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零三章:矛盾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曼癱軟的身體則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鎮魔斬在他前額的兩眉之間留下了一道一字型的創口,而後腦則開了一個大洞,紅白相間的腦漿和血液流了一地。可憐一代劍聖科爾曼在死的一瞬間都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嘴角依然帶著那...

陳龍等的就是這一刻,不等阿多尼斯用火系魔法化開堅冰,渾身魔力運轉猛的一震,只聽「轟隆1一聲巨響,竟然破冰而出,周身散發著淡淡的黑氣懸浮在空「阿多尼斯!你個背信棄義的傢伙!竟然騙我說只要我故意打敗仗就給我五十萬金幣,還說只要殺死紫荊大公爵就將紫荊城一半的靈魂獻祭給我!我不同意你就想殺我滅口?做夢吧!在場的所有人都聽好了,阿多尼斯才是紫荊公國最大的惡魔1

這一嗓子喊得不是謀反也是叛亂了。荊棘騎士團的士兵沖著對面就殺了過去,同時阿多尼斯的一百多名侍衛也紛紛拔劍嘶喊著沖了過來,反正也撕破臉了乾脆打個痛快。雙方人馬迅速戰在一處,場面頓時變得無比混亂,廝殺的哭喊的逃命的互相踐踏的混成了一團。

「邪惡必將被毀滅1

就在陳龍甩出飛刀的同時,寒冰劍聖桑德蘭忽然一躍而起,轉眼間就來到了禮儀官的面前,一道帶著雪花的劍芒閃過,禮儀官和周圍的幾名士兵都爆裂成一塊塊的冰塊,正是桑德蘭的絕技「冰爆斬」。這一切也就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桑德蘭的一劍砍醒了驚呆了的安東尼奧大公爵。反應過來的大公爵趕忙大聲喝道:「快!統統給我拿下1

十幾名早已潛伏在觀眾之殺出,目標自然是直指安東尼奧大公爵。刺客不是劍客更不是戰士,刺客的第一要訣就是出其不意,已經喪失了先機的刺客們想要達成目標已然無望,卻依然義無反顧的和士兵們殺在一處。

阿多尼斯雖然已是七階劍師的水平,不過陳龍的飛刀可不是那麼好躲的,再說他此時早已被嚇破了膽,哪裡還有再戰的心思。飛刀射出的一瞬間他就趕忙去掏瞬移捲軸,而射向他雙腿的飛刀比那兩把明顯快了一倍不止,明顯是「的流星趕月。

看到科爾曼后大驚之下的陳龍,當即一手背在最後五指張開,掌心魔力飛快轉動,以最快的速度開始醞釀必殺技「鎮魔斬」。可惜有點晚了,科爾曼已經飛身來到陳龍近前揮手就是「三連烈焰斬」,陳龍何許人也,面對科爾曼的攻擊視而不見不退反進,使用絕技「就地十身斜著滾進了阿多尼斯護衛的隊伍了直徑近二十米的黑暗迷霧。科爾曼一下子就上了頭,殺吧!自己的劍招威力太大,而陳龍那小子又那麼狡猾,萬一傷到自己人怎麼辦。不殺?實在是找不出一條他不該殺的理由。黑乎乎的看不清楚只得大喊一聲:「我是烈火劍聖科爾曼!不想死的都給我滾出黑霧去1隨後就是一頓亂砍。這一下子陳龍沒砍著,自己人和騎士團人的倒是砍死好幾個。

眾人當即一片嘩然。對面看台上安東尼奧大公爵身邊,當時就跪倒好幾個老傢伙,信誓旦旦的喊道:「大公爵閣下!臣等在洛哈特家族真的見過這枚珠子啊1這些人正是被威利王子所買通的。這時候威利也忽然一捂肚子大叫一聲:「啊!肚子好痛,酒裡面有毒……」

躲在一邊被幾名護衛圍在當看到這一招后,強忍著鑽心的痛苦愣是擠出了一絲狠狠的笑容。凡是被這一招當成目標的,都已經是死人了。況且陳龍身在半空不利於躲避,更是必死無疑了。科爾曼彷彿已經看到了陳龍被切成碎塊的情形,就在他飛躍而起刺出第一劍的同時忽然覺得一道寒光閃過,頓時腦袋一涼失去了意識。

等阿多尼斯打開捲軸瞬移出去的時候,他非常痛苦的發現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非常嚴重,由於廣場上有七層魔法護罩,隔絕了外界的空間坐標,所以他根本沒有瞬移出去,而是來到了廣場的另一角。第二個問題就比較嚴重了,就是他的雙腿留在了剛才瞬移之前的地方。

「撲」的一聲一柄長劍貫穿了陳龍的肩膀,而科爾曼癱軟的身體則重重的砸在了地面上,鎮魔斬在他前額的兩眉之間留下了一道一字型的創口,而後腦則開了一個大洞,紅白相間的腦漿和血液流了一地。可憐一代劍聖科爾曼在死的一瞬間都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嘴角依然帶著那股陰陰的冷酷笑容。

