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一章:有仇報仇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娃,難不成還比神仙厲害。」 「這病你肯定救不了,你不過是在硬撐罷了。」院判大人越說越自信:「若不然為何不現在立刻治,還要拖延。」 「既然院判大人如此覺得,又為何不和我打這個賭呢?」柳蓉...

石女這麼一件事情可不是小事,再加上柳蓉之前在宮裡發生的事情,不多久,整個後宮都知道了,還有那人打賭的,賭自然是陳二小姐究竟是不是石女,若是石女,柳御醫又能不能救治的好。

而熹太妃那邊聽到柳蓉這邊的消息不禁搖搖頭:「這姑娘在的地方還真是多事的地方,這才剛剛出了宮女有遺傳病的事情,竟然又查出了一個石女,還說能查出來。」

熹太妃感嘆著,最終還是派了身邊伺候的嬤嬤去看看,看看結果究竟怎麼樣:「若最後結果不好,別叫這麼好好的一個姑娘給毀了,到時候求求情吧。」

而宮中好多主子,自己雖然不能到秀女檢查的地方,卻都是派了人到給秀女檢查的院落中打探情況,就連李公公也被派了出來。

一個個都在宮中久了的,在各自主子跟前伺候著,都是熟識卻許久不曾見的,這會一個個見了面,都不斷的打招呼,當看到李公公也來,大家都驚訝了。

而柳蓉一開始求了院史給陳二小姐檢查后,便先讓所有人退出去了,然後讓陳二小姐整理好衣衫妝容再出去檢查,畢竟陳二小姐是檢查到一半,還不曾整理衣衫,就被人闖了進來,都耗在有長裙遮擋。

只是所有人離開后,陳二小姐卻是不動。

柳蓉微微搖頭:「你若是這般,就真的沒人救的了你了。」

「這麼多人都知道了我是石女,我還有什麼好活的。」陳二小姐獃獃的開口。

柳蓉反倒是驚訝了,沒想到陳二小姐竟然會這般開口:「你相信我說的那些是真的。對你的診斷也是真的?」

「雖然我很不喜歡你,特別是看到你和我表哥接觸,但是不可否認,你對於給人看病認真這一點。你是個好大夫。」陳二小姐說完,別過臉:「我不是誇你,你也不要自作多情。」

陳二小姐說完深吸一口氣:「我堂姐當年也是得了這樣的病症,我知道結果。一開始雖然受不了,但是既然都已經不能和表哥一起了,那便死了又如何。」

柳蓉聽著陳二小姐後面的話不禁無語:「說不定我真的診斷有錯,你先讓院史大人瞧瞧,把把脈,說不定就不是呢。」

「即便真的如我所說,你得了那樣的病症,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將你救了,再讓院史大人給你證明了。你好了。這樣豈不是也是解了你之前的問題。大家知道你不是了,豈不是就沒問題了。」

陳二小姐咬著下唇,好一會。才不甘願的看向柳蓉:「如果我真的是石女,你真的有把握救我。治療好我嗎?」

「先說好,我是不會求你救我的。」陳二小姐雖然這般說著,眼睛卻是巴巴的看著柳蓉。

柳蓉不禁好笑,這還真是個死硬嘴的,雖然性子叫人不喜歡,但是到底也不是壞人:「好好好,是我求著給你治療,為了讓我自己揚名京都,如此可好。」

陳二小姐這才點點頭,臉上忍不住露出一絲笑容,卻又立刻嚴肅下來,她們可是仇人,她怎麼可以聽到情敵的話笑起來,對不應該。

不過在離開屋子之前,陳二小姐還是看著柳蓉開口道:「你這人雖然說話不算數,但到底也還算個好人,如果這次我被你救好了,又不用再宮中,我就允許你給我表哥做妾了。」

「至於大婦你想也不用想,那是我的,我不會允許你要的。」陳二小姐說完,快步向外走去。

柳蓉不禁失笑,不過到底這陳二小姐的表情多了一些生氣,也是一件好事。也算是還了當初,借著和對方的丫鬟換了衣衫,離開金鳳酒樓的情。不過這治療處女膜閉鎖這個還要好好想想。

