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零七章:大皇子探望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面對大皇子如此,威北侯夫人雖然不舒服,但是也無奈。必須遵從的:「既然大皇子柳院判,便讓府上的二公子領大皇子去吧。」 大皇子卻是不動彈:「為何要二公子領我去,柳院判救治你家外孫,用盡心力,夫人也...

大皇子的身份今日不同往昔,到威北侯府自然大多數迎著的,雖說婦孺什麼的應該退避,但是作為主家,還是要拜見的,但是當威北侯夫人聽出大皇子突然到威北侯府來是為了柳蓉時,臉色頓時不好看起來了。txt電子書免費下載全集全本完結.txtshuji.

大皇子卻是沒有絲毫感覺,之於他來說,別人什麼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柳蓉。

他昨日知道永城郡主給柳蓉請假,便覺得蹊蹺,當然,更多的是擔心柳蓉的身體惡化,所以出來看柳蓉,於是便派了人先查探,卻不想查到的不是柳蓉身體抱恙,而是柳蓉到威北侯府給威北侯府,得了天花的外孫看診。

這天花天下人都知道,這可是會傳染的病症,還是無藥可救的。

再打聽,知道是左庭軒同柳蓉提及這件事情,柳蓉才到威北侯府看診的,大皇子便對左庭軒的印象差了。

而且威北侯府的人慢待柳蓉也不是秘密,如此不感謝柳蓉,反倒忌諱柳蓉的行為,大皇子就更不喜了。所以這會雖然面對威北侯夫人也算是長輩,又是朝中重臣的夫人,理當給予體面,可大皇子卻是完全不正眼看威北侯夫人。

「柳院判這會在哪裡,帶我去看看柳院判吧。」大皇子見威北侯夫人還不回答,便直接對著威北侯夫人開口詢問:「我聽說威北侯府求了柳院判來看診,卻又不尊重,若是以後再如此,也就無需向宮中求御醫了。」

威北侯府本就在京城中地位崇高,平日里又是個婦人,不需要見朝,在京城的貴婦圈中也是個說一不淙恢道大皇子是皇子。但是突然被人這麼直接不留情面的開口,臉上還是不禁難看。

不過到底皇帝登基之前,同威北侯府的關係也是一般,這會面對大皇子如此,威北侯夫人雖然不舒服,但是也無奈。必須遵從的:「既然大皇子柳院判,便讓府上的二公子領大皇子去吧。」

大皇子卻是不動彈:「為何要二公子領我去,柳院判救治你家外孫,用盡心力,夫人也應該親自去看看柳院判,並且道謝才是。若不然,豈不是寒了天下醫士的心。若是傳出去,以後威北侯府里的有個頭痛腦熱的,估計也沒有人願意來看診了。」

「是,大皇子,臣便領大皇子去。」威北侯夫人嘴上說著,面色卻難看。她在府上在京城的地位,說什麼也不需要對一個沒落府邸的女子低聲的,可這會看大皇子如此說話。已經不得不親自去見柳蓉,心底生氣,面上也只得答應。

只是如此,卻是越發覺得看不上柳蓉,一個閨閣中的女子,不好好的呆在閨中,出來做個大夫也就罷了,竟然還招蜂引蝶,不僅勾了她家的庭軒,竟然還勾引了當朝的大皇子,這樣的女子竟然還能登堂入室,真是天理不公。

如今的威北侯府已經眼底容不得柳蓉,看到柳蓉也只能看到不好的一面,完全沒了初時看到柳蓉的和藹,這世道的變化又有誰說的清楚。

倒是一旁的左庭宇看著大皇子的作為,眉頭忍不住皺起,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表哥喜歡柳蓉,這會再看大皇子恐怕也是喜歡柳蓉的,這麼一來,左庭軒的姻緣倒是個麻煩的。

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知道這麼多人喜歡柳蓉,左庭宇的感覺竟是覺得歡喜,又有些不高興,不覺的又想起昨日聽柳蓉和冬兒說話的模樣,卻是搖搖頭,又注意力集中起來。

而這片刻,威北侯夫人已經領著大皇子向蘇枕在的院子走去,拐過迴廊,迂迴的小道,終於走到蘇枕的院子前,只見蘇枕的院子前已經用布條拉起隔離帶。

大皇子有些疑惑這隔離帶是做什麼的,但是想到柳蓉這會陪護得了天花的孩子,萬一傳染了,有個好歹,他必定心疼,所以這會知道柳蓉在院子里,完全不管隔離的地方,顧自就要向屋裡走去。卻是被左庭宇攔祝

大皇子眉頭皺起,看著左庭宇的目光不善:「我要進去,你敢攔著?」

「這是柳院判親自隔離的,不許任何人隨便進入院子。說是院子里不幹凈,可能會染天花,還請大皇子保重自己。」左庭宇看著大皇子開口,心中也是擔心大皇子在威北侯府感染病症,畢竟大皇子是當今聖上的唯一子嗣,萬一在威北侯府出個好歹,威北侯府就完了。

