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六:突如起來的聖旨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一起想總是能想到解決的辦法的。」 永城郡主糾結的看著柳蓉:「晚上回到家便接到了聖旨,皇上,皇上竟將義賣和拍賣的事情交給我了。」 永城郡主說著哭喪著臉看著柳蓉:「你說我怎麼辦,這樣的事情...

柳蓉領著永城郡主回太醫院便覺著氣氛有些不對,大家似乎都安靜了一些,倒是和她當初來的時候的安靜不一樣,似乎突然乖巧了一些。這麼說起來可能有一些古怪,但是具體的感覺確實是這個樣子。

不過柳蓉也沒太注意,畢竟在宮中陪著上官辰她們在御花園呆了一會,這會天色有些晚了,而一旁又有永城郡主等著,也就快速的收拾著東西。

史醫士看著柳蓉收拾著東西,欲言又止。倒是柳蓉注意到一絲異樣,不禁開口對著史醫士開口詢問:「怎麼了史醫士?」

柳蓉一邊問,一邊將桌子上放的醫案整理好,送回書架上,再將自府裡帶的東西歸攏好。

史醫士被柳蓉一問,卻又不好說起來,好一會才看著柳蓉開口:「你給秀女們檢查完身體后注意著些,可能,可能有什麼事情會要求你做。」

柳蓉歪頭,面露不解:「史醫士,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嗎?」

「倒也沒出什麼事情,只是可能會考校一下你的醫術,可能有點難。」史醫士說著不禁有些後悔,這最後的結果也真是有些怪他,但是多的他也不好多說了,說完便對著柳蓉點頭示意了一下,就離開了。

留下柳蓉滿頭霧水,不解史醫士怎麼就變得這般奇怪了。不過想著永城郡主還在等自己,便趕忙將歸攏好的東西帶上,快步的向外走去。

本來冬兒是要來幫她收拾的,不過想到太醫院誰也不帶丫鬟來做事情,她若是讓冬兒來折騰,恐怕不太好,便拒絕了。

太醫院的人帶著柳蓉走了才忍不住開口。

「你們說院史大人會給柳御醫出什麼樣的題目考校,可不要太難才好。」

「誰知道呢,也怪我們,不多嘴就好了。」

「不要說不多嘴的事情了,還是想以想後面的事情吧。萬一院史大人出了個大家都解決不了的問題給柳御醫,到時候柳御醫真的治療成了,以院史的性子,說不定就該逼著我們下跪認錯了。我想到這場景就頭疼,這以後的面子,可往哪裡擱埃」其中一個人卻是哭喪著臉開口,卻是將氣氛一下子變了。

另幾個聽這個醫士這般說話,大約也想到這問題,都不再說話了。

好一會,才有一個開口:「只希望院史大人要麼出個大家都會的題目,要麼乾脆出個能難倒柳御醫的,哭,我可不想在宮裡向柳御醫下跪。」

柳蓉卻不知道自己走後,還有幾個人因為她坐立不安各種擔心,她壓根就不知道史醫士和這幫人打的這些賭,估計知道了也得目瞪口呆,史醫士那是太看得起她了。

如此一折騰,回到家中用了晚膳,天色也就暗了,該休息了,正當柳蓉準備休息,蓉府大門卻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柳蓉微微一愣,誰這麼晚了還到她府上來?

實在想不出來,柳蓉便領著冬兒出了門。

姚管家就在這個時候快速的領著人進到院子來,看到人,柳蓉卻是微微一愣,竟是下午離了宮才分開的永城郡主,便見永城郡主一身風塵僕僕,見到柳蓉時更是哭喪著一張臉,那模樣,要多糾結就有多糾結。

柳蓉微微一愣,還忙將人迎進屋中,待得打發了姚管家,才對著永城郡主開口詢問:「怎麼了,回果親王府的時候不都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間就又到我府上來了,還這麼晚過來。」

「柳蓉,我完蛋了。」永城郡主一聽柳蓉詢問,卻是快速對著柳蓉開口。

柳蓉面上不禁一緊,趕忙對著永城郡主開口:「怎麼了?怎麼突然說這樣的話,出什麼事情了,給我說說,什麼事情都不是問題,大家一起想總是能想到解決的辦法的。」

永城郡主糾結的看著柳蓉:「晚上回到家便接到了聖旨,皇上,皇上竟將義賣和拍賣的事情交給我了。」

永城郡主說著哭喪著臉看著柳蓉:「你說我怎麼辦,這樣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會做,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舉行這樣的義賣,都不知道具體究竟要做什麼,怎麼皇上就會想到將這樣的事情交給我呢,萬一折騰壞了,那些難民可怎麼辦?」

聽著永城郡主說完,柳蓉才輸出一口氣,之前還以為是果親王府出事了,又或者其它地方出了大問題,待得知道只是皇上將舉辦義賣的事情交給永城郡主了,才放下心來。

「你真是嚇死我了,我還以為是果親王府出了大事,原來只是這件事情,你下次可別這麼驚悚了。我可不禁嚇。」柳蓉說著,吩咐冬兒出去給永城郡主準備一些茶水,這一路這麼來回折騰,恐怕累壞了,又說那麼多話,水也沒喝一口,估計也喝了。