「嗚嗚嗚1幾道帶著烈火的劍芒直奔陳龍砍去。陳龍一邊心智商見長,一邊趕忙一個閃身飛向天空,隨手一個「天女散花」一片飛刀直奔科爾曼射了過去。科爾曼等的就是這一刻,嘴角微微一笑,渾身鬥氣猛然爆發,直接就崩飛了射來的飛刀。雙腳猛一跺地直奔空。他將要使出的就是不知道多少次奪取對手性命的絕技「怒火連天」,即用集鬥氣發出接連不斷的殺招,對所有的攻擊都不防禦,而是用自己攻擊的攻擊抵消對方的攻擊。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狠,接連不斷至死方休。

在這樣狂熱的氣氛下,陳龍被一群士兵包圍著,緩緩推到了廣場的正兵揮手揭開看蒙在他身上的黑布的同時,頓時群情激揚。

順著格鬥場的擴音晶石傳來了一陣撕心裂肺的喊聲「嗷啊!救命啊!救我!快動手啊!咳咳……」

陳龍左右一看果不其然,一邊的科爾曼揮舞著冒火的長劍正直奔自己飛來,後面咳跟著一群小嘍,看樣子是來救阿多尼斯的。而另一面的荊棘騎士團統領倫達伯爵已經和桑德蘭戰在一處,後面也跟著一群嘍看樣子也是奔阿多尼斯去的。

阿多尼斯換上了一身銀白色的輕甲,身披白色披風,頭盔都沒有帶,一邊下台一邊沖熱情的觀眾們揮手致意,顯得無比威風。他看似輕鬆卻沒有人知道他在身上藏了一堆魔法捲軸以防萬一。

陳龍看著阿多尼斯陰笑道:「哈哈!阿多尼斯,說再見吧1隨手一甩四把飛刀直奔阿多尼斯四肢削去。他壓根沒想要阿多尼斯的命,一個是想以他為人質保自己平安拖險,另一個就是想把他抓回去慢慢折磨,這麼可恨的傢伙一刀殺了豈不可惜。

正在拚命的雙方也許是感受到劍聖凌烈的殺氣,也許是被周圍渾身冒火哀嚎著倒下的戰友刺激到了,不約而同的紛紛撤離了黑霧的範圍。科爾曼畢竟是劍聖,雖然看不見但也大概感覺到了陳龍的方向,只見他原地躍起一個跳斬砍在了地板上,頓時火星四濺,科爾曼一揮手,一大團火星兒就吹向了陳龍所在的方向。由於火星的數量太多了陳龍根本就無從閃避,自然是沾上了一身的火星,科爾曼就看見濃濃的黑霧之滿火星兒的人影,不是陳龍還有誰來!

一會兒功夫阿多尼斯就來到了廣場的正意士兵們可以離開了。同時另一邊的禮儀官在收到了大公爵肯定的信號后,用力扳下了啟動魔法護罩的把手。只廣場上見一道又一道的光芒閃過,整整七層的護罩呈半圓形把二人扣在了當自打紫荊廣場建立時就已經存在了,要想從內部或者外部打破幾乎就是不可能的,可以說是堅韌無比,卻像是透明的一般絲毫不會影響聲音和觀眾的視野。

「殺了他,紫荊公國萬歲1……卻沒有人注意到陳龍的左手多了一枚戒指。

卻說陳龍射出飛刀后竟然不見了阿多尼斯的身影,心亂,原來這地方是個人物就有瞬移捲軸,自已當時竟然沒有預料到這一點真是失算啊!可是一回頭卻看見躺在地上捂著斷了的雙腿不停哀號的阿多尼斯不由得樂了起來,人品啊!為了防止他再接上,趕忙一揮手把那兩截斷腿收了起來,剛想動手去抓阿多尼斯卻發現桑德蘭已經衝到場邊關閉了魔法護罩,一看到桑德蘭自然就想到了科爾曼。

陳龍當然不會給他申辯的機會,繼續大喊道:「諸位請看,這就是證據1說著摳出了自己的左眼高高舉了起來。「這顆珠子就是『暗夜權杖』上的寶石,是黑暗法師的極品法器,阿多尼斯親手送給我的1

「碎屍萬段!抽筋扒皮1

在擴音晶石的作用下,所有的人被這一番話驚呆了,阿多尼斯更是當場死機。他怎麼也想不明白在禁魔錐和禁魔環的作用下陳龍還能破開堅冰懸浮在半空。再加上這一席話正好說出了他想要叛亂的事情,再聰明的人在這一刻也只有手足無措。阿多尼斯傻傻的站在原地木然的喊著:「你……你你!血口噴人!我……我……」完全沒有了當初的睿智。

「打死喬治狗1

科爾曼拔地而起的一霎那,陳龍左眼散發出的靈魂力量已經感覺到了極度危險的信號,並且可以確定科爾曼第一劍的目的是自己的心臟。可是無奈自己的速度有限,只得拼勁全力向右傾斜自己的身體,同時將自己的殺手「鎮魔斬」沖著科爾曼的腦袋扔了出去。

大公爵臉上陰晴不定,本來他就在將信將疑之一聽威利這麼一叫喚忽然覺得自己餓肚子好像也開始絞痛起來,頓時大驚失色。!~!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