如此也跟著陳二小姐離開了屋子。

外面的人都等著,這會見陳二小姐出來,面色竟不像之前那般蒼白,也不禁微微露出疑惑。

要知道真被確定是石女,這可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以後這人生就毀了,說不定不是毀了,而是再也沒有人生可言。

這柳御醫究竟說了什麼,竟叫一個絕望的人竟是恢復了一絲的神采,也或許是因為可以重新檢查確認,有機會不是石女,所有面上顏色才好了一些吧。

院史看著陳二小姐也不禁微微稱奇,同時也忍不住看了一眼柳蓉,能夠讓病人恢復平靜,好好的面對治療,這也是大夫需要擁有的素質,但是很少有大夫擁有這樣的能力,這柳御醫不說其它方面的能力,這一點倒是不錯。

現在就看接下去如何了。

如此想著,院史已經走向陳二小姐,伸出食指放置在陳二小姐的手腕上,閉眼感覺脈搏情況。

柳蓉卻是掃了一眼周圍的情況,她對自己的診斷自然有信心,這會掃一眼周圍的情況是因為,她剛才和陳二小姐在屋子內說話間,這裡竟然多出了許多人,太醫院裡只要今日在宮中值班的,似乎都來了。

只是這一個個看著院史大人給陳二小姐診脈是又期待,又害怕的模樣,也不知道為什麼。

史醫士站在一旁看著,自然知道這些太醫院來的人為何這般狀況了,院史大人也真是有童心的,竟然是讓這些人過來等待結果,若是這陳二小姐真的是石女,而柳御醫又真的能治好了,那麼這些人自然要給柳蓉下跪,為當初對柳蓉的態度認錯。

所以這些人才會這般表情。

不遠處的李公公也是死死的盯著院史,院史大人可是親口說自己治不了石女之症,若是這陳二小姐確認了是石女,且柳蓉真的救治好了,恐怕皇上就會讓柳御醫和院史大人一起給熹太妃看病了。

到時候若真的是治好了熹太妃。這柳御醫恐怕就要一飛衝天了。

即便皇上對柳御醫顧忌很多,但若是救了熹太妃,即便顧忌再多,也肯定會好上許多。

李公公想著又不禁看向柳蓉。越看柳蓉,卻是越覺得這女子不一般,以後或許該好好的和這柳御醫打好關係才是,當然。這所有一切的前提,自然是柳蓉能治好陳二小姐。

給陳二小姐診了一會脈的院史終於睜開眼睛,這一刻,即便是柳蓉也忍不住看著院史,等待院史告訴自己結果了。

院史卻是面色略沉,好一會才對著所有人點頭:「陳二小姐,確實是石女。」

即便是陳二小姐以及有心裡準備了,這會還是忍不住顫了顫,隨即看向柳蓉。眼睛緊緊的盯著柳蓉。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想起以前事事針對柳蓉的地方了。

而這群秀女中,自然有指定陳二小姐和柳蓉關係的,雖然柳蓉說了會治療這個病症。但是那些知道關係的,心底可還是不信任。誰會去幫一個曾經對付過自己的人,這不會是面上說要治療陳二小姐,實際上只是為了引來更多人的主意,讓陳二小姐是個石女的事情,全部傳揚出去,讓陳二小姐再無容身之地,活命之路吧。

而永城郡主和冬兒卻是擔心這石女之症真的那般可怕,這會在屋外一呆,同一些人詢問了一下石女的情況后,她們的心都已經吊起來了,這可是藥石無效的病症,甚至可以說,算不得病症,而是老天爺給的命。

若是有人能將這樣的命改了,那豈不就是仙了。

院史宣布完也看向柳蓉:「你可還記得老夫說的話?答應老夫的條件?」

柳蓉笑著點頭:「院史大人放心,柳蓉自然說話算數,我說了能治陳二小姐的病症,那便是能治。」

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只不過我這救治之法,需要一些準備,今日這會恐怕無法實施。」

柳蓉的話一下,所有人都不禁皺眉,陳二小姐更是不禁攥緊自己的拳頭,臉色漸漸慘白起來。

「我就說吧,這柳御醫分明是想這件事傳的人盡皆知,這是想用陽謀逼死陳二小姐。」

「沒想到這柳御醫竟然這麼狠,但是她應該和陳二小姐沒仇才對吧,為何要這般對付陳二小姐呢?」

「什麼沒仇,你不知道當年威北侯聚會,陳二小姐可是各種對付過柳御醫的人嗎?」

院史大人眉頭深深的皺起:「柳御醫,你可是答應過我,一定救好這秀女的,若是不能做到,就要立刻滾出太醫院的1

院判一旁不禁冷笑起來:「院史,我看只是滾出太醫院太簡單了,如果這柳御醫不能救這秀女,如此欺騙上司,應該向聖上請示,將她送入天牢,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如此妄言1

