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八十章:應對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一下,忍不住皺起眉頭。 院判則是直接看著柳蓉笑起:「我是嚴謹的人,既然叫了這麼些人一起查,自然不會以孫醫士一個人的結果為結果,剩下的人繼續把脈。」 所有人都看著柳蓉,想柳蓉會是什麼反...

永城郡主看到院判叫出來給秀女診脈的幾個人,臉色瞬間變得難看,只見這中間領頭的,竟是那日對柳蓉出手,被她收拾了的孫醫士。

這哪裡是真的公平檢查,分明就是要對柳蓉不利。

可這會若是開口反對,反倒是叫院判有話可說,說不定還會往柳蓉身上潑污水。

一時之間,永城郡主竟是沒有辦法阻止這件事情,幫不上柳蓉的忙,最後只能擔心的看著柳蓉,寄希望於柳蓉能像平常一樣再次創造奇。

史醫士看的可比永城郡主明白,也不禁更加擔心柳蓉。

因為他是太醫院的人,自然也就對太醫院的情況更加了解。要知道,院判這次叫出來的人,可都是院判手下的人,會按照院判說的話來行事。

也就是說,無論結果是什麼,都只會是一個結果,那便是院判想要的結果。

而院判最疼愛的外甥梁吏目是因為柳蓉被大皇子給收拾掉的,以院判的性格又怎麼會放過柳蓉,能忍到現在都已經是奇了。

這一次,柳蓉的麻煩大了。

也只有冬兒不了解這其中的情況,單純的只擔心自家小姐預料錯了,秀女身體沒有問題而出事。卻不知道她家小姐,如今不單單要面對秀女身體若是沒有事情,需要承擔的情況,也許還會有更糟糕的情況發生。

這一刻,不單單是幾個關心柳蓉的人,緊張的注意著眼前的情況,就是那些秀女也忍不住緊緊的盯著那幾個走到出問題的秀女身旁的醫士。

只見第一個給這秀女診脈的正好是被永城郡主收拾了的孫醫士。

所有人看著孫醫士給秀女診脈,心都忍不住提起,特別是擔心柳蓉,又知道這孫醫士一直找柳蓉麻煩的人。

院判看著柳蓉冷笑,只要這些人將他之前暗示的話在診脈后說出來,這太醫院就再也不會有柳御醫了。

孫醫士更是隨便的給秀女把了把脈,連秀女的身體狀況都沒有詢問,便站起身開口:「這秀女身體根本沒有問題。」

孫醫士說出話的剎那不禁看向柳蓉,忍不住想從柳蓉臉上看到一絲害怕和惶恐,可他注意要失望,即便是見到眼前對柳蓉來說如此不利的情況,柳蓉依舊是面無表情,只是淡淡的看著這幾個人。

就彷彿早就有所準備,不怕出事一般。反倒是讓孫醫士的心咯一下,忍不住皺起眉頭。

院判則是直接看著柳蓉笑起:「我是嚴謹的人,既然叫了這麼些人一起查,自然不會以孫醫士一個人的結果為結果,剩下的人繼續把脈。」

所有人都看著柳蓉,想柳蓉會是什麼反應,柳蓉卻是依舊面無表情的站著。

而幾個擔心柳蓉的人更是心中一沉,只覺得這次完了。

史醫士想要上前開口說話,卻被一旁的許御醫拉祝

而看著眼前這一幕,院判和孫醫士都不禁笑容更大,後面的人回答的結果自然是只有一個,柳蓉的結果,這會就可以看出來了。

柳蓉,完了!

這個時候,第二個給秀女檢查脈搏的人站起身——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柳蓉不會開口,只等著完蛋的結果時,柳蓉卻在這個醫士給秀女診完脈,要開口說結果的時候,突然插嘴。

「院判大人,既然要嚴謹的查,我看不如來次大的。再加上這次過來的兩位御醫,許御醫和蘇御醫。畢竟只讓醫士以下的人給這秀女診脈,說不定還會出些誤廖。院判大人正好可以借著檢查下官的判斷能力的同時,也檢驗一下大家的醫術。」

柳蓉的話一出,所有都忍不住皺眉。

一些秀女更是議論紛紛。

「這結果都已經出了,還要搞出這一套,我看這柳御醫是知道自己要完了,想拖延一下自己完蛋的時間。」

「就是,我看還是趕緊自己離開太醫院吧,免得丟人現眼。」

柳蓉卻是不管這些人說的話,對著院判繼續開口:「到時候若是前面的人說的和加進來的御醫說的不同,最後經驗證又是錯的,便開出太醫院,畢竟連一個小小的病症都無法正確診斷,又如何有資格繼續在太醫院呆下去。」

柳蓉說著看向院判:「想必如此,也能讓這檢查更加嚴謹一些。院判大人您覺得呢?」

孫醫士心中一緊,趕忙看向院判,若是院判同意柳蓉說的話,那他恐怕就麻煩了,要知道,他之前根本沒有認真給那秀女診脈,根本不確定那秀女的狀況。

若是萬一

院判眉頭也是瞬間皺起,沒想到柳蓉到了這個時候,竟然會突然開口,說出這麼一個事情,一時之間竟是完全打亂他之前的布局。

而那要開口說診斷結果的醫士聽了柳蓉的話,心中也不禁一緊,要出嘴的話,竟是不覺得收回去,只看著院判,等院判開口。

顯然是要等院判確定結果后,再開口。

一直擔心柳蓉的永城郡主聽到柳蓉的話,眼睛瞬間一亮!

