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門醫女

侯門醫女 第二百七十三章:秀女入宮

作者:安筱樓

本章內容簡介:陋了。」 「甚至子嗣也難存。更可能多上一些失去母親的孩子。」大皇子這最後一句幾乎是自己喃喃的開口。 一旁的玲玉卻是更不明白了,不過她到底是懂事的,一次逾越反駁也就是,不會對主子一再做這...

「果然是柳御醫。」皇帝手指不覺的敲了敲桌子,也不知道是在思考什麼。

李公公微微驚訝,沒想到皇帝竟然已經猜出出主意的人是誰,讓他過去查上一番竟只是為了證實這件事情而已。不覺想起從小太監處聽來的事情。

想了想,李公公終是上前對著皇帝開口:「聖上,大皇子似乎也同柳御醫關係不錯,在柳御醫入宮第一日便為了柳御醫責罰了太醫院裡的梁吏目。而且太后似乎對柳御醫印象也不錯,竟是將蘀秀女們檢查身子的事情交給了柳御醫。」

皇帝先是點頭,畢竟大皇子對柳蓉不錯的事情,早在太子府的時候他便知道了,為此,他還曾禁足過自己的兒子。只是在聽到太后做的事情時,眼底露出驚訝,不禁思考太後為什麼做這件事情。不過隨即還是對著李公公點頭示意知道了。

過了好一會,皇帝才再次開口:「派人盯著柳御醫,但是莫叫她發現了。」

李公公快速點了點頭,便退出去吩咐這件事情。

卻說永城郡主開心的跑回去找柳蓉:「柳蓉,你真是絕了,這辦法一說出去,聖上都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最後只剩下一直點頭呢,真不知道你的腦子是什麼做的,竟然這般厲害,能想出這麼絕的辦法。」

「不僅好施行,還不叫人心生不願,特別是最後一個賣琉璃配方的辦法,就是我這個不太明白情況的人都覺得會大賺上一筆銀子呢。到時候江南那些難民就有好日子過了。」

看著興奮的不行的永城郡主,柳蓉不禁微微搖頭,她不過是將現代上流社會的人捐款常用的辦法複製過來告訴永城郡主罷了。義賣是給那些想要討好身邊人,或者上位者的人討好的機會,想討好誰,便抬高誰捐贈的物品的價格即可。想來皇宮裡的太后太妃們捐東西義賣,即便旁的人不願意高價,這些人的母家為了面子也會抬一抬價格。至於賣琉璃配方,就相當於現代的招標了。

柳蓉想了想,對著永城郡主詢問:「你可有對聖上說,這些事情最好先宣傳上幾日再做?」

永城郡主一呆:「完了,我忘記說了怎麼辦?」

柳蓉也是一愣,隨即安撫永城郡主:「沒事,忘記便忘記了,想來聖上他們會完善這件事情的。」

總不能一整件事情都叫永城郡主想完整吧。

就當柳蓉同永城郡主說著話,研究著這些事情,卻見遠遠有一個小宮女快步的跑了過來:「柳御醫,柳御醫,玲玉姑姑來了,說是大皇子學業忙,沒辦法過來看你,所以特地蘀大皇子給您送了些宮裡的點心來。」

小宮女說話間,眼底儘是羨慕,這樣叫大宮女送點心來的事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殊榮。而且這點心還是大皇子送的。

永城郡主不禁笑起:「我那七哥還是像以前一樣對你好呢,明明也沒太多的交集,每次出現卻總是會幫柳蓉你的忙。說來,大皇子還不曾立妃……」

不等永城郡主將話說完,柳蓉眉頭已經微微皺起:「永城郡主。」

柳蓉喊了一句,便對著永城郡主示意了一眼旁邊的小宮女,只見旁邊的小宮女聽到這話,已經豎起耳朵,就等著聽後續的話。

永城郡主不禁吐吐舌頭,知道自己在皇宮裡這般調侃柳蓉有些過了。

見永城郡主注意到這一點,柳蓉似有意似無意的淡淡開口:「說起來,我這一輩子,除非是一世一雙人,否則是不想跟任何人有交集呢。」

永城郡主不禁微微一愣,沒想到柳蓉竟然會有這樣的想法,還這麼大膽直接的說出來。

這個時代的人,早就習慣了自家夫婿多娶,即便有想法也不會說出來。就是永城郡主這樣身份高貴的人,也從不曾想過這一點,更何況是一般女子。

一忙的小宮女更是目瞪口呆。

「估計這世上沒有這樣的男子,說不定要去青燈古佛一生呢。」柳蓉半玩笑般開口。

永城郡主這才反應過來,卻是對著柳蓉搖搖頭:「說不定能遇上呢。」

說話間,又像重新認識柳蓉一般:「我從不知道你的心氣竟然這般高,連我這個郡主雖然心底這麼想過,都不敢這般堅定的說出來,你竟然是直接說出來了,看來我不僅僅是聰慧不及你,就連勇氣都不如你。」

永城郡主這次說話卻是十分認真,難得的沒有開玩笑。

這倒是輪到柳蓉有些訝異了,沒想到永城郡主竟然會說出這麼一番話來。她還以為永城郡主會像她以前看過里的古代人物一般,會勸說她呢。

見柳蓉面露訝異,永城郡主渀佛知道柳蓉想什麼一般,卻是開口:「這世上又有幾個女子是願意同旁人分享夫婿的,都不過是沒有辦法罷了,畢竟這世間的規矩罷了。」

永城郡主說著對著柳蓉壓低聲音:「聽說我母親便是因為我父親要納妾才離的府,最後不知所蹤的。」

柳蓉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事情:「沒想到你母親竟是這般性情的人,不過這樣倒也好,不用因為爭寵變得面目猙獰,反倒是留下最美好的時候給你父親看呢。」

她一早就奇怪,果親王府,沒有果親王也就罷了,畢竟是因為戰爭早逝,可果親王府似乎連當家主母都沒有。

永城郡主卻是聳聳肩,恢復往日性情:「不過這想法,這說法都真真好。我今日便學上你一學,從今往後,我也要努力找個願意一世一雙人的人。」

柳蓉望著永城郡主不禁笑著搖頭,只有她知道,這所謂的一世一雙人多麼艱難,就連現代許許多多的人都做不到這一點,更何況是在這古代。說到這裡,她印象中永城郡主心中不是早就有了人嗎?

