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九章:石女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根本無葯可治,誰也救治不了,只有死路一條。 陳二小姐的面色越來越蒼白,她清晰的記得堂姐最後上吊自盡的情形。 堂姐回到家后,所有人都指著堂姐罵,說她不祥,會給整個陳家都帶來不幸,還不如早...

見永城郡主回來,冬兒忍不住站起身:「郡主,你來了。」

永城郡主對著冬兒點了點頭,便向隔著內外屋的珠簾看去,只是看了一會,最終沒有進去,卻是轉頭看向冬兒,恰巧看到陳二小姐,目光不禁露出驚訝,她自然也是知道陳二小姐喜歡左庭軒的。

「陳二小姐?你怎麼入宮選秀了?」

陳二小姐一見到永城郡主就想偷偷退開,但是都在這跟前了,又怎麼可能躲過去,只得低著頭。

永城郡主眉頭微微皺起。

冬兒卻是從一開始遇到陳二小姐的驚訝中恢復過來,臉上露出不喜,雖然當初在龍鳳酒樓,陳二小姐幫了她家小姐,可到底這陳二小姐喜歡左大人,這可是和她家小姐搶左大人,別的事情都好說,這個事情,可絕對不可以。

可陳二小姐不是喜歡左大人嗎,怎麼突然就來這裡了,還真是不忠。

「趕緊回答紙上的問題吧。」這般想著,冬兒面對陳二小姐的狀態好多了,好歹是將一開始遇到的心虛狀態去掉了。

當然,這心虛估計也是因為柳蓉當初忽悠了這陳二小姐,但是最後確實是沒幫陳二小姐在左庭軒那裡討要個掛職,其實是柳蓉太忙了,最後忘了這件事情。

陳二小姐卻沒有看冬兒遞給她的紙,最後還是對著永城郡主解釋:「是我爹娘,是我爹娘想我入宮。」

「其實我,我不想入宮的。我只想……」陳二小姐說著話不禁低下了頭,臉色有些尷尬,又有些不好,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麼。

「不用給我解釋,趕緊檢查了,進屋讓柳御醫給你檢查吧。」永城郡主淡淡的說道,不過說到柳蓉的時候,眉頭又是皺起,似乎在糾結著什麼。

陳二小姐卻忍不住咬住下唇,一直堅持著一件事情,還弄的滿城風雨,叫所有人都知道,最不好的一點,便是當你被迫選擇了另一個結果,反倒是受不了大家看自己的眼光,這種糾結的狀態無以言語。

大約是那種擔心別人看輕自己的感覺,可事實上,這事情對別人絲毫不重要,也不過是過個耳一般。

就如同永城郡主聽完說完,最後想的,便是自己糾結的事情。

可陳二小姐見永城郡主皺眉,只覺得自己完全被看輕了,面色更加不好,張了張嘴想再說些什麼,卻說不出來,只得快速的將冬兒手中的東西回答了,快步向屋中走去。

這刁蠻跋扈,又有些直來直往笨拙的女子,竟也有略略細膩的一面。

柳蓉記錄完之前一個人的狀態,便抬頭等著下一個女子進屋,當看到陳二小姐之時,眉頭也不禁微微皺了皺。

陳二小姐見柳蓉皺眉,張口就想對她認定的這個情敵開口解釋自己的狀況,最後卻是僵在一半,什麼也沒說。

兩個便這麼沉默了一會,最後是柳蓉開的口,吩咐陳二小姐站好,好做檢查。

不一會,開始的檢查項目邊做好了,柳蓉也吩咐著陳二小姐躺下,開始輕輕的摁陳二小姐的腹部,只是手一觸碰陳二小姐的下腹,眉頭便不禁微微皺起,因為陳二小姐的下腹用手碰觸,可以感覺到有一些包狀的東西存在。

