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四章:自作自受(粉紅票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絕不會有什麼好事。說不定他父皇會走的這麼突然,都是這院判之故,若不然為何之前還好好的,突然就不行了。 這倒是願望院判了,先皇畢竟年齡大了,身子不好,突然走了也是正常的事情,只不過是因為皇帝真...

其它人看到只有柳蓉一個人出來,也俱是心中一緊,只覺得壞了,特別是院史,這會是真真後悔了,當初便不該為了考校這柳御醫,非要定下這些規矩,現在反倒是叫柳蓉無路可退。

只到得最後,卻也是無奈嘆氣,若是其它還好,偏偏這個柳御醫竟還是個倔強的,竟然和院判打了那樣的賭,以院判的性格,恐怕絕不會輕易罷手。

院史能看明白的事情,肯定好多人都能看明白,太醫院裡的人這段時間和柳蓉相處,也發現柳蓉是個好相處的人,雖然話不多,又是個女子,但是到底性子溫婉,即便他們有些個缺失的,柳蓉也都是笑笑,平日里就專註著忙自己的事情。這會想到柳蓉即將出世,也不禁替柳蓉嘆氣。

坐在正中央的皇上眉頭皺起,若結果真的是最壞的結果,這還真就是叫他鬧心的事情。雖然柳蓉堅決面上不參合義賣的事情,但是皇上了解了柳蓉那麼多事情,自然知道這事情肯定和柳蓉有關。他和永城郡主說的國庫空虛也不是作假,這般做,也不過是想看看柳蓉的能力,能替朝廷掙多少銀兩,要知道他可是讓人打聽過,這琉璃也是出自柳蓉的手。

如此能替朝廷弄銀子的人,若是就這麼出事情了,他怎麼捨得。

畢竟柳蓉在,他可以借永城郡主之手,以及別人的手,讓柳蓉幫著朝堂多做些事情,可柳蓉自己都不在了……

偏偏如今這賭是柳蓉自己同院判打的,他作為當今聖上,自然要表現的公平,不能過於參合這件事情,可一想到柳蓉會因為這件事情喪命,皇上臉色也是難看。這一刻,是恨不得趕緊讓院判消失了。

太后是微嘆一口氣,又舒出一口氣,畢竟院判是她的人。

至於熹太妃,自然是忍不住嘆一口氣的,她也是真的覺得柳蓉不錯,不過這世間人的命數早就天註定,她也就嘆一口氣罷了。

倒是大皇子看到柳蓉,完全不在意柳蓉身邊的人都沒跟出來的事情,卻是對著柳蓉滿臉笑容:「柳蓉,可是醫治好了。」他對柳蓉是一等一的信心,畢竟他可是這裡的人里,少有的見過柳蓉給人治病的,當初文定侯府的二奶奶可是都斷了氣,柳蓉竟還硬生生的將人救回來。

這可是從閻王爺那裡拉回過一條命的人。

所有人聽著大皇子的問話,都不禁嘆一口氣,恐怕也就大皇子覺得柳御醫治好了病人了吧。雖然如此,大家都還是一致看向柳蓉,大約是不抱希望,但也想看看結果,看看會不會有奇。

只是柳蓉的面上平靜如水,絲毫看不出一絲一毫的變化和表情,所有人的心都不禁更加往下沉。

也是,那石女之症可是上天的詛咒,哪裡有什麼可能救下。

柳蓉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心中的想法,但是看著這些人的目光也大的能看出這些人的想法,她卻是不在意,倒是聖上那沉的不能再沉的臉有些奇怪,不過她也不多想,畢竟她雖然幫永城郡主一起做了那麼多事情,但到底猜不到當前坐的一國之主還想占她的便宜。

不過也因為這一點,柳蓉沒有立刻回答大皇子。

可這一狀態卻是叫所有人忍不住自己腦補了結果,那院判更是笑起:「皇上,看來柳御醫做的事情的結果是出來了,還請皇上做主,讓柳御醫兌現承諾。」

皇上聽到院判的話就更鬱悶了,只覺得這院判越看越討厭。

大皇子哪裡聽不出院判的意思,也是對院判深惡痛絕,這一對父子倒是難得的有意見相同的時候。若是柳蓉知道這天底下最尊貴的人因為她難得思想一致,不知道會是什麼狀態。

不過柳蓉自然是不會知道的,她這會卻是饒富興趣的望著那院判:「院判大人真的要求皇上做主,支持讓賭約兌現嗎?」

院判卻是沒注意柳蓉的話,只當柳蓉還想讓人求情,不禁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老朽本也不打算為難你,不過既然是太醫院的御醫,說話自然是要講誠信,莫不然,以後給皇家看診,口風不緊,透露出一二可如何是好,這豈不是叫太醫院蒙羞,還讓皇上皇子處於危險之中。」