柳蓉不禁搖搖頭,不再多想,卻是認真的看著永城郡主開口:「你還是不要想這有的沒有的了,不然大將軍回來估計該找我麻煩了,說我給你灌輸了不正常的思維。我可不想再領教你兄長了。」

一個能逼著女子立軍令狀救人的大將軍,還真是叫人受不祝

「額,不要這樣嘛,其實,其實我哥還不錯的。」永城郡主大約也是想到了第一次見面的事情,略微尷尬:「他只是對手下的命太在意了。」

柳蓉不置可否。

兩人說話間不知不覺回到了太醫院,謝了東西后,玲玉姑姑便走了。

卻說玲玉姑姑回到宮中,特地將從小宮女那邊探問到的,柳蓉說的,她覺得屬於大逆不道的話,告訴大皇子,說話間不禁撇撇嘴,估計即便是大皇子,聽了這樣任性的話,也不會喜歡柳御醫了吧。

大皇子卻是一怔,沒再說話。整晚更是如魔怔了一般,一直想著這些話,直到半夜,才露出笑容,輕輕感嘆:「柳蓉果真是奇女子。」

聽到大皇子的話的玲玉姑姑不禁一呆,終於忍不住反駁:「大皇子,這算得上什麼奇女子,女子就當三從四德,更應該接受夫婿娶其它女子,不嫉不妒才是。」

大皇子卻搖頭,難得神色間比往常堅定:「你自幼入宮,是不會懂的。」

說話間大皇子不禁想起自己早逝,每日總是在人少之時露出傷心,最後抑鬱病死的母親

:「就如同郡主說的,又有幾個女子能夠接受夫婿娶其它女子,而一個家中女子多了,便多了怨恨,女人也就變得醜陋了。」

「甚至子嗣也難存。更可能多上一些失去母親的孩子。」大皇子這最後一句幾乎是自己喃喃的開口。

一旁的玲玉卻是更不明白了,不過她到底是懂事的,一次逾越反駁也就是,不會對主子一再做這樣的事情的。

玲玉不會知道,就因為她傳了柳蓉同永城郡主說的話,這個大夏,出現了一位因為對皇后十分忠情,而名流千古的皇帝。

雖然這個皇帝真的無法做到一輩子只娶一個女子,但是他卻一直只寵愛皇后,直到皇後去世為止。也因此造就了歷史上唯一一個,沒有因為宮斗出現子嗣早夭情況的朝代,就是連妃嬪爭鬥早逝的事情都絕無僅有。

而幾句話影響了大皇子的柳蓉,卻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事情,卻是和永城郡主一道離開了皇宮,一路上被永城郡主拉著不斷的詢問許多醫學上的問題,永城郡主這架勢,竟是有要努力做個大夫的趨勢,倒是叫柳蓉一陣好笑。

直到將永城郡主送走,柳蓉才開始不斷琢磨,努力回想現代婚前檢查需要檢查的項目。以及這些項目中,哪些是她在古代沒有器材的情況下,也可以做的。

如果可以坐,又還需要準備什麼。

如此卻也是思考忙碌了許久,最後定下了一些常規項目和特殊項目。

兩日後,終於迎來了秀女入宮的時候。

由於前一日由嬤嬤特地派人過來吩咐過,讓柳蓉早些入宮。所以今日柳蓉一大早便讓冬兒梳洗更衣,乘著馬車到宮中。卻是正好看到秀女入宮的場面。

只見那一輛輛馬車到宮門前停下,一個個嬤嬤不斷的催促提醒,然後領著這些秀女排好隊伍等著入宮。

因為這次選秀只是在京城的達官貴人的府邸,要求未定親的,年紀差不多的入名冊,入宮參加選秀,除非是身上有明確的病症,確實不能入宮選秀,才可以不來。

當然,即便是這樣,也要寫好證明,還要派太醫過去親自查看,簽名,確定是有問題,才可以不來。

好在,柳蓉當御醫比較晚,所以這樣的事情沒輪到她。據說過去可是有御醫因為心軟,幫了秀女做假,最後被發現,結果被定欺君之罪丟性命的。不然以柳蓉的性子,肯定會犯這樣的錯,到時候被抓到把柄,真的就是頭疼了。

不過即便來的只有京城裡貴族府邸出的女子,這一輛輛馬車看過去,算下來,來的竟是也不少,只是粗略估算,也有三百來人。

也不知道是怎麼弄出這麼多人來的。估計有一些為了攀權富貴的,多送了一些親戚家的女兒進來碰運氣。

就在柳蓉仔細的打量著這些人,這些人也不禁打量柳蓉,不說柳蓉一身御醫官服,不僅穿出了英氣,還顯出女子的俏麗,引人注目,就說她們這些人早就聽說這次選秀只有通過這世上唯一的女御醫的檢查,也是忍不住多瞧柳蓉幾眼。

只是這些人中間,卻有一個人看著柳蓉咬牙切齒。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 鍵 進入下一章。