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九章:危機爆發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一眯,突然對著院判開口:「院判大人的意思可是,若是這秀女身上有病症,便是我沒有問題?」 院判一愣,完全沒想到柳蓉這個時候竟然會突然開口。 不過他之前便稍微看了幾眼那秀女,除了消瘦一些,...

「我不服1

秀女騰的站起身來,望著永城郡主大聲說道:「那些秀女也有家族中人得這紙上的病症的,為何獨獨我不能通過?」

「我身子健康,柳御醫都不曾給我檢查身子,為何就不許我通過1

秀女看著永城郡主一句句的問道,面龐之間激動非常,手更是緊緊攥起。

「我不服,若是真是我身體的問題,過不了也就罷了,可只是幾個問題而已,便說我不能過,我不服1

秀女眼圈紅起,緊咬著下唇,就是永城郡主看著也有些微個不忍。但柳蓉說的話從未錯過,這樣的口子不能開:「你不符合過的標準。還請回吧,不讓你過,也是為了你好。」

秀女瞬間抬眼:「不讓我過算哪門子的為我好?」

永城郡主不禁皺眉。

「就是,連檢查身體都不檢查,就說有問題,不讓過,這算什麼事情。便是將太後娘娘請來評理,這事情也是柳御醫無禮。」

「不正兒八經給我們望聞問切也就罷了,這會弄出這亂七八糟的事情,是欺負我們只是個小秀女嗎?」

「我早就忍不住了,今兒個非要給我們個說法不可,為何檢查身子不是望聞問切,卻是這等亂七八糟,完全看不出來是做什麼用的方法?」

「還是說,柳御醫根本就不會看病,其實就在這裡招搖撞騙1

這最後一句卻是說到了所有秀女的心中,就是有些個嬤嬤心底也忍不住贊同這些秀女的說法,畢竟活了大半輩子,她們見過望聞問切給人檢查身子,可從來不曾見過這般給人檢查身體的。

一時間秀女們你一言我一語的,一句句擠兌,永城郡主想要插話,反駁,卻是絲毫找不到機會。

一旁的冬兒看著心中直著急,想要上前幫忙,卻是被秀女們又擠了出來。

一直不都好好的嗎,怎麼突然就變成這樣了?這若是鬧到太后皇上那裡去,豈不是叫那些人覺得她家小姐無能。她家小姐才成的御醫,這事情若是鬧大了,奪了她家小姐的御醫官職可如何是好?

一旁不曾參與其中的秀女們也是議論紛紛,只覺得有道理,還有那挑事的,竟是塞了銀子給一旁的小宮女,讓小宮女去找管事的嬤嬤過來。

柳蓉在屋中正給一個秀女檢查到一半,隱約聽到外面的喧嘩聲不禁皺眉,手卻在繼續按壓秀女的腹部:「這個位置可有疼的感覺?」

秀女搖搖頭,注意力早就飄到屋外。

柳蓉點了點頭,讓秀女進行下一項檢查,估計是秀女也想立馬出去看看出了什麼事情,這次倒不曾讓柳蓉多開口,便完成了檢查,柳蓉記錄完,吩咐了秀女一句,便快步向外走去。

而檢查屋子出事情了的事情卻如同風一般向外傳,最先傳到的,自然是離這裡最近的太醫院,那被永城郡主狠狠教訓了一頓的醫士一聽到柳蓉這邊出事了,立刻興奮的帶著一群人就向柳蓉在的地方趕去。

當然,一邊走著,一邊還吩咐了個人去請院判,他只覺著會有一場好戲可看。

看著一切發生的史醫士心中也忍不住焦急,擔心柳蓉會出什麼事情,最後帶著蘇御醫一起跟著去秀女檢查的屋子。

而太后聽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卻是在熹太妃的宮中。

熹太妃眉頭微微皺起。

太后卻彷彿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般,只是淡淡的點了點頭:「由嬤嬤你去看看吧,選秀到底是大事,你仔細的盯著,若是不行便去請院判一起看這件事情。」

由嬤嬤快速的點了點頭,便小跑著向外走去。

「這選秀女的事情畢竟是大事,太后還是親自去看看的好。」熹太妃看著嬤嬤走了,才笑著開口。

太后卻是一臉關心的望著熹太妃:「這事情哪裡有熹太妃的身體重要,我便在這裡陪妹妹你了,好在皇上已經將太醫院最好的御醫以及太醫院院史都請回來了,想來到時候妹妹這身體也就好了。」

