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八章:隱患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檢查身體的事情是太后您派給柳御醫的。」 太后卻是笑起:「有什麼不好的,這不是正向我們想要的方向發展嗎?」 由嬤嬤不禁微微一愣:「我們想要的?」 「只有做事才會犯錯,不做事,又怎...

柳蓉給秀女們安排的體檢,是她按照自己記憶中現代婚檢的項目設定的,只是中間有一些因為沒有現代器材只能粗略的檢查,所以中間又添加了幾項一般體檢需要檢查的東西。

不過定下的那十項需要注意的和遺傳有關的病症,卻是按照記憶中婚檢中的那些病症,按照病症相同,找到的古代病名,相對應記錄下來,又讓永城郡主寫下來的。在交代給永城郡主時,她還囑咐過,一件事情,那邊是若是秀女中,如果有直屬親屬,特別是父母都得過糖尿病的秀女一定要去掉。

不為別的,只是因為按照醫案記錄,上一代皇帝的癥狀就是消渴症,也就是糖尿玻如果父母都是糖尿病患者,患糖尿病的概率就要比正常人高四五十倍。一旦過度疲勞,飲食不正確,患病的概率就更好了。

而且糖尿病這種病症,能做的,只是休養,卻無法根治,這是很麻煩的東西。若是飲食不注意,還會直接要人性玻

要知道有研究,李白就是患這種病還喝酒才死的。而且這種病症的患者,一般吃東西都很多,口還會不斷的渴,但是攝取的能量多,卻會一直消瘦下去,這也是很可怕的病症。

所以為了避免下一代出現這病症的概率,在沒有感情的基礎下,選出來的秀女,自然是盡量避免出現過直系親屬出現過糖尿病的好。

說起來,詢問家族病史,家族中人是否有得過這樣的病症以及給女子檢查身體是否存在生育上的缺陷外。現代婚檢中應該還有個是否是三代內血親的查問,不過具體情況具體分析,柳蓉只能將這條pass了,畢竟這是古代,表親聯姻最盛行的時代。她可以自己堅決不嫁親戚,可若是她這會將這樣的東西拿出來,估計得被口水直接噴死。

如此柳蓉又檢查了幾十個,又在檢查中補充了幾個項目,將具體的檢查方式,以及檢查目的記錄下來,慢慢完善起來,一切倒是順暢。

只可惜,柳蓉體檢的事情做的順暢,卻不代表讓這些秀女的心情也同她的目標一樣順暢,經過幾十人,大家都知道檢查的狀況后,自然有許多人不願意這種方式,畢竟她們未來也許是高高在上的妃嬪,卻被一個御醫如此檢查,以後想起來,肯定都會有陰影,甚至是一絲恨意。

更何況這個御醫的出生,還只是一個破落侯府的庶女,一般女子倒還好,那些自恃出身府高門貴的女子們,心底可都含著怒意,而那些沒進行過體檢的,也驚恐,擔心自己要經歷這樣的體檢,心底也是怨念很深。

所以,別看這體檢在繼續,卻一直隱藏著不安的因素。

到得如今,只不過是缺一根導火線爆發罷了。

即便如今不爆發,待得這批秀女選完秀,其中有那資質好的真的成了妃嬪,柳蓉以後的日子恐怕也會因為這次體檢而埋下一些不好的引子。

聽著身邊的秀女們議論紛紛,一個秀女卻是嘴角彎起。

柳蓉你這般自己找死倒是正好,也不用我以後再對付你了。

而太後宮中,由嬤嬤將發生的事情都說了給太后聽。

「太后,要不要去阻止一下,這事情若是再這般折騰下去,怕是不好。」由嬤嬤看著太后開口說道:「畢竟這替秀女們檢查身體的事情是太后您派給柳御醫的。」

太后卻是笑起:「有什麼不好的,這不是正向我們想要的方向發展嗎?」

由嬤嬤不禁微微一愣:「我們想要的?」

「只有做事才會犯錯,不做事,又怎麼會犯錯。」太后說著話從榻子上站起,向外走去:「不犯錯,又怎麼會有事情求到我們身上。」

由嬤嬤面上恍然,趕忙快步跟上去:「太后的意思是……可是……」

「沒有可是,我們讓柳御醫做事情,只是為了秀女們的身體好一些,以後能給宮中多添人氣,多添子孫。想法沒錯,柳御醫不曾做好,那便是柳御醫的錯,狂妄自大,不按照正路來,辜負了別人的信任。」

