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三章:手術結束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一下。」 「一般女子是否完璧,大家都是看是否有落紅,這落紅便是我所說的處**破了形成裂口,造成的出血。但事實上,由於處**形態各異,破裂的程度會有很大差別。有兩個孔的中隔形處**出血較多,伴有...

看著已經用藥物控制出入昏迷狀態的陳二小姐,柳蓉才將手術專用的白布蓋在陳二小姐身上,只露出需要開刀的小腹。

面對皇上太后都沒有露出緊張的柳蓉看著陳二小姐的小腹卻是神情有些凝重,雖然這個手術不會危及陳二小姐的性命,但是如果做的不好,卻會碰到陳二小姐的輸卵管,亦或者手術過程中,造成血液倒灌,都會影響陳二小姐以後的受孕情況,也就是說,只要一個不小心,陳二小姐就可能再也不能有孩子。

在古代來說,一個女人如果不能生養,就已經是最可怕的事情,所以不得不仔細。

柳蓉想著,深吸一口氣,才將手術刀對著閉鎖的處**突出部位作「x」形切開……

一旁的冬兒和永城郡主看著柳蓉的動作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雖然處理傷口時給人開刀已經很可怕,但是都沒有這樣的手術來的叫人驚悚,因為這般一旁看著,就己同身受,只覺得可怕。

柳蓉卻沒注意到兩個人的狀態,專註的切開閉鎖處,直到確定自己手術過程中沒有傷到尿道、膀胱和直腸才鬆一口氣,因為總算是將最難的第一步完成了,接下來就是將陳二小姐腹內的積血排出。

看著流出的暗黑粘稠的血液,永城郡主和冬兒都忍不住毛孔擴大,難不成這便是上天詛咒放在陳二小姐身體內的東西?

「小姐,你將陳二小姐身體內,上天詛咒的東西從身體內弄出去,不會自己也受詛咒吧。」冬兒雖然知道手術需要絕對的安靜,卻還是忍不住開口詢問。

柳蓉聽到冬兒的話,動作一滯,差點沒弄出失誤,深吸一口氣,才對著冬兒喝斥:「我不是說了嗎,我手術的時候必須保持絕對的安靜,如果你不想跟著我手術,要麼手術前直接開口,要麼滾出去。」

冬兒一呆,什麼時候見過柳蓉對自己這般凶,一時之間眼淚忍不住凝在眼中,即便如此也不敢做什麼動作,擔心影響到柳蓉的手術。

柳蓉卻是看著暗黑粘稠經血緩緩外流,不曾出現什麼倒流的問題,才微微鬆一口氣,抬頭見冬兒要哭又不敢哭的模樣,不禁輕嘆一口氣:「這會手術是進行到排積血的過程,這一過程如果不小心,就可能造成經血倒流至盆腔,很可能造成輸卵管破裂,一旦輸卵管破裂,不說影響到陳二小姐的性命,就說即便救下來,她這輩子也可能再也無法要孩子。」

聽到柳蓉的解釋,雖然不明白輸卵管是什麼東西,但是冬兒也知道自己剛才肯定是差點造成了什麼不好的影響,不禁對著柳蓉道歉:「小姐,對不起。」

柳蓉搖頭:「不要說對不起,這次是我沒出錯,釀出不好的結果,下次呢?」

冬兒趕忙點頭:「冬兒再也不敢了。」

倒是永城郡主一直盯著流出的積血:「這真的不是上天的詛咒嗎?」

永城郡主喃喃自語完,又忍不住看著柳蓉詢問:「柳蓉,你說的輸卵管是什麼,盆腔又是什麼?還有你說的所謂的經血又是什麼?」

柳蓉見這血緩緩留著,沒什麼大的問題,才對著永城郡主解釋:「經血其實就是你們平日里來的葵水。輸卵管則是排出卵子的地方,而卵子則是你們有可能懷孕的保證。」

見兩人臉上還是有疑惑,柳蓉卻是沒再具體解釋下去,因為真的要解釋下去的話,且讓兩個人都明白,就必須給這兩個人上一趟生物生理課了,可現在明顯不是時候,等到這經血排光,還要進行一下處**邊緣修剪,好形成圓形的**口。

不過看眼前的情況,經血還要流上一會,柳蓉想了想,琢磨著以後總不能只是自己做這些事情,帶著兩個人就是有教會兩個人這些東西的意思,還是對著兩個人再次開口:「你們切記,這經血留出來的時候,切記不能為了這些東西流出來的快一些,揉捏下腹,或者壓迫子*,這都可能會造成病人終身的遺憾。」

