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六章:影響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p> 要知道永城郡主這段日子可是一直說這義賣的事情各種複雜和各種多,不是人做的。不過好在永城郡主雖然嘴巴上這麼念叨,但是行為上還是堅持著的,柳蓉一旁看著也覺得有趣。 只不過每次柳蓉一笑,永城...

大皇子賞賜的補藥,以及皇上賞賜的補藥一到文定侯府,柳蓉病倒的事情也就傳開了。不說那些有些姻親關係,想要討好柳蓉的人不斷上府看望,就是平日里關係不錯的人也都上府看望,最叫人驚奇的是通政使司副使陳夫人竟然也到文定侯府看望柳蓉。

柳蓉聽到通政使司副使陳夫人來看自己,也不禁疑惑,她可不曾認識這麼一位夫人,好在永城郡主不放心柳蓉,也過來一直陪著,才知道這通政使司副使陳夫人便是陳二小姐的母親。這會過來應該是謝柳蓉的。

陳二小姐的母親柳蓉其實也有過一面之緣,這還是當初柳夫人還是大奶奶的時候帶著府邸里的幾個姐妹去寺廟見到的,只不過那個時候陳二小姐各種仇視她,她也沒多看,就離開了,這會倒是沒印象了。

知道對方來的目的,柳蓉想了想,還是見了對方,一通感謝寒暄,又囑咐了陳二小姐如今的狀況都需要注意的事項后,柳蓉做了疲憊狀態,陳夫人便離開了,不過留下了一堆重禮。待得陳夫人後面,又來了一堆不認識的人,柳蓉不禁有些糟心,便讓冬兒吩咐下去,養病不見客了。

鍾姨娘也覺得這樣被人打擾不好,只是來的都是有些身份地位的,她的身份畢竟是姨娘不好下決定,而且也不知道柳蓉的意思,這會知道了柳蓉的意思,便繼續來的人都給攔了。

而柳蓉這邊一個個來探望的人絡繹不絕,那邊在家中病了一個月也不曾有人來看望的柳夫人卻是咬牙切齒,不過也只能咬牙切齒了。府邸里她什麼做不主,也只能憋悶著,不過這般憋悶卻是叫身體越加不好了。

而文定侯見看望柳蓉的人那麼多,又是高興又是恨,高興是柳蓉這麼一回來,就給文定侯府帶來了朝氣,畢竟文定侯府沒落了,如今也只能是向下結交,至於真正的上流卻是已經完全看不上文定侯府了。特別是柳蓉的便宜爹繼承了文定侯府之後,可以說整個文定侯府再沒有像今日這般,雖然來的都是一些夫人,可這些夫人身後可都是些品級不低的官員。

不過後來見柳蓉竟然閉門不再見哪些來探病的人,文定侯臉上便不好看了,不過他知道自己也管不了,只能越來越不好看,心底對柳蓉這個女兒也更不喜歡了。不過大致是因為這麼多人看重柳蓉,卻是有些不捨得柳蓉離開文定侯府了。

柳蓉卻不知道這中間的事情,反正安靜下來了,心情也就好一些,好一些,身體也就覺得舒服一些。

事實上,會來這麼多人看望柳蓉,倒也不是柳蓉真的結交了這麼多人,說到底柳蓉真正認識的也不過就甄二夫人、護軍參領的夫人,以及張夫人,其它人卻是完全不認識,有很多都是好奇柳蓉這個唯一的太醫院女院判,藉機來看看,同時也有那女兒入宮選秀的,過來示好的。畢竟柳蓉給秀女們做的體檢,以後也可能會有求到的地方。

不過即便如此,也不會來這麼多人的,事實上還有一個原因。

那便是如今大街小巷傳的沸沸揚揚的論斷,那便是未經人事的女子也不一定會落紅。據說這話是柳神醫和永城郡主醫治石女時說的話,若是別人說的,自然沒有人信,只會認為是哪個女子為了自己新婚之夜不曾有落紅說的謊言,可這話可是傳自柳神醫,這世上唯一一個以女子身份入主太醫院的女子,而傳出這些話的是未出閣的永城郡主,就這尊貴的身份也無需說這些謊言,一時不少人都信了。

更有那新婚之夜不見妻子落紅,便冷淡、狠心對待妻子的人聽了這些東西,心底內疚,回府之後一改往日對妻子的態度。而那些日日夜夜因為不曾有落紅,內疚而以淚洗面的女子,找到了緣由,放下了心中的枷鎖。

而這些女子都感激柳蓉,若不是柳蓉,她們就沒有正名的機會。

自古以來,多少女子因為新婚之夜不曾有落紅而倒霉受苦的,而柳蓉這樣的說法自然會讓許多女子受益,就是那地位高的閨中女子也都想見見柳蓉是什麼樣的女子,也對柳蓉如此一步步走到如今,而今一句話萬人相信的狀況驚奇。所以好奇的一部分,想討好柳蓉的一部分,還有那感激的一部分,文定侯府也就變得如此熱鬧,這門板都快叫人踩爛了。

