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三章:救人的條件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倒還好,但是越是這麼風輕雲淡的,就是越生氣,而提出來的條件,越可能讓他們不知道如何是好。 想著,左庭軒又不禁低落,他到底是叫柳蓉失望了,若不然他過來了,柳蓉是不會這麼開口提條件的。只是這本身就...

永城郡主聽到自己哥哥的話,就更不同意柳蓉回去給蘇枕看診了,到時候真遇到了這樣的情況,大家恐怕只會認為是柳蓉報復,能救治蘇枕,卻不救治。

「小姐,我看我們還是回去吧。」冬兒也忍不住對著柳蓉開口。

這樣的事情永城郡主能想到,柳蓉又怎麼可能想不到,但是到底是一條人命,如果她去看蘇枕,蘇枕還有可能活下來,但是她不去的話,蘇枕就肯定沒有任何機會了。

有些時候,人不得不做一些選擇,這無關其它,只是為了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柳蓉沒有看冬兒和永城郡主,還是繼續向屋r /

冬兒急的直跺腳,可當初鍾姨娘都勸不下來的事情,她自然也知道自己勸不下來,只能滿肚子的鬱悶跟著柳蓉走進屋。

當聽到腳步聲,屋微微一愣,看向門口,待看到是柳蓉來了,屋一怔,沒想到柳蓉竟然還會出來。

畢竟柳蓉若是不來,可以推脫不知道這件事情,即便蘇枕最後出事情了,她也不需要擔任何責任,也不需要背負狠心之名,但是這會出來了,卻是不一樣了。

柳蓉若是去救蘇枕,蘇枕救回來還好說,沒救回來,卻是將整個威北侯府的怨恨都給集在自己身上了。若是不去救蘇枕,那外人自然會說柳蓉狠心,連一個孩子都不去救治。

上官煜微微皺眉,想了想,對著左庭軒開口:「究竟還要不要請柳蓉回去給枕兒救治,你自己選擇吧。」

左庭軒心住看向柳蓉,卻又是看了一眼便撇開頭,不敢繼續看柳蓉,只怕自己對上柳蓉的眼睛。左庭軒的手不禁握緊,他究竟該如何選擇,他相信柳蓉會盡全力,可不代表別人會相信,可枕兒的性命……

蘇大奶奶看著柳蓉,也是想要開口,又不敢開口,萬一柳蓉回去了,她的兒子反倒是死的更快了呢。

只是求了柳蓉還有一線希望,不求柳蓉卻是一線希望都沒了。

蘇大奶奶一咬牙,在左庭軒開口之前看著柳蓉開口:「求柳姑娘救救我兒子,只要救下我兒子,我一定結草銜環報答1

所有人都不禁看向柳蓉,等著柳蓉回答。

柳蓉卻沒有立刻回答,而是走到椅子前坐下:「冬兒,去給我泡杯茶。」

蘇大奶奶心前只想著要不要求柳蓉,卻完全忘記柳蓉還可以選擇不答應這回事了。

左庭軒眉頭皺起,卻也沒開口說什麼,一開始就是他們做錯了,如今他們還有什麼資格開口說話。

而永城郡主和冬兒聽到柳蓉說的話,卻是面上一喜,也不等冬兒應聲,永城郡主已經開口吩咐自己的丫鬟去給柳蓉泡茶了,至於柳蓉的表現,彷彿果親王府是她家一般的態度,永城郡主就更高興了,完全沒感覺到什麼不妥當的地方。

而上官煜也微微訝異的看向柳蓉,顯然,他也以為柳蓉會立刻答應,畢竟都已經過來了。

好一會,丫鬟才將泡好的茶送過來,自然也給其它人都準備了一杯。

蘇大奶奶看著慢慢品著茶的柳蓉,有心想要再次開口,卻又擔心這會開口,卻弄巧成拙。

就在蘇大奶奶急的不行的時候,柳蓉才抬頭看向蘇大奶奶:「要我回去給枕兒看診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冬兒和永城郡主面色一變,蘇大奶奶卻是立刻露出笑容:「只要柳姑娘你肯救我家孩子,什麼條件,什麼條件我都願意答應1

不同意蘇大奶奶的反應,左庭軒卻是皺起眉頭,他和柳蓉相處的時間最久,自然知道柳蓉的脾氣,若是直接開口發脾氣倒還好,但是越是這麼風輕雲淡的,就是越生氣,而提出來的條件,越可能讓他們不知道如何是好。

想著,左庭軒又不禁低落,他到底是叫柳蓉失望了,若不然他過來了,柳蓉是不會這麼開口提條件的。只是這本身就是他之前選擇錯了,又怪的了誰,如果他一直都替柳蓉說話,也許……