永城郡主卻是快速開口:「這怎麼能不是大事,我連府邸里舉辦個酒席都不曾辦過,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會,這不是想要我的小命嗎。別的倒都還好說,萬一將這些事情搞砸了,那些難民沒了賑災的銀子可怎麼辦,這些辦法還是你好不容易想出來的。」

永城郡主說完可憐巴巴的看著柳蓉。

柳蓉不禁搖頭,忍不住舀手指戳了一下永城郡主的腦門:「你啊,有什麼事情直說就是了,這次過來是想讓我幫你弄這義賣的事情吧?」

永城郡主見柳蓉將她的心事說了出來,不禁面上露出不好意思,一旁拽了一下柳蓉的衣服:「這不是,這不是我不懂嗎,我想著柳蓉你既然能想出這樣的辦法,應該也能辦出來才是,所以我想開口向皇上討要你,讓你幫我一起弄這件事情。」

「我實在不想看到那些災民缺賑災的銀子什麼了。」永城郡主眼巴巴的望著柳蓉。

柳蓉不禁輕嘆一口氣:「我哪裡有時間幫你處理這件事情,再說這樣的事情我若是出面恐怕也不好。」

「為什麼?」永城郡主不禁抬頭看著柳蓉。

柳蓉走到位置上坐下:「當初京城動亂解決的時候,皇上便懷疑是我在後面出了什麼主意,弄得整個京城的百姓對叛軍有想法,最後讓叛軍自己潰敗了。」

「皇上恐怕覺得我有影響民心,掌控民心走向的能力。在左庭軒帶著我一起入宮,領皇上獎賞的時候,皇上對我的態度並不友善,還帶著一絲的忌諱。」柳蓉說著微微一頓,看向永城郡主:「若是我這會再出面將這件事情解決了,聖上恐怕就覺得我還有生銀子的能力。」

「一個能影響民心,又能生銀子,還和一群權貴熟識的女子,你覺得結果會怎麼樣呢?」柳蓉看著永城郡主問道。

永城郡主的面色不禁微微難看,她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一直以來,她都不曾想過這樣的問題,好一會才開口:「我七堂哥看著就是喜歡你,不成的話,你嫁給我七堂哥不是就是,他是大皇子,肯定會是未來的皇上,如此你有能力,都是幫著未來的皇上,自然不會有問題了。」

柳蓉卻是搖頭:「你想的倒是簡單,當今聖上是經歷過京城動亂的人,你覺得他會願意給別人一個機會壯大到威脅他地位的地步嗎?」

「即便這個人是他的子嗣,是他未來的繼承人。他也不會願意的。」

「人一旦遇到過一件威脅過他的事情,他以後便會心生忌憚了,在他一直壯年很好的情況下,是不會願意另一個人的勢力和能力聚集太以,皇上是不會讓大皇子身邊有我這樣一個人的。」

柳蓉說著看著永城郡主認真的開口:「你難道想看到皇上和大皇子父子自相殘殺的場景?」

永城郡主趕忙搖頭。

柳蓉卻是沒有停下話語:「這就是了。再說,我對大皇子也沒有興趣,最多不過是朋友罷了,他確實是個不錯的人,但是卻不是一個會去懂別人的人。這樣的人,更多的是追求自己心中希望的一個影子,追逐的東西不是一個具體的人。」

「更何況,就算我願意,也要你七堂哥有意願不是?而且你七堂哥註定是要娶個有背景的人家的女兒的,若不然,這整個後宮可是鎮不住腳的,以後到了場面大起來的時候,就會顯出弱點來,反倒會使整個皇宮不得安寧。」

永城郡主眉頭不禁皺起,她本來以為過來找柳蓉,這件事情便能解決了,卻不想這中間竟然還有這樣的問題在,她更不知道的一件事,恐怕是當今聖上早就知道她說的主意是柳蓉出的。

而這次將這件事情交給永城郡主,其實最後的目的,是將事情交給柳蓉,進而將柳蓉引到檯面上來。

柳蓉自然能看出來這一點,但是即便能看出來,只要她不出面,不靠近,死不承認,就不會有問題。所以這件事情的後續,她不能去做什麼,參合了,對她不會有什麼好處,恐怕還有害處。

最多也就是給一點意見,然後就該離的遠遠的,安安穩穩的做自己這個御醫。

「那接下來可怎麼辦才好。」永城郡主眉頭皺的緊緊,她這次是真正的頭疼了,她實在是不覺得自己有這個能力做這件事情,最關鍵是完全不了解。

看著永城郡主糾結的狀態,柳蓉也是皺眉,好一會才開口:「這事情肯定是要你自己想辦法去辦,但是具體怎麼辦,我倒是有一個想法。」

永城郡主眼睛不禁一亮:「快告訴我,快告訴我,什麼想法?」

看著永城郡主這焦急的模樣,柳蓉不禁忍不住笑起:「一樣是和皇上討要一個人幫忙,不過這個人不是我,而是順天府府尹,也就是左庭軒1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