威北侯夫人只是在柳蓉身上想法有偏執,這會看大皇子要直接進院子,也是著急了:「大皇子,院判不允許任何人隨便進入,上次有一個人隨便進去了,被便柳院判狠狠的訓了一頓。」

「我擔心大皇子您這樣進去,萬一柳院判不高興了,衝撞了您就不好了。」威北侯夫人看著大皇子開口道。

心裡卻是巴不得柳蓉不見大皇子,只看大皇子如今的態度,萬一柳蓉出來說個不好的,到時候雖然威北侯府沒有事情,可在未來儲君的心裡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以後威北侯府就要不如現在了。

大皇子可沒注意威北侯夫人的心思,這會卻是著急,他自然也知道柳蓉在別的地方都很和婉,但是一旦事情和病症牽扯上關係,性子就和一般時候不同,前面的話沒用,卻是最後一句話柳蓉會不高興發火,記進了心裡。

也因為這一點,大皇子沒再繼續衝進去,而是讓人對著院子喚柳蓉。

不過不等幾個人開口,柳蓉便帶著冬兒出來了,卻是兩人在屋中給小屁孩檢查身體的時候,聽到外面喧鬧的聲音,這可是柳蓉進了威北侯府後第一次,屋外這麼熱鬧,覺得有些異情,便出來了。

不過當柳蓉出來,看到威北侯夫人,還看到大皇子時,不禁愣了一愣,完全沒想到大皇子會出現,不過她很快的低下頭,對著外面的人行了個禮。

大皇子卻是快速開口:「不必行禮,我聽劉老說,你最近時候身體不好,不要為了給人看診,忽略了自己,若不然身子不好了,以後就頭疼了。」

柳蓉看著大皇子一臉擔憂的看著自己,也有些糾結。

這大皇子哪裡都好,但是就是有一點不好,關心起人來,有時候沒有分寸,而且關心人的手法也很粗糙,是個會叫人折磨,頭疼的人。

不過這大皇子到底是對她很好的,說到底心底還是有一絲感動的。

這會看到大皇子開口,終於對著大皇子開口:「大皇子尊貴的身體,怎麼突然出宮了,沒想到竟然還在威北侯府遇上,真是有緣。不過外面終歸不如宮中安全,萬一在外面遇到什麼危險如何是好,還是請大皇子快回宮吧。」

大皇子聽柳蓉的話,只覺得柳蓉在關心自己,臉上的笑容不禁更加燦爛。

一旁的威北侯夫人看著一切卻是握緊拳頭,只覺得柳蓉完全是自己想象中那樣的不好,輕浮的女子。這樣的女子,若是庭軒非要要,最後還如了意,恐怕府邸會多很多的不好的事情。

「我不礙事,難得出來,就是散散步,聽到你在威北侯府,就過來看看了。」大皇子看著柳蓉說道,但是眼角卻是瞥到威北侯夫人的神色,想到威北侯夫人對柳蓉慢待,臉上的笑容斂下,卻是對著威北侯夫人開口:「威北侯夫人,你剛剛不是說,要和柳院判道謝,感謝柳院判不計前嫌看護府上的外孫嗎?」

大皇子說話間,看著威北侯府的眼睛陰了陰。

威北侯夫人見大皇子和柳蓉說了兩句話,就要她同柳蓉道謝,且這被人逼著道謝的感覺還像道歉,面色就更加不好。

「威北侯夫人,你來之前說的話,難不成都是騙人的?」大皇子卻是完全不管威北侯夫人的表情,在他查到威北侯夫人對柳蓉的態度不好,他就想過來柳蓉出氣了。

只是一旁的大宮女玲玉卻是面色有些不好,雖然如今皇帝子嗣只有大皇子一個,可如今這麼多人入宮,說不定就還上龍種,給皇上留下皇子,待得年歲大了,和大皇子爭寵,到時候威北侯府因為今日之事記恨,幫了其它皇子,到時候如何是好。

想到最後,大宮女忍不住又不高興了一陣,卻也無奈。

倒是威北侯夫人面色難看,不過想著威北侯府的未來,最終是對著柳蓉道歉,只是這件事情之後,威北侯夫人對柳蓉的印象也就更加不好了。

特別是威北侯夫人道謝,柳蓉一臉坦然的接受的時候。心底更加琢磨柳蓉了。只想著得趕緊給左庭軒找個媳婦。省得她的這個外甥再和柳蓉有瓜葛。

柳蓉自然不知道威北侯夫人的想法,即便知道,恐怕也不會在意。不過她到底是心底記著皇帝忌諱她,她不和大皇子走近還好,若是走近了,恐怕以後的日子會不好,還牽連無辜的人,所以柳蓉再大家都說了一輪之後,便推脫屋中的病人還需要照顧,回屋了。

大皇子卻是瞥了一眼威北侯府夫人,好一會才離開。

但是威北侯夫人看著大皇子的表情,除了想要給左庭軒找媳婦,便是想趕緊把柳蓉送出府去。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