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三章:開始手術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大人行了行禮,領著冬兒快步向前,不多久,便倒了皇上、太后、太妃在的地方,只見大皇子見到她,面上立刻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柳蓉不禁對著大皇子點頭示意。 這動作看在皇上的眼中,卻是讓皇上眉頭皺了皺。...

由於柳蓉將給陳二小姐治病的地方定在了太醫院後面的屋子中,今日到太醫院的人當真不少,不說太醫院的人全部都到了,竟連皇上、太后、太妃都來了,大皇子就更不用說了,至於其它的圍觀的也不少。

冬兒拿著手術的工具,跟著柳蓉往前走,心中說不出的緊張,這裡如今可是有著整個大夏都最尊貴的人,她只覺得心兒在跳,手兒在抖。

「小姐,這次真的沒問題嗎?」冬兒忍不住小聲對著柳蓉詢問。

「放心,我什麼時候有不行的時候?」柳蓉哪裡不知道冬兒緊張,快速低聲的對著冬兒開口。雖然安撫著冬兒,可事實上她又何嘗不緊張,今日的手術雖然在現代來說只是一個小手術,可架不住如今呆的是古代,沒有高科技支持,盲開刀,這可是憑著感覺的活。

雖然她有信心,再有問題,陳二小姐也不會有事,但是這麼多人在外面等她手術,還有這麼多身份地位高的人,說完全不緊張這是假的,但越是緊張,就要要越鎮定,作為外科大夫,有時候很多程度上考驗的也是心理素質。

心理素質不過關,即便能當上外科大夫,也沒辦法做什麼大的手術。

一旁的院判看著柳蓉帶著冬兒向前走,腳步卻是緩慢,不禁恥笑:「柳御醫,你明知要給人治療了,卻來的那麼慢那麼晚可是怕了?」

「若是怕了,就趕緊自裁,免得浪費了聖上和太妃們的時間。」

一旁的院史微微皺了皺眉,卻沒有說話。

冬兒則是眉頭瞬間皺起,厭惡的看著這院判,就連緊張都忘了,想要上前開口反駁回去,卻是被柳蓉拉住,只見柳蓉淡淡的笑起:「這不是想讓院判大人在院判這個位置上多呆一會,免得您還沒過足院判的癮,就沒得做了。」

院判的臉色瞬間難看。

一旁的院史卻是開口提醒:「趕緊到前面去,先給太后聖上請安,便去給陳二小姐診治吧。」

對於院史大人,柳蓉還是比較恭敬的。聽了院史大人的話,柳蓉便對著院史大人行了行禮,領著冬兒快步向前,不多久,便倒了皇上、太后、太妃在的地方,只見大皇子見到她,面上立刻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柳蓉不禁對著大皇子點頭示意。

這動作看在皇上的眼中,卻是讓皇上眉頭皺了皺。

而皇上皺眉的動作,太后自然是看在眼中,太后眼中的深意也就更深了。

「下官拜見皇上,太后、太妃。」柳蓉卻是對著大皇子點完頭,便對著皇上、太后、太妃恭敬的拜見,只是低身的同時心中卻是忍不住腹誹,至於這麼大的陣仗么,本來給人做手術開刀,就是叫人緊張的事情了,還折騰出這麼大的陣仗,如果不是她心臟好,別說給人手術,只是這會站在這裡恐怕就已經亞歷山大到掛掉,恐怕根本沒辦法給人做手術了。

皇上淡淡的說了句免禮,卻是看著柳蓉饒有興趣的開口:「朕聽說,你同院判打賭了?只要你治不了陳二小姐的病症,便自刎謝罪?」

柳蓉微微一愣,沒想到皇上竟然也知道這件事情,隨即心中瞭然,當時狀態鬧的如此之大,這樣的事情,皇上又怎麼可能不知道,卻是直接對著皇上點頭:「正是,沒想到皇上您竟然也知道了,既然如此,臣下有個不情之請。」

皇上挑眉:「哦?什麼請求?」

柳蓉低頭:「還請皇上您做個見證人,若是院判大人輸了,准他告老還鄉。」

柳蓉的話一出,全場嘩然,沒想到柳蓉竟這般狂妄,敢說出這樣的話。就是皇上也忍不住微微驚訝:「你倒是挺自信,萬一你輸了呢?」

柳蓉身後的冬兒聽到皇上的問話心中一緊,就連跟在熹太妃身旁的永城郡主眉頭也是皺起,她們對於這樣的結果,可是想都不敢想,沒想到皇帝竟在這個時候問這樣的問題,這不是影響柳蓉給病人治病的心嗎!

