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九十章:事情鬧大了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到院判大人的話,眉頭瞬間皺起:「我們柳御醫是什麼人,怎麼可能說這樣的話,做這樣的事情污衊人。」 「不要你自己惡毒,就將自己惡毒的一面說出來,套到我們柳御醫身上。」 「就是,我們家小姐是...

一旁跟著院史進來的史醫士不禁看著柳蓉詢問:「柳御醫出什麼事情了?」

不等柳蓉回答史醫士,一旁圍觀的人已經快速的開口對史醫士回話:「柳御醫診出了一個石女,這陳二小姐竟然是石女。」

也有不懂的人開口詢問身旁的人的:「這石女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大家都這麼嚴肅,難不成是一樣很可怕的東西?」

「豈止可怕,簡直就是詛咒。」

「哦?我只知道這石女無葯可醫,還是不祥的預兆。」

「對,就是不祥的預兆,一旦哪家出了這樣的女子,這樣的女子活著,就會讓整個家族遭災。據說沒有一個家族留著這樣的女子,是順暢下來的,最後都是家破人亡1

「真可憐這陳二小姐的母族了。」

「不過也是運氣好,叫柳御醫查出來了,若是真的入選了秀女,陳家就真的完了。」

「那又如何,即便這樣子,這陳二小姐也活不得了,估計陳家接回去,就該想辦法弄死了。」

「可憐了這二八年華,就要這般,這般被奪了性命了。」

柳蓉聽著一旁人的議論,臉色不禁越來越難看,怎麼也沒想到這石女在古代竟是如此嚴重的事情,畢竟得這樣的病症本身就很可憐了,竟還要加註這些害人的東西。

雖然在現代這石女也是嚴重的事情,但到底不會要了性命,再加上現代的治療方式。基本上都可以有辦法將石女恢復過來,讓她們可以像一般人一樣生活,只要保密措施做的好,基本上沒有什麼問題。

柳蓉不禁回頭看向陳二小姐。只見陳二小姐臉色慘白,失魂落魄的站在那裡,哪裡還是以前那般張牙舞爪的模樣,如今就彷彿失去了生命的人偶一般。心中有一絲不忍。

隨即一咬牙,當著所有人的面開口:「石女又如何,這病,我能治1

柳蓉的話一下,所有人瞬間嘩然。

「柳御醫,我們知道你的醫術好,可這石女是無葯可治的病,你這樣說話,就不怕閃了舌頭?」不知道什麼時候。院判竟然也走了進屋子。一聽到柳蓉的話。瞬間嗤笑。

別的病症,若是柳蓉說可以治,那或許還有人相信。但是這可是石女,這是這人到世界上與生俱來的玻是上蒼對上一世做了錯事,不潔之人的懲罰,這樣的病症是詛咒,怎麼可能治的了。

不單單是院判這個反應,就是其它人也全都是一個反應。

「當然,還有一個可能,那就是你嘩眾取寵,將一個並非石女的女子,說成是石女。」院判大人說著話音一轉:「若真是如此,你這用心就真是險惡了,你這是要將這個秀女置之於死地啊1

院判的后一句話出來,所有人看向柳蓉的目光都變得不一樣起來,驚恐的,鄙視的,還有那看著柳蓉發抖的。那發抖的自然是陳二小姐。

永城郡主聽到院判大人的話,眉頭瞬間皺起:「我們柳御醫是什麼人,怎麼可能說這樣的話,做這樣的事情污衊人。」

「不要你自己惡毒,就將自己惡毒的一面說出來,套到我們柳御醫身上。」

「就是,我們家小姐是好人。」冬兒忍不住一旁跟著開口。

「這可不一定,若真是好人,就不會引得那麼多人進來,叫這麼多人都知道陳二小姐身患這樣的癥狀了,只可憐了陳二小姐,白白叫人這般害了。」一旁也不知道是誰,藏在秀女中說了這麼一句話。

剎那間,剩下還不曾檢查的秀女想到自己可能就會是下一個被拿出來嘩眾取寵,拿出來陷害的,忍不住跟著激動的開口:「柳御醫,你即便嫉妒我們可以入宮選秀,也不用這麼對待我們吧1

「不成,我們一定要去太后那裡請求,求太后不要讓柳御醫繼續給我們檢查身體,不然,不然我們就完了。」

「是,一起去1這般說著,竟然直接要去組團離開去求太后,若真的這樣,柳蓉恐怕就麻煩了。

「慢著1永城郡主忍不住對著一群人大喊。

所有人回頭看著永城郡主,永城郡主又說不出話來,最後只能看向柳蓉,只希望柳蓉能趕緊想出辦法解決這件事情。

永城郡主看向柳蓉,那些要去太后那邊要求換人的秀女也順著永城郡主的視線看向柳蓉,一時之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柳蓉身上。

「既然叫住我們,那就給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為什麼檢查出這麼應該隱秘的病症,卻要鬧得這麼多人知道,是不是就想將我們這些秀女全毀了,你才滿意。」

