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九章:危險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城郡主說的再難聽一些,她也不會改了現在這個習慣。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鄙視了一下永城郡主:「說的自己好像很好,你不也是四處亂跑,哪裡有郡主的樣子。」 「好了,你們就這麼爭論,究竟是要出去...

拍賣會一開始,一時間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開始仔細注意看台上夏掌柜說的是否是自己需要的那個州的拍賣權。

而夏掌柜也賣力的推銷,顯然是做了備課的,難為這麼一個曾經只是跑腿的小二,竟是將提及的州的優略以及不同定價的原因都說的一清二楚,若不是知道這夏掌柜過去的人,都會覺得這位年輕的掌柜過去怕是一個書生出身。

柳蓉不禁微微點頭,注意力終於全部放到了看台上,也沒在留意之前突然產生的被人盯著的感覺。

只是上官煜和左庭軒顯然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在想什麼,不時的向四周掃視,而陳二小姐則是一見左庭軒掃過柳蓉,就有些吃味,不過雖然吃味,但是對柳蓉的態度卻是很好,只是偶爾看著左庭軒咬牙切齒,完完全全和以前的態度是整個都顛倒了過來,卻是個有趣的事情。

而這邊注意力都集台不遠處的一張桌子旁,一個一身綾羅綢緞,打扮不是很顯眼的福態員外,卻是看著一旁一個單單坐著,就渾身透著一股子戾氣的:「主子,這會可要小心才是,萬一叫人發現了您,就麻煩了,而且我看這次拍賣的守衛都很是嚴謹,說不定這邊已經得到了消息,我們要更小心才是,所以您就不要再盯著柳三小姐了。」

「說來這柳蓉還真是靈敏,您只是這麼看了幾眼,似乎就注意到有人看她了。」福態員外對著身旁一身戾氣的。

「這柳蓉若是不靈敏,又怎麼可能弄出那樣的謠言,將我們趕出京城,若不是這柳蓉說不定如今在這皇宮是那人,而是我了。」一身戾氣的這裡,臉上的戾氣更重。

誰會想到,當初京城叛亂的三皇爺竟然混到了琉璃配方拍賣的拍賣場/

卻說這三皇爺往日提及柳蓉也僅僅是想要將柳蓉抓起,雖然不時的有這樣的想法,可如今看著有人以高價拍下一個州的琉璃配方使用權,可謂是空手套白狼,一下子就給朝廷賺下無數銀子,眼還是戾氣都越來越重。

若是當初叛亂成功,這些銀子就全是他的了,又怎麼會是那該死的太子的!

不行,這個人一定要抓到。

「陳南,這次行動即便是失敗,這柳蓉也一定要給我抓起來帶回去1三皇爺看著這富態商人快速說道。

聲音略略拔尖,嚇的富態商人快速掃向周圍,見所有人的注意里全在看台上,這才放下心,卻還是小聲的開口提醒:「主子,如今不是在我們隱蔽的地方,可不能這般引人注目,若是叫人發現,我們就全都完了。」

「怕什麼,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們是不會想到今日我親自來了的,無論如何,即便這次拍賣的銀子我們拿不到手,這柳蓉,我們也一定要抓到手,只要有了柳蓉,以後這整個大夏朝都會是我們的。」三皇爺看著陳南快速說道,眼睛微微眯起,露出危險的光芒。

陳南看著自家主子這瘋狂的勁道,心,甚至隱隱後悔當初上這一條船,如今卻是如何都退不出來了,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不過也因為這一點,眼底也忍不住露出一絲瘋狂的狠勁。

柳蓉卻不知道危險在臨近,這會卻是對著永城郡主點頭:「沒想到這個夏掌柜還真不錯,竟然能將各地的情況都了解的那麼清楚,這當個小掌柜說不定還屈尊了,說不定去當個專門打探情報的,會效果更好。」