柳蓉卻是笑起,看著皇上大聲說道:「大夫治病,若是自己都對自己沒有信心,又如何讓病人有信心,沒有信心的大夫和病人,即便是再小的病症,也可能要了病人的命。」

一開始大家都覺得柳蓉狂妄,可這會聽了柳蓉說的話,卻都不禁思考。即便不想同意柳蓉的說法,卻不得不承認柳蓉的想法是正確的。有些個對醫術精研的人更是忍不住眼中露出讚賞,院史大人更是面上露出一絲笑意,雖然還不曾預料到柳蓉的醫術能力,但是至少對於這個女御醫,從想法上卻是認同了的。

不過也因此,竟是有些擔心柳蓉治不好石女之症,若是早些知道柳蓉有這般想法,即便這柳御醫的醫術不行,他定也想辦法好好培養一番,之餘這醫術界,最需要擁有這樣想法的年輕人了。

一旁的院判看著所有人看著柳蓉認同的目光,不禁眼神陰沉,隨即冷哼了一聲,即便現在叫所有人認同了又如何,到時候治不了石女之症,不還是要丟掉性命,難不成還想靠著這點,給自己求個活命的退路,這也未免太天真了。

皇上聽到柳蓉的說法,看著柳蓉認真的面龐,也忍不住對著柳蓉提醒:「你可要想清楚了,朕念你年紀小,可以給你一個反悔的機會,畢竟這石女之症,是上天的詛咒,無藥可救,你治不好,朕不會怪你的。」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想到柳蓉給陳二小姐治病可能的後果,所有人都忍不住希望柳蓉應了皇上的話,放棄這個選擇。

「柳御醫,這不是逞強的時候,這人生之中即便有兩個小失敗也不為過,哀家看你還是不要再繼續了的好。」一旁的太后也忍不住對著柳蓉開口勸說。

「就是,你小小年紀能到得如此地步終歸是不容易。」熹太妃跟著開口。

永城郡主也看著柳蓉,希望柳蓉趕緊借著這個機會,放棄給陳二小姐治療,即便心底也覺得這一點對陳二小姐不好,可她更在意柳蓉的未來。

院判聽著這些話,卻是恨的可以,這柳御醫還真是會做作,竟是只是說這麼幾句話,竟讓所有人都偏向她這一面,還幫她說話,這醫術本事沒多少,這手腕倒是真厲害。

只希望這柳御醫能再狂妄一些,拒絕這提議,若不然,還怎麼叫這柳御醫自裁。

等著柳蓉給自己治療的陳二小姐也忍不住看向柳蓉,也擔心柳蓉放棄給她治療,那樣,那樣她就完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看向柳蓉,等著柳蓉回話。

柳蓉卻是俯身:「謝謝皇上、太後娘娘以及太妃娘娘,柳蓉既然將話說出去了,自然沒有收回的道理,這世上不單單男子有一言九鼎的說法,女子也是一諾千金,我既然答應過要治好陳二小姐就不會在這裡退縮。」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皇上,如今時辰不早了,還請讓我這就給陳二小姐診治。」

希望柳蓉就勢不繼續治這石女之症的人不禁嘆息,只覺得好好的一個大夫便要這樣完了,陳二小姐卻是感激的看向柳蓉,至於院判卻是滿臉狂喜,就等著柳蓉倒霉了。

皇上聽到柳蓉的話嘆一口氣:「既然你意已決,那便開始吧。」

柳蓉對著皇上點了點頭,喚了冬兒以及永城郡主,帶著陳二小姐走進預先讓人進行過消毒的屋中,屋中已經將她需要的,動手術的一干物品全部都準備好。

關門之前,柳蓉還對著所有人點頭:「我手術期間不能有人打擾,還請大家莫要進屋。」

柳蓉說完,便將屋門關掉。

那些想要進屋看看柳蓉究竟如何治療病人的太醫院的人,早就得了柳蓉的話,因為是給女子治療,所以不能讓他們進屋,所以沒有跟進來。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這一點,柳蓉早就帶著劉老和兩個徒弟來了。

到底是顧忌著這個世界的規矩,若不然,即便是將陳二小姐救治好了,恐怕陳二小姐也會覺得沒有顏面在活在這個世上了。

如此想著,柳蓉倒是覺得單單隻收男弟子也還不成,她也該收些女弟子才成,若不然,那些女子出了問題,按照這個時代的方式,難不成就只等死不成?

嗯,這次手術之後,便找些願意學醫的女弟子。

柳蓉想著,開始對著冬兒吩咐需要準備的東西,又開始仔細檢查手術需要的東西,並在腦海里重新梳理一遍手術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及需要下刀的位置。

而冬兒則是快速的給柳蓉穿上專門為手術準備的白色衣裳,以及口罩,並且同永城郡主也一起穿上衣裳,做完一切,便緊張的看著柳蓉,等著柳蓉進行下一步。

陳二小姐躺在床上看著柳蓉一行人的準備,心也是提的高高,最後閉上眼睛等待。

不過不等她多想,只聽柳蓉對著冬兒一個吩咐,一個藥包放到她鼻樑上,她便完全失去了知覺。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