已經沒有也許了,他不幫柳蓉說話,不過是希望自己和柳蓉還有可能,擔心這樣說多了,自己的姨母就更不同意了,只是有時候一時偏差,後面走的路便都會變成錯誤的。

柳蓉卻沒有看左庭軒,只是淡淡的開口:「這話,你說了恐怕沒用。」

蘇大奶奶不禁小心翼翼的看向柳蓉:「不知道柳姑娘的條件是?」

柳蓉抬眸:「我要威北侯夫人親自向我道歉1

所有人都是一愣,完全沒想到柳蓉提的條件竟然會是這個。

而左庭軒卻是想要開口,最後什麼也沒有說,只是他的臉色完全灰敗,就彷彿一個希望被打破,再也沒有一般。

上官煜卻是若有所思的看向柳蓉。

蘇大奶奶則是因為知道自己母親愛面子的性子,讓她同意道歉的可能性十分之小不說,就說這件事情會落了她母親的面子,也不好辦,可若不這樣,她的兒子就要沒了。

蘇大奶奶只覺得為難不已,為了自己的兒子,她便要去和母親這樣開口嗎,這可是大大的不孝,可她的兒子的性命就只有一條。

蘇大奶奶的眼淚不禁落下。

而永城郡主和冬兒先是呆住,後來反應過來,卻是覺得柳蓉這是一個絕好的主意,當然,這是因為兩個人都覺得威北侯夫人是不會道歉的,如此的話,柳蓉就可以直接推脫掉,不是她不去給人看診,但是有人做錯了事情,不道歉,柳蓉下不了台階,沒辦法才不救人。

至於說出這句話的當時人,卻是淡淡的看著自己手水的顏色帶著淡淡的棕黃色,上面漂浮著幾片茶葉,來迴轉著,就彷彿根本不知道自己這一句話產生了什麼影響一般。

真的不知道嗎?怎麼可能會。

柳蓉會提這個要求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她一直在想,威北侯夫人為何對自己的印象如此不好,由記得第一次見時,威北侯夫人對她還是不錯的,後來卻是越來越不好了,到得今日她才想到一個可能的理由,那便是左庭軒。

恐怕是擔心她和左庭軒在一起。

不說她完全只是將左庭軒當做朋友,就是有這樣的想法,威北侯府這般態度,左庭軒這般反應,她也不會選擇左庭軒的。更何況她當真只是將左庭軒當做朋友。左庭軒對她也不外如是。

可她的態度她自己知道,旁人不一定知道,所以她今日便是要讓威北侯夫人知道她的這個態度。

若是她喜歡左庭軒,面對這樣的事情,自然是忍了,還給枕兒認真救治,畢竟是要入威北侯府,面對長輩,如果弄的不好,也許日後的日子會十分的難過,但是她讓威北侯夫人道歉,自然是絕了入威北侯府的可能,也是表現她的態度。

畢竟這樣的事情一出,威北侯府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左庭軒娶她的。

同時也是告訴左庭軒,她真的生氣了。

朋友之間,遇到真的影響到朋友的狀況的,以及旁人說自己好友壞話的,這態度是必須表現出來的。

如果威北侯夫人只是暗庭軒不想惹威北侯夫人不高興,不開口也便算了,可這麼多的人面前這麼開口,卻一句話都不說,這便是問題。

朋友,不是這樣的。

雖然這件事情可能會影響她和左庭軒一直以來的關係,但是柳蓉卻不後悔,此刻卻是看著蘇大奶奶再次開口:「你快做決定,要知道枕兒的身體是耽誤不得的。」

一聽柳蓉的話,再想到自己兒子的狀況,蘇大奶奶終於忍不住開口:「我……我保證我母親一定會向你道歉的了,你,你一定要救救我兒子,救救枕兒。」

柳蓉看著蘇大奶奶的模樣,心是堅定信念:「我也不是不好說話的人,話到這個地步了,既然你保證了,那我便同意救治枕兒了,不過這道歉,必須要在我去看枕兒之前1

蘇大奶奶不禁咬住下唇,不等她開口詢問是不是要讓她母親到果親王府道歉,便聽柳蓉已經開口:「至於在什麼地方道歉,我本來想放在果親王府,不過覺得這樣的懲罰過輕了,便讓威北侯夫人在威北侯府,當著大家的面和我致歉吧。」

柳蓉到底是擔心自己去威北侯府晚了,枕兒的狀況會變得嚴重,最後一折北侯府,只是這樣開口,到底是少了氣勢,才想了這樣的做法。

蘇大奶奶本來心要她母親當著所有人的面開口,心不禁一沉。

左庭軒聽到柳蓉的話,不禁握緊拳,卻沒有說話。

「既然是要上威北侯府,那就現在便去吧。」上官煜最先開口:「正好我和郡主也閑著,正好送柳蓉去威北侯府吧。」

柳蓉雖然不喜歡上官煜,不過見上官煜如此開口,心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來,上官煜這麼說,是打算和郡主一起到威北侯府給她撐腰的,如此她的安全至少是有保障。

如此一說,大家也再沒有其它可說的,又都惦記著枕兒的狀況,便一同啟程去威北侯府。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