「再說,只有跌入低谷,我們給的恩惠,才會被真正的記住,真正的感激。」太后說著微微一頓:「由嬤嬤看事情還是不要太片面了。」

「更何況,派去跟著柳御醫的人回來回話了。」太後走到邁過迴廊盡頭,抬頭望向遠方的天空:「他們在柳御醫身邊看到了皇上的人。」

由嬤嬤心中一凜,繼而快速點頭:「太后說的是。」

「走吧,熹太妃又病了,她可是皇上的生母,總要多照看一番的。」說到最後,太后的聲音重了幾分。

由嬤嬤快速的應了一聲是,便跟著繼續前行。

而熹太妃處,熹太妃半閉著眼睛,整個人懶懶的倚在榻子上。

「太妃娘娘,以我從那些秀女口中探聽來的經過,柳御醫雖然也曾檢查女子的下身,但恐怕檢查的卻不是女子是否是完璧,而是其它。」嬤嬤看著熹太妃微微一頓,試探著詢問:「我們要不要讓去提醒一下柳御醫這件事情,畢竟這事情上若是出了大紕漏,恐怕會出大事。」

「不必了。」熹太妃不曾睜開眼,淡淡的開口:「倒是下面人說的皇上派了人跟在柳御醫身邊的事情要好好查查。」

「畢竟是辰兒喜歡的女子,若是皇上也喜歡……」熹太妃睜開眼,眼底突然多出一股子狠勁。

說話的嬤嬤心中一凜,若果真如此可是**,這可是大不道。

「太后那邊似乎也派了人到柳御醫身旁,這件事情你要盯仔細了。」熹太妃深吸一口氣:「莫要叫她做了什麼。」

說話間,熹太妃卻是不斷的咳嗽起來。

嬤嬤趕忙上前扶著熹太妃的背:「太妃娘娘您可要注意身體,皇上還需要您。」

熹太妃卻是搖了搖頭:「我也只能在有生之年再幫襯一二了。」

「柳御醫的事情,你再看看她的性子,若是真的和她說的一樣,只想要一世一雙人,便幫襯一二。」

「不過也要在這次的事情之後,若是因為狂妄,不按照一般檢查身體的方式給秀女檢查身體,最後落的身死道消,這樣的人,也就不值得看重。」說話間,熹太妃又咳嗽了起來。

嬤嬤重重的點了個頭。

而這個時候,外面便傳來太后駕到的通報聲。

熹太妃眼睛微微眯起,對著嬤嬤示意了一下,又重新閉上眼睛。

嬤嬤卻是快速向外走去。

這些事情既然能傳到太后和熹太妃處,自然也能傳到皇帝這邊。

李公公卻是一直摸不著皇上的情緒,以及對柳蓉的態度,明明是關心柳蓉那邊的事物的,但是聽到柳蓉發生的這些事情,卻完全沒有幫忙的意思。

皇上究竟是喜歡柳御醫還是不喜歡呢。

「柳御醫那邊的事情,只要盯著便好,憑柳御醫的本事想來會將這件事情處理的很好,說不定還會叫所有人大吃一驚。」皇上淡淡的對著李公公吩咐道:「倒是大皇子那裡,柳御醫的事情可以繼續傳給大皇子知道,但是要讓大皇子忙碌起來,沒時間去柳御醫處。」

太聰明的女子,好也不好,但是到底不適合他那個傻兒子。

李公公忍不住又偷窺了眼皇帝,就是因為皇上一直以來這種態度,才叫他忍不住懷疑皇上對柳御醫的態度。

似乎喜歡,又似乎不喜歡。

李公公想著,對著皇帝應了一聲是,快步退出。

若是喜歡,照理說柳御醫那邊明顯要出事,應該幫襯著才是,可如今那意思不僅不管,還要攔著大皇子,讓大皇子也沒機會幫柳御醫。

可若是不喜歡,為何又對著柳御醫如此信任,竟是覺得柳御醫不僅不會有事,還能讓所有人大吃一驚。

就連他,可都覺得柳御醫會捅出天大的簍子,說不定會將她自己都給毀了。

畢竟這兩日,院史就要帶著醫術最厲害的兩個御醫回來了埃

這幾人可是最容不得太醫院有烏煙瘴氣的存在。更不容許太醫院有醫術無能之人存在的人。

就是當初的梁吏目,性子跋扈,背後有太醫院院判,那也是靠著自己的真本事一點點考進太醫院的。

而柳御醫……

正當李公公這般想著,秀女檢查身體的地方也發生了一件大事。

永城郡主聽到眼前這個身形纖細非常,長相秀美非常的秀女回答的答案,忍不住再次確認:「你的父母真的都是因為這消渴症去世的。」

秀女見永城郡主再次確認,心中忍不住不安起來。畢竟,如今只有入宮,且被選上才有活路了,若不然,那些惡毒的親戚,可是打算將她嫁給一個七旬之人為妾。

可如此也不敢否認,畢竟,這可是欺君之罪。

秀女最終對著永城郡主點了點頭。

永城郡主不禁想到柳蓉對她吩咐過的事情,所有病症都可以通融,唯獨有這個秀女的情況,這第一輪也不許過。

永城郡主深吸一口氣,對著這秀女開口……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