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七章:嘆氣,第二個熟人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托,我好歹是一個郡主,別人想聽我說好話,我還不願意說呢。」永城郡主說完,又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柳蓉,你不是現在要趕我走吧。明天我要繼續跟著你一起給秀女檢查,又要忙義賣拍賣的事情,你怎麼忍心讓我這麼晚...

永城郡主聽到柳蓉說的討要左庭軒不禁變得失落:「跟皇上要左庭軒能有什麼用,他又不懂這些東西。 」

柳蓉卻是笑起:「怎麼會沒有用,既然要舉辦義賣,自然要請那些出的起銀子的人,你都知道誰出的起銀子?」

永城郡主不禁搖頭,對著柳蓉繼續詢問:「但是他知道又有什麼用,知道了,不也辦不了這個所謂的義賣嗎?」

「知道都誰家銀子多,自然就知道誰出的起多的銀子,然後再查一下,知道這些人想要搭上誰的關係,究竟想要什麼,自然也就可以決定拍賣的物品是什麼了。」柳蓉對著永城郡主笑著說道。

永城郡主聽了柳蓉的話反倒是有些迷惑了。

柳蓉微微嘆一口氣,對著永城郡主解釋道:「這所謂義賣,賣的東西不會很貴重,最重要的是,賣的是看不著影子的人情。這裡面的歪歪道道,想來左庭軒一定明白,他只要明白這個道理,也就知道義賣需要怎麼舉行,然後又讓那些人舀出東西來義賣了。」

「至於你,可以將義賣具體的進程交給左庭軒,你自己可以發起宮裡的太妃太后,以及那些京城的貴婦捐一些不值錢,但隨身攜帶過的小玩意來義賣。」

「如此東西多了,大家聽著覺得有意思,也會過去看看,到時候別人的東西賣的銀子多了,自己賣的東西銀子少了,就顯得自己的身份地位稍低了,自然會讓她們自己也主動買那些東西,這又是另一筆銀子。」

「如此籌得的善款又多了。」柳蓉說著微微一頓,又對著永城郡主開口道:「接著你可以找楊少閔。」

永城郡主大致稍微的了解了一些情況,這會聽柳蓉又提及楊少閔不禁面露驚訝:「他不過是一個商人罷了。找他做什麼?」

柳蓉笑起:「自然是有大用,往日里,商人的地位低下,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地位能高一些,也希望能接觸那些地位高一些的官員,這個時候。你叫楊少閔放出風去,只要交納一定的銀子,就能得到請帖,這些人也能進到這個地方,還能通過在這裡面行事,提高自己的地位。又能靠著買一些義賣的東西,討好一些想討好的人,而這些人銀子多,不心疼銀子,如此豈不是可以賺更多的善款?」

永城郡主的眼睛整個都亮了:「柳蓉。我有時候真的想撬開你的腦袋看看,你腦袋裡究竟裝的都是什麼東西。」

「別嚇我。」柳蓉裝出一副怕怕的模樣。

永城郡主忍不住拍了一下柳蓉:「我才不是嚇你。我是真的好奇。你說你,醫術那麼好也就罷了,想辦法的能力又一流,這會看,這賺銀子的能力,也絕對是天下僅有,這世上有幾個女子能如你這般。恐怕也就你自己這麼一個了。」

「如今我想來,就是我那七堂哥都配不上你這樣的女子了,真期待有一日。看你究竟會嫁給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人才能配的起你。」

柳蓉不禁失笑:「好了,別拍馬屁了,你個小馬屁精。」

「辦法和想法我都給你想好了,別忘了還要再找一個好的場地,那些貴婦自然不能那些官員以及員外一起,還要給她們準備好的雅間,如今你多的事情,趕緊仔細的記下你的思路,捋一捋。明天就開始折騰吧。」

「拜託,我好歹是一個郡主,別人想聽我說好話,我還不願意說呢。」永城郡主說完,又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柳蓉,你不是現在要趕我走吧。明天我要繼續跟著你一起給秀女檢查,又要忙義賣拍賣的事情,你怎麼忍心讓我這麼晚回家……」

一旁將茶水端進屋中,給柳蓉和永城郡主放在桌子上的冬兒,聽到永城郡主的話,再看到這樣的表情,不禁撲哧一聲笑起:「郡主,你這樣對我家小姐,還真像我家小姐和鍾姨娘撒嬌時候的樣子。」

永城郡主不禁臉一紅。

柳蓉不禁笑起:「好了,今晚就歇在蓉府吧,明日一起入宮。」

「冬兒,你去給永城郡主準備準備,順便吩咐一下送郡主來的人,讓人將郡主明日要換的衣裳也勞累一下,送上一套來。」

冬兒趕忙應了聲是,便走了出去。

永城郡主卻是露出開心的笑容。

柳蓉微微搖頭,不過看著永城郡主開心的笑,心底也開心,她大約是理解永城郡主的狀態的,畢竟果親王去的早,果親王府的王妃離開的也早,府邸里就幾乎沒什麼長輩了。上官煜又一直在邊疆,永城郡主雖然年紀和她現在這個身體相當,可這麼多年來,卻一直都是一個人,即便到了宮中,宮裡的人好算計,又哪裡有好。

