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九章:見到小屁孩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還是間接殺人了。」阿真這番話簡直能把死人說活,再把活人給說死,嚇的婉兒不知所措了。 「那我們不去找他們還人情債不就得了。」婉兒天真的說。 三位騎馬的相扶著微微向阿直抱拳至意。 ...

「那……那……我們怎麼辦?」她害怕的問。

有了錢,阿真嘴臉就不一樣了。對著搖扇的年青人微笑著。在二十一世紀提倡著微笑服務嘛。

外面還殺的淋漓盡致。

「殺,不留活口。」黑衣刀疤男一吼,所有的黑衣人都奔了過來。

「你想想看,他們硬要我們拿錢才來讓我們這裡養傷,就是不想欠我們人情埃俗話說的好,錢債好還,人情債難償埃像他們這種富家子弟,幾千幾萬兩算什麼,求的就是一個心安理得,貨銀兩訖了他們才不會怕我們哪一天上門求他們還這人情債呀。」

黑衣人見領頭的被一個人給打趴了就沒再爬起來。頓時不敢輕舉妄動,十幾雙眼睛望過來望過去。誰也不敢向前,反而微微的後退。

「嗯」阿真點點頭「收著收著,作飯吧,我先出去了。」

「怎麼……」阿真回過頭,看見他們三人竟然追來了。

「有趣,有趣。」搖扇的回過神來,拍的一聲把扇子打開搖了搖,嘴裡大呼有趣。

那三人見阿真賊眼往他們三人身上不停打轉。頓時心裡一驚,這小兄弟武功俊郎。如果現在要對他們下毒手。恐怕是難於招架得祝

婉兒見有人受傷了,應了聲好。急急奔回房間收拾著。

我kao,不會吧。看他們穿的這麼好還騎上馬了,不會也像二十一世紀那些口袋空空卻開寶馬打腫臉充胖子的人吧。

「阿真」只要不是來討銀子的,說話又不用錢。

「這……呃!傻婉兒,他們就是想不欠我們的人情,如果我們還回去,他們臉面掛不住,說不定一生氣抬著那還昏迷不醒的傷人就走了,傷人沒有安靜的療傷場所,說不定在路上就死了。這樣我們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們而死,我們就成了間接殺人犯了。」阿真說完頓時唬的她一愣一愣的。

我kao,問題大條了,阿真冷汗刷刷的急流,心怦怦的直跳。

「上」黑衣壯漢從地上爬起來扭曲著臉喊出來這句。那些愣住的黑衣人回過神提著砍刀向他沖了過來。

這一驚可不小,我kao,難道今天要死在這裡。見黑衣人的刀已向他砍了過來。在二十一世紀阿真在俱樂部就有練身和打拳的經歷,可那都是玩的,哪能跟這種真刀真槍的比。反應敏捷的頭向後一仰,一翻身。腳一踹。竟然把壓上來的黑衣壯漢給直直踹飛了出去。他襪了一下冷汗,我kao。果然有用,會費沒白交埃

阿真躲過幾把刀心裡直呼驚險。眼一憋看見旁邊那三個騎馬的渾身刀傷,再一會兒就要下去和閻老爺子喝茶了。

忽然一條黑影往他這樣飛了過來重重落在他的腳邊。阿真轉過頭去,只見那條黑衣人脖子上掛著一條長長的刀口,傷口深見候骨,鮮紅的血往外一直冒,黑衣人臉上蒼白嘴巴緩緩蠕動著,似乎要說些什麼。可見還來不及說腿一蹬就這樣掛了。

阿真望了望左邊的那群凶神惡煞,又望了望右邊那三位騎馬的。原本騎在馬上的三人已經下馬了,身上頻頻掛著彩,血往外面直流,別說砍在身上,他看了都替他們覺的疼。

「不知小兄弟是何意?」

婉兒見了頓時嚇了一大跳。

說完阿真就往河邊走,順便鄙視他們一眼。

擒賊先擒王,這道理他深深的明白,跑到那三個騎馬的旁邊,見那刀疤男就一頓猛踹猛劈。打的刀疤男招架不祝一記后勾腿往刀疤後腦勺一劈。刀疤男暈炫的往地面倒了下去,再也爬不起來了。這是二十一世紀教練教的,說後腦神經重創再怎麼強也要昏倒。以前原以為教練在放屁。沒想到這一試還真是這樣。頓時阿真把教練家裡的祖宗十遍。

