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七章:線索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 「出什麼事情了?」楊少閔眉頭皺起。 掌柜卻是快步上前:「二少爺,當鋪來了個人當東西……」 不等掌柜說完,楊少閔直接沉下臉:「你難道這點事情都辦不好,要我舀主意了嗎?」 「不...

柳蓉手微微握緊,十天的話,永城郡主即便派人來找,誰又能在十多天的時間內找到她,更何況,再有五日,她就該到太醫院銷假了,這麼等人救恐怕不靠譜。

「小姐,您好了沒有?」小丫鬟等在外面不禁對著柳蓉詢問。

柳蓉深吸一口氣,才淡淡的回道:「馬上就好。」

「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到城鎮上,難不成一路到目的地,都要這般風餐露宿?」柳蓉一邊整理衣裳,一邊對著丫鬟詢問道。

經過兩日相處,丫鬟見柳蓉完全沒有逃的意思,還漸漸的開始吩咐她們,那模樣渀佛想日子再過的順暢一些,對於柳蓉的詢問也沒多想,便回道:「這要看領路的人了,想來不會一直這樣的,若不然這些一路走著護送我們的人恐怕也受不了。」

柳蓉點頭:「那三皇爺他們去哪了呢?」

丫鬟眉頭一皺,沒有繼續回答,好一會,才搖頭以示不知。

柳蓉也不在意,只是跟著小丫鬟繼續走,只是走回借宿的地方,柳蓉便吩咐丫鬟去給自己打水洗臉,又將另一個丫鬟指使去弄些夜宵,然後才悄悄將剛被帶出來時,藏起來的食物舀出,只看食物的樣子,還沒有變質,所以計劃還不能實行。

和食物躺在一起的,還有第一日借宿到廚房順來的火摺子。

柳蓉深吸一口氣,將東西再次藏好。

唯一能說運氣好的是這兩個丫鬟只是盯著不讓她離開,卻沒有檢查她的衣服,若不然,恐怕這些藏下來的東西,都藏不祝

柳蓉已經想好,她只等永城郡主的人四日,四日後,也差不多麻痹了這些人的神經,這些人想來看到她一直乖順沒有逃跑的意思,會放鬆看管,到時候在施行計劃逃跑,想來機會會大上不少。

只是唯一擔心的是太醫院銷假的問題,希望永城郡主不要忘了這件事情,若不然讓當今聖上知道她失蹤了,恐怕後面又會出現新的麻煩。

卻說京城,董護衛查了一下商行,卻是從商行中查到當日離開京城的商隊只有一隊,而離京的商隊卻是有兩隊,這中間便說明有一個商隊存在問題。

於是一行人查了一下離開京城的商隊的名字,大致知道這隻商隊走的時間,以及方向,卻是開始就路面的痕查另一隻不存在,卻突然出現的商隊。

只是商隊到了一個地方,所有人竟是全部向不同的方向離開了,到得最後卻是直接讓線索斷了。

當初在金鳳樓的人,全都聚集在果親王府,當知道線索完全斷了,冬兒直接便哭了:「我家小姐,我家小姐豈不是再也找不回來了,萬一那三皇爺要了我家小姐的性命可如何是好?」

永城郡主聽著冬兒的話,只差沒抓頭,最後也坐不住,只能來回的踱步。

陳二小姐看著屋中的其它人:「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這麼多人,總不能說消失,就消失了呀。」

「每個方向都派人去查了,這些人真心聰明,全都混進了城鎮,每個城鎮那麼多人,一批人如果正常不過,況且每批人人數我們都不知道,完全無從查起。」左庭軒心中也煩躁,但是確實已經沒有辦法了。

這般說著,左庭軒不禁看向上官煜:「上官煜,還能不能從金鳳樓邀請的人里查探查探,當初三皇爺能將這麼多人弄進金鳳樓,這本身就不正常,是不是這裡有什麼富商也參與了,也許從這些人里能查出三皇爺究竟躲在什麼地方,再由目的地推測柳蓉在的位置。」

不等上官煜回話,一旁的董護衛已經開口:「都已經查過了,沒有任何消息,當初夏掌柜提議了賣入場資格的帖子,所以其中有好多人都是憑著這樣的帖子進來的。」

「這不就是說,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永城郡主忍不住走到上官煜跟前:「哥,就算沒有線索,還是要繼續找柳蓉,萬一柳蓉出了什麼事情,就全是我們害的。」

「不然你就讓我親自帶人出去找吧,隨便向一個方向找也好埃」永城郡主說著眼睛微紅。

一旁的陳二小姐也忍不住跟著開口:「我也想幫忙。」

「幫忙幫忙,現在小姐都消失了兩天了,還不知道被帶到哪裡了,別的不說,太醫院請的假時間就要到了,再不用幾天,小姐消失的事情,大家都要知道了。」冬兒煩躁的開口:「到時候,到時候鍾姨娘也要知道了,鍾姨娘一定會將我趕出蓉府的。」

「我照顧小姐卻將小姐照顧丟了,趕我走也無可厚非,可小姐,可怎麼樣才能將小姐找回來埃」

冬兒這話一出,所有人的面色更加難看,他們卻是將太醫院的假期忘記了,這樣一來,給他們的時間可就不多了。

最關鍵的是,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三皇爺藏身的地方在哪裡。

三皇爺能在京城叛亂后,完全消聲滅跡,本身就是個有能耐的。皇帝當初那麼大張旗鼓的找,都沒找到,他們現在短短時間又怎麼可能找得到。

「別的事情不說,太醫院那邊,必須給柳蓉再請一個月的假。不說鍾姨娘知道柳蓉不見了會怎麼樣,若叫皇上知道柳蓉不見了,真有可能出現三皇爺說的情況,即便柳蓉回來,也可能會出問題,所以現在必須將這件事情隱瞞好了。」一直沒有開口的上官煜終於開口:「至於其它的,再繼續查,我不相信三皇爺真的能做到如此滴水不漏,只要事情做了,就必定會有痕出現。」