這會過去,若是直接插手,說不定這事情就平息了,這可不是她想要的結果,柳御醫如今的處境還不夠狼狽。

熹太妃斂下眉眼:「叫姐姐費心了。」

「如今先皇留下的人,也就我們這幾個了,我們不彼此照應,又有誰照應呢。」太后笑著說道。

而御書房,這會李公公如同火燒屁股一般的對著正在練字的皇上說著柳蓉那邊發生的事情。

皇上卻是淡淡的點了點頭,示意知道了,就沒下文了。

叫李公公啞在那裡。

「皇上,若是柳蓉真的出事了,大皇子怕是到時候會鬧脾氣。」李公公見事情說不動,最終小心翼翼的開口。

「小李子,我們要不要打個賭?」聽到李公公的話,皇上卻是停下筆看著李公公開口。

李公公不禁一愣。

「我們就賭柳御醫這件事情。」皇上說著微微一頓:「我賭柳御醫不會有事。」

李公公不禁哭喪著臉,他去找大皇子的大宮女玲玉,讓玲玉拖住大皇子,不讓大皇子去見柳御醫時,可是答應過,盡量幫著柳御醫不出事,不然大皇子*中那些阻攔了大皇子去幫柳蓉的人,豈不是都要遭殃。

至於可憐的大皇子聽到這件事情后,卻是被一群宮女太監跪下懇求,懇求他繼續在太傅處做學問。

卻說永城郡主被一群秀女說的那些話,說的眉頭直皺,她已經處於一股子爆發的邊緣。

而冬兒卻是擔心事情鬧大,擠到永城郡主身旁后,便安撫著永城郡主的脾氣,就在永城郡主一手推開冬兒,決定喝斥這幫秀女之時,柳蓉卻是從內屋走出。

「誰讓你們在這裡喧嘩了?若是退出選秀女,現在就可以離開了。」柳蓉看著所有人大聲開口。

所有人被柳蓉的話弄的一靜,沒想到柳蓉到了這個時候,竟還是如此的厲害。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

秀女們彼此看著,一時之間反倒是被柳蓉的氣場鎮住了。

唯獨那個被永城郡主從詢問家族病史刷下來的秀女定定的看著柳蓉:「我便是不想退出選秀女,所以才在這裡,憑什麼不給我體檢,便宣布我不能繼續做秀女。」

柳蓉看了說話的秀女一眼,才看向冬兒。

一直擔心永城郡主將事情弄大的冬兒趕忙上前開口:「這秀女父母都有消渴症,所以郡主便讓秀女直接離開。小姐……」

「這狀況確實不能參加選秀女。」不等冬兒將話說完,柳蓉已經看向那開口的秀女:「你回去吧。」

「沒有其它事情,便繼續體檢吧,選秀女的時間不多,這體檢的事情必須四日之內做完。」柳蓉說著就要回屋內,那被柳蓉開口怔住的秀女卻是快步上前攔住柳蓉。

「我不服。」

「憑什麼讓我回去?你都不曾替我檢查身體,憑什麼就讓我回去?」

「即便你是御醫,有替秀女檢查身體之責,卻也不能毫無憑據的就讓我回去1秀女看著柳蓉一句句的說道,說到最後也是鏗鏘有力。

柳蓉淡淡的看了一眼秀女,就在秀女以為柳蓉會迴轉,卻不想柳蓉依舊聲音冷漠:「替秀女檢查身體之事我管,哪個秀女能過,哪個秀女不能過也是我做主。」

「你在體檢一項不過。」柳蓉說完,絲毫不解釋便繼續向屋中走去。

「慢著1正當那個不甘的秀女失魂落魄的看著柳蓉離開,柳蓉身後卻是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柳蓉皺眉,回頭,便見院判正站在不遠處,而院判身邊還站著一個嬤嬤,正是由嬤嬤。

柳蓉頓住腳步,轉身對著院判微微躬了躬身子:「下官參見院判大人。」

院判卻是走向柳蓉身邊的秀女,完全沒看柳蓉:「這位姑娘叫你受委屈了。」

柳蓉眉頭微微一皺,永城郡主卻是直接走到柳蓉身旁,冬兒這會也知道有些不對勁了,快步的跑到柳蓉身旁站著。

那秀女見柳蓉向院判行禮,知道院判比柳蓉要大,趕忙開口:「大人,求您給我做主,我不要求其它,只求一個公道。為何不給我檢查身體,便直接說我身體這一項不過。」

「這麼多年來,我身體一直很好,就連個頭疼腦熱都很少,為什麼只是問了兩個問題而已,便不予我通過?」秀女看著院判一句句說道:「若是檢查了,我身子不好,那我也不說什麼,可是連檢查都不曾,就如此判斷。」

「難道只因為她是御醫,是給秀女檢查身體,決定秀女的身體狀況是否能繼續參與選秀的,便可以濫用特權嗎?」

「就是,這樣的風氣可不能正,再如何,我們也是秀女,說不定我們中間以後還有未來的皇后呢。」也不知道是哪個秀女順著對院判開口的秀女的話插了一句。

「我看著所謂的柳御醫根本不懂醫術,這秀女檢查身體根本就是兒戲。」

「她根本就是在這裡招搖撞騙。」

秀女們你一句我一句。

柳蓉看著院判卻是眉頭皺起,而院判也在此刻看向她,卻是對她殘忍的笑起,竟是不含一絲好意。

「柳御醫,你怎可如此行事!即便替秀女檢查身體是太后的旨意,你也不能以此濫用權力1

卻是連問都不問,直接要給柳蓉定罪!

