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五章:招惹柳蓉的下場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在他的身上,恐怕也不能淡定,可柳蓉年紀輕輕竟是有這樣的功底,也難怪能有如此成就,這一刻,只看著這樣淡定的柳蓉,他竟不覺得柳蓉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只覺得看到了一個未來會比現在更寬廣的青年。這幾乎已經完全忽...

柳蓉在選秀的地方呆了一會,發現第一輪選秀竟就是簡單的由那些嬤嬤和公公走近這些秀女一個個看過去,只看了幾批,柳蓉便覺得沒有意思了,想了想,便決定回去太醫院看醫案等由嬤嬤的結果。

如此也就錯過了遇見那幾個大熟人的機會。

只是一回到太醫院便感覺氣氛不太一樣,這不一樣的感覺異常明顯,就如同她第一天到太醫院報道一般,她一進太醫院的門,竟是讓整個屋子裡的人都靜了靜,所有人都看著她,只是看了一會便轉頭裝作做自己的事情。

柳蓉微微搖頭,也不在意,卻是去取了一份醫案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柳蓉一坐下,所有人便不禁開始議論。

「你看,柳御醫竟然回來了。」

「是啊,回來了。我們之前竟然還打賭她的醫術如何,現在看來,太後娘娘也看清柳御醫的本質,直接撤了她給秀女們檢查身體的事情,說不定這幾日就要被趕出宮了。」

「只可憐了史醫士,竟是認定這麼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子醫術高明,這次慘了吧,不用去驗證,柳御醫被趕出太醫院,他估計也得自己離開了。」

柳蓉隱約間聽到幾句話,不禁掃向說話的那幾個人。說話的幾人立馬停下小聲討論。

卻有一個人突然昂首挺胸起來:「怕什麼,說話就說話,反正她也是個快要離開太醫院,離開皇宮的人了,還怕她聽到做什麼?」

「在說,我們說的都是事實。」

柳蓉微微皺眉。

那人卻是不依不饒,臉露得意。若是院判在此,自然認得這個人,這個人就是自從他的外甥出事後,一直替他跑腿的那個醫士,只見他得意洋洋的看著柳蓉:「你也不用這樣皺眉的看著我,你既然不懂醫術,自然是要被太醫院掃地出門的。我看過不久,太后便會派人來宣布這件事情了。」

「我就說一個女子怎麼可能懂醫術,這不,一有事情不就露陷了。」這學士說話間看向身後的人笑起。

那些人見有人起頭帶領,也跟著哈哈大笑起。

「就是,一個女子怎麼可能醫術高明,不過才到太醫院不幾日,就因為名聲所累,被委以重任的原因折騰離開太醫院,柳御醫真是太可憐了。」這話語之間,竟是篤定柳蓉肯定要離開太醫院了一般。

「是埃不過倒是要恭喜孫醫士了,一旦柳御醫走了,這空下的位置,恐怕就是孫醫士你莫屬了。」有人更是開始向這位醫士開口祝賀。

孫醫士竟是也當仁不讓:「借你吉言,若真是柳御醫讓我得了這麼一個御醫之位,我到時候便請你大肆慶賀一常」

聽著這些話,史醫士卻是替柳蓉氣的夠嗆,沒想到這些人竟是如此的不要臉,說這樣的話。之前這些人可是一個個都上前拍馬,不要臉面的可以,就是他與那些人同為太醫院之人,都忍不住覺得羞恥,卻不想這些人竟變卦的如此之快。

不說柳蓉醫術超群,即便是一般的小姑娘,也不可如何當面說話,這做人的操守難不成被狗吃了嗎?