她怎麼也沒想到,一個完全沒有辦法破的局面,只能等著結果完蛋的局面,柳蓉只是說了幾句話,竟是將情況完全逆轉過來。

這個世上,恐怕也只有柳蓉有這樣的能力,做到這樣的事情。

永城郡主不禁笑起,立刻開口幫腔:「柳御醫說的是,正好我也想看看太醫院的人的醫術究竟都如何。想來太後娘娘和皇上也都很好奇,自己的身體安危,究竟掌握在一群什麼樣的人手裡。」

聽到永城郡主的話,柳蓉不禁笑起,沒想到永城郡主竟然和她配合的還挺好。這一句幫腔,可是直接幫她定了這件事情,院判大人要頭疼了吧。

柳蓉笑眯眯的看向院判。

院判見柳蓉看向自己,臉色更是難看。

因為,他發現,這件事情若果真是這麼定下來,除非秀女的身體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不然,他恐怕又要失去一個重要的左膀右臂。

而且看柳蓉這自信微笑的模樣,院判的心就不禁更沉。

他怎麼也沒想到,這柳蓉竟是不開口則以,一開口竟如此厲害。

無論是時機還是這想出來的辦法都是恰到好處!

再加上永城郡主幫腔,抬出太后和皇上,直接讓他沒有辦法拒絕。這完全打亂了他的安排,直接叫一個他設定好,讓柳蓉死無葬身之地局,直接成為一個無限接近不可能成功的局面。

而要柳蓉出事,還要看秀女的身體情況。

也就是只能靠天。

一旦秀女的身體有問題,他連手下的孫醫士都要失去。

突然,他心底生起一股寒意。

這柳御醫明明有辦法解決這件事情,之前卻一直不開口,偏偏選在孫醫士開口后,才提出來這個要求。

也許,從一開始,這柳御醫就已經打定注意,想要讓他損失手下重要的人,才會到了現在才開口。

那些秀女們不了解情況,見院判不說話,臉色變得難看,都露出疑惑,卻依舊是對柳御醫會被懲罰這一點信心滿滿。只是不斷的催促趕緊繼續檢查,趕緊說診脈結果。

永城郡主見院判面色不斷的變換,不禁露出笑容,越加覺得柳蓉厲害。只這麼一句話,不僅將對方設的局破了,還叫對方陷入被動,被自己的局害到。真真是又厲害,又叫人忍不住拍案叫爽,想著,永城郡主便順著那些秀女的話開口:「好了,之前不是有人給秀女診過脈了嗎?還不快說結果。」

既然你不拿主意,我便幫你將這個主意拿了。

看著永城郡主興奮的模樣,柳蓉不禁好笑,卻是看向那第二個準備開口說診斷結果的醫士。

那要說結果的醫士面色一僵,和孫醫士一樣,他剛剛不過是做做樣子,哪裡有認真檢查。

有些秀女已經等不及要聽結果,不禁開口催促這第二個醫士趕緊說結果。

這醫士額頭不禁露出汗水,最後竟是一閉眼,咬牙開口:「我我要再仔細診一下脈。」

這醫士的話一出,所有人不禁嘩然。

永城郡主更是瞬間開口:「怎麼,就你這樣也配成為太醫院的人?竟然連給人看診都敢不認真!這就是你看診的態度?」

「這還是給人重複診斷,若是你單獨給人看診,誰還敢叫你看診。」

這醫士的汗不禁不斷的落下,而所有人的注意力,以及心中對柳蓉的怨念也在不知不覺的轉到了這不認真給人檢查診斷的醫士身上。

柳蓉自然知道永城郡主追著這醫士說這些,是因為知道這人是院判的人,不願意叫他跑了,這是在幫她報復,之前院判如此對他的狀況,不禁心中暖暖的。

最後這第二個檢查的醫士只得胡亂的按照孫醫士的答案回答。畢竟誰都不知道那秀女真的身體情況,如此按照一開始說的,說不定還概率高一些。

只是說完后,這第二位給秀女檢查身體的醫士便進入忐忑不安之中,死死的盯著第三位要給這秀女診脈的醫士,等待對方認真檢查之後的結果。

只見這第三個檢查的醫士,申請嚴肅認真至極,是把脈了幾次,又不斷的詢問了許多問題,才站起身。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不禁緊緊的盯著這醫士,等待他回答的結果。

比之前的每一次都要認真的等待回答結果!!~!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