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三章:不作死就不會死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一個庶女而已,還敢這麼拿喬。」 「無論你的在外面的身份如何變,你也不過是個庶女而已,只是庶女,就是嫁人,也只能給大戶人家做小的庶女1柳茗看著柳蓉大聲重複道。 一時之間,永城郡主和冬兒的...

卻說大皇子上官辰聽了小太監說的,柳蓉那邊發生的事情,先是一陣緊張,最後聽到柳蓉沒事,那想要對付柳蓉的院判反倒是損失了一些人,不禁滿臉笑容。

「這課業今日就不做了,柳御醫那出了事情,我都不曾幫上忙,好在有驚無險,我應該去看望一下,這些太傅留下的東西,便明日再做吧。」大皇子說著話站起身,便要向外走。

大宮女玲玉趕忙攔著:「大皇子,皇上有命,您必須好好做太傅留下的課業,皇上明日說不定會去太傅那邊抽查,若是發現您沒有認真,恐怕就不好了。」

大皇子眉頭一皺:「玲玉,這兩日我要去柳御醫那邊,你便以各種理由不叫我去,究竟你是主子,還是我是主子。我今日還一定非去不可了。」

大皇子說完不禁瞪了玲玉一眼,就是因為玲玉一直攔著,他才不曾發現柳御醫那邊出的事情,也沒幫上什麼忙,明明已經到了他的地盤,不像以前在無法多做什麼,還叫柳蓉出這樣的事情。

所以這一次,他非要去看看柳蓉不可。

玲玉被大皇子瞪的心敢攔著大皇子。見大皇子快步向外走,糾結著臉,跟著大皇子一起向外走。

柳蓉卻不知道大皇子要來看她,估計知道了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感覺,畢竟她這會是快忙壞了,一整天一直做著體檢的事情,本來就因為項目不少,又只有她一個大夫,有些忙不過來,一天五十個人就有些吃力。這會出了之前給那消渴症的宮女看診的事情,耽擱了不少時間,就更忙了。

當然,太醫院的史醫士和蘇御醫倒也想幫她的忙,柳蓉倒是敢叫這兩人幫忙,但是當柳蓉說完一開始需要做的,還沒將最後一項說出來,史醫士和蘇御醫就狼狽的跑了。

倒是叫永城郡主和冬兒好一陣笑。

「好了,你沒問題了,去叫下一個人進來吧。」終於,又檢查完一個秀女,估計再有五個人,就可以收工了。柳蓉拍拍自己的手臂,對著檢查完的秀女開口道。

秀女對著柳蓉點了點頭,想要說話又不敢的模樣,最後拿著檢查單子離開了。

若是以往,柳蓉定會耐著性子詢問一下,但是今日真是太累了,當然,也太忙了,所以就當做沒看見了。

秀女快步的走到門口,對著外面喊了一句下一個。

叫柳蓉有些奇怪的是,下一個竟是遲遲沒有進來,這倒是有些奇了,自從那消渴症的秀女出現后,給秀女做檢查的事情可是順暢的太多了,還不曾出過現在這樣的事情。

柳蓉有些疑惑不禁向外走去。

「二小姐,還請你回答一下這上面的問題。」不等柳蓉掀開攔著內屋和外屋的珠簾,便聽冬兒的聲音傳來。

「家妹妹應該最是清楚不過,再說我是什麼人,憑什麼要你一個丫鬟給我看,問我問題,叫三我三妹妹出來,親自給我查。」隨著冬兒的聲音結束,便傳來一個尖銳的聲音,那說話的態度好不威風。

柳蓉不禁微微皺眉,伸手掀開珠簾,便見冬兒身前坐著一個熟人,竟是是找她麻煩,沒事愛添亂的二小姐柳茗。

珠簾一響,冬兒和永城郡主不禁回頭,那柳茗也抬頭,待看到柳蓉出來,冬兒不禁站起身,臉上有著歉意,明顯是覺得自己沒將事情做好內疚。

而柳茗卻是老神在在的坐在那裡,眼皮微低:「三妹妹,你出來了正好,還不趕緊給我檢查一下,我這一天給等著,腰肢都快斷了。」

柳茗的這話一出,還在這裡的人眉頭都忍不住皺起,只覺得柳茗好是大牌,卻也好奇究竟是哪個府上來的秀女,竟然在出了消渴症秀女后,還敢對柳御醫如此態度。

「這秀女是誰?對柳御醫竟然敢這般態度,這是不想好好體檢,想讓柳御醫直接說她不過嗎?」

「你不知道嗎?這檢查的秀女,就是的女兒,還是嫡女,據說柳大夫是呢。」有了解情況的人開口說道。

「難怪敢這般開口,竟是同個府邸出來的,還是女。」

「不過即便是同個府邸的,這般開口,也太過了吧,說話這般無禮,哪裡有嫡女的樣子。即便是庶女,柳御醫如今也是御醫埃」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據說這兩人雖是姐妹,但是不和。而且這小姐的性子,嘖嘖,還真是不討喜。」

