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六章:左庭軒定親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p> 「還是你責怪我不該這麼對威北侯夫人,你的姨母?」柳蓉看著左庭軒開口,她終歸不想在左庭軒曾經幫過她這麼多的事情后,只因為這麼一件事情完全生疏了。 「怎麼會,單純作為朋友,你被人說那樣的話...

柳蓉微微嘆氣,也不知道同左庭軒說什麼好,說怪左庭軒不在自己姨母那邊給自己澄清,幫自己說話吧,又覺得左庭軒或許也不容易,只是她確實在意自己的朋友,不站在自己這邊,蘀自己說上一句話這樣的事情。

不過這會看著左庭軒和自己這麼認真的道歉,柳蓉又有些不習慣,畢竟她覺得不高興的地方,已經在威北侯夫人身上收回來了。

「放心,我會認真給枕兒看診的。」最後只化作這麼句話。

左庭軒一怔,臉上有些僵硬,最後還是對著柳蓉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便先出去了。」

柳蓉不禁搖頭,平時看著臉皮挺厚的,怎麼這會竟是變得拘謹了,難不成還真要這樣,將過往的朋友關係全都推了,再無任何干係。

再看左庭軒沉重的表情,柳蓉輕嘆一口氣:「平時也不見你臉皮這麼薄,這會怎麼突然薄起來了。」

「還是你責怪我不該這麼對威北侯夫人,你的姨母?」柳蓉看著左庭軒開口,她終歸不想在左庭軒曾經幫過她這麼多的事情后,只因為這麼一件事情完全生疏了。

「怎麼會,單純作為朋友,你被人說那樣的話,我就應該幫你,但是我顧忌說的是我的姨母,就沒有開口,這件事情會鬧成這樣,我也有責任。」左庭軒快速的開口:「如果我早一些開口,或許也就不會變成這樣。」

最後一句話,左庭軒說得很輕,柳蓉幾乎聽不到。

不等柳蓉開口,左庭軒面上重新露出笑容:「不過到底是我姨母,下次下手可要手下留情埃」

柳蓉不禁翻白眼:「你還想這樣的事情有下次?」

左庭軒笑起:「估計不能有下次了,我姨母那性子,死要面子,顧忌等枕兒好了,以後都不會請你給威北侯府的人看診了。」

左庭軒說到這裡,有些悵然若失,卻隨機又露出笑容:「不過無論怎麼說,我們都還是朋友,威北侯府的主我做不了,等我以後自己弄來府邸,隨時歡迎你來。」

「當然,我還是會時不時的去你們蓉府走走,抱好你這大夏第一女大夫的大腿的。」

柳蓉不禁再次翻白眼:「你就沒有說話正經的時候,真不知道陳二小姐喜歡你什麼,要我說,你這樣的,還不如一個平常官家的子嗣,好歹能不被氣死。」

左庭軒也不禁笑起,不過想到自己的表妹,卻是對著柳蓉問起:「陳月她以後不會再有什麼事情吧?」

「放心,身體上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不過因為這樣的治療,我也不確保她成親後會不會有落紅,畢竟沒有好的工具。」柳蓉說完看到左庭軒略微有些紅的臉才反應過來自己說了什麼。

柳蓉微微悵然,果然是在古代,如果是在現代,左庭軒這樣性格的人,絕不可能因為這麼一句話臉紅的,不過也覺得有趣就是了。

左庭軒聽了柳蓉的話卻是很認真的思考,想了一會,便對著柳蓉告辭了。

柳蓉也沒多想,只是開口讓左庭軒多開導開導陳二小姐,便繼續照看枕兒。

永城郡主被上官煜帶走,走出不多久,便猜出自己兄長是想給左庭軒同柳蓉留下一個單獨說話的機會,不禁無語:「哥,左庭軒這次是真的做過分了,幹嘛給她們和好的機會。」

「要我的話,絕對不原諒。」永城郡主斷然說道:「旁人在我背後這般說我壞話,作為朋友,他怎麼樣也該開口。」

「別想這些有的沒有的了,去讓人看看冬兒。」上官煜卻不給永城郡主開口的機會,直接吩咐道。

永城郡主癟嘴:「**主義,難怪京城一直沒有姑娘敢嫁你,就你這樣的性子,嚇也嚇跑了。」

永城郡主雖然嘴巴上嘟囔,但是看到上官煜淡淡的看著她,到底是沒敢再說什麼,快速的去找人看冬兒去了。

上官煜卻是看相枕兒的屋子若有所思,不過面上依舊是面無表情,叫人看不出來上官煜究竟在想什麼。

卻說冬兒確實是出了點小麻煩,半路上馬車被醉漢攔了,好在永城郡主派的人趕到了,最後沒出什麼事情,青霉素雖然灑了一些,但是大部分保住了。

不過這幾天都是危險期,也說不上其它,只是不斷的守著枕兒。

柳蓉有心一直看顧著,畢竟這個時代就她一個現代穿越古代的大夫,但是到底身體吃不消,又不放心冬兒看著,最後卻是將劉老,以及自己的兩個徒弟都叫來了。

一是輪流看護省力,也仔細,第二便也有帶帶兩人,給兩人說說外科病理的想法,畢竟以後要開西醫院,這幾個人都是基本。

於是柳蓉教的認真,幾個人學的也認真。

而威北侯夫人聽到枕兒屋中的情況先是不高興了一下,最後也沒敢說什麼,畢竟柳蓉是這麼請回來的,若是再叫她氣走了,以後可就更不好請了。當然,最重要的是,她丟臉就白丟了。

