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一章:倒霉孩子,害人終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越來越震撼。 因為沒有錯,這秀女竟是真的得了消渴症,不僅如此,這秀女回了蘇御醫的話后,卻是口渴,又要了一杯水,只是喝了幾口,面色不好,又放了下去。 而蘇御醫卻是處於自己觸及這些事情的...

被所有人這麼看著,那醫士也忍不住緊張起來,好一會才開口:「這位秀女……這位秀女患有消渴症,不宜入宮。」

所有秀女嘩然,完全沒想到竟會是這個結果,但是她們到底還看到了另外的結果,便開始看下一個醫士,等待一個醫士給這秀女看診。

而孫醫士和第二個給這秀女診脈的醫士卻是臉色瞬間刷白,他們是自家知道自家事,都沒有認真給這秀女診脈,雖然在這個醫士詢問平日的狀態時,他們心底便有預料,但是到底心底存在僥倖,希望結果能夠不同。

這一刻卻是絕望了。

那些圍觀的人不了解,他們做大夫的是最了解不過,按照這秀女說的容易口渴,吃的不少,以及這秀女略顯消瘦的模樣,都在回答他們一個結果。

那就是,這次看診的醫士診出的結果,才是真正正確的結果。

院判臉色難看,望著柳蓉的目光帶著怨毒,這件事情可是一下子要讓他手下損失兩個人,要知道在這太醫院,想要培養手中的人,可是十分艱難,畢竟太醫院雖然每年招人,可招入的也就兩三個,三四個,而能做到醫士的,也就十個里出一個。

可就在柳蓉來的不到半個月的時間裡,他已經損失了四五個忠心他的人。

這可是代表著,以後在宮中吩咐太醫院裡的人做事情,也許會沒人響應,甚至連他的地位都會受到動搖的情況。院判忍不住咬牙切齒。

這還不算完,就是如今這個按照自己診斷的結果,說出結果的醫士,以後恐怕也無法再和他一條心。

領導和屬下的關係也是有慣性的,一旦你的屬下因為一件事情,和你做出了相反的選擇,不說你信任不信任他,但是他自己都會因為這一件事情的發生,而從心底的細微處,覺得你會不再那麼信任他。以後發生的每一件互相有衝突的事情,都會想到這件衝突上,直到最後越行越遠。

也就是說,院判這次對付柳蓉,損失的不是兩個醫士,而是四個。因為他是派出了手下四個醫士做這件事情,而這第四個檢查的結果,自然是和第三個一樣。

在遵從他和自己的前途兩個選項上,誰都不傻,自然選擇了對自己有利的方面。

院判忍不住握緊在袖口下的手,盡量保持自己的表情沒有變化,事實上,他已經肉痛壞了。因為少了這四個人,他手中如今也就沒幾個聽話的醫士了。

柳蓉依舊淡淡的望著場中的狀態,看著那被判定得了消渴症的秀女獃獃的表情,心中不禁微微一嘆,她其實也沒想到這個秀女已經得了消渴症,或者說,沒想到對方年紀這麼小,就得一個一般年紀大了才會得的病症。

待得許御醫也確認了秀女的確得了消渴症后,所有的秀女看柳蓉的目光漸漸有些變了。

這世上,聽說過看一眼,看出對方患病的,卻從未聽說過,只是簡單的吩咐下去,讓別人詢問問題,也能判斷出一個人是否得玻而此刻,有一個人在她們面前做到了……

這一刻,這些秀女對柳蓉安排的那些檢查的方式,排觸的情緒竟是不知不覺的低了,就是之前一直記恨柳蓉這般檢查,叫她們沒有面子的秀女,這會也覺得柳蓉做這麼一件事情,肯定是有深意的了。

而接下來,所有人都看向蘇御醫,等他出最後一個結果,確認最終的結果。

卻說一旁最後輪到給這秀女檢查的蘇御醫也有些興奮,他的興奮不在於這秀女是否得了消渴症,而在於他確認了之後,便可以去詢問柳御醫,再確認一件事情。

那就是消渴症是否會產生遺傳的問題。

當然,他不知道遺傳是什麼意思,但是按照字句中猜測的意思,那便是父母得了這個病症,生下的兒女也會得。

蘇御醫深吸一口氣,將手搭到這秀女的脈搏上,又仔細的看了幾眼秀女的情況,同樣是詳細的詢問了一番,心中也是越來越驚訝,越來越震撼。

因為沒有錯,這秀女竟是真的得了消渴症,不僅如此,這秀女回了蘇御醫的話后,卻是口渴,又要了一杯水,只是喝了幾口,面色不好,又放了下去。

而蘇御醫卻是處於自己觸及這些事情的震撼之中。

以往雖然知道痴傻,會出現傳到下一代身上的情況,卻沒有任何病症確認會遺傳下去。卻不想,今日竟真的出現了確認一個病症會遺傳的問題,這事情若是傳將出去,絕對會震動整個大夏的杏林界。