史醫士不禁想要開口喝斥,又擔心影響到柳蓉,讓這些人反撲的更厲害,只得擔憂的看向柳蓉,卻不想柳蓉竟只是掃了那些人一眼,便重新看桌子上的醫案,表情淡定自然。

史醫士從心底佩服柳蓉,這樣的事情即便是放在他的身上,恐怕也不能淡定,可柳蓉年紀輕輕竟是有這樣的功底,也難怪能有如此成就,這一刻,只看著這樣淡定的柳蓉,他竟不覺得柳蓉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只覺得看到了一個未來會比現在更寬廣的青年。這幾乎已經完全忽視了柳蓉的性別。

而那些說話的人見柳蓉竟然毫不反應,眉頭也忍不住皺起,難不成柳御醫有什麼底牌才能這麼淡定?一時之間聲音竟是有些弱下。

孫醫士看到這樣的情況,趕忙開口:「柳御醫到了現在都還能這麼淡定,還真是不一般,我看是知道結果一定是被趕出太醫院,趕出皇宮,認命了吧。」

旁人一聽孫醫士的話瞬間反應過來,趕忙應和:「就是,我看著會就等著太后的懿旨,等著被掃地出門了呢。」

正當這人說著,便見外面快速走進一人,看到來人,所有人都不禁一呆,隨即露出笑容,因為來人正是當初過來找柳蓉,自稱是太後身邊伺候的由嬤嬤。

看來這事情真的被他們猜中了,柳蓉就要被剔除出秀女選秀,檢查身體的事情了。這些人從心底忍不住得意起來,看著柳蓉的目光也變得幸災樂禍。

一個女子也想在男子呆的地方弄出一片天地,還想壓在他們的頭上,這次就要摔慘了吧。女人,還是回家洗衣做飯,給男人當奴隸去吧。這樣的地方,可不是一個女子該呆的地方。

卻說由嬤嬤一走進屋,就快速向柳蓉坐的位置走去,而由嬤嬤的每一步都牽動著屋子裡的人的心,就是對柳蓉有完全的信心的史醫士也忍不住擔心。他倒不是擔心柳蓉醫術不行,而是擔心能夠了解柳蓉醫術高明的人太少,畢竟柳蓉走的是一個全新的路子。要知道古往今來,無論是思想,還是政治,以及其它方面的改革,總是需要一個前人堆積出屍骸的道路。

雖然大夫的道路不一定如此,可他也擔心柳蓉會因為別人的不了解,錯失大的機會。

就在史醫士的擔憂,那些趨炎附勢之人的幸災樂禍之中,由嬤嬤已經走到柳蓉旁邊:「柳御醫,太後有旨,一切都按照你說的辦,即刻準備你要做的事情吧。」

由嬤嬤卻是依舊笑眯眯的看著柳蓉開口:「除此之外,老奴還給柳御醫帶了一個特殊的幫手來,至於要找其他幫手,太後娘娘也准了讓您自己找。」

由嬤嬤的話一下,太醫院瞬間嘩然,這是得多大的恩典,太后要多寵信這柳御醫,才能將這麼荒謬的要求都給答應了。

那些之前還冷嘲熱諷之人更是心底都一慌,那孫醫士更是身子一軟,差點站不住,不過隨即不等別人多說什麼,快步偷溜出太醫院,只是到得外面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便發出一陣哎喲的一聲慘叫。

屋中之前對柳蓉出手過的人不禁更加驚慌,都覺得他們要大難臨頭了。有些人更像湊上前道歉,只是偏偏由嬤嬤在,他們不敢上前,怕自己道歉之時,將他們自己之前做過的事情抖露出來,叫由嬤嬤稟告了太後娘娘,到時候他們更慘。

只是同時又害怕耽擱的時間越久,堆積在柳御醫心底的芥蒂越深,他們以後會更倒霉,一時之間只如熱鍋上的螞蟻,只能在自己心底不斷的爬,表面卻絲毫不能動,這感覺只叫他們難受的要死。

卻說柳蓉聽了由嬤嬤的話有些訝異,事實上她覺得太後娘娘能應下就不錯了,沒想到竟連人手都可以自己找,對了這特殊的幫手?柳蓉趕忙對著由嬤嬤開口詢問:「由嬤嬤,您說的特殊的幫手是?」

