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二章:馬車內談話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就不是福氣了。」 永城郡主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你說的是,即便是我,發現你這般厲害,都想將你弄回家中藏著,好好讓你給我賺銀子了,別人若是知道你有這般才能,恐怕更不會放過你了。」 永城郡...

約定了後日給陳二小姐治病,所有一切便又開始照常。

柳蓉快速的給秀女們檢查身體,檢查的時候,還吩咐了冬兒同那些看著秀女檢查身體的嬤嬤開口,要求檢查完的秀女,還要讓老嬤嬤例行以往的規矩,再看一下秀女們是否完璧。

這嬤嬤將柳蓉說的事情上報,卻是叫太后臉色好一陣精彩,她當初想出來的要對付柳蓉的辦法就和這秀女是否完璧有關,沒想到柳蓉竟是將這件事情推了回來,這柳蓉還真是個了不得的,竟如此聰慧。

太后卻是不知道,柳蓉會做這些,那是早上熹太妃的人來了提醒的結果。

不過柳蓉本來是想留著這件事情,畢竟能夠敢送入宮的,都應該會是完璧的才是,而有些檢查的方式也不一定就真的完全沒有問題。畢竟是否有處女膜可不代表著是否真的就不是完璧。

這世上,可還有很多其它的意外,會造成處女膜消失。比如騎馬摔著,又或者其它,行行種種,只看落紅,可是不正確的。

想到這世上還有許多女子因為這個受苦,柳蓉決定給陳二小姐治療好后,便將這樣的說法傳出去,如此好歹也能幫上一些女子,讓這個時代的女子能少受一些苦難。

也許因為柳蓉趕著回家準備東西,所以這次秀女檢查的速度倒也快了,不知不覺便弄好了,又到了回家的時候。中間大皇子過來了一趟,不過也知道柳蓉忙碌,恐怕要準備什麼。只是看了看柳蓉,便離開了。

柳蓉準備好一切,在一群太醫院的人指指點點中離開了皇宮,直到離的遠了。才不禁嘆氣,皇宮這樣的地方,真是多事的地方,即便沒有事情。恐怕也會不禁多起來。

柳蓉不知道,別人的說法正好和她相反,別人可是覺得柳蓉真是能折騰出來事情的人,到得哪裡,哪裡便不得安寧。

到得外面,才發現左庭軒竟然也在皇宮外,見到她,露出一個笑容:「柳蓉,這麼久沒見了。是不是想我想壞了?」

柳蓉忍不住翻白眼:「別和我扯平。我事情多著呢。要回去準備東西。」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卻是盯著左庭軒瞧了瞧,彷彿在想什麼。

左庭軒不禁環抱自己:「這麼看著我做什麼。不會是對我的身體起了邪念吧。」

「噗1一旁永城郡主差點沒噴了。

柳蓉直接一腳對著左庭軒踹去:「滾,少叫我心情不好。你表妹可是花費了我不少心思,這會還要想怎麼治療她的問題呢。」

左庭軒一聽柳蓉的話,面上終於少了調笑,變得嚴肅起來:「難道連你也沒辦法救她嗎?」

「能救,不過要和我以前救治過的人一樣,開刀受苦。」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而且她是沒有外傷,需要開刀,比那些本來就有外傷的人恐怕要難,因為我只能憑著感覺去判斷切口的位置。」

柳蓉說了一半,才反應過來身邊的人壓根不懂她說的事情:「你幫我找鐵匠打一樣東西,必須在後日之前打好,到時候也好救治你表妹。」

左庭軒對著柳蓉感謝:「我表妹性子任性,到時候還需要你多照顧一些。」

柳蓉不禁笑起:「瞧你說的,我和你誰和誰埃」

「也是,我們都是一家人嘛,沒想到你比我還猴急,哎,果然我這樣的男人就是太有魅力了。」

「左庭軒,你個賤人,趕緊給我滾吧,真不該給你好臉色1柳蓉忍不住對著左庭軒咆哮。

「哎呀,說著玩的,這麼認真做什麼,難道你真的有這樣的想法?」左庭軒說完,不等柳蓉反應,迅速向外跑,直接跑的遠遠的。

柳蓉真是被氣的無奈到極點,不過心情倒是輕鬆了一些,隨即喚永城郡主一起上馬車,卻是喚了一聲,永城郡主卻是沒有反應,柳蓉不禁眉頭微微皺起:「可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永城郡主一愣:「你說什麼?」

「我說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了?」柳蓉對著永城郡主開口詢問:「今日一直見你臉色不好的,有什麼事情直接和我說好了,還沒見你對我客氣過。」柳蓉看著永城郡主認真的說道。