「你和她相處過?」旁邊的人忍不住好奇的詢問。

「嗯,這姐,自私自大,明明不過是一個已經敗落的兒,卻自以為了不起的樣子。」

「據說還曾被人退過婚,恐怕是出不去了,不得不趕著架子入宮選秀。」

「看著吧,有一場好戲看了。」

柳茗聽著身後的議論,面上一陣青一陣紫,看向柳蓉的面色更加不好。只覺得這些人都是柳蓉安排的,才會這般對她說三到四。

「我說的話你沒聽到嗎?不過是一個庶女而已,還敢這麼拿喬。」

「無論你的在外面的身份如何變,你也不過是個庶女而已,只是庶女,就是嫁人,也只能給大戶人家做小的庶女1柳茗看著柳蓉大聲重複道。

一時之間,永城郡主和冬兒的臉色都難看至極,而一旁還留在檢查的屋子裡的嬤嬤看著柳茗也忍不住微微皺眉。

柳蓉卻是完全沒有理柳茗,只是對著臉色僵硬的冬兒點了點頭安撫,做完這些后,才緩緩看向柳茗:「二小姐既然到了皇宮就該守皇宮的規矩,憑的丟了子,叫人以為來的嫡女,都是你這般沒有規矩的野丫頭。」

柳茗面色一青:「你竟敢這麼對我說話1

「不要以為有外面的人給你撐腰,就不將人放在眼裡了。你到底是女,家裡要怎麼收拾你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情。」

「要知道你的未來還攥在,即便爹不能將你找個不上檯面的人家出嫁了,還怕不能給你找個面上好,暗出嫁嗎?」柳茗看著柳蓉大聲的說道。

卻不知道她這番說話,叫好多人都鄙夷,一個未出閣的女子,三句話不離嫁娶,這得多上不來檯面,才能這般說話。

冬兒卻是聽了柳茗的話心道當初小姐嫁給一個半死的病癆,若不是老侯爺有準備,又有那麼多對她家小姐好的百姓幫忙,她家小姐的婚事說不定就被定下來了。

小姐每日忙著太醫院的事情不知道,她在宮外,和珊瑚有走動,可是聽說侯爺如今都不斷的借著一家之主的名義,在給,而劉大奶奶雖然身體越來越不好,卻有侯爺撐著,不時的叫鍾姨娘去伺候,而鍾姨娘即便有誥命,但到底是妾,只能每日來回折騰著,有時候都沒時間看管家府邸里的人可短短時間是被換了好一些。

若是下次再有類似的情況,恐怕就不像這次這麼好處理了。

唯一好的事情是劉大奶奶的身體越來越差了,似乎這段日子都只能躺著,都走不動了。

柳蓉眉頭皺起,她是真的不大想搭理這柳茗,不說這人沒長腦子,絲毫不懂時宜,就說每次做的事情都叫人無奈,懶得應對。

柳茗見柳蓉不說話,反倒覺得柳蓉怕了她:「現在知道自己的未來掌控在誰手裡,還不快過來給我檢查,若不是你如今成了御醫,我還真就懶得叫你一個庶女給我檢查。」

「二小姐,你不要太過分了1冬兒忍不住開口。

永城郡主也快忍不住了,只不過因為柳茗是,她說話說的重了,會叫柳蓉沒面子,所以才一直忍著,不過這會也快到極限了。

「過分!我還能更過分呢,這點事情算什麼,讓她做事,那是給她臉,柳蓉你還不給我檢查,若是叫我不舒坦了,我便讓爹給你找個乞丐嫁了1柳茗看著柳蓉得意的說道。

永城郡主已經忍不住,開口就要說話,卻有一個男子的聲音先永城郡主一步響起:「誰給你的膽子,竟然敢如此和柳御醫說話,還不給我跪下認錯1

「和柳蓉說話還用別人給膽子嗎?她不過是我們個小庶女罷了,我喜歡怎麼對付她,就怎麼對付她!還跪下認錯,你算什麼東西1柳茗想也不想的開口道。

而別的人聽到男人的聲音卻是心忙朝聲音傳來的地方看去。

而跟著大皇子的大宮女玲玉聽到柳茗說的話,面色卻是一沉:「大膽,竟敢如此對大皇子說話1

所有人聽到來人竟然是大皇子,都目瞪口呆。

而一旁耀武揚威的柳茗卻是瞬間傻眼,臉色直接刷白:「大……大皇子1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