「我在林子里救了他們,那個搖扇的給的。」

「那我們現在還給他們吧。」婉兒滿臉柔情真執的回著。

「幹嘛?沒錢還想蹭飯啊?」阿真轉過頭繼續鄙視。

「讓他們看去,獻慕死他們。」他痞痞的笑著。

話一說完,三人頓時給愣住了,久久吐不出一句話來。

心一急,他就像拳皇里的「東丈」一樣神勇,連連出招。左勾拳,抬腿,嬖腿。把壓上來的黑衣人打的七零 /

他只知道,這是真的殺人。還真的死人了。

「那個……那個,嘿嘿,有點不好意思」三人見他又突然緬腆起來。頓覺一頭霧水。

阿真見那瘦管家身上刀傷無數,兩眼外翻。傷的很重,再不施救大概就要翹辯子了。

「行了行了,不必這麼客套,路見不平就要把它填平,不然下一人路過的就要跌倒了。」他揮了揮手卻也沒去扶。這麼造作的事情基本上他從來不幹的。

「我說年青人啊,偷聽這事可不太好喔。」阿真陰陰的把手搭在他臂上。

「小兄弟有相救之恩,有什麼事就儘管說吧。」拿扇的一頭霧水的。

一吼完,黑衣人退退退……瞬間跑的連個人影都沒有。只留下滿地還在淌血的屍體。

這話更搞的拿扇的年青人霧水加霧水了,這唱的是那一出啊?

我個去,還真是來討錢的埃

靜——很靜!爭鬥的雙方各佔一角,他冷汗淋漓的站在大家都陷入了詭異的沉默。

「最好不要」阿真大驚,好不容易宰來的哪有還回去的道理。

我個去,這麼明顯了。古人是不是都這麼笨埃

拿扇的冒著汗,被阿真看的一陣心裡發慌急急道:「小兄弟,看什麼呢?」說完也往自己身上瞄了瞄,也沒見內褲lou出來呀。

「老兄還有什麼事?」微笑服務,微笑服務。

反正阿真本來臉皮就厚:「你們有沒有錢?來個幾百兩,就當是抵了你們的救命之恩吧。」

「最好不要」阿真又大驚。

「那個你知道的,在這窮鄉僻壤里,生活過的苦埃」阿真突突的說。

「夫君,這卻是為何?」她天真的疑問。

阿真走出廚房門。搖扇的年青人,瞠目結舌的望著他,突然對他抱拳深深一掬躬道:「兄台剛才那番言談可謂曠古絕今,令小弟傾佩萬分,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阿真一咬牙,媽的,不管了把俱樂部里教練所教的台拳道,柔道,劍道七七了出來。一時間竟也不落下風。

「不知道這位小兄弟方便嗎?我們想到你家休養療傷片刻。」說完他看了看被柳管家攙扶著的那位瘦管家。

三位怎麼聽過如此富有折學的言談,頓時一愣一愣的。拿扇的年青人回過神來「小兄弟說話真風趣,果然是幽林出隱士。」

「夫君,夫君。」婉兒在他懷著。

「滾……」三位騎馬的一壯漢,提候大吼。聲音洪亮危延。

搖扇的公子見他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愣了愣。再看阿真那微笑,怎麼看都覺的是jian笑。頓時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嘆了口氣無奈的低語「高,高。實在是高埃」

阿真見她著急頓了頓:「沒事,別緊張。去把床收拾一下,有人受傷了。」說完他指了指身後攙扶的三人。

阿真醒過來,轉過去冷汗流的更急了,看這副凶神惡煞的樣子,不好惹埃

說完他就往旁邊退了幾步,可是卻沒想到所有人幾十雙眼睛順著他後退的方向射了過來。

這一番話佩的年青人一愣一愣的。

把傷員扶躺在床上,包雜著傷口,再灌了幾口水。他們三個的命終於活過來了。一折騰天卻也黑了下來。

說完,阿真望著年青人目不轉睛的愣愣盯著他,嘴巴張的老大,連蒼蠅跑進去了都不知道。

「路過,路過,純屬的路過。」他抱拳作輯弱弱的笑回著:「當我沒來過。你們繼續,繼續。」

阿真看了搖了搖頭,這麼高深的一番話,用他那淺膚的腦袋確實是須要一番思考。隨既就走了出去。直到走出大門,回頭一看,那年青人還維持著原來的姿勢定在那裡一動不動。

「小兄弟,小兄弟。」搖扇的在背後急急的叫喊著。

我kao。這回死定的,不往其它的地方跑,竟然傻不拉嘰的闖進人家打鬥的地盤來。

「夫君,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們還是把銀子退還給他們吧。」說完她用哀乞的眼神望著他。

「這就是功夫嗎?」他看了一會兒,看那三人沉著穩健的應付著那幾十個黑衣人,絲毫不見臉上一絲慌亂。反而黑衣人死傷無數。一條一條的死屍被拋出。漸漸他感覺不對勁,原本佔上風的那三人支撐不住的頻頻挂彩。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你就收著,你不收就要害死別人了。」阿真神情比無嚴肅。