「笨,除了我這麼英明神武,天才無比的郡主外,誰會給你打下手埃」不等由嬤嬤開口,門口便傳來永城郡主的聲音,柳蓉抬頭,便見永城郡主一臉笑容的站在門口,笑盈盈的看著她。

而太醫院的人知道太後派來的,給柳蓉打下手的竟是堂堂郡主之時,一個個也都腦子轉不過彎,腦容量不足,反應不過來了。

堂堂郡主啊,這可是如今大夏朝,除了太后太妃那些人外,地位最尊崇的女子啊,竟然只是來給柳御醫打下手!!!騙人的吧,一定是騙人的吧。好幾個人忍不住揉揉自己的眼睛,想證明眼前的一切是幻覺,但是睜開眼睛,永城郡主還在跟前。

所有人看著柳蓉不禁咽了幾口口水,這柳御醫,不會真的像他們一開始猜的,是當今聖上的私生女吧,若不然,怎麼會有如此面子,能叫永城郡主打招呼。

完了完了,他們早該猜到這些的,怎麼就鬼迷心竅的去說這樣的話當面得罪柳御醫呢,以後肯定要有大苦頭了。

柳蓉若是知道這些人的想法,估計得無語了。這想的都哪跟哪。

不過見到所謂的幫手是永城郡主,柳蓉倒是明白太后怎麼會如此通融了,恐怕是認為有永城郡主盯著不會出事。

心裡雖然感動,面上卻是對著永城郡主翻了個白眼:「我看你是想過來找免費師傅的,不要以為我不知道,我可是聽冬兒說了,如今京城小姐都時興學醫,一個個請了師傅一起學,可是花了不少銀子,你倒好,一紋銀子不花。」

永城郡主不禁笑起:「知我者柳蓉也。」

不覺得兩個人倒是都笑了起來。

笑完,永城郡主卻是狀似不經意的對著所有人開口:「剛才來的時候不小心看到一個鬼鬼祟祟從太醫院溜出去,我就好心的讓護衛抓起來了。」

「沒想到太醫院竟也變得如此不安全,連亂七八糟的人都混進來了。」永城說到最後卻是看著柳蓉說著。

柳蓉差點沒噴,總算是明白那孫醫士發出的慘叫聲緣何而來了。

那些對柳蓉出過手的大夫們卻是一個個對孫醫士感同身受,這被護衛抓走,又不問身份什麼的,這得受多少苦,才能出來,一想到十大刑具上身,有些個膽子小的,竟是已經全身發抖。

心底暗暗發誓,無論怎麼樣,以後再也不招惹柳御醫這樣的人了。

柳蓉卻是看著永城郡主鄭重的說了聲謝謝。

永城郡主眼睛不禁一亮:「吶吶,你剛才說什麼了?我可是沒聽見埃」

柳蓉不禁翻白眼,永城郡主真是跟著她學壞了,竟是把她平日里調侃對方的方式全學會了,直接決定無視對方的話。

「柳蓉不要這樣嘛,好歹謝我一下啊,平日里可只有我崇拜你,謝你的份,你就給我個機會得意一下,就得意一下也好埃」永城郡主說到最後哭喪著臉,滿臉的可憐兮兮。

柳蓉卻是直接拿起桌子上的醫案,送回書架上,繼而向外走,竟是完全不給機會。

永城郡主見到柳蓉往外走,趕忙追著向外走:「誒誒,柳蓉,你真是太不夠意思了,好歹我是郡主誒,一點面子都不給。」

明明被冒犯了身份應該生氣的,可為什麼永城郡主這最後一句話,還說的那麼歡樂。就彷彿享受這樣的生活一般。

而留下太醫院滿屋的人卻是心底嚎叫,柳御醫絕對是怪物,絕對是不能惹的人物,連郡主都敢這麼隨意對待的,對他們不屑一顧那肯定是正常不過,他們以後絕對絕對再也不衝動,對柳蓉出手了。RS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