永城郡主聽到柳蓉的話得意的笑起:「那是,看我多會用人,雖然自己能力一般,但是識人能力那是一等一,能交你這麼厲害的朋友,還能找到這麼能幹的掌柜,以後這皇家拍賣行,就讓這夏掌柜主持了。」

一旁的陳二小姐見永城郡主這麼得意,不禁嗤笑:「那也是柳蓉厲害,這夏掌柜說起來也是柳蓉發現的,當初如果不是柳蓉提及這麼個小二,你能用這小二,說來你運氣能那麼好,現在叫這麼多閨妒,都是托的柳蓉的福氣。」

永城郡主直接仰頭,拿鼻孔看陳二小姐:「那也是我有本事,柳蓉能幫我,你有本事也讓柳蓉幫你,讓你揚名試試。」

陳二小姐氣的看向左庭軒,左庭軒顯然是埋頭當隱形人的意思,這是不敢幫忙,他若是幫忙,估計永城郡主該直接又戳他當初不幫柳蓉在威北侯夫人面前說話的事情了。

最近左庭軒在永城郡主面前只能夾著尾巴做人。

柳蓉卻是忍不住笑起:「好了,別鬧了,還是認真看夏掌柜介紹吧,說來只是單獨賣這麼個配方折騰這麼一場拍賣還真是有些無趣,一開始聽上一遍一個州的情況還有點意思,州那麼多,後面這麼聽著就無趣了。」

「若是零碎的夾雜點其它就有趣了。」柳蓉說完又不禁笑自己,一般商業招標什麼的,不就是這麼無趣的事情么,又不是拍賣一些古玩名字名畫什麼的,又怎麼可能有意思的起來。

陳二小姐一聽柳蓉說覺得無趣,便忍不住開口:「我也覺得挺無趣的,不如我們現在到街上逛逛去,說起來我許久不曾到街上走走了,都快悶壞了。」

「但是說好了結束的時候要上台介紹皇家拍賣行以及大夏西醫院的事情,這會出去,恐怕會耽誤了。」柳蓉有些意動,只坐一會還覺得不錯,這坐了快一盞茶的時間了,說的東西都有些重複,再加上拍賣雖然很快,可有人想好,考慮好,都會給一些時間間隔,於是整個時間加起來反而是挺長的,就越發顯得無趣。

下次得提提意見,改改這拍賣規矩,一開始入場前,就說好低價,讓這些人自己思考好自己的底線,然後過來直接拍賣。

也免得這樣一次招標,如此拖延時間,浪費別人的時間,也是浪費自己的時間,說不定還有人沒帶足夠的銀票。

柳蓉在心裡想著這件事情,一旁的永城郡主卻是已經笑起:「雖然我不怎麼喜歡左庭軒定下自己的表妹,而且更不喜歡陳二小姐未成親就這般跟著未婚夫婿亂跑,絲毫沒有不好意思的樣子,一點也不符合大家閨秀的標準,不過這個意見倒是不錯。」

陳二小姐被永城郡主一串話下來,氣的臉色鐵青,不過她還真不想像時下的女子一樣那樣過日子,只是跟著柳蓉一行人走動做事,她便覺得有趣了,就彷彿找到了自己人生存在的價值一般,所以即便永城郡主說的再難聽一些,她也不會改了現在這個習慣。

不過即便如此,還是鄙視了一下永城郡主:「說的自己好像很好,你不也是四處亂跑,哪裡有郡主的樣子。」

「好了,你們就這麼爭論,究竟是要出去呢,還是不出去,再這麼吵下去,恐怕這場拍賣都結束了。」上官煜被永城郡主和陳二小姐吵的頭疼,終於忍不住開口。不過說話間,卻是看了一眼左庭軒。

而左庭軒見上官煜看自己,便對著上官煜使了一個眼色。只是還處於爭吵狀態的永城郡主和陳二小姐沒有注意到,倒是覺得兩人爭吵也挺有趣的柳蓉卻是看到了兩個人的眼色,心不過男人之間有自己的秘密也是正常的事情,柳蓉也不是一個喜歡窺視人**的,所以也沒在意。