皇族中人的身體狀況若是叫外人知道了,再叫人對症下藥,是真的能害死人的。

卻說冬兒和永城郡主到底是不放心柳蓉,見陳二小姐一直處於昏迷的狀態,而這屋中只要她們在,不讓外人進屋,不叫外人看到陳二小姐如今的狀況就好,所以兩個人都忍不住走到門口,這會聽到這院判的話,冬兒瞬間氣的不行,就想衝出去幫她家小姐說話,卻是被永城郡主直接拉祝

「郡主,你拉住我做什麼,我們怎麼能讓我家小姐一個人在外面被人欺負。」冬兒不高興的開口。

永城郡主搖頭:「真想不明白,你說你家小姐這麼聰慧的人,怎麼身邊就跟了你這麼個笨丫鬟,要是我的話,早就將你換掉了。」

冬兒不禁憋著嘴:「郡主,你做什麼這麼說。」

「你覺得陳二小姐如今是治好了,還是沒治好呢?」永城郡主對著冬兒快速的問道。

冬兒皺眉,最終還是對著永城郡主點頭:「自然是治好了,剛才小姐說陳二小姐好了的,只是傷口還要養上一個月才成。」

「這不就得了,如今這院判他跳的越歡脫越好,說的話越狠越好,看他到時候騎馬難下,自認倒霉,我們就等著看好戲吧!你家小姐這次也是被弄的不高興了,若不然,也不會這般對付這院判。」永城郡主說著側頭就著門口的縫隙看著外面的情景。

只見柳蓉聽到院判的話,面上的笑容變大:「這些話可是院判大人您自己說的。」

突然聽到柳蓉這般說話,院判心中咯一響,不過他到底是不相信柳蓉有這樣的能耐救下陳二小姐,畢竟這石女之症他也見過,根本就是藥石無效,除非是天神下凡動用法術,若不然,根本就沒有辦法改變。

這般想著,院判才再次開口:「自然是我說的。」

不過即便如此,院判這次開口的聲音也比之前要小一些,氣弱一些。只覺得有一些不安。

柳蓉的笑容卻是更濃:「既然如此,院判大人就不要怪下官了,下官也是為了皇宮的安危著想。」柳蓉如此一說,不等院判不安開口,就已經轉身看向皇上:「皇上,臣已經將陳二小姐治好,還請皇上您做主,支持讓賭約兌現。」

柳蓉的話一出,全場嘩然,就連太后和熹太妃也忍不住站起,她們……她們是不是聽錯什麼事情了?

大皇子卻是面上一喜,快步走向柳蓉:「我就知道柳蓉你的醫術最是厲害,不會叫我們失望的。」

而院判卻是渾身冰冷,看著所有人的反應,又看看柳蓉,眼珠子來回的轉,最終忍不住大喊:「柳御醫肯定撒謊了,這石女之症怎麼可能治的好,她肯定撒謊了。」

院判越說越確信自己猜對了,快步走上正前方,對著皇上撲通跪下:「皇上,這病症是不是治好了,怎麼能只憑柳御醫幾句話就確定結果,皇上明鑒啊1

躲在屋中看著外面的情況的冬兒和永城郡主忍不住撇撇嘴,沒想到這院判到了這般地步竟然還如此說話,真是叫人討厭至極。

就是當今聖上見到院判如此說話,面上也忍不住露出不喜。如此不寬容不善良之人,先皇竟放任這樣的人在太醫院做了這麼多年的院判,這好在沒出什麼大紕漏,若不然,恐怕以這院判的性子,絕不會有什麼好事。說不定他父皇會走的這麼突然,都是這院判之故,若不然為何之前還好好的,突然就不行了。

這倒是願望院判了,先皇畢竟年齡大了,身子不好,突然走了也是正常的事情,只不過是因為皇帝真的厭惡了這院判,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想法。