見威北侯夫人這個態度,左庭軒和蘇大奶奶確是挺開心的。

只這兩天照顧枕兒,枕兒的燒便退了一些,再加上不斷的間隔的掛葡萄糖給枕兒,枕兒的狀況也比柳蓉剛來的時候好多了。

就這麼幾天後,又傳來一個消息,那便是左庭軒竟然訂親了,訂的竟然就是陳二小姐,這事情卻是叫人完全想像不到。

這消息還是從陳二小姐那裡知道的。

說來陳二小姐也有趣,這樣的事情定下了,便到柳蓉面前炫耀了,不過炫耀完,面上卻還有些弱:「雖然我家大婦你是做不得了,不過若是你放不下我表哥的話,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我允許你到我家做貴妾,只能是貴妾。」

柳蓉卻是被陳二小姐弄的哭笑不得,好在永城郡主也在,直接便開口:「要是柳蓉想做左庭軒的夫人,哪裡還輪得到你,你這樣做事情,可小心別叫左庭軒知道了,若不然,說不定好好的親事你就丟了。」

陳二小姐立刻面上一緊,卻到底是真心感謝柳蓉的,不再提這件事情,卻還是對著柳蓉開口:「吶,我也不是忘恩負義的人,若是以後有什麼事情,只管和我說,我一定都會幫你的。」

這句話卻是真心,看著柳蓉的眼神也認真的不行。

柳蓉不禁笑起,對著陳二小姐點點頭。

陳二小姐立刻笑的更開心:「那,那我以後也會經常去你們蓉府的,和,和我表哥一起。」

陳二小姐說完面上有些紅,卻是滿滿的幸福和開心。

柳蓉也衷心祝福的笑起。

陳二小姐又坐了一會,才離開。

永城郡主卻是不禁感嘆:「以前覺得這是個不好的,沒想到竟也是個不錯的,如此算來,也是左庭軒有福氣了,這樣的性子,竟然還能遇到個這麼好的。」

永城郡主說到最後不禁撇撇嘴,不過看到柳蓉皺著眉頭,又不禁擔心:「你不會……」

最後又沒敢說下孺的如自己想的,然後又被她戳破了這件事情。

柳蓉卻沒注意到永城郡主的話,也不知道永城郡主在想什麼,她卻是在陳二小姐走後,才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近親不能成親的事情。

到底和左庭軒好友一場,萬一將來孩子生出來有問題……

這究竟是提醒好還是不提醒好?

倒是枕兒經過這五六日治療,已經醒過來,臉色也好了很多,這會聽到兩個人說的話,卻是小大人的開口:「不要擔心,我表叔不要你,我還是會要你的。」

枕兒說完,微微一頓:「明日我便去找我娘說去,把你早早定下,省的你擔心。」

枕兒說完一臉我很偉大的模樣。

只弄的一直在思考需要不需要開口的柳蓉,撲哧一下笑起。

算了,還是不管這件事情了。管他近親不近親,不也有好多近親一起沒出問題的么。最多到時候找些大夫多給看看就是了。

畢竟這還是她回到古代,第一次遇到朋友的喜事。

不過,現代人在古代,真心好多事情都傷不起。一些日常的基本常識都無法科普,心底知道,卻不能說出來,如今只好想辦法快點將西醫院弄出來,然後默默潛移默化的,讓這些人利用玻璃,造出顯微鏡,早日將這些基本常識科普了。

想著以後會越來越好,柳蓉放下心來。

只是放下心來,又想到這小破孩說的話,忍不住又使勁的揉枕兒的頭髮,只弄的紮好的頭髮全部都亂起,看著枕兒氣的嗷嗷直叫,才心滿意足的笑起:「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人小鬼大的瞎說,要是再敢亂說話,丟出去喂螞蟻。」

小破孩癟癟嘴,還想說話,卻是被柳蓉抬手的動作嚇住,不敢再說。

柳蓉嚇唬完小破孩枕兒,才看著永城郡主笑起:「這陳二小姐確實不錯,愛憎分明,就是缺少心機,不過同左庭軒一起挺不錯,以後左庭軒分了府邸出去,估計也不用伺候婆母,也沒什麼妯娌,以後的日子也是個不錯的。」

柳蓉說得坦然,也真心蘀左庭軒開心,但是看在一旁的永城郡主眼中卻不是這樣,只覺得柳蓉是強顏歡笑。

永城郡主一擔心,就快速的轉移話題:「這個估計都是好久之後的事情了,說起來,因為義賣賺了不少銀子,夠賑災一段時間,而這段時間又都忙,拍賣的事情就推遲了,不過到底是推遲了這麼久了,所以聖上下了命令,必須將時間確定,並且確定在這個半個月內。」

「柳蓉,到時候估計枕兒也好了,你和我一起去看看拍賣如何?」永城郡主說著,卻不容柳蓉拒絕:「上次義賣你就沒參加,這次可一定要去看看了,不然沒你看著,我得多沒成就感。」

永城郡主說著嘴巴嘟起。

柳蓉不禁笑起,最後點點頭。

不過估計柳蓉要是知道永城郡主這會這般狀態的理由,估計就要哭笑不得了。

卻說左庭軒之所以會這麼選擇,是因為看出柳蓉真的沒將自己當成未來可能走到一起的人,他不希望再因為自己,讓威北侯夫人針對柳蓉,而選擇一個感激柳蓉的人做妻子,以後要幫柳蓉,也不會再出什麼問題,算是最好的一個選擇。

當然,也算是幫了他自己的表妹。

而就在拍賣確定時間后,京城之外,一個隱蔽的處所內,有人向當初叛亂逃出去的三皇爺報告:「主上,已經確定京城拍賣的日子,只等著準備好人馬,一切就緒了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