所以這會和她關係好了,她又一直給永城郡主解決她解決的事情,她大抵是將她當做一個可以信賴的朋友和依靠了,所以才會這般。

如此想著,到是有陣日子沒去看過六姐兒了,六姐兒到底是沒有什麼地位的庶女,她若是多去看看,日子指不定能過的好一些,她不去,恐怕許多人也該散漫了。

也是她疏忽了,這段時間就只知道匆匆忙忙的忙碌太醫院的事情,待得給秀女檢查身體的事情一了,便去二奶奶那邊看看六姐兒吧。

如此想著,這一晚不知不覺就過去了。

轉天,柳蓉和永城郡主起了一個早,一起去的宮中,只要檢查完今天和明天的,太後派下來的事情,給宮裡的秀女檢查身體的事情也就弄完了。

叫柳蓉奇怪的是,今日一早過來,除了看到來檢查的秀女們外,竟還看到了一個年級瞅著就很大的老頭,這老頭身旁竟還是史醫士陪著,只可惜看著眼生,大約是外值的御醫回來了,聽到她的事情。過來看看了吧。

柳蓉也不多想,便開始正常做事情。

而問秀女問題的人,也由兩個人,變成了冬兒一個人。本來永城郡主還想留在這邊幫忙,被她趕走了。說到底,給秀女檢查身體的事情。沒有永城郡主也依舊可以做好,但是這賑災的事情,可不能馬虎,必須好好的辦。

昨晚想了想,便又想了一些拍賣會之前做宣傳的事情,大致早上還對著永城郡主說了說想的東西。仔細考慮下來,需要折騰的事情多了,所以永城郡主這般在這邊查問秀女的事情,也不是回事。

當然,也不能說她沒有私心。永城郡主離開這裡。義賣拍賣的事情,和她關係也能稍微遠上一些,她也能更加悠閑舒心一些。

想著,又給一個秀女檢查好了,隨口吩咐了一句,讓下個人進來,柳蓉便開始記錄一份備份,做的也是這些秀女的情況記錄。這麼仔細算下來,這些秀女里,還有不少近視的。這真心叫人想不到,畢竟古代又沒有那麼多誘人的東西,誘惑大家使用眼睛,怎麼也這麼近視的。

如今玻璃弄出來了,說不定到時候有想法,還可以讓琉璃坊的人研究研究,弄出眼鏡來,說不定能賺上一筆。

柳蓉隨即搖頭失笑,她現在真是越來越適應這樣的生活了。

正想著,下一個秀女便進來了。柳蓉一抬頭,不禁露出驚訝,隨即又恢復平靜。畢竟眼前這個人出現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當初柳璇能安心出嫁,就是眼前這個人願意蘀代柳璇了,這會真正開始選秀了,對方又怎麼會不來呢。

「還真沒想到分家之後第一次見三姐姐竟會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倒是新奇。」不等柳蓉開口,走進屋中的柳芙已經對著柳蓉笑著開口,只是這笑淡淡的,也不怎麼及眼底。但整體看下來,卻沒有一絲叫人覺得不舒服的地方。

柳蓉不禁心中感嘆,這柳芙真和一般這個年紀的女子不同,似乎又比以前的狀態要厲害了,或者該說,將自己隱藏的更深了。似乎每一次見到,都會有一些這個感覺,這或許真是個適合入宮,在宮中生存的女子。

只是眼前這個人對她憎惡的情緒太深了,她依舊記得柳芙每次陷害她失敗倒霉后,再重新回來,便如涅槃一般的狀態,不知道這次會變得怎麼樣。

「我也沒想到,不過也挺好不是嗎?」柳蓉對著柳芙反問,隨即開口吩咐:「去那邊站著,開始做檢查吧。」

柳芙聽著柳蓉的話,站到指定的位置,又對著柳蓉笑著開口:「是挺好,你至少有機會報復我當初陷害你的事情了。」

柳蓉挑眉:「你這是質疑我的醫生道德,還是試探我,來一個欲擒故縱呢?讓我不阻攔你繼續的腳步呢?」

柳蓉說著,又讓柳芙蒙住一隻眼,指著牆壁上的圖案,對柳芙詢問方向。

「誰知道呢?」柳芙做著相應的回復,中途換了一隻眼睛,查完看著柳蓉進行記錄,才再次開口:「我也許是擔心你怕了我,不敢讓我留在宮中呢?」

柳蓉不禁笑起:「到床上躺下吧。」

柳蓉說著走到床邊:「說到底就是擔心我給你的檢查上寫上你有問題這幾個字,不過你放心,我柳蓉還真沒有興趣做這樣的事情。」

柳芙聳肩,躺倒床上,看著柳蓉:「那你說不定要開始小心,並防著我,我可沒你這麼善良。」

柳蓉一邊摁壓柳芙的腹部做檢查性詢問,一邊笑著開口:「似乎你陷害我。還從沒有一次成功的,若是我沒記錯的話,你每次出手,都是害得你自己更慘。」

柳芙面色終於變得微微難看:「下次的結果絕對不會相同。」

柳蓉正好給柳芙檢查完身體,動作一頓,淡淡的看著柳芙:「那也你也要小心了,也許我這次,就不會像以前一樣,不追著讓你的懲罰落實。」

柳蓉說著聲音微微壓低:「我不介意讓你再也沒有爬起來的機會。」

「人的忍耐程度是有限的,什麼事情都是可一可二不可三。」柳蓉說到最後一個字,聲音微微加重:「好了,接下來檢查這最後一項,將褲子脫了吧,褻褲也一樣。」

「什麼1柳芙終於花容失色,再沒有之前那股子對著柳蓉針鋒相對的狀態。

柳蓉本來給柳芙檢查這些也挺是糟心,不過看到柳芙面色變了,不禁壞心的笑起:「一直覺得四妹妹不像個女子,往日里就老是想著算計人,原來你也有嚇的花容失色的模樣埃」

柳芙面色變得難看至極:「你,你是故意的吧?」

「你覺得呢?」柳蓉隨意的反問。

柳芙的面色如今只能用精彩來形容了,這檢查最後自然是做了,畢竟別人都一樣做了。

不過柳芙經過這樣的檢查,恐怕她以後遇到柳蓉,再也淡定不起來了。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