永城郡主一聽左庭軒的話,趕忙對著柳蓉開口:「我們只是到外面稍微逛一下,若是快好了,到時候直接讓金鳳樓的人過來通報就是了,只要不遠就沒事的。」

永城郡主也是坐不住了,雖然也知道這次不會像義賣的時候有趣,但是這般不斷持續的聽下去,也確實沒有意思了。

一時之間,永城郡主和陳二小姐難得達成了共識,都勸說柳蓉。而左庭軒和上官煜心法,雖然面上沒有說什麼,但是話里話外還是幫著永城郡主和陳二小姐勸柳蓉離開金鳳更酒樓。

柳蓉想了想,便答應了下來。

左庭軒見幾個人要離開金鳳樓不禁鬆一口氣,對著上官煜露出一個笑容,不過想到自己治不了這三個人,於是眼觀鼻鼻觀心,坐著沒有動。最後是上官煜黑著臉陪著幾個人一道出去,算是護衛幾個人的安全。

柳蓉這包廂一動,立刻便落入三皇爺的眼速的吩咐手下將埋伏在金鳳樓周圍的人手都跟到柳蓉這一行人身上。

三皇爺的手下有心不應這件事情,畢竟金鳳樓的銀子才是大事,不過最後也覺得對柳蓉一行人動手,能引走金鳳樓里的人,更容易搶走銀子,便快速的離開,讓人跟著柳蓉一行人。

而三皇爺想了想,竟是留下手下在金鳳酒樓盯著,自己也跟著離開了金鳳酒樓。

三皇爺的人手一點點的聚集。

而柳蓉卻不知道自己的一點小動作就被人這麼盯著,一行人很快便出了金鳳酒樓。

幾個人又擔心跟的人太多,少了逛街的樂趣,同時也為了不顯眼一些,免得被一群人圍著,再加上各自都認為不會離開金鳳酒樓太遠,便要求少帶一些人。

而上官煜想到自己跟在身邊,而得到的消息,是有人對拍賣的銀子有想法,而不是對她們一行人,最終答應了柳蓉她們的要求,便除了董護衛,以及兩個稍差一點的護衛,便沒再帶人。

如此一行人卻是有說有笑的逛著,不時的看看地攤上的東西,柳蓉雖然到這個世界這麼久,若說起認真的逛這古代街道,還真是大姑娘上轎第一回,不一會也來了興緻。

另一邊,身子恢復了健康的蘇枕卻是聽說柳蓉會到金鳳酒樓后,人小鬼大的帶了一群威北侯府的護衛,雄赳赳氣昂昂的過來要看柳蓉,這會已經在到金鳳酒樓的路上。

而柳蓉一行人不一會,便都聚到了耳環首飾,胭脂水粉的攤子前喜笑顏開的討論,倒是一旁的商販看著柳蓉幾個「男子」看著女子的耳環首飾,以及胭脂水粉,都忍不住各種猜測,特別是看到柳蓉幾個的相貌后,又看到後面跟著幾個黑臉大漢,心連連。

不過心底各種猜測,面上卻是一臉笑容的推銷。

如此這一整條街道卻是顯得熱鬧平穩,一片繁華模樣,叫人忍不住放鬆下心情,而也在這不知不覺糖葫蘆的小販走的離柳蓉一行人越來越近。

甚至永城郡主因為喜歡吃甜酸的東西,還拉著柳蓉到得一個神色有些特異的小販跟前詢問糖葫蘆的價格。

好些人的眼睛都微微眯起,雖然沒有人開口,還是一個個都彷彿小販努力經營的模樣,但是三皇爺的人都知道此刻的狀況是一觸即發,就等著那賣糖葫蘆的小販碰到柳蓉,所有的一切就要開始。

而永城郡主已經挑好自己喜歡吃的糖葫蘆,付了銀子,而小販更是一臉笑臉的將糖葫蘆一串串的遞出,最後一串親手遞向柳蓉。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