「院判大人,不如我們打個賭1院判大人的話一下,永城郡主和冬兒面色不禁立刻難看,柳蓉卻是笑起,快速的開口。

院判皺眉:「打什麼賭?」

「就打賭我能救否救下陳二小姐,若是我一個月內解決這陳二小姐的石女問題,治好這毛病,你便告老還鄉。若是我沒做到,我便自刎以謝天下1柳蓉看著院判大聲的說道。

柳蓉的話一出,所有人再次嘩然。

「這柳御醫也太囂張了吧,才來太醫院多久,竟然就敢和院判大人如此說話。」

「你不知道嗎?這柳御醫一入太醫院,就已經同院判大人結仇了,就不知道院判大人敢不敢應這個賭約了。」

院判聽到柳蓉的話,面上一會青一會紫,想要答應這個賭約,讓柳蓉喪命,好給自己的外甥報仇,又擔心輸掉,臨老變得一無所有,一時之間竟被柳蓉鎮住,完全不敢回答。

「怎麼,大人不敢答應,怕了嗎?」柳蓉卻是看著院判大人大聲問道,她已經不想再有這麼一個人老是時不時的找她麻煩了,特別是在皇宮這樣的地方,若是接下去再有類似的事情,好吧,類似的事情倒還好說,萬一對方讓人將她開的方子偷偷換了這樣的辦法陷害她,她就真的麻煩了,而且她也不想再有意外。

院判大人表情遲疑,嘴上卻還是死死的扛著:「笑話,石女之症乃是無藥可救的病症,這樣的事情誰也不能改變,即便是神仙來了,也改變不了,你一個小小的女娃,難不成還比神仙厲害。」

「這病你肯定救不了,你不過是在硬撐罷了。」院判大人越說越自信:「若不然為何不現在立刻治,還要拖延。」

「既然院判大人如此覺得,又為何不和我打這個賭呢?」柳蓉說著看著院判:「您不是很想要我性命,為您的侄子報仇嗎?」

院判臉色一變:「你不要污衊我1

「污衊什麼的,就不知道了,院判大人還是趕緊和我打賭吧,若是連自己的看法都不敢確認,對自己的醫術都不自信,那宮裡的主子們讓你這樣的人看病,恐怕就危險了。」柳蓉說著微微一頓:「與其如此,不如我現在就上奏章,懇請皇上讓院判告老還鄉,畢竟院判老了。」

院判臉色難看,變了又變,好一會才開口:「好,柳御醫,既然你這麼不想活了,老夫就和你賭。」

「老夫原本念你年少,還想給你點機會,讓你不至於丟了性命,看來還是老夫太仁慈了。」

「我倒是,你究竟如何被自己的狂妄害死1院判死死的盯著柳蓉說道。

柳蓉卻是一笑:「冬兒,還不快去寫上一份賭約字據,也免得院判大人到時候死不認賬1

冬兒之前見柳蓉一直被人這麼攻擊,心裡就不願意了,這會聽到柳蓉的話,立刻準備筆墨紙具,立刻將所有的東西都寫好,拿給柳蓉,柳蓉快速的摁上自己的手指印,隨即將紙遞給院判。

院判眉頭緊緊皺著,卻是一把抓過,將手印摁下。

柳蓉見院判摁了指印,才吹了吹,讓冬兒收好。

「這賭也打了,柳蓉你既然說要治療這秀女,也該明確的告訴我們時間才是吧?」院史看著柳蓉開口道,他不擔心別的,可是擔心這陳二小姐沒被救治,最後被害死了。

柳蓉對院判雖然有意見,對這院史印象還是好的,當然這好印象是因為史醫士對她比較好。這會聽到院判的話,立刻開口:「自然不能不選時間,為免耽誤宮中選秀,治療的時間便定在後日,正好將其它秀女的身體狀況檢查完之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