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七章:檢查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病歷單就是你手你只要拿給給我后,再站到地上用布條鋪的線前就好。」可叫千羽沒想到的是,她抬眸看向這個據說是大夏史上第一個女御醫的女子時,對方面上竟似乎閃過一絲懊惱,隨即出乎意料的竟是對著她露出一個溫和的...

「姓名?然後看看這上面的病症,病名。」

「家族病症的?若是有,得過這些病症的又是你什麼人?」

永城郡主對著被領到跟前的秀女開口詢問,說話間將一張列了十個病症,以及這些病症的癥狀情況都寫上的宣紙。

秀女卻是被永城郡主問的一愣一愣的,看到遞過來的寫滿了字的紙更是呆住,不禁轉頭看向領著自己過來的嬤嬤:「嬤嬤,不是說來體檢的嗎?這……這怎麼」怎麼反倒弄的和審問一樣了。

不說被詢問的秀女心那些站著等待體檢的秀女也不禁面面相覷,她們,她們是不是來錯地方了。只是待得看到那些送她們來的嬤嬤也有些發怔,才確定,確實是來這裡體檢,只是似乎這裡的安排,嬤嬤們也完全不解。

那領著秀女來的嬤嬤見所有秀女都看著自己,心底也覺得這事情不太正常,擔心處什麼問題,畢竟以往檢查秀女的身體可不是這般情況,這般想著,終於忍不住上前詢問:「郡主,這,這體檢怎麼反倒變成了問問題了?」

郡主一怔,還真沒想到會有嬤嬤過來問這件事情,一時之間卻是不知道該如何回答好了。

一旁的冬兒見這情況,忍不住心提起來。

不會給秀女體檢的事情才將將開始就出什麼問題吧。說起來,即便是她這個最信任小姐的人,都覺得這檢查身體是否健康應該望聞問切,對秀女的狀況檢查一番才是,別人自然更不要說了。這會若是沒能檢查下去……

就在氣氛變得微妙,冬兒緊張的不得了的時候,她們的身後卻傳來珠簾撩開,珠子清脆的碰撞聲,繼而一個冷淡的聲音響起:「秀女檢查身體的事情已經交給這邊,自然是按照我的規矩來,我定的體檢流程便是如此。若是不願意進行體檢,也可以。不過要想好了,退出體檢,不體檢就是違抗聖旨。」

柳蓉淡淡的說完,不等也不給嬤嬤和秀女開口的機會,便已經轉身回內屋。嬤嬤和秀女反應過來時,只剩下珠簾落下晃動,不斷碰撞發出的清脆的響聲。

一時之間,屋還是秀女,都被柳蓉的氣勢鎮住,靜了一下,不禁小聲議論。

永城郡主見發生在外面的事情,自己沒能解決,還要屋解決不禁很是懊惱,要知道她可是誇過海口,說外面的事情只要交給她就好的,這會聽到秀女們小聲議論,神色間不禁一沉:「若是有誰再敢喧嘩放肆,直接視作退出體檢。」

所有秀女不禁立刻噤聲。

而之前接過永城郡主遞過的寫滿字的紙的秀女心的回了句自己的名字,便趕忙低頭看向寫滿字的紙張。

紙上寫的東西很是奇怪,總是先寫一個病名,後面跟著一個特殊的符號,然後又跟著一個像似名稱的東西。

只見第一行寫著消渴症,多飲、多尿、多食卻消瘦、疲乏。

陽亢,多為眩暈癥狀……

「你們聽著,若是家族上面的病症,卻說沒有,那便是欺君之罪,以後查出來可是要問罪的,所以要仔細想好了回答。」就在秀女慌張的向下看,永城郡主擔心秀女回答不實出問題,又補了一句。

秀女心再次加快速度,仔細回憶了又回憶,才對著永城郡主搖頭,回答家病症的人。

永城郡主點了點頭,遞給秀女一張寫了她名字的紙,便放了這秀女進屋。

而其它秀女看著這秀女竟然這麼簡單的過了,心又忍不住好奇屋內的檢查究竟怎樣。畢竟這體檢第一項竟是詢問過往病史以及家族病史,只說這將詢問當做一種體檢方式就已經夠奇特了,說不定屋奇怪。

卻說拿到體檢表走向內屋的秀女千羽心覺得自己是參加選秀之人個。

竟是第一個進行秀女體檢的人,得不到絲毫體檢的信息。

據說這次給秀女檢查身體的方式和以往完全不同。而剛才看柳御醫出來說話,便能知道柳御醫性子冷的可怕。

也許她這次入宮選秀只能到這一步了。

想到自己是這可怕詭異的秀女體檢第一個嘗試的人,千羽更是害怕,不過即便害怕,也只能硬著頭皮向屋 /

一進屋,便見之前聲音冰冷的柳御醫坐在牆壁附近的椅子上,而她身旁還放著一個很是奇怪的大的圖畫,上面畫著一排排相同卻方向不同的圖案,那圖案若是要仔細辨認,似乎有些像山。更奇怪的是每行圖案后,還跟著幾個她都看不明白的圖案。