「對厚,那我們等傷人完全好了再還給他們吧。」

阿真急急的道:「你們不會連幾百兩都沒有吧?」

「夫君,這麼多銀子從哪來的呢?」

「夫君快出去,讓別人看見了多不好。」

「怎麼呢?不開心嗎?」

「什麼……這麼貴啊!一百兩怎麼樣?」搖扇的頓時驚呼了起來。

「多謝小兄弟出手相救。」那個拿扇的好像叫什麼柳二少抱拳一躬,旁邊兩個一瘦一壯的也跟著彎腰一躬。

「我們當然不會去求他們還債,可是他們卻要這麼想埃你想想欠人債擱在心裡多難受,整天想著,吃不安,睡不穩。說不定就從此因為這樣鬱郁而亡。那我們還是間接殺人了。」阿真這番話簡直能把死人說活,再把活人給說死,嚇的婉兒不知所措了。

「那我們不去找他們還人情債不就得了。」婉兒天真的說。

三位騎馬的相扶著微微向阿直抱拳至意。

雖然阿真對銀子沒什麼概念。不過有總比沒有的好。見了高興的急急接過來。媽的終於有米吃了。

「老柳……」搖扇的叫了旁邊的總管,眼神一挑,就見那總管從懷裡搗出了幾綻銀子。

「成交」阿真想也不想一口答應了。本來見死不救良心會不安的,現在救了還有一百兩進帳,傻子才不答應呢。

「諾……給你。」阿真從懷裡搗出一大把白花花的銀綻子塞給她。

「小兄弟等等。」搖扇的年青人見他要走,趕緊喊住他。

婉兒婉兒……還沒到門口,阿真就聲聲叫朗,婉兒急忙的跑了出來。

有用,他媽的真有用。每年十來萬的會費沒有白交埃

「你的偷聽很有可能襪殺了一位大好青年的前途,甚至間接的殺害了一位前途一片光明的大好青年,你知道嗎?」

婉兒在廚房裡作飯。阿真走進廚房,一把抱住了那纖細的腰。頓惹的她臉一陣羞紅。掙扎開來。

我kao,還真要還啊,阿真的頭一陣痛了起來。在腦里快速的搜索著說詞。

見她心有疑悸的點了點頭。他悄悄的摸了一把汗。難啊,終於把這頑固的丫頭給說服了。

「夫君,夫君。怎麼呢?」

「原來是真哥,佩服佩服,如果真哥要還我銀子,小弟絕對不會寢食難安,反而會吃的香夢的遠。」

這次他就說的夠直白了吧。

婉兒驚怕的弱弱回道:「那,那我就先收好了。」

「這叫侵犯**罪和毫無道德罪。這是一種犯罪,一種心裡的犯罪。很有可能因為你的偷聽造成我心裡的崩潰,讓我感覺四處都有耳朵,深深的打擊我幼小的心靈,造成心理扭曲,極度缺乏安全感,進而疑神疑鬼神精錯亂,造成自卑的心裡壓力。然後遠離人群,最後蒙生輕生的念頭。」

一瞬間阿真的胸口爆滿著情緒。好善良純樸的小丫頭。寧願吃苦也不原佔人便宜。一陣感動他大手一挽回把她緊緊抱在懷裡。

「這樣子,多加二百兩,我可以考濾一下。」阿真得寸近盡,難得碰見個凱子不宰對不起自己。

婉兒疑惑:「這又是為何?」

隱士個屁。阿真看了看這三位錦衣華服,演的那些敗家公子一樣。身為商人的他頓覺有利可圖。一雙賊眼在他們三人身上一直打轉。

一時間打鬥了,不知這個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子要幹嘛,緊張的持著刀望著他。

一個回神阿真終於清醒了,冷汗一顆一顆的往額頭上流了下來。

阿真一說完,就見婉兒低低的垂著頭,悶悶不樂。

「多謝這位凱子……呃!這位老兄,那就這麼著吧。」說完他眼笑眉笑的轉身就走人。

「有趣個屁,沒錢給老子滾,防礙老子抓魚。」

頭腦空白著向前奔去狂喊,腦筋不清楚的往那群打鬥,嘴裡還啊啊直叫。

旁邊的黑衣人看到這個然一腳把他們帶隊的給踹飛了出去,頓時一愣。突然之間不知所措了。

風——很涼。

「你是誰?」黑衣刀疤男陰沉著臉問著阿真。

一瞬間飛沙走石,無數條黑影向著那三個騎馬的砍了過去。這不是拍戲,是真的撕殺。阿真在二十一世紀這種和諧社會哪裡見過這種場面埃一時間張大著嘴巴久久沒辦法合上。

話一講完,就看柳管家白眼一翻。

一會兒阿真把她拉開道:「我也是不願意收他們的銀子,救人是我們的本份。可是不收,那搖扇的公子寧願讓瘦子死,也不願來我們家療傷。我看那瘦子再不救就要死了,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他臉不紅氣不喘,說的白日見鬼。眼神還特別的真執。

阿真嘴巴張的很大,連沙塵跑進去都沒感覺得地。!~!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