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二十二章:陰差陽錯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眼前的情況,等著挾持自己的人也參與進去動手。 只是柳蓉明顯想岔了,這領頭賊人哪裡能讓三皇爺處於危險的狀況,只見他一把就抓住柳蓉,對著上官煜快速開口:「還不快住手,如今大將軍的未來夫人在我們手裡...

賊人互相看了一眼,他們能夠參與叛亂,如今又到京城做下這般事情,自然都不是怕死之輩,可柳蓉說的銀子可就不一樣了。

亡命之徒最在意的便是及時行樂,能夠多賺一些銀子,自然是誰都不想少賺銀子,不過見柳蓉這般威脅,還是面色不好看。但這會到底不是可以談判的時候,畢竟外面沒有像他們預料的那般,沒有人到金鳳酒樓來,反倒是來了一批官兵,所以這會要的就是速度。

柳蓉看著幾個人不再繼續出手要永城郡主一行人性命,心底微微鬆一口氣,可是不等她鬆口氣,又一個渾身是傷的賊人跑了過來,不知道在這領頭的賊人耳邊說了什麼,便見領頭的賊人快速開口:「我們沒時間了,別回來連一百兩銀子都沒有了。」

此時也就左庭軒還能動手,可看著永城郡主一行人被控制,也不敢隨便輕舉妄動。

而那領頭的賊人的話一下,已經捉住永城郡主和陳二小姐的人就要下手,冬兒都忍不住閉上眼睛等死。

柳蓉心中一緊,一咬牙,快速開口:「這可說不準,只要你們別出手,說不定機能拿更多的銀子,還能安全的離開京城。」

「什麼意思?」領頭的賊人眼睛一亮。

柳蓉深吸一口氣:「只要你們不對她們動手,我就有十足的把握保證你們既能拿到銀子,又能安全的離開京城。」

柳蓉看著所有人面上的變化,握著碎瓷片的手不禁更緊,但是面上卻是變得更從容鎮定,就彷彿一切都在自己控制之中一般:「當然,你們也可以不信我,不過如果你們敢對這屋子裡的人動手,我也可以保證,你們今日在場的人,沒一個能活著離開京城。」

「我們憑什麼相信你1領頭的賊人不禁看著柳蓉大聲問道,別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為什麼三皇爺那麼在乎這個柳蓉,想要活捉柳蓉的原因,所以這會才會開口詢問,若不然,肯定是一句話都不帶說,直接要了幾個人的性命。

柳蓉聽到這領頭之人開口詢問,卻是徹底放下心,若是對方沒有想法,自然就不會問這句話,但是能問出這句話,就代表著有機可乘,只要有機可乘,那麼就有機會,一切都要以保住性命為重,只有保住性命才能做其它的事情。

柳蓉想著,一邊思考,一邊緩緩的開口:「就憑……」

所有人都不禁看向柳蓉,不知道柳蓉這會會說什麼,事實上,這會最好的辦法是公開永城郡主的身份,畢竟以永城郡主的身份,只要讓這些人挾持永城郡主必定能離開京城,只是這樣永城郡主就會有危險。

柳蓉的目光不禁掃過永城郡主,只這一眼,聰明人都微微猜出辦法,心底不禁嘆氣,卻也知道這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只是如此一來,永城郡主會跟著一起危險,而其它人,卻是能保下性命。

永城郡主看到柳蓉的目光,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同樣想明白一切的永城郡主見柳蓉遲疑,忍不住張嘴就要自己暴露自己的身份。

柳蓉的聲音卻在這個時候再次響起:「就憑我是大將軍上官煜的未過門的妻子。」

所有人瞬間目瞪口呆。

就是那領頭的賊人眉頭也忍不住皺起,他自然以為柳蓉會說出其它的依憑,畢竟作為三皇爺的人,柳蓉的本事,他比旁人知道的多,但凡柳蓉說出什麼樣的話,他都會相信,卻沒想到柳蓉會說出這麼一句話。

而其它人自然是因為知道柳蓉這會在說謊,同樣也不明白柳蓉為什麼要撒這樣的一個謊話。

柳蓉卻是深吸一口氣:「你們可知道如今金鳳樓里出來的官兵,都是大將軍上官煜的人,憑藉我的身份,你們只要挾持了我,上官煜就絕對不會對你們出手,如此你們還能光明正大的拿了銀子走,帶我走,既辦好了事情,還因為我得了賞銀,何樂而不為。」