「將病歷單給我吧。」

清脆的聲音響起,千羽心趕忙看向發出聲音的柳御醫:「病歷單?什麼是病歷單,嬤嬤不曾給過我這樣東西埃」

千羽說完便心,她可能粗心忘了十分重要的東西了。

千羽忍不住小心翼翼的抬眸看向眼前坐著的,一身御醫官府的英氣女子,心來她要被訓斥了。

畢竟之前外面的嬤嬤只是問了個問題,便被這柳御醫出門開口訓斥,那聲音可是冰冷嚴肅至極,不給屋外的秀女留下一絲顏面。

這柳御醫一定是不好說話之人。

「不用緊張,病歷單就是你手你只要拿給給我后,再站到地上用布條鋪的線前就好。」可叫千羽沒想到的是,她抬眸看向這個據說是大夏史上第一個女御醫的女子時,對方面上竟似乎閃過一絲懊惱,隨即出乎意料的竟是對著她露出一個溫和的微笑。

就是聲音也是溫和婉轉,動聽非常,和之前那嚴肅冷漠,竟是全全不同。

後面發生的事情更是稀奇古怪,她站到那布條前後,接下來做的,竟然就蒙住一隻眼,用另一隻眼看柳御醫身邊的圖紙,指那些山的方向,只是指了幾個,柳御醫便用墨筆記錄了一行字:「左右眼睛視力檢查完全正常。」

「好了,現在過來檢查口腔。」

「阿,張開嘴,嗯,好的,口腔沒有問題。」

「現在到床上躺下,將鞋子脫掉,對,就是這樣。」

「我摁的幾個部位,可有疼痛或不舒服的感覺?」

千羽獃獃的望著給自己摁壓腹部,一邊問,一邊開口詢問的柳御醫,實在忍不住新奇,忍不住開口:「柳御醫,這些檢查都是做什麼的?」

一問完,千羽便忍不住後悔,她怎麼老是做這麼不合時宜的事情。這樣和自己醫術秘技有關的東西,大夫又怎麼會說,她以往身子不適,開口詢問一些細節,大夫可沒一個回答她的。

這是憑的叫現在給她檢查身體的柳御醫對她印象不好。

出乎意料的,柳御醫竟和之前一樣,微微一愣,便對著她開口解釋:「查口腔是為了看看你是否存在呼吸道傳染的疾病,畢竟你若是選上了。便是聖上的人,到時候會有所接觸,若是有這些病症就不好了。」

千羽忍不住臉頰通紅,柳御醫怎麼什麼都敢說,不過這麼近距離看,柳御醫長的還真精緻。

若是柳御醫參加宮這般相貌,定就有那一席之地。這宮幾個及的上柳御醫。

不過,柳御醫還是當御醫比較好,感覺比較厲害。

雖然解釋的東西她聽不懂,卻感覺很厲害,柳御醫不虧是大夏史上第一個女御醫。

「你這會躺下腿拱起,摁壓你的腹部,則是觸診一下肝臟脾臟切跡是不是正常範圍,初步判斷一下有無肝大、脾大、膽囊炎、闌尾炎。好了,將腿放下吧。」柳御醫說著幫她將拱起的腿放下,又在她的腹部摁了幾下:「同樣沒疼痛的反應是嗎?」

聽到聲音,千羽這才從自己的聯想趕忙對著柳御醫點頭。

「好的。接下來將褲子脫了。褻褲也要拉下來。」

千羽一傻:「拖褲子?」

「嗯,最後一項了。」

「不要擔心,外面不會有人進來的,已經吩咐過,只有一個檢查完,才能再進一個人。」

千羽卻是傻在那裡。

「有什麼問題嗎?」柳御醫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問話卻是叫千羽生生打了個激靈,想到柳御醫之前出屋說的那幾句話,不安規矩來便是抗旨,心趕忙按照柳御醫說的去做。只是心底忍不住覺得屈辱。

「不必這麼緊張,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雖然未經過人事的女子這裡一般不會有什麼問題,但是也不排除因為衛生意識不夠,存在感染的,這都是為了以後的健康。」

「好了,沒什麼問題。你可以出去喊下一個人進來了。」

聽著溫和的聲音,看柳御醫認真的模樣,還有這些聞所未聞的說法,莫名的,千羽覺得自己的那一絲屈辱感消失了。不知不覺竟是真的放下心來。

雖然做的事情很是奇怪,也看似沒用,但卻叫人莫名的相信真的有一些道理存在。

就在這種思考之竟就糊裡糊塗的拿著已經寫滿字,個大大的過字的紙走出屋子。

而屋個體檢結束的人出去的柳蓉也忍不住鬆一口氣,在古代給人體檢,還真是說不出來的有一些累。畢竟不像現代,做什麼,大家都了解原因,還要解釋。

不過好在一切都還算順利。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