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一十章:離開威北侯府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親王府,大將軍,小心這柳院判,將你的妹妹也給帶壞了。 不過也好,正好省下我x夜擔心,害怕府邸里的姑娘因為這柳院判壞了名氣。威北侯夫人說著微微一頓,對著左庭軒開口:還不快帶永城郡主和大將軍去帶柳...

當永城郡主帶著大將軍一起到威北侯府,提出要帶柳蓉離開,還要帶蘇枕去果親王府治療的時候,威北侯夫人直接氣的臉色鐵青。

大皇子不給她臉面也就算了,沒想到一個郡主也敢這麼對她,不,應該說打臉打的更嚴重。

大皇子不過是讓她去道謝而已,而永城郡主卻是要直接帶著柳蓉走,還要帶著她的外孫去果親王府讓柳蓉治療,這樣的事情若是傳將出去,威北侯還如何做人。

威北侯夫人卻是沒想過,她未曾善待柳蓉的事情,終究會傳出去,和如今這樣的狀況,沒任何區別,只不過似乎多了一張遮羞布罷了。

不過這會威北侯夫人卻是已經氣瘋了,連自己的外孫的安危也完全不管了:你們要帶柳院判走,帶走便是了,我們威北侯府還真容不下這麼一尊大神。

威北侯夫人說話之間看向一旁替永城郡主撐腰的上官煜:就如此輕浮的性子,勾三搭四的女子,你們竟還當個寶,要帶回果親王府,大將軍,小心這柳院判,將你的妹妹也給帶壞了。

不過也好,正好省下我x夜擔心,害怕府邸里的姑娘因為這柳院判壞了名氣。威北侯夫人說著微微一頓,對著左庭軒開口:還不快帶永城郡主和大將軍去帶柳院判走!

左庭軒聽威北侯夫人的話,臉色也難看,只是到底是自己姨母說話,而且姨母也那麼疼他,他不好說什麼。

可一旁的永城郡主卻是沒什麼不好說的,她早就沒威北侯夫人氣的面色鐵青:往日里還覺得威北侯夫人是個不錯,沒想到竟是這樣一個恩將仇報的小人。

永城郡主說著看向左庭軒:你姨母這麼說柳蓉,你就沒有一句話嗎?

左庭軒皺眉,他也不願意自己的姨母這麼說話,他之前也為此生氣過,只是如今當著這麼多外人的面,他不好讓疼自己的姨母沒了面子。

永城郡主卻是笑起:虧我和柳蓉還當你是朋友,柳蓉還不顧自己的安危,過來給你的外甥看診,柳蓉真是看錯人了。

走,哥,我們自己去接柳蓉去,不用這樣狼心狗肺的人陪我們一起去,免得柳蓉知道了今日的事情生氣!永城郡主說著帶著上官煜便向外走。

左庭軒不禁看向上官煜,有心想說什麼,他和上官煜的關係最是要好不過。只是看到上官煜的眼神時,左庭軒也不禁微微一愣,只見上官煜的眼神變得冷淡,哪裡還有往日兄弟友情。

他雖然知道自己現在不維護柳蓉不對,但是……

左庭軒有心想要開口,上官煜也已經跟著永城郡主離開。

永城郡主快步的走向柳蓉呆的院子,很快,走過迴廊,又過了石子鋪就的小道,便到得蘇枕的院子前。

永城郡主也不管柳蓉的囑咐,不能到院子里去,直接衝進屋子,拽了柳蓉就向外走,卻是將柳蓉弄的一愣一愣的,本來想要發火,卻也被永城郡主給弄忘記了,只是跟著永城郡主向外走。

冬兒見永城郡主拉著柳蓉向外走,便也跟著向外走,如此一折騰,竟是被拉出院子許遠,看到上官煜的時候,柳蓉才反應過來:郡主,你這是做什麼?

