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三章:對峙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個問題。那就是三皇爺想要的是一個活著的她,替三皇爺做事。 而三皇爺看著沒有繼續說話的上官煜,臉上笑容越來越濃,他本就要抓柳蓉。卻沒想到又得到柳蓉同上官煜定下親事這樣的消息,如今他控制了柳蓉,就...

三皇爺的話一下,所有大將軍軍的人面色變得難看。 4Gsp更新更快

他們自然是知道三皇爺話里的意思,只不過他們聽到的只是一重意思,那便是三皇爺會借這位柳三姑娘要挾他們大將軍做大將軍不想做的事情。

很可能逼大將軍反叛,到時候偌大的夏朝恐怕會沒他們的立足之地。

一時間,所有上官煜的人都忍不住看向上官煜。

上官煜卻是眉頭皺起,別人聽到的是一重意思,他聽到的卻是兩重,同柳蓉認識這麼久,再加上那些得到的消息,他如何不知道當今聖上,以及這位叛亂的皇叔對柳蓉的重視。

柳蓉若是真被帶走,到時候不幫三皇爺是死,若是幫了三皇爺,三皇爺兵敗,也會是死。當然,即便三皇爺到時候勝利了,這麼一個危險的利器放在身邊,恐怕也不安心,最後也難逃一個死字。

柳蓉看上官煜在聽了賊人頭領的話后,眉頭越皺越緊,心,這上官煜不會那麼狠心,直接放棄她吧。她就是為了救人,冒認了一下對方未婚妻的身份而已。

柳蓉卻是還不知道這些人就是叛軍,而那開口說話的人就是叛軍首領三皇爺,若是知道,恐怕就不會是像現在這樣擔心自己的小命,而是擔心未來了。

畢竟三皇爺當初兵敗,還能派人入京城,為的就是抓她,這會還賞銀一萬兩抓活著的她,這都只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三皇爺想要的是一個活著的她,替三皇爺做事。

而三皇爺看著沒有繼續說話的上官煜,臉上笑容越來越濃,他本就要抓柳蓉。卻沒想到又得到柳蓉同上官煜定下親事這樣的消息,如今他控制了柳蓉,就代表著他還有機會藉助挾持柳蓉,得到上官煜的支持。

本來只想要一樣東西,老天爺卻給了兩樣,兩樣還都是想要的東西,這樣的事情擺在面前,如何不驚喜!

要知道,如果得了上官煜的支持,即便以他現在的狀況。奪回皇位的幾率也能瞬間升到五五之數!

「上官煜。我是好說話的人。既然你未婚妻在我手一個陽關道選一選如何?」三皇爺看著上官煜笑著開口。

柳蓉卻是不知道三皇爺的想法,因為她到現在都還不知道這些人就是當初京城叛亂之人。卻說柳蓉在最初面對上官煜的尷尬之後。卻是眉頭皺起。

之前沒有意識到,只這片刻,她卻是意識到另一個嚴重的問題。

一直以來,她同永城郡主的關係不錯,但是眼前的上官煜關係卻是很冷,若是上官煜不在這個地方還好說,這些人帶走了她,到時候在想辦法逃脫,亦或者等著永城郡主找人來救她就可以。

可現在上官煜在這裡,而上官煜控制著金鳳酒樓。這些人聽了她之前的話,肯定會逼她實現之前說的,拿她逼上官煜,讓上官煜不僅放他們離開,還將拍賣的銀子拱手相讓!

以上官煜的性格,就說她們現在的關係,絕對不會因為她受這些人逼迫,說不定還會直接開口讓這些人就地處置了她。

也就是說,這些人很可能會因為這一點,被激怒,直接要了她的性命。

柳蓉不禁咬住下唇,沒想到情況竟然會因為遇到上官煜糟糕起來。

雖然說這些人一開始就說過要抓她,而且活著的會比死了的值銀兩,但是卻不代表被激怒了之後,這些人還會留著她的性命,這可怎麼辦才好?

如何才能保住自己的性命!

不成,一定要想其它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上官煜沒有注意柳蓉的變化,卻是在聽了三皇爺的話后,冷淡的看著三皇爺:「可惜,我只對我的獨木橋有興趣。」

柳蓉嘆氣,果然不出所料。

不等柳蓉多想,上官煜卻是已經繼續開口:「三皇叔就這有把握這是意外的好處,而不是你葬身之日?」

「畢竟你是當初京城動亂的主犯,聖上可是心心念念要抓到三皇叔,將您抓起來,要您性命。」上官煜說著微微一頓,再次開口:「我看三皇叔還不如將柳蓉放了,然後棄械投降,說不定到時候我還能替三皇叔求饒,讓皇上留您一條性命。」

京城動亂主犯?

