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一章:病情惡化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的,不過好在她離開的時候,枕兒的身體,她看護的還不錯,不出意外,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 永城郡主看柳蓉微微嘆氣,不禁開口:「又想到枕兒了?」 「枕兒確實不錯,但是威北侯府太過分了,他們府...

「娘,若是我們當初對柳院判態度好一些,枕兒就不會這樣了。」蘇枕的母親不禁哭起:「我的兒啊,這可如何是好,我就你這麼一個兒子,若是你死了,娘也不要活了。」

威北侯夫人面上也很是難看,完全沒想到柳蓉走了,蘇枕的身體狀況竟然會一下子變成現在這個模樣,心底是又後悔,但是嘴上卻是不肯示弱:「我就不信整個京城只有她一個柳院判了。」

「來人,將京城所有的大夫都請來,請來給我們的枕兒看診。」威北侯夫人大聲說道,只是她心底也沒底,之前就請過很多大夫,大家都沒有良策,如此不過是再試驗一遍罷了。

蘇枕的母親卻是哭得更厲害了:「娘,這京城之中的大夫早就請過了,一個個都束手無策,除了柳蓉根本就沒人能救枕兒,您不幫我求,我便自己去求,我就只有這麼一個兒子,枕兒,你外婆不疼你,娘一個人疼你……」

蘇枕的母親說著就向外面走去,威北侯夫人又生氣、又心疼、又難過,卻又不能說什麼,只能讓人跟著去看著自己的女兒,以免自己的女兒出什麼事情,亦或者求不下來。

只是坐著越想越擔心,想到自己的外孫如果出事,以後的結果,威北侯夫人手心發冷,忍不住對著伺候自己的管事媽媽開口:「你說,萬一枕兒出事了,麗兒會不會恨我一輩子埃」

一旁的掌事媽媽心中同樣擔心,但是又不敢說出來讓威北侯夫人心裡更加難過,只能安慰開口:「枕兒小少爺吉人自有天相,會沒事的,夫人您別太擔心了,萬一將您的閃耍府邸里就沒了主心骨,到時候枕兒小少爺如何是好。」

威北侯夫人只聽這話,就知道自己的掌事媽媽是在安慰自己,心中不禁更加擔心,想了想,終歸是派了人找左庭軒過來。

左庭軒並不想過來,但是終歸自己母親去世后,都是姨母照顧自己,一點一滴的將自己養大,可以說是當做親兒子看待,他實在不忍心讓自己的姨母難過,想了想,終歸是過來了。

一過來,便見自己姨母的眼眶微紅,不等左庭軒開口,威北侯夫人已經看著左庭軒開口:「枕兒如今身體越發弱了,她娘親擔心不過,去求柳蓉了……」

左庭軒皺眉。

「我擔心她求不下來,你……」威北侯夫人向來要強,這一句話只覺得實在說不出口,可想著自己躺在屋中,完全處於昏迷狀態的外孫,終歸是對著左庭軒開口:「姨母知道你生姨母的氣,但是姨母求你,求你去看看你表姐,也幫你表姐去求求柳蓉,求她過來救救蘇枕。」

威北侯夫人說著眼淚落下,萬一外孫出事情,女兒又求不回來柳蓉,恐怕是要恨死她了,想到女兒將來和她老死不相往來,威北侯夫人的眼淚落的更快。

只是一直不見左庭軒開口,威北侯夫人看著左庭軒不禁哀求道:「就當姨母求求你,你同柳蓉關係要好,你便救救你的小外甥吧,即便姨母有錯,但是枕兒是無辜的埃」

左庭軒心裡也難受,不想答應又不忍自己的姨母這般求自己,再想到枕兒往日可愛的模樣,最後一咬牙:「我去看看就是了。」

威北侯夫人趕忙點頭,就渀佛抓到希望一般:「委屈你了,姨母知道這是為難你了,但是姨母也是沒辦法了。」

「你……你一定要想辦法將柳蓉請回來埃」

看著自己的姨母的模樣,左庭軒答應了又有些後悔,畢竟他之前已經找過柳蓉了,柳蓉也不顧自身的安危過來照顧枕兒了,最後還是威北侯府慢待,她姨母說的話難聽,將柳蓉氣走的。

他實在是沒臉再去請柳蓉,但是如今已經答應了,他只能再去試試了。

左庭軒輕嘆一口氣,對著威北侯夫人說了聲,便轉身離開了。

威北侯夫人還很是擔心,想到自己之前說的話,是個女子聽了,都不會回來給她的外孫看診了,想到萬一外孫出事,自己不僅沒了外孫,還沒了女兒,眼淚不禁落的更快。

「我是不是不錯了?」威北侯夫人看著左庭軒完全消失后,對著一旁的掌事媽媽開口:「我只是想給庭軒找個好的,著家的,這柳蓉,這柳蓉實在非是良配埃」

「我只是希望柳三姑娘怨了庭軒,以後再不和庭軒來往,可如今……可如今卻害了我的外孫。」威北侯夫人咬住下唇,再說不下去。

一旁的掌事媽媽不禁嘆氣,卻也沒有辦法開口說什麼,畢竟是她們的夫人做事情做的過分了,如今再說什麼也都已經是沒用了,只希望柳院判是個心軟的,看在枕兒的份上,過來給枕兒看診,若是不成,哎……