不給蘇枕治病了,和我回果親王府!永城郡主卻是什麼都沒說,只是對著柳蓉快速的開口。

柳蓉不禁面露疑惑:枕兒的身體還不確定情況是否完全穩定下來……

還給威北侯府的人看什麼診,這一家狼心狗肺的,我們走,他們家的人喜歡怎麼樣就怎麼樣。永城郡主也不解釋,對著柳蓉快速的開口道。

柳蓉眉頭忍不住皺起:無論如何,蘇枕的病必須注意。給病人看診,有時候受點委屈是正常的……

我不管,你今日必須跟我走!永城郡主卻是不管。

柳蓉面上也不禁不高興,過來什麼原因都不說,拉了她就走,這是什麼意思,一個孩子的病情怎麼能不重視。

上官煜見永城郡主拉柳蓉走,柳蓉還不走,面色也拉下來:讓你走,你走就是了!

柳蓉聽到上官煜開口,面色卻是沉下來,她還沒去找這上官煜算賬呢,這會倒好,竟敢和她這麼說話:上官煜,不要以為你當初將危險的東西藏在我身上,差點害到我的事情,可以就這麼算了,這會竟然還敢命令我!

上官煜眉頭皺起:靜兒,這柳蓉既然是個傻的,就讓她自己在這裡受人歧視好了,我們不必管了!

柳蓉聽到上官煜的話,瞬間火冒三丈,如果不是她不會武功什麼的,恐怕直接衝上去暴揍上官煜一頓了!

永城郡主本來在威北侯夫人那裡弄的不高興了,這會見柳蓉沒有立刻跟她走,也不禁有些不高興,不過聽到自己兄長這麼說話后,怒火反倒是下去了,想到柳蓉平日里脾氣很好,但是生氣起來,卻是嚇人的。而她兄長的話,恐怕要將柳蓉的怒火給點起來了。

永城郡主不等柳蓉發火,已經直接慫了。

倒是永城郡主身邊伺候的丫鬟對著柳蓉開口,讓柳蓉不要生氣,將威北侯夫人說的話,都重複了一面。

柳蓉皺眉。

冬兒聽了這些話卻是受不了了:我們到這裡來看病救人,不被感激也就算了,態度不好也就算了,沒想到這威北侯夫人竟然還說這樣的話,真是白眼狼。

冬兒說著看向柳蓉:小姐,我們不要給蘇枕看病了,讓他自身自滅好了,如果出了事情,也怨不得小姐你,要怪,就怪她有這麼個沒長眼睛的外祖母吧!

柳蓉聽到這些話,自然不可能不生氣,但是她離開,萬一蘇枕出事了怎麼辦。到底是人命關天的事情。

小姐,心底善良不是這麼善良的,那威北侯夫人現在可以在家中說這樣的話,以後離開威北侯府,同那些夫人們聚會,也說出這樣的話如何是好?我們絕不能為了枕兒心軟。冬兒看著柳蓉快速的說道。

柳蓉心中嘆氣,到底是氣的也有些厲害,再想到蘇枕也不會有什麼問題,這段時間已經照顧的挺好,想了想,終於同意離開,只是離開之前,還是去屋中仔細的囑咐了兩個丫鬟婆子如何照顧蘇枕,然後可能出現的狀況,一概吩咐完,終於隨著永城郡主走了。

左庭軒知道柳蓉離開了威北侯府,臉上變得略微白,但是卻無法多說什麼,只是在心底卻是懊惱至極,也後悔之前不開口幫柳蓉爭取,只是他卻是知道,如今已經晚了。

面對疼他的姨母,左庭軒心中無奈苦澀,卻又無法宣之於口。最後只能將自己關到書房去了。

而威北侯夫人見柳蓉真的被帶走了,也不禁有些後悔,特別是她女兒知道柳蓉走了之後,便倒她面前不斷的哭泣,她心底便更加不好受了。但是之前趕走柳蓉的話,是她說的,這會卻是完全沒有立場改變什麼了。

如今也就只能希望蘇枕的身體能硬朗,畢竟柳蓉照料蘇枕照料的不錯。整個人看起來好多了,只是天花結的痘疤還沒有完全消散,想來不會有事情。

可就在柳蓉離開威北侯府第二日,蘇枕便發起了燒。

起初大家都覺得沒什麼,但是後面卻是愈演愈烈,蘇枕最後直接昏迷了,境況竟是比柳蓉剛到威北侯府的時候都要差,威北侯府的所有人都不禁慌了神。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