柳蓉瞬間看向三皇爺,便見三皇爺笑起:「那也要你捨得你的未婚妻才可以。」

「嘖嘖,可惜,即便你捨得讓柳三小姐冒險,那已登上皇位的人也捨不得丟了柳三小姐,說不定會因為我帶走了柳蓉,忌憚起來,到時候不是想辦法營救柳三姑娘,而是直接派人要了柳三小姐的性命。」

「畢竟這柳三姑娘可是幫著如今坐著寶座的那位,不費一兵一卒將我趕出京城的人,他的性格可是容不下這樣的王牌不握在自己手r /

三皇爺說著微微一頓,看著上官煜彷彿滿臉不忍一般:「侄兒,你就忍心你的女人,就這樣遇到各種危險?」

「若是我,我可不忍心這樣貌美如花的未婚妻冒險。」

上官煜面上更加冷淡,柳蓉看著這冷淡的表情心就往下沉,第一次覺得自己得學點武術,有自保能力才成,若不然一直任人宰割。

想著,柳蓉忍不住嘆氣,雖然深藏閨不是她喜歡的,可是這樣遇危險,看起來各種驚險的生活,可不是她想要的。

三皇爺見上官煜還是不為所動,眉頭不禁皺起:「上官煜,你要知道。就是不遇到危險,以當今聖上的性格,知道這柳蓉同你定親了,恐怕也不會饒了你們,畢竟這柳三姑娘可是有抵得上舉國之力的能力。做皇帝的肯定不願意讓她跟一個像你這樣手握重兵的人。」

柳蓉撇嘴。她根本就不是上官煜的未婚妻,上官煜自然不需要緊張這一點,說了也是白說,浪費口舌而已。以上官煜的性情,這樣的話,不會有任何作用。

對方到現在都沒揭穿她已經不錯了。

等等,抵得上舉國之力???說的是誰?她嗎?

聽著三皇爺的話,算是終於明白這些賊人抓自己的原因了,一切的源頭都在這個三皇爺身上。

她怎麼也沒想到,這叛亂的三皇爺竟然認為自己會退出京城,全都是因為她。

她一個女流之輩,怎麼可能有這樣的能力,當初在京城動亂的時候做的事情。也不過是為了自保罷了。全都是順勢而為。如果不是叛軍沒有紀律,百姓又怎麼會僅僅因為她的幾句話,推動下來。最後改變整個京城的格局。

而眼前這三皇爺卻是好笑,竟然將當初的失敗全都歸結在她身上,難怪叛軍的人一直陰魂不散。

說起來,她才是應該找叛軍報仇的人,如果不是這些人,姚管家夫婦也不會為了救她而死,而這些人這會竟然還如此逍遙,還有這樣的能力跑到京城當劫匪。

柳蓉想著,眼睛微微眯起,眼動。

三皇爺卻是不知道柳蓉的變化。微微一頓,看著上官煜又誘惑道:「我不一樣,我肯定能容得下你們,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證,不會傷害到柳蓉一根毫毛,並且會為你們舉辦上一場盛壯的婚禮。」

「怎麼樣,還是跟著皇叔吧,皇叔一定不會虧待你的1

上官煜眼若不是柳蓉一直注意著上官煜,擔心上官煜揭穿自己,或者放棄自己,恐怕都不會發現。只見上官煜目過後,看了一眼柳蓉,才開口:「三皇叔的好意,侄子就心領了。」

「就如同您說的,這個世上沒有一個當皇帝的,能不在意一個能力突出,能影響整個國家的人,被手握重權的將軍抓到手是真的成了皇帝,又如何會留下柳蓉,既然如此,我又何必費時費力。」

三皇爺眼睛眯起:「你是真的敬酒不吃吃罰酒?」

「我這人一向不喜歡別人送上門的酒。」上官煜淡淡的開口。

「那就別怪我對你未婚妻不客氣了。」三皇爺臉色微微鐵青的看上官煜開口。

「要不客氣,便不客氣吧。」上官煜冷冷的開口。

果然……柳蓉看著上官煜忍不住垂頭喪氣。卻不等她多想,便聽上官煜的聲音再次響起:「不過若是你放了柳三姑娘,我便也放你從金鳳酒樓離開,若不然,今日便魚死r /

柳蓉瞬間驚訝的抬頭,卻是恰恰對上上官煜看向自己的眼睛,這一次眼神之沒有嘲弄,竟是有著一絲平日里都沒有的認真,但是就是這認真,讓柳蓉心忍不住趕忙撇開眼睛,不敢繼續同上官煜繼續對視。

而跟著上官煜的人也都微微訝異的看著自家大將軍,除了郡主外,這可還是他們大將軍第一次很認真的對另一個女子,看來,這真的是他們大將軍新定下的未婚妻。

說不定,不久的將來就要有喜酒喝了……

三皇爺卻是面色難看至極:「上官煜,你倒是好興緻,竟然這個時候還有心**。」

「我本來還想給你一個機會,畢竟我可不想一個怨恨著我的人跟我身邊幫忙,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罰酒,那今日便留下性命吧。」

說話間下令動手。

卻見這金鳳酒樓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多了一群人,這群人竟是隨著三皇爺的令下,全都舉起弩箭,對向上官煜一行人。

危險如同蛇吐出的信子,貼著她們臉盤劃過。

ps:

抱歉,昨天斷更了,回家過年,昨天和一幫朋友今年最後一次聚會了,再加上四十九歲的阿姨,似乎得了和老年痴獃有關病症,和前年去世的姥姥是一個癥狀,一家人全都聚在一起又陪了一天,就沒時間寫稿子了。今天會補上的。

回家沒死。不過北京了。到時候更新也可能不穩定,但是會盡量穩定更新。不過,回到北京后就好了。整理完家,就重新開始努力更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