永城郡主咬了咬下唇,好一會,才對著柳蓉開口:「我們上馬車后再說吧。」

柳蓉面露不解,不過還是對著永城郡主點了點頭,一起到的馬車上,好玩的事情是,左庭軒這回竟是給他們做了車夫。

雖然左庭軒有說有笑的,但是也可以看出左庭軒面上的凝重,想來是為了陳二小姐,到底是小的時候相處過來的,又是有血緣關係的。不過柳蓉也沒有什麼辦法安撫左庭軒。

隨著馬車駛動起,皇宮門口凹進去的位置卻是走出一個小廝打扮的人來,看了柳蓉的馬車一會,才快速向另一個方向走去:「必須快些同院判說,柳蓉將給秀女治療的工具,交給左大人去找人打造了。」

而馬車行駛了,柳蓉看著永城郡主:「現在有什麼事情該可以說了吧?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永城郡主臉上露出糾結,好一會才看著柳蓉開口:「柳蓉,對不起,本來拍賣的事情不該再麻煩你了的,畢竟我皇帝伯父已經盯上你了,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柳蓉疑惑:「我不是都幫你想好究竟該怎麼辦了嗎?」

永城郡主嘆一口氣,眉頭皺的更深:「是,你是替我想好該怎麼辦了,可是皇上今日聽了我要的幫忙的人後,突然間又提了一個要求,說是國庫空虛,已經無法撥出一分一毫的災銀,只能靠這次拍賣了。」

柳蓉眉頭不禁皺起:「皇上要求你們必須弄到多少銀子?」

永城郡主面上忍不住露出訝異,沒想到她只是提了提,柳蓉竟然就猜到了皇上的要求,不禁快速的看著柳蓉開口:「八十萬兩銀子,這麼多銀子,我上哪裡給皇上弄出來去,這麼一場拍賣怎麼可能弄出這麼多銀子。」

永城郡主說著忍不住焦躁的看著柳蓉:「我看我這次是完了,完不成也不知道會怎麼樣,可我實在不希望那些災民們受苦。」

卻不想柳蓉聽了這個竟是笑起。

永城郡主見柳蓉笑起,眉頭不禁皺的更深了:「柳蓉,都到了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思笑,你知道這件事情多嚴重嗎?」

「哎,算了,你每次總是這麼淡定的,陳二小姐這麼嚴重的事情,還同院判賭了這麼重要的東西,竟然連命你也敢打賭進去,也不怕出事情,我要看到你和我一樣糾結,看來是沒希望了。」永城郡主哭喪著臉。

柳蓉忍不住再次笑起:「好了,至於嗎,我笑,是因為這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永城郡主疑惑:「這麼多的銀子,要這麼短的時間內弄到,這怎麼可能是簡單的事情,無論是對誰來說,恐怕都是很艱難吧?」

柳蓉搖搖頭:「這絕對是簡單的事情,弄的好,說不定這次拍賣,能夠拍的比這個數目都還要多,如此情況,你還有什麼可擔心的。」

「這……這怎麼會?」永城郡主不敢相信。

柳蓉輕嘆一口氣,對著永城郡主開口解釋起來:「整個大夏一共三十多個州,每個地方分開進行拍賣琉璃的配方,限制一個地方得了拍賣的配方的人,只能在當地進行售賣,然後你稍微娜送嘎叮琉璃真正的制出需要的銀子。」

「你想想,一份琉璃製品能夠買上七八千兩銀子,即便如此限制了之後,能買的人少了,多製造,賣的銀子也會少了,但是還是有不少的利潤,即便是讓稍微有銀子的人家中都置辦上一件,未來的收入肯定可看,只要經營的好,自然收入多多,那些商戶看到這一點,肯定會下狠手買這配方的。」

「雖然三十個州,不可能全部有人來,但是能在京城的商賈之中,定是那些最有實力的,說不定還能吃下幾個地方的,到時候只要將一個地方的買賣權,訂一個價格,比如一個州便定三萬兩銀子……」

永城聽著柳蓉一個個的說下去,最後只剩下目瞪口呆。

按照柳蓉說的方式,這拍賣能弄到的銀子何止八十萬兩銀子,她根本不需要這般擔心,到得最後,永城郡主都忍不住露出笑容:「柳蓉,你不去親自主持這件事情真的可惜了,若是你自己親自來,肯定能弄到的銀子更多。」

柳蓉卻是搖搖頭:「安安穩穩過日子才是福氣,我做的事情已經太多,太顯眼了,若是再耀眼一些,就不是福氣了。」

永城郡主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你說的是,即便是我,發現你這般厲害,都想將你弄回家中藏著,好好讓你給我賺銀子了,別人若是知道你有這般才能,恐怕更不會放過你了。」

永城郡主想了想,突然對著柳蓉開口:「柳蓉,你放心,我會保密我的辦法都是從你這裡來的這件事情的,拍賣所有相關的事情,都是我一手想出來的主意,和柳蓉你無任何關係。」

知道永城郡主是想到叛軍要抓她的事情,這會這般說是為了給她分擔負擔,不禁露出笑容,對著永城郡主重重的點了點頭:「嗯。」

外面提柳蓉一行人敢馬車的左庭軒聽著車內隱約傳來的聲音,終於露出笑容。

轉眼之間,便到了柳蓉和院史約好,要給陳二小姐治病的日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