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五章:離京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屈了,在我心中,什麼樣的男子都配不上柳蓉,即便是哥哥你也是。」 上官煜握了握拳頭,決定不同自己這個妹妹計較,再多開口,他覺得自己會直接被自己的妹妹氣的內傷。 好一會,上官煜吸了一口氣,...

永城郡主一邊請了劉老過來照看冬兒,一邊在屋中不斷的踱步,而左庭軒已經快馬派人去請護軍參領讓京城護衛將城門封鎖之外,再查一切被控制離京的女子。

由於柳蓉的事情不能讓當今聖上知道,所以這會金鳳樓的事情,也只是快速的將銀子丟失的事情上報,即便如此,畢竟還是有時間差別,若是無法好好處理,根本就不可能在城門處堵住三皇爺的人。

「郡主,雖然現在庭軒已經讓人去護軍參領處,請護軍參領吩咐那些京城護衛查找一切可疑,可能是被人控制著離京的人,這樣恐怕還是不夠。」陳二小姐看著所有人來來回回,忍不住對著永城郡主開口。

雖然兩個人一直以來關係都不是很好,但是這會涉及到柳蓉的安危,永城郡主再也沒平日對陳二小姐的態度,一聽陳二小姐這般開口,趕忙詢問陳二小姐是否有什麼想法。

「必須要讓一個見過柳蓉的人在京城城門前才好,若不然,那些護衛即便這般檢查,若是三皇爺的人給柳蓉下了葯,讓柳蓉無法說話,又怎麼可能查的出來。」陳二小姐看著永城郡主快速的開口道。

她雖然時不時的吃自己表哥對柳蓉好的醋,但是是從心底感激柳蓉的人,且性子也是比較直接的,這才會真心的蘀柳蓉著想,也或許該說,左庭軒之所以會最後讓自己的姨母將自己的表妹定下來,為的就是陳二小姐這樣的性子。

雖然不是特別聰慧,卻是最直接的人,這樣性情的人,在這世界上其實也是少之又少的,說起來,這或許是老天給左庭軒的緣分,亦或者,也是左庭軒上輩子修的福分。

永城郡主聽了陳二小姐的話,自然也覺得有道理,便讓陳二小姐照看冬兒,自己去了上官煜的在的地方,將陳二小姐的想法說出。

上官煜眉頭微微蹙起,這話自然是有道理,卻不能讓官府的人過去,畢竟萬一透露柳蓉被抓的事情,不說有損柳蓉的名節,柳蓉的性命恐怕也不一定會保住,所以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偏偏皇上知道了金鳳樓的事情,已經下旨讓他和左庭軒一起進宮面聖,將今日的事情詳細彙報,也無法去做這件事情。

「哥,怎麼了?雖然我覺得陳月這人不好,但是這件事情她卻沒有說錯,再多想恐怕就沒有時間了。」永城郡主看著上官煜快速的說道:「雖然三皇爺離開京城需要掩飾,需要改變打扮,所以也需要時間,但是我們有的時間肯定不會太長的,如果柳蓉被帶離了京城,到時候,到時候我們就很難找到柳蓉了。」

永城郡主想到這個可能,面上越來越糾結:「到時候柳蓉的母親若是問起柳蓉,這可如何是好,都是我,如果不是我一直求著柳蓉一定要到金鳳樓,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見上官煜還不開口,永城郡主忍不住大聲開口:「哥,柳蓉可是救過您性命的人!也剛剛救過你妹妹我的性命,難道你就要眼睜睜看著柳蓉出事嗎?」

上官煜眉頭緊皺,終於開口:「我自然也想立刻找到柳蓉,但是我和庭軒要立刻入宮,你現在雖然不用入宮,但是你一個郡主不能貿然到城門處,否則外人可能就要從我們這邊的情況,猜出什麼,到時候都對柳蓉不利。」

永城郡主聽了上官煜的話,情緒不禁低落:「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官府的人最好不動用,多一個人知道,柳蓉就多一份危險。這樣吧,你去楊柳衚衕,去找楊少閔,讓楊少閔到城門口處盯著,一有情況,立刻用銀子讓城衛攔著,然後讓人通知護軍參領,想來胡軍參領一定會幫忙。」上官煜想了想,對著永城郡主快速開口。

「不過,你一定要記住,這件事情,柳蓉的事情千萬不要泄露出去,現在最好不要讓任何多的人再知道這件事情,那些參加拍賣的商戶,如今左庭軒也已經控制安排好了,只要柳蓉的行蹤都隱瞞住了,我在所有人發現前找回柳蓉,就不會有任何事情。」上官煜對永城郡主細細的吩咐道。

「哥,為什麼我們一定要這麼隱瞞,事實上,讓大家知道這件事情,京城的百姓都感激柳蓉,說不定還能發動起來,更容易救出柳蓉。」永城郡主看著上官煜忍不住開口說道。

雖然她也從上官煜和左庭軒嘴中聽到三皇爺的那些說法,但是她終歸是覺得說出去,將消息散出去,柳蓉說不定更容易被找回來,即便皇帝忌憚又如何,救回柳蓉咬緊。

上官煜搖頭:「沒你想的那麼簡單,柳蓉為了救你們,當時說的是與我定下親事……」

永城郡主皺眉,忍不住打斷上官煜:「這有什麼,本來就是為了救我們,才說這樣的話,這不是大問題,即便是外面不小心知道了這件事情,風言風語傷柳蓉的名聲,最多我求柳蓉委屈點,嫁給哥你就是了。」