所有人都等著柳蓉開口,開口解釋。

永城郡主沒想到自己這一喊,似乎將情況弄的更遭,面色不禁難看至極。

若是柳蓉不開口說自己能治這石女之症就好,若是不開口說這樣的話,這些人就不會這般鬧事了,柳蓉就是太好心了。

冬兒忍不住緊緊的握著自己的手,只希望小姐不要出事才好。

一旁的院判沒想到秀女中竟會有人順著他的話繼續的,臉上不禁露出笑容,只等著看柳蓉倒霉。

倒是一旁的院史卻是微微眯起眼睛,不過也沒有開口,似乎也想看看柳蓉後面會怎麼說一般。

柳蓉微微嘆氣,人多了有時候就一點不好,很容易被某些心腸不好的人利用,最後將事情鬧大。

想了想,柳蓉終於看著所有人開口:「大家既然如此不信,那陳二小姐的事情,就只能讓事實來說明了。」

柳蓉說著看向史醫士:「史醫士,你們診脈可有辦法診出一個女子是否石女?」

一旁跟著院史的史醫士眉頭微微皺起,最後只得對著柳蓉搖頭:「恐怕是沒有辦法。這樣的病症,我還從不曾遇上過,所以……」

院判不禁笑起:「這石女之症唯獨古書有記載,根本無法診斷出來。除非是洞房花燭之夜,若不然任何人都查不出來。」

「柳御醫,就憑這一點,你竟然說你查出石女之症。便是騙人的,我看不用這些秀女去找太后了,你還是自己就趕緊離開請辭吧,免得丟了這條小命。」

院判這話一出,所有人更加議論紛紛。

一時間,眼前的場面卻是對柳蓉更加不利。

柳蓉也忍不住眉頭一皺,她也沒想到古代對這病症竟是沒有長足的了解的,還檢查不出結果,不禁眉頭皺起。這事情可真不好辦了。

「老夫有辦法診斷。」就在柳蓉也有些糾結。想要想一個一般人都能給石女檢查出來的辦法之時。卻有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屋中的所有人都不禁看向說話之人,只見說話的人是一個頭髮花白的老頭,眉頭都忍不住微微皺起。有一些懷疑這個看起來就快不行的老頭能不能做到這樣的事情,不會是這柳御醫從哪裡找來的人扮御醫。來配合的吧。

只有一個人心底咯一下,那便是院判。

和別人不同,他作為太醫院的院判,又怎麼會認不出自己的頂頭上司。

就在所有人各種想法,院史卻是看著柳蓉再次開口:「不過要老夫幫你診斷這個病症,卻有一個條件。」

柳蓉突然聽到有人開口,面上忍不住一喜,趕忙看向開口之人,一聽對方說的話,不禁笑著應道:「只要這老御醫有辦法診斷出這病症,柳蓉定答應老御醫您一個條件。」

「只是這條件可不能是柳蓉辦不到,又或者違反禮法之事。」雖然覺得眼前這個老人不像是壞人,柳蓉還是補了一句,以免後面出現什麼變故。

「自然1

「老夫要求的條件也不高,還是你說了可以辦到的事情,說來也和當下這件事情有關。」

院史說著微微一頓,盯著柳蓉開口:「我一旦診斷出來這女子確實是石女之症,你就必須兌現你之前說的話,將這秀女救治好了,若是救治不好,那便直接離開太醫院,以後也不可藉助任何辦法回太醫院。」

「太醫院可不收只會說大話的人。」

院判一開始見院史開口說話,心中不禁微微擔心,擔心院史幫柳蓉的忙,將事情解決了,這會聽到院史的話,面上卻是不禁笑起。

這會連院史都開口了,若是這診斷出來不是石女症,這柳御醫必定被趕出皇宮,說不定還會被治罪。即便是檢查出來,就以這石女之症無葯可醫的狀況,這柳御醫也必定要被趕出太醫院,畢竟這可是在院史面前說了假話。

要知道古往今來常有石女之事,卻從不曾聽聞有哪個人能治療石女之症的,柳蓉這根本是將自己往死路上推。

史醫士自然也想到這一點,忍不住擔心的看著柳蓉。

倒是那些圍觀之人卻是依舊不信院史,忍不住開口:「這話說的輕巧,若是您是柳御醫的同夥,是一起來騙我們的,我們就這麼被騙了又要找誰去。」

「這你們倒是不需要擔心,這位可是太醫院的院史大人,堂堂院史,又怎麼會配合一個小小的御醫1院判一邊說,一邊笑看著柳蓉,就彷彿等著看柳蓉驚慌失措的表情一般。

不過院判註定失望了,柳蓉聽到眼前開口之人竟然是院史,臉上除了驚訝,再無其他。

就是這驚訝也僅僅是一閃而過,隨即便對著院史大人躬身開口:「那便麻煩院史大人了,請院史大人開始給這秀女診斷病症1

隨著柳蓉的話下,所有人都瞬間看向院史,等著院史出結果,看看柳蓉說的究竟是真是假。

柳蓉面上雖然淡定,可心底卻是忍不住微微擔心,畢竟這世上有真石女和假石女兩項,真石女好斷定,這假石女可不好斷定,到時候若是無法斷定出來,她便要想其它辦法解決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