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閱讀到:暫無記錄

第二百八十四:教訓柳茗

作者:安筱樓  |  更新時間:2014-01-08 23:41  |  字數:3942字

大皇子冷冷的看著柳茗,不等旁人說話,直接冷聲開口:「這等不懂規矩禮數的人怎麼也送到宮裡選秀了,真要是到了我父皇的後宮,豈不是要貽笑大方。」

「還不快將這等不懂禮數的人趕出宮,免得髒了大夏皇宮。」

大皇子的話一下,所有人都是一呆。

大宮女玲玉快步上前,對著一旁的嬤嬤開口:「大皇子的話還沒聽到嗎?還不快將這人趕出宮!」

玲玉開口了,所有人才反應過來。

柳茗直接身子一軟,坐倒在地,她本來就是被退了婚的人,這會再被趕出皇宮,這輩子恐怕是真真的毀了,不說不可能再有好的姻緣,就是今日的事情傳將出去,還有那戶人家敢去她的。

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只不過是想教訓一下柳蓉,怎麼就變成了如今的狀況。

不行,絕不能就這樣離開皇宮,不然就不是柳蓉沒有未來了,而是她沒有未來了。被趕出皇宮的人,可是哪家哪戶都不願意留的人。

而因為玲玉的話清醒過來的嬤嬤趕忙上前要帶柳茗離開。

柳茗卻是對著嬤嬤揮手,推開嬤嬤,對著大皇子快速磕頭:「大皇子饒命啊,求求你不要將我趕出皇宮,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大皇子卻是看也不看柳茗一眼,倒是一旁的永城郡主看得愉快,直接開口:「你求大皇子做什麼,你得罪的又不是大皇子。」

「道歉也要對對的人道歉才有用。」

柳茗身子一抖,抬頭看向大皇子,便見大皇子聽到永城的公主的話,也冷眼瞥看向她。那模樣似乎再說,再不嚮應該道歉的人磕頭認錯,就立刻趕她出宮!

柳茗不禁看向柳蓉,便見柳蓉淡淡的看著她,什麼也沒說。

柳茗的心不禁抽起來,她這輩子最大的驕傲,便是作為嫡女,而這會卻是要讓她對著一個庶女磕頭認錯,這,這可是毀掉她這輩子所有的驕傲,什麼都不剩下。

「還不快認錯,再不認錯,嬤嬤們直接將她拖出去。」永城郡主直接對著嬤嬤們開口說道。讓這該死的柳茗一直找柳蓉麻煩,到了這會竟然還有膽子對柳蓉這般口出狂言。

永城郡主的話一下,大皇子也跟了一句:「還不快將她拖出去!」

嬤嬤們趕忙再次上前。

柳茗心這會被趕出皇宮,叫所有人知道她是因為德行不行被趕出皇宮的,她父親肯定也不會饒了她的,說不定直接叫她頂替了柳蓉,嫁給那個快要死的癆病鬼沖喜換銀子。

柳茗眼看著嬤嬤靠自己越來越近,心腳並用的就爬到柳蓉跟前:「三妹妹,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就饒了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冬兒不是狠心的人,若是看到一般人這般狀態,早就心軟了,可這會看著二小姐對著她家小姐跪著磕頭認錯,卻是絲毫沒有同情的感覺,要知道當初二小姐陷害了她家小姐多少次,若不是她家小姐聰明又運氣好,如今早就不知道變成什麼樣了。

這會倒是來認錯了,之前幹什麼去了。

還敢對她家小姐那般說話,還用她家小姐的未來威脅她家小姐,既然敢做,怎麼就不敢承擔後果。

柳茗見柳蓉沒有開口說話,看著身後的嬤嬤離自己越來越近,趕忙拽住柳蓉的裙擺:「柳蓉,你二姐姐真的錯了,真的知道錯了,求求你,求求你,你就給二姐姐一條活路吧,若是我現在被趕出皇宮,就是死路一條了,求求你了,你就原諒二姐姐吧,二姐姐保證,這輩子都不敢了。」

嬤嬤的手已經拽住柳茗,柳茗一陣掙扎,頭髮亂了,衣服也全散了,那不知所謂的自以為是這一刻全不見了。

柳蓉微微嘆氣,終歸是看向大皇子:「等到選秀結束後,再送她出宮吧。」

柳茗心到自己求了那麼久,結果竟只是晚一些離開皇宮,但是隨即反應過來,即便是晚一些離開皇宮也好,晚一些離開,大家不知道她為什麼離開皇宮,只會以為她是沒選上,才離開皇宮,也就能好好的活著了。

柳茗趕忙對著柳蓉磕頭:「謝謝三妹妹,謝謝三妹妹。」

大皇子見柳茗的態度還算可以,這才應下:「算你好運,這都是柳御醫給你求情,才容你在皇宮」

嬤嬤也送下一口氣,沒在去拉柳茗。

而柳茗還是對著柳蓉不斷的感謝,說到最後卻是哭了起來,如同一個孩子一般哭起來。

柳蓉不禁微微搖頭,說到底柳茗也不過是個十四歲的少女,在現代也不過是上初子養的如此不知所謂,也都是柳夫人的錯,一直給她灌輸了不好的東西,卻從沒教過柳茗一絲一毫做女子為人處世的道理,才一直那般不知所謂。

好一會,柳茗平靜下來,才叫嬤嬤們將人帶下去,柳蓉則是繼續給今日剩下的四個人體檢,剩下的四個人比之前體檢的人更乖巧了,一個個不用永城郡主說,立刻將事情做好,進屋讓柳蓉體檢。

就是體檢,也是柳蓉說什麼就是什麼,最後得了一個通過,便高興的小跑著小碎步離開了。

有了今天這一幕,再有哪個秀女想對柳蓉出口說一句重的,恐怕都要思量思量了。就是後來那些個被選上了,成為了妃嬪,有點地位了,對柳蓉也都依舊是禮敬有佳。

說來,今日之事影響最大的是對柳茗。對她來說,這樣的影響或許是一件好事。要知道有些人不知所謂,是一直沒被重重的教訓過。

就像一些問題少年一直做過分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