「皇上,這院判說的也不無道理,這世上的事情莫不究竟公平公正,您是皇上,還是確認一下的好。」太后一旁不禁開口說道,之前她不著急,如今眼看著一心跟著自己的太醫院院判要出事了,終於忍不住幫襯了一句。

院判面上大喜,太后卻是完全不看院判。

皇上聽了太后的話,面上若有所思,最終看向院史:「這宮中御醫中屬院史的醫術最高明,既然能查出秀女是否存在石女之症,定也能查出這秀女是否已經治好這石女之症才是。」

「院史,你便去看看柳御醫看的病人吧。」皇上對著院史吩咐道。

院史自然快速應是,畢竟他也是十分好奇這得了石女之症的秀女究竟如何了,是救好了,還是沒有救好。

冬兒和永城郡主一見院史要來,趕忙就著柳蓉離開前的吩咐,快速用那遮擋其它位置的白布扯下來,遮蓋在動了手術,如今還不好遮掩起來的部位。

不多久,院史便走了進來,對著陳二小姐一陣把脈。冬兒和永城郡主都眼巴巴的看著院史,等待著院史的判斷,畢竟柳蓉的命運就掌握在這院史大人的手上。

只有柳蓉一臉自信,畢竟這世上可是沒有幾個能靠著把脈就查出這癥狀的,可見這院史的厲害。

所以院史既然能夠靠診脈查出陳二小姐的癥狀,如今陳二小姐好了,自然也一定能看出來。

所有人都不禁看著院史,等著院史出結果,如今可是這世上最關鍵的時刻。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這麼多人在宮中這麼多年,還從沒有什麼事情讓他們繃緊,期待等待的,而眼前這件事情就改變了他們今天的情緒。

他們一致都等著結果,等著院史大人的結果出來。畢竟今日除了院判和柳御醫的明面上的賭約外,他們這邊還有和史醫士定下的小賭約。

只見院史大人先是眉頭一皺,只皺的所有人的小心肝都抬起來了,卻再后一刻笑起:「這柳御醫,還真是老夫看走眼了,竟然有這般能力,連石女之症都能治好。」

院史大人這麼一句的效果自然是厲害,所有人聽到院史大人的話忍不住激動。當然,除了一個人外,這個人就是院判,只見他面色瞬間慘白,隨即大喊:「這怎麼可能,肯定是你騙人的,肯定是你們聯合了……」

院判的話一出,大家面色都不好了,院史的好醫術是大家都認的,人品也是,卻沒想到這院判這會了,竟然還敢這般開口。

卻在這個時候,一直看著眼前情況的皇上開口了:「既然下了賭注,打了賭,就該認賭服輸,哪有這般輸不起的。」

「今日柳御醫和院判的賭約是柳御醫贏了,院判輸了,從今往後,你便不再是太醫院的院判。」皇上這最後一句話卻是看著院判說的。

院判一聽,腿一軟,直接坐到地上。自今往後,他什麼都不是。而他之前得志之時還得罪過許多人,這會臨老了,什麼都不是了,恐怕要悲慘了。

皇上對著院判說完,卻是再不看另令他討厭的院判一眼,直接看向柳蓉,卻是對著柳蓉露出難得的笑容:「今日柳御醫讓朕見證了一個奇,也讓朕見識了一套神乎其技的醫術,所以朕要嘉獎你。」

皇上說著微微一頓,想了想,卻是對著所有人開口:「如今這太醫院院判一職既然空下,便由柳御醫你接下吧。」

原來的院判聽到皇上的話,直接兩眼一翻氣暈過去。

而其它人哪裡還管這老院判,全部都走到柳蓉身旁恭喜,一時之間大家全都是滿臉笑容,冬兒更是開心的差點沒跳起來,她家小姐不僅僅是第一個女御醫,恐怕也是這史上最年前的太醫院院判了。

誰也沒想到,最後的結果竟會是如此,柳蓉真真是最後的贏家,叫許多人好一陣羨慕。

當然,後面還有一幕,那便是院史逼著一群太醫院的人對柳蓉下跪認錯,認賭服輸嘛,只倒霉了一群太醫院的倒霉孩子們,不管柳蓉如何拒絕,都被院史逼著來了一趟。

卻是一番歡聲笑語場景。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