「院判大人說的話好生可笑,柳御醫何時濫用權力了。」永城郡主眉頭瞬間皺起,上前替柳蓉說話:「柳蓉給秀女們檢查身體,那是太後娘娘下的懿旨,這旨意下了,自然是相信柳御醫,也是一切讓柳御醫做主。」

「柳御醫認為一個秀女身體不對,不能繼續選秀,這是她的職責所在,你憑什麼給柳御醫加罪1永城郡主看著院判一句句的替柳蓉說道。

這一次給這些秀女體檢,發生的事情,一件件都將她氣壞了,也憋壞了,這會見院判上來還想欺負柳蓉,永城郡主直接不幹了。

院判自然知道眼前之人是永城郡主,不禁眉頭皺起:「郡主說的是在理,可這也要有理由的情況下,才能決定一個秀女的去留。」

「畢竟聖上才有權利真正的決定一個秀女的去留。而御醫只能因為病症決定一個秀女的去留。」院判看著永城郡主大聲說道:「如今柳御醫卻是連給秀女做一下檢查都不曾,便直接決定秀女的去留,這不是濫用職權又是什麼?」

永城郡主皺眉:「可是……可柳蓉這是為了不增加遺傳病才……」

「笑話,什麼遺傳病,除了痴獃外,根本就沒有什麼病症是會遺傳的,郡主,您可別叫柳御醫給騙了1

「秀女身體不存在問題,不經過檢查,沒有任何理由便就叫秀女離開,說不定你是收了別人的好處,才做這樣的事情。」

所有秀女嘩然,不少已經相信了院判的話,更是憎惡的看著柳蓉。

「既然濫用職權為自己謀利,那便是辜負太后的信任,對太后不尊,便要受大懲罰1院判越說越大聲,面上的笑容變深,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把控中一般。

跟著院判一起來的由嬤嬤眉頭也忍不住微微皺起,只不過由嬤嬤擔心的是事情這麼進展下去,會變得無法收拾,最後完全毀掉柳蓉,都救不回。

這柳御醫可是太後娘娘想要到手的棋子。

冬兒這會才清醒過來,不禁立刻開口:「你怎麼可以血口噴人1

「那你說,這秀女是不是身上看著完全沒有問題,你們也沒有做任何檢查,只是問了幾個問題。若不是收了別人的好處做這樣的事情,又是為什麼?」院判一句句的問道。

卻說柳蓉在院判開始說話之後,卻是一直盯著那秀女,只見那秀女說了不少話后,便四周張望,不多久,竟是將桌上,永城郡主讓宮女擱置的茶水給一口氣喝了,才緩出一口氣。

柳蓉的眼睛不禁微微一眯,突然對著院判開口:「院判大人的意思可是,若是這秀女身上有病症,便是我沒有問題?」

院判一愣,完全沒想到柳蓉這個時候竟然會突然開口。

不過他之前便稍微看了幾眼那秀女,除了消瘦一些,並沒有其它問題,便順著柳蓉的話開口:「自然,本院判自然不會痛柳御醫一樣,不給人舉證的機會,就隨便判定事情。」

「怎麼,柳御醫還想讓人檢查檢查這秀女的身體,以示清白不成?」院判不屑的開口。

「院判大人不愧是院判大人,還真是叫您猜中了,下官正有此意。」柳蓉看著院判不卑不亢的開口。

院判不禁一愣,沒想到柳蓉會這麼回答,眉頭不禁皺起:「這可是你說的,若是查出一點事情都沒有,你不僅要解下這身御醫服,還可能受牢獄之苦。」

冬兒和永城郡主一聽這話,不禁擔心的看著柳蓉,畢竟沒有檢查過這秀女的身體,看著秀女的狀況精神都不錯,萬一沒有病症豈不是麻煩就大了。

柳蓉卻是毫不在意的點頭:「不用廢話了,檢查便是1

院判大人被柳蓉氣的差點沒臉變歪,不禁狠狠的看了一眼柳蓉,心中忍不住擔心有什麼變故,不過想到這秀女,柳蓉根本沒有做過檢查,甚至都不曾接觸,就不讓這秀女過這檢查身體的一關,自然不可能確定秀女的身體情況。

更何況這秀女從整體上看,也沒什麼病症,他還真不相信這柳御醫能跳出花來。就算跳出花來也無所謂,反正他用他的人檢查,到時候什麼都是他說了算!

院判如此一想,終於下定決心,吩咐自己的幾個人給這秀女檢查!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