不知情的人看著那真真一個稀奇。

這中間還有一身華貴的婦人坐著小轎到文定侯府前的,知道柳蓉不見客,更是留了一箱子的東西,待得鍾姨娘打開一看,這裡面竟全是貴重的東西,舀出去賣的話絕對能賣出幾萬兩銀子,再想找那人還回去,人卻是找不到了。

後來又那稍微見識的人認出這婦人,竟是江南第一首富夫人。

柳蓉在屋中休息倒是不知道這些事情,不過有了永城郡主給她請假,她也樂的清閑,最叫她開心的事情是,當今聖上竟是在院史到文定侯府一趟后,竟是給了她一個月的假,也就是說她能清閑一整個月了,這倒是件叫人喜悅的事情了。

當然,柳蓉開心的原因是,放假一個月,就代表著她能錯開宮中選秀秀女的情況了,之後秀女有個頭疼腦熱,她也不用管了,如此想想還真是叫人覺得驚喜的事情,至少能少些麻煩。

女人一多,總是有完結不了的勾心鬥角,這勾心鬥角柳蓉也不怕,但是卻討厭,更不想沾染一絲一毫,所以能在這個時候離開皇宮對她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一件事情。

說來,柳蓉的性子有一些像男子,她更喜歡什麼都直來直去的,好便是好,不好便是不好。好人做了壞事也理當受罰,壞人做了好事,也應該誇上一句好,什麼事情都最好是明著來,不要暗地裡各種使壞,特別是不要有那些腌臢的勾當。

倒不是性子軟弱,就是不喜歡罷了。

再加上這會有鍾姨娘陪著,呆文定侯府也沒人能對她做什麼了,自然是心情舒爽,於是便在家中看起了醫術。到底是要對中醫認真一些的,不為別的,若是以後人在太醫院詢問起她中醫有關的問題,她一個院判卻什麼都回答不出來,也是一件丟人的事情,說不定這段時間辛苦得回來的回報,到時候就沒了。

所以醫術上的事情是必須認真的,除了不斷的看醫書,便是認真的辨認中藥,順便讓劉老不時入府給她講解藥性。

柳蓉這邊忙碌,永城郡主也忙碌。

柳蓉郡主卻是忙碌著兩邊跑,一邊自然是看柳蓉,另外一邊卻是同左庭軒一行人開始籌辦義賣的事情,再一樣,便是京城開始漸漸有了難民,永城郡主想了想,便捐出了一筆銀子,讓難民能喝上口粥。

不過永城郡主捐了銀子,這事情卻是讓官府做的,這也是柳蓉提點的結果。

水滿則溢,府上有一個大將軍,軍權穩固,若是再得了民心,這可是招人猜忌的事情。

這一日,永城郡主卻是滿臉欣喜的跑到文定侯府來。

見永城郡主這般高興,柳蓉也不禁有些納悶,便忍不住開口詢問:「今日怎麼這般開心?可是義賣的事情操持好了?」

要知道永城郡主這段日子可是一直說這義賣的事情各種複雜和各種多,不是人做的。不過好在永城郡主雖然嘴巴上這麼念叨,但是行為上還是堅持著的,柳蓉一旁看著也覺得有趣。

只不過每次柳蓉一笑,永城郡主就嘟囔嘴,說柳蓉定是知道這事情這麼累人磨人,才全部給她做,自己不出面的。

當然,這話不過是在柳蓉屋子中隨便說笑,心底是知道這樣的事情柳蓉還是少佔會更好一些,也因為這樣,對這件事情更加堅持,看得柳蓉也忍不住感動。

所以若果是義賣的事情弄好了,以後可以不折騰了,永城郡主這麼高興也就正常了。

永城郡主卻是對著柳蓉神秘的笑起來:「才不是這件事情,柳蓉,你最聰明了,你猜猜,還有什麼事情能讓我這麼高興。」

「如果你猜對了,我就送你一份大禮,到時候你要什麼,隨便你挑眩」永城郡主看著柳蓉快速的說道,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那興奮是掩飾不住的。

柳蓉見永城郡主這般模樣,心底還真就好奇了,可是來回猜想,卻是確實不知道永城郡主能為什麼高興成這般樣子,畢竟如今也似乎沒什麼特別大的喜事。

「難不成太后給你指了一門你滿意的婚事,夫婿就是你記掛在邊疆的那將軍?」柳蓉猜不出來,不覺對著永城郡主調笑道。

永城郡主面上一紅,忍不住跺腳:「柳蓉,你這一天天都想什麼呢,怎麼可能,是我大哥要回來了,玉門關口打了一場勝仗,所以皇上招我哥回來行賞。」

柳蓉微微一愣,怎麼也沒想到,竟是那個上官煜要回來了。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