柳蓉在果親王府卻是不知道威北侯府的情況,不過心底到底是有些放不下心枕兒,雖然這孩子說話不著調,還氣人,但到底對她還是不錯的,不過好在她離開的時候,枕兒的身體,她看護的還不錯,不出意外,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

永城郡主看柳蓉微微嘆氣,不禁開口:「又想到枕兒了?」

「枕兒確實不錯,但是威北侯府太過分了,他們府邸的事情,我們越管越說不定討嫌,還不若現在這樣輕輕鬆鬆的。」永城郡主說著笑起來:「剛才也叫你看了我哥從邊疆帶來的東西了,你究竟喜歡哪樣,趕緊選上一選,過了這個村,可就沒這個店了。」

「我永城郡主可是很少和人分享好東西的,也就是你,我才願意分你一些。」永城郡主說著一副小財迷的樣子。

柳蓉不禁笑起:「那如果我說要全部呢?」

永城郡主微微一愣,想了想,便開口:「你要全部,便全部都給你就是了。」

「反正我哥哥每次回來都會帶,府上都堆放了好多了。」永城郡主說著看著那許多的東西,眼底有些不舍,不過一會便堅定下來,決定全都給柳蓉。

柳蓉卻是忍不住哈哈笑起:「瞧給你心疼的,我難不成看著就這麼像眼皮淺的人,你放心好了,騙你的,除了治病救人有關的東西,別的東西我都沒什麼興趣。」

永城郡主不禁嘟起嘴:「我既然已經說了給你,這些便是你的了,你和我客氣什麼,琉璃坊的事情,義賣的事情,如果不是你,果親王府說不定都出事。我佔了你那麼多便宜,我想還一些給你都來不及,再說只要你你喜歡,以後我讓我哥每次帶東西回來,都準備兩份。」

柳蓉知道永城郡主是認真的,這世上除了鍾姨娘和冬兒,也就永城郡主對她最好了,她心底忍不住感動,面上卻是絲毫不顯:「瞧你說的,好像我做什麼事情,都是為了你哥給你帶回來的東西似的。」

「才不是,我就是想恪!庇萊強ぶ韝廈λ檔潰只是說出口,又覺得哪裡不對,不過向了想,還是看著柳蓉認真的開口:「我知道你在宮中也是不容易,在文定侯府,你那些爹爹姨母,一個個都算計於你,真正心疼你的,不是做不了什麼事情,就是不在府上,我就是想讓你也過的好一些,和我一樣好。」

「反正我哥哥疼我,不然以後我分我哥哥的一半疼寵給你,也叫你和我過的一樣好?」

柳蓉看著永城郡主認真的模樣,又好笑,又無語,這世上哪裡有哥哥的疼愛也能分享的,這話給說的,不過還是開口:「我可對你哥哥的疼愛敬謝不敏,這一位可是讓人救人,會逼著人簽軍令狀的。」

永城郡主想到她們第二次見面的情況,面上不禁微微尷尬,好一會才開口幫上官煜辯解:「我哥哥就是對身邊的人好,你放心,現在絕對不會逼你簽軍令狀了,我對你保證,要是,要是我哥哥在逼你簽什麼軍令狀,我,我就再也不理他了。」

/

「好了,好了,瞧你說的這個認真勁,我們關係好就是了。沒必要牽扯這些。」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著永城郡主認真的開口:「你可知道,這世上關係能維持的最好的,一般都是什麼樣的?」

永城郡主歪頭:「什麼樣的?」

「沒有任何利益衝突的關係。就如同我們現在一樣。所以,我們只要現在這樣就好,做一輩子的好姐妹。」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瞥向永城郡主:「你不會嫌棄我這個姐妹吧,說我高攀了吧。」

永城郡主卻是滿臉欣喜,這會聽到柳蓉后一句話,趕忙搖頭:「怎麼會,我開心還來不及呢,有你這麼厲害的姐妹。」

柳蓉笑起:「能和郡主做姐妹,這豈不是也是我的福氣?」

這樣的話,柳蓉絕不會同旁的人說,但是對於眼前對她真心很好的,她也不吝嗇。

永城郡主不禁開心的快速點頭,臉上難掩興奮。

卻說這兩個人這般說話,卻不知道屋外還站著一個人。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丫鬟快步的走向這屋子,待看到屋外站的人想要開口,卻是被那人一個眼神打斷。接著這人對著小丫鬟使了一個眼神,便向外走去,小丫鬟趕忙跟著那人快步走外走去,直到走的離房間遠一些,那人才對著小丫鬟開口:「這麼匆忙的跑進來,可是出什麼事情了?」

小丫鬟趕忙回答:「爺,是蘇大奶奶過來求見柳姑娘。求柳姑娘救救她快要沒命的兒子。」

上官煜眉頭微微皺起,想到威北侯夫人說的話,淡淡的開口:「回了去,就說柳姑娘已經歇下了,不見客。」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