上官煜本來還一直擔心柳蓉的情況,想著一些問題,卻是被自己妹妹的話一下子噎死,臉色瞬間烏黑。

這世上恐怕沒有哪個人會這樣對自己親哥哥說話的。

永城郡主見氣氛一下冷下來,再看上官煜烏黑的臉,大致也發現自己說錯話,說漏嘴了,不禁面露不好意思,但是見上官煜還是兇巴巴的模樣,卻是直接像小母貓被激起了性子一般,快速的開口:「幹嘛這麼看著我,我說的不對嗎?本來就是柳蓉委屈了,在我心中,什麼樣的男子都配不上柳蓉,即便是哥哥你也是。」

上官煜握了握拳頭,決定不同自己這個妹妹計較,再多開口,他覺得自己會直接被自己的妹妹氣的內傷。

好一會,上官煜吸了一口氣,才看著永城郡主繼續開口:「問題不在這裡,若是柳蓉的話傳到皇上耳朵,即便這是一件假的事情,皇上恐怕也不會相信這件事是假的,到時候皇上只會覺得我手握軍權,柳蓉又有這樣的能力,恐怕皇上明著不會反對這樁婚事,暗中卻會想辦法將柳蓉除掉。」

永城郡主眉頭皺起,心底忍不住的擔心,她本就不是多想的人,這會聽了上官煜的話,自然也覺得有道理:「哥,那怎麼辦才好?即便是我們救回了柳蓉,也不代表這件事情就肯定不會被傳出去。」

「最重要的是,按照哥哥的說法,柳蓉以後豈不是再沒有機會找個好人家?」永城郡主忍不住心酸:「柳蓉這一輩子受了這麼多的委屈,幫了那麼多人的忙,難不成在自己身上,也要這麼委屈?」

「不行,這絕對不行1永城郡主想到這一點,就心底不願意:「哥,難道就沒有辦法改變這一點嗎?」

永城郡主忍不住滿臉希望的看向上官煜。

上官煜沒有說話,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麼,只是過了一會才開口:「現在說這些沒有用,關鍵是快些將柳蓉找到救回來,不然到時候麻煩就大了。」

「我就要去宮裡了,你現在吩咐人去找楊少閔,不成的話,再帶上董護衛,雖然董護衛見柳蓉的次數不多,但是加上楊少閔,兩個人一起配合,說不定效果會好。」

永城郡主對著上官煜點頭,也知道時間耽擱不起,但是到底放心不下,知道自己一身女裝肯定會出問題,便想了想,換了一聲男裝,同董護衛一起快馬加鞭去城門口。

卻說永城郡主快馬加鞭的當口,柳蓉早就到了城門前,不過三皇爺讓柳蓉換裝,用的時間雖然不多,但是為了不叫人懷疑他們是假裝的商旅,所以一行人並沒有特別快速的行駛,但即便如此,速度上到底是比左庭軒下命令到封鎖城門要快一些。

只不過因為京城多處出現問題,城門口檢查嚴格了一些,但是走商的人塞些好處,打點一下,馬車還是緩緩行駛。

柳蓉聽著外面說城門口到了的話,心中微微一緊,面上卻依舊不動聲色,只是手不覺的拽了一下耳垂,然後抬起伸向馬車的窗帘,卻是被兩個丫鬟阻止。

柳蓉面上表情依舊平淡,聲音不高開口,外面只要不仔細注意,根本聽不到:「放心,我也不想留在京城了,這地方是個金絲籠,我呆著必定是離開不了,都要被人控制著,還不如跟你們離開。」

「所以不會給你們找麻煩的。」柳蓉說著看向兩個丫鬟:「況且,我若有一絲不對的動作,你們都可以立刻要我性命。」

兩個丫鬟互相看了一眼,卻是低頭對著柳蓉開口:「這裡是關鍵的位置,還請小姐不要為難我們。」

就在兩個丫鬟以為柳蓉會做些什麼,做好準備制止的時候,卻是聽柳蓉淡淡的應了一句「哦。」

兩個丫鬟鬆一口氣,不過到底還是擔心,同時也因為柳蓉之前表現的態度並非抗拒,所以雖然做著控制柳蓉的準備,卻並沒有立刻就實施。

柳蓉也不再說話。

好一會,馬車已經行駛出城,才聽柳蓉的聲音再次響起:「如今已經出城,你們已經不需要擔心,這會讓我看看外面的景緻總可以了吧,畢竟,以後要回京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兩個丫鬟互相看了一眼,最後點了點頭,只是仔細開口:「姑娘只能看看外面的風景,卻不能將頭探出去,若不然,我們會被怪罪的。」

柳蓉點頭:「放心,我不會叫你們為難的。」

說著話,才將窗帘挽開,望了一眼外面向後移的景緻,卻又立刻鬆開了窗帘,讓窗帘放下。渀佛突然對外面的景緻完全失去了興趣。

兩個丫鬟不禁疑惑:「怎麼又不看了?小姐?」

「也沒什麼好看的,離開了,便離開了吧。」柳蓉閉上眼睛重新靠回馬車上,若是有人注意的話,必定能看到柳蓉右耳垂上的耳墜消失了。

若是再有細心的人,必定能注意到,城門口不遠處的官道上,一隻耳環正靜靜的躺在路上,而這隻耳環同柳蓉左耳垂上的耳環一模一樣。

卻說柳蓉一行人剛離開城門口,左庭軒派來封鎖城門的人就已經到了城門口,幾個人看著遠遠離去的馬車,面上稍微緊了緊,對著守衛的城衛詢問一下馬車的情況,見只是普通商旅,也放下了心,同時要求接下來開始封鎖城門,京城只許入不許出,但凡帶著女子出城的,必須送官查看。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