柳蓉想了輕輕一摁,陳二小姐便疼的忍不住輕聲叫起:「你究竟在做什麼?這也是檢查嗎?一般檢查身體狀況,不都該是診脈嗎?」

柳蓉卻完全沒有理陳二小姐,只是對著陳二小姐快速開口:「你這部位疼了多久了?」

陳二小姐眉頭皺起,面上有些不解,卻還是對著柳蓉回答道:「一年多。」

「那這小腹上的包塊可是逐月變大?」

陳二小姐對著柳蓉點頭。

雖然她和柳蓉不對付,但是也因為這不對付,所以對柳蓉的狀況了解的比一般人多,對柳蓉的醫術了解也自然比一般多,這會聽柳蓉這麼嚴肅的詢問,面上的表情不禁也變得嚴肅起來。

柳蓉臉色微沉:「你可來過葵水?」

陳二小姐面上微微露出疑惑:「葵水?」

柳蓉面色更加難看,只這麼聽著,便知道陳二小姐壓根不了解這東西,自然也不可能有葵水這東西。沒有初潮,下腹部有腫塊,還會一直疼,這隻可能是一種情況。

陳二小姐見柳蓉面色難看,忍不住開口詢問:「是我身上有什麼問題嗎?」

事實上,自從一年前開始,她每個月下腹都疼,她一直覺得不對勁,但是因為這疼痛又不是特別的過,所以一直也不曾提起,難道真的是什麼嚴重的病?

柳蓉卻沒有回答陳二小姐的問題,而是對著陳二小姐快速開口:「將褻褲都脫了,我要檢查一下。」

陳二小姐面色一變:「即便我同你搶過表哥,你也不該如此羞辱我1

聽到陳二小姐的話,柳蓉瞬間哭笑不得,她這是正兒八經在給陳二小姐檢查,怎麼到了這裡,就變成這樣的理解了。不過柳蓉不想多做解釋,而是直接開口:「趕緊的,檢查完你了,還要檢查別人呢。」

陳二小姐看了柳蓉好幾眼,見柳蓉表情正常,反應看起來像似說著最平常的話,不禁微微一呆,該不會所有秀女都是這麼檢查的吧?

