,總是有到的時候,更何況,果親王府離皇宮也沒有想象的那麼遠。不過不足一個時辰的時間,史醫士便跟著永城郡主到了果親王府。

而到了果親王府,一下馬車,永城郡主便不斷的四周張望,直到看到左庭軒和劉老就在門口,心中才舒出一口氣,繼而淡定的下馬車,反倒是一直被拖著時間的史醫士有些疑惑,畢竟之前他可是見永城郡主一會有這個事情,耽擱一下,一會出另外的事情,耽擱一下,一直拖延。

可這會看永城郡主似乎突然鎮定了,還面上了笑容,倒是叫史醫士很是疑惑了一下。

再看到門口迎接永城郡主的兩個人,史醫士就更疑惑了,他可是聽說大將軍回京了,可這會出來接永城郡主的,竟是順天府府尹左庭軒和劉老……

永城郡主卻是一邊走一邊笑著開口:「這段時間柳蓉身體不好,都是柳蓉的師傅劉老給柳蓉看的診,你正好可以同劉老交流交流。」

說話間,永城郡主便將史醫士帶給了劉老,見劉老帶到了一般談醫學,永城郡主才真正的鬆一口氣,卻是趕忙拽著左庭軒到一旁,詢問自己的哥哥上官煜去哪裡了,怎麼不在。

楊少閔也剛剛回來不久,正好是遇到這一幕,這會聽永城郡主詢問,便將城門口發現柳蓉失蹤的線索的事情,告訴了永城郡主。

永城郡主一聽說柳蓉有了消息,開心的眼淚都快出來了。直叫跟著一起回來的史醫士疑惑:「劉老,郡主今日這是怎麼了,之前一直看著老朽,這會怎麼又突然滿眼淚光,熱淚盈眶。」

劉老面上微微一僵,他自然不知道原因,他離永城郡主要遠一些,所以沒聽到楊少閔同永城郡主說的話。不過劉老還是很快反應過來圓謊:「郡主和柳蓉的關係最是要好,這會見你也來蘀柳蓉看診,又知道你醫術好,所以這會開心的就情不自禁了。」

「這都是開心的?」史醫士看著劉老重複,面上明顯的不信。

劉老馬上滿臉笑容:「自然,郡主是個善良的,對柳蓉最好的人,看到柳蓉如今有人看診,所以感動了。」

「對,就是這樣,劉老這是感動了。」

劉老說著趕忙轉移話題,不再讓史醫士再這件事情上繼續轉,而且拍著史醫士的肩膀一起向外走。若不這樣改變現狀的狀態,不然真的沒有辦法說到柳蓉的事情,讓史醫士保密了。

永城郡主自然也聽到劉老的話,待得聽到劉老的解釋,嘴角不禁抽抽。

不過想到劉老這會是折騰讓史醫士,幫她們一起撒謊圓謊柳蓉在果親王府的事情,永城郡主便堅持著不說話了,免得出錯,將事情弄不好了。

史醫士同劉老走了一會,聊了一會,便對著劉老詢問柳蓉的情況,劉老趕忙應付著,說著柳蓉被帶走前的身體情況,史醫士眉頭忍不住皺起:「按照這樣的情況的話,應該不至於突然變壞才是,可是出了什麼事情,不如讓我現在就去給柳蓉看看吧。」

史醫士說著看向劉老,隨即反應過來劉老醫術也是高超,自己這樣說話有些問題不禁解釋了一下:「我當然知道劉老的醫術也好,畢竟是能教出柳蓉這樣的徒弟的人,不過到底我們擅長的不同……」

「我知道,你就放心好了,只是柳蓉剛剛睡下,所以才想讓你晚一點去看柳蓉。」劉老聽到史醫士的話,不禁摸了摸汗,他可是憋了好一會,才憋出這麼一句話來,可得快刀斬亂麻。

只是,這話能起一時作用,時間不長。不一會,史醫士便又開始表達要去給柳蓉看診。看著一臉想立刻給柳蓉看診的劉老開始冒汗。

雖然他找了人假扮柳蓉,但是人肯定都會被人認出來的。這會也禁不住緊張了起來。時不時的看向永城郡主。

永城郡主只好瞪劉老。史醫士看兩個人互動,就更覺得奇怪,眉頭不禁緊緊皺起:「是不是柳蓉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瞞著我,我看你們還是立刻讓我去看柳蓉!否則我就馬上回宮上報皇上。」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