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三百章:阻撓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說是春鵲年少無知在外面惹下的風流債,不過現在是春少俠的姐姐在撫養。」 「不管怎麼樣,這鳴世山莊不能小窺,姐弟兩一路艱辛,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怎麼會那麼容易被打垮?」 說書先生是個好脾氣...

「莫急,聽我慢慢道來。要說這右護法流燕,原本只是一個殺手出生的人物,在三年前的大會上和春鵲少俠一比高下后,兩人結下了孽緣。後來,你情我願的開始了來往,但好景不長,這件事被盟主知道了,不顧流燕八個月的身孕,來要挾春鵲,讓他放棄參加武林大會。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備受煎熬,春鵲無奈的答應了這個不公平的條件。但是好事多磨,當時的會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流燕早產生下一子后就死了,而心灰意冷的春鵲從此開始走上墮落的道路。」

「鵲兒,你現在博得了大家一致的同情呢。」

「好在她給你留下了血脈,那是她的延續。春晝也快兩歲了,你這個當爹的想好怎麼栽培他了嗎?」

「你說的極有道理。不過,既然跟盟主撕破了臉,不可能再參加什麼大會了。」

「是啊,難得出現這麼一個人物,怎麼那麼快就夭折了呢。」

「春家後繼有人,難保哪一天不東山再起。」

「話說,這江湖往事中,在武林大會上大放異彩的人有兩個,一個是前盟主沈筠軒和現在鳴世山莊的少主春鵲。可惜的是,前者英年早逝,後者為情所困。」

話說到這裡,下面的茶客有些忍不住的問道:

江湖傳言,鳴世山莊的少莊主因為流連花叢而樂不思蜀,甚至染指盟主的右護法,差點鬧出江湖動亂,在被各大門派和山莊施壓的情況下,已經連續兩年沒有參加武林大會,而他的商號也因為主人的無度揮霍,已沒有了當初的勢頭。隨著青年才俊如雨後春筍般的冒出來,關於春鵲少俠的傳奇慢慢的淡去。

看著下面討論的熱火朝天,已經沒有自己說話的餘地了,說書先生捋了捋自己的鬍子,舀起自己吃飯的家當轉戰到下一個茶樓去了。

「誰說不是呢,聽說山莊的當家小姐很是厲害。」

「那是,你是我一手帶大的,我對你有足夠的信心。」

「姐,這幾年真是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我突然有些懷疑自己了。」

「真的?那孩子是誰的?」

「成熟總是需要付出點代價的。你如今雖虎落平陽,但只要放好心態,養精蓄銳,武林早晚有一天是你的。」

「讓他跟著春曉吧,有這麼一個優秀的哥哥帶頭,春晝不會差的。說到春曉,我又想起了前輩,年底的時候我們去給他老人家上墳吧。」

「不對啊,據我所知,那個山莊和商號一直都是她在掌管。」

「聽說鳴世山莊除了流燕生的孩子,還有一個呢。」

茶樓的雅座里,春蠶望著下面的茶客,好笑的對言談中的男主角說:

「什麼?原來真相是這樣的,太不公平了。」

「不清楚,聽說是春鵲年少無知在外面惹下的風流債,不過現在是春少俠的姐姐在撫養。」

「不管怎麼樣,這鳴世山莊不能小窺,姐弟兩一路艱辛,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怎麼會那麼容易被打垮?」

說書先生是個好脾氣,被人打斷不但沒有生氣,還笑呵呵的說:

「姐從來都不懷疑我的能力啊?」

「就是那個太子的教習?」

「說書的,那沈筠軒的往事我們都知道了,至於這個春鵲少俠,他和那右護法流燕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京都的某茶樓里,說書先生大肆宣揚這剛剛過去的武林大會。不可避免的,往年的風雲人物被再一次的提上了檯面。

「是啊,因為弟弟沉迷酒色,現在的山莊都是她在掌管。」

「現在李霄翰已經佔去了朝堂的半個勢力,姐姐覺得他功成之日會在何時?」

「這是個敏感的時期,隨時都有可能成功,當然,也隨時有可能失敗。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也好,萍水相逢,卻為我們做了那麼多,現在他老人家長眠了,我們就以晚輩的身份多盡點孝道吧。」

「這還不是多虧了姐姐的妙計。可惜,流燕已經不在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