永城郡主和冬兒都趕忙點頭。

柳蓉才繼續開口:「你們恐怕到現在還雲里來霧裡去的,趁著這會陳二小姐體內還有經血需要排放一會,我便給你們稍微解釋一下。」

「一般女子是否完璧,大家都是看是否有落紅,這落紅便是我所說的處**破了形成裂口,造成的出血。但事實上,由於處**形態各異,破裂的程度會有很大差別。有兩個孔的中隔形處**出血較多,伴有比較劇烈的疼痛。唇形處**則出血很少,幾乎無痛感。較厚且彈性很好的傘形處**有可能完全不破裂1

「事實上,這世上十個女子中,就可能有三個女子洞房之夜無落紅,這並非她們並非完璧,而可能是因為本身長成的處**的關係,如彈性較強的傘形處**,它可能會在多次**后或在某次比較瘋狂的**之旅后才會破裂,但未必出血。還包括極易破裂的多孔篩形處**,它可能在初次**前就已經因各種原因而破裂了。」

永城郡主和冬兒聽著柳蓉的話,臉上都不禁微微發紅,即便如此,眼底還是閃爍著好奇,這可是她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言論。但都暗暗的將這樣的話記在心底。

柳蓉微微一笑,她第一次聽到這些東西的時候,也是好奇的不行,雖然因為是現代人,不曾為此臉紅,當時還和小夥伴們各種秘密研究過彼此:「而這處**是天生有一個小孔的,這小孔的作用是在處**保護女子的同時,能排除葵水。」

「一旦沒有這個小孔,那麼這女子就會是石女,當然,這樣的石女就叫偽石女,因為她體內生育有關的器官都會發育,和常人並無不同。但是一旦這樣的病症久了,不進行治療,經血在體內堆積的越來越多,就會變成真石女了,因為在這裡,石女的判斷就是是否能夠生兒育女。」

「小姐,那陳二小姐就是小姐您現在說的,那個什麼上沒有小孔了?」冬兒忍不住對著柳蓉問道。

柳蓉笑著點頭:「是,而這種癥狀叫做處**閉鎖,只要通過這樣的小手術,完全可以治療好的。」

「但是前提必須是發現的早。」

冬兒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永城郡主卻是對著柳蓉詢問另一個問題:「石女還有真的?」

柳蓉點頭:「如果是真的石女,以現在的技術便肯定無法救下,也只有陳二小姐的癥狀還有辦法救治一下。」

「至於哪些是真石女,就以後給你們再講吧。」卻是柳蓉注意到陳二小姐已經漸漸開始不再排出暗黑粘稠的液體了,這代表著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永城郡主點頭,將一切記在心中。

隨著柳蓉開始進行手術,冬兒和永城郡主瞬間安靜,不敢有絲毫打擾到柳蓉的地方,都盯著柳蓉的動作,畢竟只要進行完這一步,基本上就完成了,除非還有不斷流血的情況,就可能需要進行縫合了。

所有的一切完成,便代表著這場手術完全成功。

屋內緩緩的進行手術,外面卻是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怎麼一場手術這麼長時間?不會是這柳御醫治不好,治壞了,躲在屋子裡不敢出來了吧。」

「別胡說,一般大夫針灸還要許久時間呢。」

「可即便針灸,這個時辰也已經針灸兩次了。」

這說話的聲音雖小,但是聽在關心柳蓉的人耳中,卻是忍不住擔憂,只擔心這診治病症出現什麼變故。雖然柳蓉表現的自信,但是任何病症不到治療好,都代表著無限可能。

院判卻是忍不住嘴角勾起,對於他來說,時間拖的越久,便說明柳蓉越可能是失手了,只要柳蓉失手,這可就代表著這柳御醫要履行賭約自裁,這也就算他蘀他那可憐的外甥報了仇了。

院判卻是微微皺眉,不過他到底還是能靜下心來等待,畢竟史醫士可是告訴過他,柳蓉治病救人的手段。而柳蓉施展的時候,都是比較需要時間的,可雖然如此,心也忍不住有一些提起。他還真不希望這樣一個好苗子就毀了。

而端坐的幾位主子也忍不住目光看向進行手術的屋子,時間越來越久了埃

終於,大皇子有些坐不住,突然站起身:「父皇,不若讓我去看看,這麼一直等下去也不是辦法。」其實是大皇子已經急的不行,只想著先知道結果,再不好的結果,到時候也有辦法解決。

皇上卻是皺眉,雖然他也想快速知道結果,卻還是對著大皇子喝斥道:「胡鬧,也許你過去打擾,就叫柳御醫的手段失敗了,還不快坐下。」

就在這個時候,手術的屋子的門開了,柳蓉一個人從屋內走出,卻不見另外三個人出來。

關心柳蓉的人心都忍不住提起,而院判眼中則是瞬間升起狂喜。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