「更何況柳蓉也不會騎馬,只有馬車才能一路行駛離開,這目標必定不會小,只是我們可能在那個方向,或者步驟上走錯了,只要找到行錯的地方,說不定就能找到柳蓉了。」上官煜對著所有人說道。

「可是,太醫院那邊如何請假,我家小姐已經請了兩個月的假了。」冬兒不禁看著上官煜詢問。

「這件事情我來。」永城郡主上前一步:「我給柳蓉請過一次假,以我和柳蓉的關係,我給柳蓉多請幾次也沒關係。」

「只是我聽說,柳蓉的堂妹柳芙如今被封了美人,皇上有意要招柳蓉去見見柳芙,這件事情怎麼辦?」永城郡主糾結,柳蓉不在的時候,似乎什麼事情都沒有,或者說,即便是有點事情,對柳蓉來說也是小事。

而如今柳蓉不在了,她們才發現,一堆的事情,且每一件事情都不好處理,都可大可校

「這就不用說,柳蓉既然病了,到時候直接推脫掉,說不能入宮,擔心過了病氣到宮裡,所以這件事情應該不會有事情。」上官煜對著永城郡主開口:「我聽說上次柳蓉身體不適,當時院史大人就來給柳蓉看診過,這次說不定還會來。」

「這是一個問題。」上官煜微微皺眉,不一會便對著董護衛吩咐:「你去找個人假扮柳蓉在果親王府里,然後讓劉老守著,我記得柳蓉似乎和史醫士關係不錯,而劉老和對方的關係不錯,而那史醫士貌似是院史的人,你讓劉老想辦法讓史醫士說自己給柳蓉診治過,至於什麼病症,由劉老決定。」

董護衛快速應了一聲:「是。」轉身便離開。

陳二小姐見董護衛走,忍不住呼出一口氣:「這樣倒是可以將柳蓉的行蹤多瞞一些時間,如此我們也就能多一些時間查柳蓉的下落。」

上官煜搖搖頭沒有說話,卻是眉頭皺的更深,如此也只是解決了柳蓉不在,出的後續問題,卻是治標不治本,必須快些找到柳蓉才好。畢竟接下來,恐

怕會因此出現更多的問題。

只是一點線索都沒有,就是人手充足,卻也沒有地方使力。

永城郡主心中也煩悶,便同上官煜說了一聲,去宮中給柳蓉請假,畢竟有些事情要越早解決越好。

如此屋中便剩下陳二小姐,左庭軒,冬兒。

冬兒想了想,既然要假扮出小姐還在的情況,便決定回府去再取一些衣裳,畢竟多瞞住一日是一日。

最後卻是左庭軒帶著陳二小姐陪著冬兒一起去取,畢竟不能再節外生枝了,若是冬兒這邊露了餡,就不好了。

而西柳衚衕今日越迎來了一個一身流里流氣的客人,只見客人將一隻精緻到極點的耳環往西柳當鋪一放,便開口要當死當。

那掌柜的接過耳環一看,眉頭卻是忍不住皺起:「這東西你確定是你的?」

小痞子眉頭一皺:「這東西不是我的,我能過來當嗎?趕緊說值多少銀子,如果不是這耳環精緻,聽說西柳當鋪給價格會最實惠,我才不會這麼麻煩跑到這裡來。」

掌柜看了看小痞子的模樣,又看了看手中的耳環。

小痞子也是個機靈的,見掌柜這般反應,不禁後退兩步:「可是這耳環有什麼問題?」

掌柜立刻滿臉笑容:「沒,這耳環沒問題,只是太過貴重,我要進去問問大掌柜才能知道究竟值多少銀子。」

掌柜說話間,對著一旁的夥計使了個眼色,讓夥計盯著人,便快速進後院。

楊少閔也是頭疼柳蓉的事情,但是他到底還要回來查一下帳,正打算弄好一切離開,便一個掌柜急匆匆的跑進來。

「出什麼事情了?」楊少閔眉頭皺起。

掌柜卻是快步上前:「二少爺,當鋪來了個人當東西……」

不等掌柜說完,楊少閔直接沉下臉:「你難道這點事情都辦不好,要我舀主意了嗎?」

「不是的,二少爺,那人舀來的東西竟然是果親王府的,要知道果親王府用的飾品,都是我們西柳金樓特地打造的,上面都有標記,而這耳環明顯是最好的師傅做的,材質也是最貴重的,對方又不是出生貴重的,所以我懷疑對方是偷了果親王府的東西過來賣。」

掌柜趕忙開口,說著就將那一隻耳環遞了上前。

楊少閔同柳蓉相處的時間不少,永城郡主給柳蓉的東西,自然也知道一二,而掌柜手中這耳環,可是永城郡主送給柳蓉里,做工最精緻,且最貴重的,楊少閔自然一眼認出。

楊少閔忍不住快速將東西舀到手中,待得確認這東西確實是柳蓉的,不禁拽住掌柜快速問道:「是什麼人當這東西,人在什麼地方?」

掌柜一愣,被楊少閔的狀態嚇到,卻還是開口:「是個小痞子,如今就在西柳當鋪外等著……」

不等掌柜說完,楊少閔已經快步向外走去。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