而引起這件事情的人,就是剛剛以女子身份入太醫院柳御醫。

這卻是蘇御醫心中更震撼的事情,一個大夫做大夫四五十年,竟都不如這一個年方十三的小娃娃,可以想見,這是如何的叫人震撼。

所有的情緒,最後歸結成盯著柳蓉,心底感嘆當今聖上的睿智,竟真的找到如此天才的一個大夫到宮中來。

永城郡主見蘇御醫檢查完,沒有說話,只是獃獃的看著柳蓉,眉頭一皺,不禁快速開口,讓蘇御醫說結果。

而所有圍觀的人,也御醫開口,只要蘇御醫再確認,那這柳御醫,真就是當之無愧的神醫。怕是整個大夏的大夫,沒一個能比的上柳御醫的。

這個時候,甚至有人開始想,之前有沒有得罪過柳蓉的地方,是不是還能請柳蓉回家替她們家中患病的人看玻

蘇御醫看著所有人都看著自己,這才反應過來,點頭確認。

蘇御醫的話一下,圍觀的人所有的言語直接都調了個頭。

「你看,我就說吧,這柳御醫能以女子身份進入太醫院成為御醫就一定不簡單。」

「額,我之前怎麼聽你罵柳御醫呢?」

「你肯定聽錯了,這樣的厲害的御醫,能給我們檢查身體,那是我們的福氣,我討好還來不及,怎麼會罵呢,你肯定聽錯了。」

卻說院判看著所有人對柳蓉的態度,以及推崇的狀態差點沒吐血。

他到這裡明明是對付柳御醫來的,怎麼這結果卻是變成了幫柳御醫,不說沒叫柳御醫從太醫院滾蛋,替他的外甥報仇,反而增加了給柳御醫的反對比,讓所有人都覺得柳御醫厲害!

這叫他臉色難看至極。

而就在這個時候,永城郡主很壞心的走到院判身旁:「院判大人,這兩個醫士可是連個小病症都看不出來,是不是現在就直接讓這兩個醫士脫下醫士服,離開皇宮呢?」

聽到永城郡主的話,院判再次吐血,這次不僅僅是吐血,還直接氣暈了過去。

而兩個可憐巴巴的,還指望院判能幫他們說上兩句話的倒霉醫士,卻是看著唯一的靠山暈倒,再沒有幫他們的能力。

這一折騰,卻也叫那些沒出問題的醫士和御醫一陣手忙腳亂,好一會,才將院判帶走。

至於兩個可憐巴巴的倒霉醫士,自然是直接開出太醫院了。

如此一來,卻是叫太醫院的人對柳蓉更加敬畏,倒是叫柳蓉頭疼非常,完全不會說話的蘇御醫卻是對柳蓉大感興趣起來,結果就是,天天拉著史醫士跟在柳蓉身後,不斷的詢問有關病症遺傳的問題,這事情也叫柳蓉頭疼過好長一段時間。

這卻是后話。

待得這些人都走了后,秀女們又開始重新恢復正常的體檢狀態,只是這次這些秀女比之前配合多了,這動作自然也快了。

只是一個還沒被檢查到的秀女卻是對此鬱悶非常,難道這該死的柳蓉就是屬小強的嗎?竟然怎麼都不會有事。

而那被查出消渴症的秀女卻是獃獃的站在一旁,就連嬤嬤開口勸說她離開,她也沒有聽到,只是獃獃的站在那裡。她就要和她父母一樣,離離開這個世界不遠了嗎?

也好,至少這樣就不用被親戚嫁給老頭做妾了。

卻說柳蓉看著獃獃站著的秀女微微嘆一口氣,終歸是走上前:「不要太難過,其實這病症只要好好調養,注意飲食,不會影響你的生活的,你會好好的活著的。」

秀女獃獃的望著柳蓉:「真的嗎?可我父母……」

「你父母是不是喜歡吃甜食,還會喝酒?」柳蓉對著秀女開口問道。

「你怎麼知道?」秀女目露驚訝。

「我是大夫,自然知道,你以後只要注意著,盡量不吃或者少吃甜食,不要喝酒……」柳蓉詳細的囑咐了這秀女一番,見秀女的臉色依舊不好,不禁開口:「這世上壞事並不一定就真的是壞事,只要你願意去想和努力,總是會好的。」

「更何況,這消渴症真的病沒有你想象的那麼嚴重。」柳蓉看著秀女認真的說道。

見柳蓉認真的對自己說話,秀女微微驚訝,卻依舊略微恍惚,只是神色之間稍微好了一些。

柳蓉看秀女的臉色終於好了一些,舒出一口氣,對著秀女示意了一下,轉身離開。

「柳御醫,我還想問個問題。」秀女卻是叫住柳蓉。

「嗯?」

「這所謂消渴症真的會遺傳嗎?」秀女忍不住看著柳蓉認真的問道。

柳蓉微微一愣,沒想到這秀女竟會對這件事情感興趣,卻是頓住:「事實上,糖尿病也不一定真的會遺傳,只是父母得過這個病症的,兒女得這病會比別人的概率高。也就是說,你以後的孩子,也可能不會有這樣的癥狀。」

看到秀女眼中的疑惑,柳蓉才意識到自己又不小心講了現代的名詞,不禁頓了頓解釋:「糖尿病,就是消渴症。不為了減少你的後代得消渴症的可能,最好是找一個父母沒得過消渴症的。」

柳蓉想了想,對著秀女低聲開口:「先皇可能就是患消渴症去的。」

說完,柳蓉便轉身離開了,回去繼續給其它秀女們體檢的忙碌中去。

而這秀女卻是微微驚訝,雖然她不明白御醫的狀況,卻也知道皇族的患病相關的東西是不得向外傳的,沒想到這柳御醫竟然同她說了,這是在對她解釋,不留下她的原因嗎?

得消渴症的秀女眼圈不禁微微紅潤,好一會,才對著柳蓉的背影重重的一拜:「謝謝。」

柳蓉卻是不知道,她今日對這個秀女解釋了糖尿病會不會遺傳,具體的情況,以及和這秀女說的鼓勵的話,卻是叫這個秀女在回府之後,竟是勇敢的拿病症作梗,斷了那些親戚想將她嫁給七旬老頭的想法。

當然,還造就了一個靠著自己,將父母留下的財產拿回,安安心心自己一個人努力堅強活著的女子。

也造就了一個不一樣的古代女子。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