「當然,如果你們敢動這裡的任何一個人,我就立刻玉石俱焚,就讓你們什麼都得不到。」柳蓉看著賊人頭領一字一句的說道。

領頭賊人眉頭深深的皺起。

而永城郡主陳二小姐一行人聽到柳蓉的話,也瞬間明白柳蓉這麼說的原因,這是為了不將永城郡主牽扯進去。

永城郡主看著柳蓉眼中微微濕氣,但在柳蓉警告的目光下,一句話都不敢開口。怕開了口,反倒是將柳蓉做的一切都毀了。

也是柳蓉不知道這些人是叛軍的人,才弄出這樣的事情。

柳蓉若是知道這幫人是叛軍的人,就憑著當初叛軍人到京城想把她抓走,以及後來發生的一系列事情,自然能知道叛軍的人都認為京城最後能是當今皇上坐上皇位,是因為她弄出的謠言。

僅僅憑著這一點,她只要開口說憑自己的能力即可,這會卻是沒有其他退路了。

領頭的賊人遲疑,一旁之前過來渾身帶傷傳話的人卻是忍不住開口:「若真是這樣,就快些抓了這柳蓉吧,別的人放了就放了,再不做決定,主子都可能逃不出去,那我們就真的完了。」

柳蓉見傳話的人開口,快速再次開口:「只要你不傷害這些人,我就跟著你們走,若不然,我直接自裁,你們就什麼都得不到1

柳蓉最後一句話,終於壓倒了那領頭賊人心中的最後一根稻草:「你要說話算數。」

說話間,領頭賊人對著其它賊人示意不要動屋子中剩下的人,然後對著柳蓉開口:「你要走到我們旁邊和我們一起走,我才放了這些人。」

柳蓉皺眉,最後點頭:「不過你們不要想耍賴,你們也知道我是一個大夫,大夫除了能救人,殺人也比一般人容易,到時候我要自盡,你們別想能攔住我。」

「只要你們耍賴,我到時候就立刻自荊」

「你放心,我們說話還是算數的。」領頭的賊人快速的說道,因為他聽到下面的腳步聲越來越重,擔心變故變大。

柳蓉深吸一口氣向這些人走去,不是她不想拖延時間,誰都不是傻子,只要她遲疑,這些人對屋子裡的人動手,必定比來救人的人要快,她不希望任何一個人出事。

不一會,柳蓉便被賊人抓到手中,領頭的賊人倒是有心要反悔,將這些人都殺掉,不過想到柳蓉的能力,最終還是沒敢這麼做,只是挾持了柳蓉快速離開。

屋中的人看著一切咬牙切齒,有心想要動手,可唯一能動手的就只有左庭軒,其它都是女子,最後只能無奈。

左庭軒不禁握緊拳頭,他怎麼也沒想到,他這麼一個大男人在這裡,最後整個屋子裡的人卻是要靠柳蓉這麼一個弱女子去救。

看著柳蓉被帶走,左庭軒快步跟上前,陳二小姐想要拉住左庭軒,最後也沒能伸手。柳蓉救的不僅僅是永城郡主的性命,也是救了她的性命。

只是不等左庭軒上前,那些賊人就對柳蓉開口:「若是她們再自己找死,那我們就不管之前的約定了。」

柳蓉聽到賊人的話,也只能開口讓他們不要跟著:「你們放心,我會沒事的。」

柳蓉安撫完所有人,被賊人拖著快速向前走,如此離了一些距離才放下心來,只一會,他們便倒了樓梯處,便見三皇爺和上官煜的人殺到一起,而三皇爺的人明顯處於弱勢。

柳蓉自然不認識這人裡面的三皇爺,只是皺著眉看眼前的情況,等著挾持自己的人也參與進去動手。

只是柳蓉明顯想岔了,這領頭賊人哪裡能讓三皇爺處於危險的狀況,只見他一把就抓住柳蓉,對著上官煜快速開口:「還不快住手,如今大將軍的未來夫人在我們手裡,若是你們在繼續動手,我們就直接要了她的性命。」

這話一出,上官煜身旁的人都愣了愣,他們的大將軍定親了?什麼時候的事情,為什麼他們都不知道?難不成是隱秘定親?所以這次才會如此回京?

而上官煜聽到這樣的話,差點因為吃驚被三皇爺的人砍傷,隨即退後幾步看向被這些人挾持的柳蓉。

柳蓉卻是滿臉尷尬,不過這個時候自然是生命要緊,如果這個時候反了這句話,萬一這些賊人一個惱怒之下要了她的性命,這可怎麼辦,她的小命可是最重要的了。

這般想著,柳蓉卻是不等上官煜開口否認,便快速開口:「上官煜,還不快停手,難道你真想要了我的小命。」

柳蓉的話一出,卻是故意混淆其中的意思,讓這些人誤會。只是一開口,柳蓉便對上上官煜似笑非笑的眼神,心底更是尷尬,同時也氣惱,如果不是為了救你的妹妹,以及別人,你當我願意扯這樣的關係?

只是現在反了之前的話,她就要倒霉,她也不得不繼續這麼堅持模糊下去罷了。

三皇爺卻是看向上官煜,面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沒想到今日到這裡,還能有這樣的意外好處。」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