如此想著,陳二小姐忍不住低聲對著柳蓉詢問:「別的秀女都這麼檢查的?」

「自然,快一些吧。」柳蓉對著陳二小姐快速說道,再沒有確認病症之前,她不想多說什麼。

只希望情況和她想的不一樣。

柳蓉想著,忍不住深吸一口氣。可惜陳二小姐沒有注意到柳蓉凝重的表情,而是一直做自己的掙扎,好一會,直到柳蓉開口說不檢查就不能通過的時候,才皺著眉頭應下。

那模樣如同吃毒藥一般難看。

柳蓉卻是不管陳二小姐的狀態,之餘她來說,她現在就是一個大夫,至於大夫,只要是需要她診治確認的,那都是病人。

柳蓉卻是仔細的檢查陳二小姐的下身,待得看清情況后,面色難看至極。

陳二小姐的處**突出而膨脹,膜后呈紫藍色,下腹部可摸到緊張度大,又有壓痛的包塊。

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到古代,竟然會遇到這樣的病症。

陳二小姐卻尷尬不已,不禁快速開口詢問:「你究竟在做什麼,究竟怎麼樣,現在檢查完了沒,我可以穿上了嗎?」

柳蓉好一會,才對著陳二小姐點了點頭,眉頭卻還是深深的皺著。

陳二小姐滿臉通紅,看著柳蓉的面色有些異樣,卻還是對著柳蓉開口:「都已經檢查完了?可有什麼問題?還是我可以走了?」

柳蓉卻沒有回答陳二小姐的話,而是皺著眉頭看著陳二小姐好一會,許久,彷彿下了什麼決定才開口:「是檢查完了,只是你暫時不能過,無法當秀女。」

陳二小姐一愣:「什麼意思?為什麼?」

柳蓉深吸一口氣,才看著陳二小姐回答:「因為你存在處**閉鎖的癥狀。」

「處**閉鎖?」陳二小姐滿臉疑惑:「柳三小姐,你究竟在說什麼呢?怎麼一句我都聽不懂。」

柳蓉皺眉,突然想到古代人庋狀況的人的稱呼,一咬牙,對著陳二小姐開口:「就是說,你是石女。」

陳二小姐瞬間愣住,如果其它她或許不知道,但是這石女,她卻是絕對知道的,因為她有一個比她大十歲的堂姐,就是石女。她依舊記得她堂姐嫁到夫家后,發現這件事情的結果,幾乎是連夜就將她堂姐送了回來。

石女代表著不祥!還帶表著沒有活路!

因為這東西根本無葯可治,誰也救治不了,只有死路一條。

陳二小姐的面色越來越蒼白,她清晰的記得堂姐最後上吊自盡的情形。

堂姐回到家后,所有人都指著堂姐罵,說她不祥,會給整個陳家都帶來不幸,還不如早早死了好。那一聲聲咒罵,一口口的唾沫星子將她堂姐活活從一個珠圓玉潤的女子,變得慘白消瘦,最後忍受不住,選擇了那三尺白綾。

上弔死的女子,舌頭都耷拉出來,慘白的臉色彷彿在怨念所有人一般。

「我不要1陳二小姐忍不住大喊,隨即看著柳蓉大聲的說道:「你騙我的,你肯定騙我的,你一定是恨我一直纏著表哥,恨我多次找你麻煩,你才編出這樣害人的話來騙我的1

「對,就是這樣,你肯定是騙我的。」陳二小姐不斷的喘著氣,神情異常難看。

柳蓉看著陳二小姐也是不忍,這樣的病症在古代可是很可怕的存在。畢竟古代的女子,最大的存在價值便是生兒育女,而這樣的女子,在古代,就代表著無法生育。

可能有很多人好奇石女究竟是一個什麼東西,石女,其實也稱為石芯子,民間一般用這個詞來稱呼先天無法進行性行為的女性。

一般分為兩種「真石」和「假石」。真石女屬於先天性的**缺失或者**閉鎖,指****中**或者是**和子*的發育不良或缺失;假石女則屬於處**閉鎖或者**橫膈,指**及其他****發育良好,僅因為**或處**的異常情況而造成的**無法進入。

因為消息閉鎖,古代的男女面對這樣的情況,只有在新婚夜才能發現。

說來為了這樣的事情,從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女子受苦。畢竟這樣的情況的出現率在兩千比一的狀況,也就是兩千個女子中,有一個會是石女,如此也就有了很多石女悲劇的故事。

而陳二小姐的情況則屬於後者,也就是假石。也好在是假石,這狀況她在古代還有辦法治療,若是真石,就只能在現代才可以治療了。

柳蓉想著,想要開口安撫陳二小姐,也好叫陳二小姐不那麼害怕。卻不想陳二小姐因為驚慌害怕,聲音卻是越來越大,直接傳到外面,冬兒和永城郡主擔心陳二小姐對柳蓉做什麼,忍不住快速進屋。

而冬兒和永城郡主進來,好多人也忍不住跟著擠進屋,就是冬兒和永城郡主反應過來攔著都不好使。

所有人看著陳二小姐,想到之前聽到的那幾句話,都忍不住對著陳二小姐指指點點,好在陳二小姐穿的是裙子,鬆手便掩蓋住了下身,若不然恐怕就可怕了。

不過即便如此,那一道道特意的眼光,也猶如一把把刀子,深深的刺傷陳二小姐,讓她驚慌失措。

柳蓉眉頭一皺,快速擋在陳二小姐身前。而就在這個時候,柳蓉便見外面又進來一個人,正是她早上看到的那個穿著御醫官府的老頭——院史!未完待續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